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
首頁 頭條 要聞 看湖南 政務 社會 市州 訪談 湘企 産經 教育 銀行 房産 旅遊 娛樂 健康 文藝 專題 炫聞 本網專稿

跨越時空的溫暖——“半條被子的故事”續篇

2020年09月27日 09:29:48 來源: 經濟日報

  圖① 在廈蓉高速出口處,“半條被子 溫暖中國”布景墻極為醒目。

  圖② 9月17日,在汝城縣文明瑤族鄉沙洲瑤族村,朱小紅在他工作的“半條被子的溫暖”專題陳列館內巡查。

  新華社記者 陳思汗攝

  圖③ 今天的沙洲村已經大變模樣。

  圖④ 位于沙洲村村口的生態園。

  (圖①、圖③、圖④均為湖南省郴州市汝城縣委宣傳部提供)

  橫亙在湖南、江西兩省交界處的羅霄山脈巍峨聳立,陡峭的山勢驟然收于一片開闊處,百轉千回的滁水河漾起層層疊疊的浪涌,倣佛在為岸邊那座美麗的村莊歌唱。

  這裏就是湖南省郴州市汝城縣文明瑤族鄉沙洲瑤族村,也是“半條被子的故事”發源地。

  從挖掘到“半條被子的故事”至今,36年過去了,故事蘊含的深刻道理不僅沒有被湮沒在歷史的塵埃中,反而歷久彌新。這“半條被子”不僅是有形的歷史見證,更是無形的精神路標。

  (一)

  9月16日下午,正在湖南考察調研的習近平總書記來到郴州市汝城縣文明瑤族鄉沙洲瑤族村,參觀“半條被子的溫暖”專題陳列館。

  “‘半條被子的故事’代表了我們黨的初心,體現了黨的為民本色。”總書記深有感觸地説,“紅軍在自己缺吃少穿、生死攸關的情況下,心裏還是想著老百姓的冷暖。一枝一葉總關情啊!我們的軍隊是人民的隊伍,我們共産黨人和老百姓的感情就是共用一條被子的感情。”

  走進“半條被子的溫暖”專題陳列館大門,抑揚頓挫的聲音傳入耳中:“一部紅軍長徵史,就是一部反映軍民魚水情深的歷史。在湖南汝城縣沙洲村,3名女紅軍借宿徐解秀老人家中,臨走時,把自己僅有的一床被子剪下一半給老人留下了。老人説,什麼是共産黨?共産黨就是自己有一條被子,也要剪下半條給老百姓的人。”

  從當年接過紅軍“半條被子”,到如今整村脫貧走上“幸福路子”,沙洲村翻天覆地的變化映照出我們黨始終不變的初心。

  心中常思百姓疾苦,腦中常謀富民之策。

  2013年11月3日,習近平總書記到湖南省湘西州花垣縣十八洞村考察,在這裏他首次提出“精準扶貧”。總書記還明確要求“不栽盆景,不搭風景”“不能搞特殊化,但不能沒有變化”,不僅要自身實現脫貧,還要探索“可復制、可推廣”的脫貧經驗。

  如今再到湖南,習近平總書記專程來到徐解秀的孫子朱小紅家中看望。看到已經脫貧的鄉親們,習近平動情地説:“你們家的變化也説明一個道理,共産黨人始終堅持為民服務,承諾了就要兌現。讓中國人民翻身得解放、走上小康幸福路,我們説到做到,一定會堅定不移走下去,踐行黨的誓言和諾言。”

  (二)

  “半條被子的故事”首刊于《經濟日報》1984年11月14日一版,標題為《當年贈被情誼深 如今親人在何方——徐解秀老婆婆請本報記者尋找3位紅軍女戰士下落》。

  1984年10月份,肩負一大批紅軍老戰士的囑托,經濟日報社原常務副總編輯羅開富開始了徒步重走長徵路採訪報道的徵程。也是在那一年,他遇到了徐解秀老人,寫下了這個感人的故事。

  在此後的日子裏,羅開富與經濟日報記者多次重訪沙洲村。

  朱分永是徐解秀老人的孫子。朱分永告訴記者:“一條被子能剪下半條,天底下哪有這樣的好人!我們要世世代代感恩共産黨、跟著共産黨。奶奶經常這樣教育我們。”

  記者至今還記得,朱分永接受採訪時眼含熱淚的樣子。採訪本上的採訪記錄也依舊保留著——

  1984年的時候,村裏還沒有學校,娃娃們只能在生産隊的倉庫裏上課。當時,朱分永被推舉為建校小組長。他帶領大家自力更生,所有建築材料都是男人們用肩扛回來的,女人們也紛紛放下家裏的活計,卷起袖子上陣。就這樣,全村人齊心合力建好了新校舍;

  1988年冬天,朱分永成為沙洲村黨支部書記。他組織村民自己動手修路,解決了大夥兒的出行難題;

  1989年冬,村裏還沒有通電,一到晚上,村裏一片黑壓壓。朱分永動員全村農戶籌資5萬余元,架設了1000多米長的高壓線,並購置了一臺50千伏安的變壓器。從此,村裏亮堂起來了;

  2005年,村委會牽頭籌資10萬元購置設備、鋪設管道,村裏通了自來水;

  2007年,沙洲村被確定為縣級新農村建設示范村。在村委會的組織下,村裏8條主巷道全部實現硬化,低壓農網改造也完成了,還修了一條2千米長的環山公路,村裏的土特産一車一車地運了出去;

  2010年,600米長的防洪排污溝完工了,活動中心裏建起了各種健身設施,連太陽能路燈也有了,村裏人都很高興……

  就在十幾年前,沙洲村貧困戶還佔全村人口的三分之二。近年來,沙洲村採取“旅遊+扶貧”模式,大力發展鄉村旅遊及特優水果種植,開展“人人有技能”培訓,舉辦農家樂廚師、鄉村旅遊培訓班等,350多名群眾在家門口實現了創業就業。2018年,沙洲瑤族村實現整體脫貧。2019年,村民人均收入達到13840元。

  朱分永説:“從這些數據可以看出,村裏的發展離不開黨的領導,離不開群眾的支持。”

  (三)

  踏著青石板路,走進小巷深處,記者又一次站在徐解秀老人故居前。日子一天天過去,歲月的痕跡印刻在村裏的每個角落,也印刻在人們的心裏。

  徐解秀老人生前一直在尋找當初留下“半條被子”的3名女紅軍,但始終未能如願。1991年,她在彌留之際囑咐子孫:“要永遠記著紅軍,聽共産黨的話。”從此,“聽黨話,跟黨走”成了她家代代相傳的家訓。

  在徐解秀老人的後人中,有11名共産黨員,其中5人參軍保家衛國。

  2014年,村兩委換屆,傳承“半條被子的故事”的使命交到朱分永的兒子朱向群手中。

  朱向群從小就極為向往曾祖母徐解秀口中“不一樣的隊伍”,因此選擇了參軍。

  退伍後,他與戰友購買了挖掘機,在外承接工程。憑著一股子闖勁,他的事業做得風生水起。

  在村裏人眼中,朱向群是個能人。當村裏的老主任與村民代表找到他,希望他能接任新一任沙洲村村主任,帶領大夥兒一同致富的時候,他毫不猶豫地答應了。作為一名退伍軍人、一名共産黨員,他對自己的要求是,堅守共産黨人的赤子情懷,帶領沙洲村百姓脫貧致富,決勝小康。

  去年,經濟日報社機關黨委數十名黨員代表從北京專程來到沙洲村開展主題黨日活動,並在沙洲村建設“經濟日報社‘四力’教育實踐基地”。活動過程中,朱向群表示:“從小就聽曾祖母講長徵故事,雖然每一個細節都很熟悉了,但每次聽還是很感動。我覺得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長徵路’,我們這代人的‘長徵路’就是帶領全村人脫貧致富奔小康。”

  在他履新的2014年,村集體戶頭收入為零,全村人均年收入不足4000元;全村有31戶建檔立卡貧困戶,共計103人;沒有成規模的産業,村民主要靠種植蔬菜水果與打零工糊口。

  了解到這些,朱向群決定,賣掉自己那臺賺錢的挖掘機,全心全意當“家長”。從建設紅色景區到推動紅色旅遊發展,從努力脫貧到全力致富,朱向群把“半條被子”的精神貫穿于工作始終,竭力為全村謀發展、辦實事。

  “依靠扶貧農莊、光伏發電以及紅色旅遊,如今,村集體賬戶每年有40多萬元的進賬。”朱向群自豪地表示,村裏的收入大部分用在給村民代繳醫療保險以及為低收入家庭發放日常補助等方面,村裏人的幸福指數大幅提高。

  2010年,沙洲村被列為省級歷史文化名村、省級生態村;2011年,被評為省級衛生村;2016年,被列入第四批中國傳統古村落名錄,全國科技文化衛生三下鄉湖南分會場在此啟動;2017年,中國(湖南)紅色旅遊文化節開幕式在此舉行。

  近幾年,沙洲村還加大基礎設施建設力度,“半條被子”故事舊址、“半條被子的溫暖”專題陳列館、紅軍廣場以及沙洲田園綜合體等文旅項目相繼建成,總投資近4億元。在此基礎上,沙洲村又依托紅色資源,推出“重走長徵路”、特殊黨課拓展訓練等適合團隊建設的特色文旅服務項目,最忙的時候要同時接待五六十個黨支部。

  “只要跟黨走,好日子在後頭。奶奶這句常挂在嘴邊的話,在沙洲村得到了印證。”朱向群對記者説。

  (四)

  “總書記,這幾年我們沙洲的變化,真是翻天覆地。”邀請總書記在客廳坐下,朱小紅講起了自家的幸福生活。

  如今,他家不僅辦起了農家樂,還開起了土菜館,每天都有兩三桌客人,旺季的時候還經常有人排隊;他與女兒都在景區工作,有了穩定的收入;家裏還種了3畝水果……“日子真是越過越紅火了。”朱小紅説。

  2017年,沙洲紅色旅遊景區面世,沙洲村的村民們也吃上了“旅遊飯”。

  朱小紅告訴記者,此前,他參加了扶貧工作隊組織的廚師技能培訓,練就了一手好廚藝。2017年10月1日,他開起了村裏第一家土菜館。後來,他的愛人也加入進來。如今,他這個“老板”已經基本“隱退”,轉而將大部分精力放在講解員工作上。他説,講解員這份工作很有意義,他要用最大的熱情做好這件最值得做的事情。

  朱小紅家曾是村裏建檔立卡貧困戶,家裏收入微薄。縣裏“紅色旅遊發展”及“人人有技能”培訓計劃讓朱小紅的生活發生了巨大變化。“現在,家裏蓋了新房,孩子也成家立業了。最近,我正琢磨著,把土菜館的二樓改造成民舍旅館。”

  朱小紅的女兒朱文萍此前在廣東的一家眼鏡廠打工。家鄉紅色旅遊發展起來後,她回鄉做起了講解員,每月除了1800元的固定工資外,還可拿到績效獎,最多的時候一個月可以拿到4000多元。

  不久前,當幾位經濟日報記者再次到沙洲村採訪時,她滿懷激情地把記者帶到展館,深情地講述道:“1984年,經濟日報記者羅開富同志來到了沙洲村……”“我是聽曾祖母講‘半條被子的故事’長大的。紅軍給了我曾祖母半條被子,共産黨給了我幸福生活。”

  紅色旅遊、綠色山水、特色産業,共同繪就了一幅色彩斑斕、安居樂業的美好圖景。

  “30多年間,我去了沙洲村9次。我無疑鬥不過歲月,可沙洲村卻變得更年輕了。唯一沒有變的是沙洲村對黨的感情,對紅軍的深情!”羅開富接受記者採訪時説。(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 劉 麟)

[責任編輯: 左梔子 ]
0100703300100000000000000111125511265458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