手機封面
魏雪寒

守護“星星的孩子”需要更多耐心

新華網首頁時政國際財經高層理論論壇思客信息化房産軍事港澳臺灣 圖片視頻娛樂時尚 體育 汽車科技食品
由于尚不明確的原因,有些孩子不幸患上“自閉症”。當其他孩子呀呀學語時,他們的沉默倣佛一座壓在父母心頭的大山;當其他孩子與家人盡情嬉戲時,他們卻因為情感淡漠、不願與人親近,傷透了父母的心;當其他孩子撒歡、玩耍時,他們卻經常一個人躲在角落裏,盯著什麼東西,一盯就是幾個小時;當其他孩子開始學習時,他們每學會一個詞都要耗費超過想象的時間……
精彩觀點
1
魏雪寒

最希望他們能有自己的感情。

最希望他們能有自己的感情。
最希望他們能有自己的感情。
“在所有殘障兒童中,自閉症孩子是最可憐的。”魏雪寒認為,比如聾啞兒童,長大後可以進入社會、正常生活,而自閉症的孩子,尤其是重度的,無法融入社會。“希望我帶過的孩子都能越來越好,到了上學的年齡就能上學。”魏雪寒説,感情淡泊是自閉症孩子的主要症狀之一,“最希望他們能有自己的感情。”
2
沈浩宇

幹這一行,光有愛心是遠遠不夠的,更重要的是耐心。

幹這一行,光有愛心是遠遠不夠的,更重要的是耐心。
幹這一行,光有愛心是遠遠不夠的,更重要的是耐心。
沈浩宇覺得,康復中最難的部分是,孩子遲遲達不到預期的學習和康復目標,“那時候我會比較急”。小恩的一個問題是遇事情緒急躁,有時候滿地打滾,“以前她一發脾氣,我要束縛住她,就是抱住她。”沈浩宇説,同時,她安排小恩喜歡的運動項目來轉移注意力。“現在好些了,會和我商量了。比如她想要一樣東西,她會用自己的東西和我換。”沈浩宇介紹,這是在老師反復多次示范下才逐步學會的。這個轉變過程,花了六個月。不過,不久前,小恩又一次大哭大鬧,怎麼勸解也不起作用,她讓其他老師幫忙看護一會兒,想自己在一旁冷靜一下,結果不由得流下眼淚,“工作三年,就哭過一次。”沈浩宇深有感觸地説:“幹這一行,光有愛心是遠遠不夠的,更重要的是耐心。”
1
魏雪寒

每當孩子有一點進步,我都很感動,孩子們太不容易了。

每當孩子有一點進步,我都很感動,孩子們太不容易了。
每當孩子有一點進步,我都很感動,孩子們太不容易了。
“當初報考特殊教育專業時,我就知道會面對什麼樣的孩子。”魏雪寒説。她畢業于營口職業技術學院特殊教育專業,在學校係統學習了心理學、教育學、自閉症專門課程等理論知識,從業後開始接觸“ABA教學”(應用行為分析療法)等。“2015年實習的時候,給一個腦癱的孩子做‘語訓’(語言訓練)。”魏雪寒回憶説,“每次上課一兩個小時,特別累,當他第一次説出我教他的話時,有很大的成就感。每當孩子有一點進步,我都很感動,主要是孩子們太不容易了。”
2
沈浩宇

這是一份很偉大的工作。

這是一份很偉大的工作。
這是一份很偉大的工作。
“做特教的成就感更強。”沈浩宇説,由于姑姑從事特教工作,因此沈浩宇對孩子們有特殊的情感。她認為,如果是做普通幼師,孩子長大後就離開你了,而做特殊教育教師,這些孩子一旦認識你,會永遠記住你,“這是一份很偉大的工作。”
01007005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