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
首頁 頭條 要聞 看湖南 政務 社會 市州 訪談 湘企 産經 教育 銀行 房産 旅遊 娛樂 健康 文藝 專題 炫聞 本網專稿

今年是最累也最有成就感的一年——一個老牌“新農人”的特殊豐收年

2020年09月27日 14:56:13 來源: 新華網

  新華社長沙9月27日電題:今年是最累也最有成就感的一年——一個老牌“新農人”的特殊豐收年

  新華社記者周勉

  在湖南省懷化市麻陽苗族自治縣,今年46歲的龍緒尚是全縣第一個買現代農機、第一個流轉土地、第一個跨區作業的種糧大戶。9月,這位老牌“新農人”迎來了自己種田20年最特殊的一次豐收。

  年輕時在浙江打工,龍緒尚原本已做到一家紡織廠的管理層。但每年一到春耕、“雙搶”等農忙時節,龍緒尚都會回鄉幫父母幹活。每到這時,他就深刻體會到老家的農業水平和浙江的巨大差距。

  “那時候一家三口從早忙到晚都收不完一畝稻田,但是在浙江,農民用的都是現代化農機,效率比我們高了不知道多少倍。”龍緒尚回憶,自己因此很不甘心。2000年,他揣著所有積蓄回鄉務農,花16萬元的“天價”購置了一臺大型收割機。

  一人一機,不到半個小時就能收完一畝地,這樣的效率讓龍緒尚幹勁十足。當時整個懷化市也僅此一臺大型收割機,他便開展跨區作業服務,光這一項一年就掙到15萬元。他還是老家堯市鎮第一個流轉土地的農民,把“凡是有路的水田”全都包了。不管是測土施肥還是機械化育秧,不管是開辦合作社還是打造自主品牌,這些年出現的生産新技術、經營新理念,只要適宜在老家實施的,龍緒尚都是率先嘗試的人。

  今年初,龍緒尚原本打算按部就班地開始春耕,但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讓一切變得艱難:生産資料不足、工人不願出門、最佳農時縮短,這讓以前“閉著眼都能種糧”的龍緒尚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事事親力親為。

  “今年扛的化肥比過去19年加起來都多!”龍緒尚感嘆。往年,農資配送這些事打個電話、動動嘴就能解決,今年交通剛一恢復,他便陪著司機每天到周邊的區縣到處找農資。不僅如此,上貨卸貨也因為找不到工人而只能自己挽起袖子上陣,一天下來,累得腰都直不起來了。

  堯市鎮是丘陵地區,龍緒尚流轉的耕地分散在好幾處地方。以往,他都是就近訂好幾家飯館,讓幹完農活的工人們免費就餐。今年,飯店歇業,工人們一開始還因為吃不了午飯而不願做事。龍緒尚先是漲工錢,然後開著一輛皮卡,每天拖著一口大鍋、幾桶純凈水、幾袋大米、十幾塊臘肉和幾只自家養的土雞,當起廚師在田間為大夥兒生火做飯。就這樣忙碌了10多天,不僅搶回了農時,還把自己也養胖了10斤。

  疫情過去了,汛期又來了。“雙搶”時節,持續不斷的降雨給稻谷收割、烘幹帶來大麻煩,龍緒尚帶著一批工人每天“盯著天”:雨停了,就趕緊開足馬力搶收割;下雨了,就躲回車裏拉家常,一天要這樣重復兩三次。雖然忙碌,倒也鞏固了自己和工人們的感情。

  因為超負荷工作,當地很多農戶的農機“罷了工”,憑著自己多年積累的豐富經驗和過硬技能,龍緒尚化身“農機指導員”,不僅騰出自己的收割機、烘幹機給大家使用,還要麼親自上門,要麼視頻指揮,幫大家修理農機。“那段時間經常忙到淩晨兩點多,總共修了30多臺農機。”龍緒尚説。

  天上月明、田裏蛙鳴、夏日晚風、陣陣稻浪,這是龍緒尚腦海裏覺得最美的畫面。再過幾天,自己的2000多畝優質稻就要豐收,新的品牌大米也會跟著面市。龍緒尚説:“20年來,種田的各種辛苦我都嘗過了,但從來沒有動搖。今年是最累的一年,但也是最有成就感的一年。”

[責任編輯: 左梔子 ]
0100703300100000000000000111125511265476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