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
首頁 頭條 要聞 看湖南 政務 社會 市州 訪談 湘企 産經 教育 銀行 房産 旅遊 娛樂 健康 文藝 專題 炫聞 本網專稿

四年申報,一朝夢圓——湖南自貿試驗區申報背後的故事

2020年09月22日 08:46:55 來源: 湖南日報

  

  2019年10月19日,岳陽城陵磯國際集裝箱碼頭,一艘艘江海輪整齊排列在岸邊等待裝卸作業。近年來,岳陽城陵磯口岸高起點布局推進航運物流發展,加快打造長江中遊地區江海聯運重點中轉樞紐港口,進一步挖掘箱量增長點。

  湖南日報記者 徐典波 攝

  湖南日報首席記者 周月桂

  9月21日,《中國(湖南)自由貿易試驗區總體方案》發布,湖南正式成為“自貿試驗區大家庭”的新成員。

  湖南自貿試驗區成功獲批,來之不易。記者採訪有關人士,講述湖南自貿試驗區申報背後的故事。

  2017年和2019年,省政府兩次向國務院申報設立湖南自貿試驗區,之後多次反復完善方案,最終如願以償。

  申報前的探索,推廣復制經驗為主

  2013年,中國(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設立,中國“自貿試驗區時間”開始了,也為各地標識了開放發展的新高度。

  此前,我省多次組織考察團前往上海自貿試驗區學習考察,實地感受自貿試驗區的熱度,探索湖南對接上海自貿試驗區的機遇,加快推進改革創新的腳步。

  2014年5月,時任省委副書記、省長杜家毫在參加亞信上海峰會相關活動期間,專程到上海自貿試驗區及部分企業考察,要求湖南認真學習借鑒上海改革創新發展的先進經驗,主動對接上海自貿試驗區,充分發揮“一帶一部”的區位優勢,進一步加快湖南改革創新實踐和開放發展步伐。

  湖南自貿試驗區的構想也開始萌芽。長沙市以文化産業為主題率先啟動自貿試驗區的相關調研工作。期間,還有專家提出湖南長沙、湖北武漢、江西南昌、安徽合肥4個長江經濟帶中心城市,共同向國家申報首個內陸跨區域自貿試驗區的設想。

  不過這些都止步于探路階段,並未形成正式的自貿試驗區申報方案。此時的湖南,無論思想理念還是客觀條件,距離自貿試驗區還隔著一定的距離。

  “申報自貿試驗區,我省在區位、平臺、産業等方面均具有一定的優勢。不過,當時開放型經濟發展還相對滯後,是制約我省申報自貿試驗區的主要不利因素。”省商務廳法規和國際經貿關係處處長廖光輝説。

  省內多個市州有申報自貿試驗區的意願,不過大多處于設想階段,缺乏有針對性的研究、論證和評估。省商務廳有關領導表示,在調研中發現,部分市州甚至對自貿試驗區的理解還不是很清晰,存在跟風和純粹爭取政策的想法。

  “對接自貿試驗區,當前最重要的是復制經驗。”當時的復旦大學經濟學院黨委副書記、上海自貿試驗區綜合研究院執行秘書長尹晨説,國家設立自貿試驗區的根本目的是為全面深化改革和擴大開放探索新途徑、積累新經驗。當前最重要的是把自貿試驗區中可以復制、可以推廣的制度創新經驗進行推廣,並不在于建立更多的自貿試驗區。

  2015年3月,省政府下發了《湖南省推廣中國(上海)自由貿易區可復制改革試點經驗工作方案》,《方案》確定了32項改革任務。整體來説,隨著《方案》的逐步實施,外商投資管理制度更加開放,貿易監管制度更加便利,金融制度不斷創新,事中事後監管制度逐步完善。湖南,在對接自貿試驗區中把改革創新與擴大開放更加緊密結合起來,走向開放發展新格局。

  此時,省商務廳在深入復制推廣自貿試驗區經驗的同時,也在著手自貿試驗區的申報工作,積極籌劃明確我省的申報主題和申報主體。

  湖南人不急不躁,在復制推廣自貿試驗區經驗中前行。

  兩次申報,兩個“全團建議”

  2016年,新增的第三批七個自貿試驗區塵埃落定,湖南人對自貿試驗區的向往熱切起來。

  2016年11月,湖南省第十一次黨代會確立了創新引領開放崛起戰略,湖南開放型經濟進入了一個全新的發展階段。

  2017年和2019年,省政府兩次向國務院申報設立湖南自貿試驗區,初步明確了長沙、岳陽、郴州3個申報片區和戰略定位。這兩年的全國兩會上,我省都將《關于設立中國(湖南)自貿試驗區的建議》作為湖南代表團全團建議提交,住湘全國政協委員也提交了聯名提案。一時間,會場內,湖南代表委員們聚焦自貿試驗區;會場外,全省上下熱議自貿試驗區。

  “希望批準設中國(湖南)自由貿易試驗區,為湖南的發展添一把柴、加一把火。”2019年全國兩會上,湖南代表團再次以全團名義建議。

  “湖南經濟社會發展呈現出南北互動、東西協調的良好態勢,設立自貿試驗區優勢明顯。”全國政協委員陳曉紅認為。

  三年左右的時間裏,湖南自貿試驗區的申報一直保持著一定的熱度。就《中國(湖南)自貿試驗區申報方案》,先後邀請國家相關部委的領導和國內自貿試驗區研究領域的頂級權威專家,舉辦了多次論證會,進行了反復修改和完善,期間也向國務院及商務部等國家相關部委進行了多次匯報。

  湖南自貿試驗區申報一步步升溫,方向越來越明晰,方案越來越完善,只缺少最重要的“臨門一腳”。

  創新引領開放崛起戰略引領下,湖南苦練“內功”,各方面發展基礎不斷夯實。交通區位優勢明顯,開放水平不斷提升,産業發展基礎更加雄厚。與此同時,湖南繼續扎實開展自貿試驗區經驗的復制推廣,將自貿試驗區申報片區作為準自貿試驗區,按照申報總體方案和全省復制推廣自貿試驗區經驗工作的要求進行先行先試,並結合湖南實際,進一步深化外貿、投資、金融及行政體制等相關領域的改革。

  截至2019年,國家已確定的153項自貿試驗區經驗中,湖南已復制推廣完成109項,正加快復制推廣33項,岳陽城陵磯港汽車平行進口試點、中國(長沙)跨境電商綜試區、高橋大市場市場採購貿易方式試點、郴州綜保區一般納稅人資格試點等先行先試工作相繼獲批並取得初步成效。

  加速推進,臨門一腳

  去年底,湖南自貿試驗區申報開始提速。

  “湖南自貿試驗區成功獲批關鍵在于高層重視和高位推動。”省商務廳副廳長李心球表示,自貿試驗區是黨中央在新時代推進改革開放的一項重要戰略舉措,充分體現了黨中央、國務院對湖南開放發展寄予的關心和厚望。

  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視自貿試驗區申建工作,省委書記杜家毫,省委副書記、省長許達哲部署謀劃和推進,多次向黨中央、國務院匯報爭取。去年12月份,省委、省政府迅速建立申報工作推進機制,省委書記、省長挂帥,省委常委、常務副省長謝建輝和副省長何報翔主抓。

  半年多來,省領導多次研究部署申報工作,與中央調研組座談交流,赴國家相關部委匯報對接,高位推動申報工作。

  今年1月,湖南迎來了自貿試驗區申報的中央調研組,調研組説了3句話,“湖南申報的願望很強烈”“湖南完全具備申報條件”“湖南具有非常獨特的特點和優勢”。這3句話讓大家大為振奮。

  高層重視,高位推動,申報工作順利推進。省政府迅速組建申報工作專班,從長沙、岳陽、郴州三市和省有關單位抽調20余名精幹力量,集中精力、集中時間推進申報工作。

  疫情期間,中央決定加快自貿試驗區審批。申報工作變得更為緊迫,商務部自貿試驗區港司加班加點往前趕,省內相關工作人員連續多日通宵加班。

  申報方案進行了17輪較大的修改和完善。

  根據“提得出、要得到、落得地”的原則,在全省范圍徵集制度創新政策訴求226項並反復甄別和對接,對申報方案進行了17輪比較大的修改和完善。

  商務部就我省總體方案廣泛徵求意見,針對51個中央部門提出的205條修改意見,申報工作專班會同有關單位,克服疫情期間進出北京受到限制等諸多困難,多渠道、多方式溝通對接和反復爭取。

  臨門一腳穩健有力。為確保我省自貿試驗區獲批後各項工作能迅速啟動,5月以來,我省進一步明確任務、職責分工和時間節點,有關單位和市州迅速跟進落實。

  “湖南完成此項工作,壓力是前所未有的,遇到的困難也是前所未有的,但是形成的成果是遠超預期的。”在5月14日的調度會上,商務部研究院專家杜國臣博士如此評價湖南的自貿試驗區申報工作。

  在黨中央、國務院的關心關懷下,在全省上下的共同努力下,我省自貿試驗區申報工作進展順利。

  9月21日,《中國(湖南)自由貿易試驗區總體方案》正式發布。四年申報,一朝夢圓。湖南第一次真正意義上從一個開放相對滯後的內陸省份站到了全國開放型經濟發展的最高處,湖南開放型經濟的發展站到了新的歷史起點上。

  “申報成功,只是湖南自貿試驗區的起點。”省商務廳廳長徐湘平表示,黨中央、國務院在湖南新設自貿試驗區,對我省推進改革開放提出了新要求,責任重大,使命光榮。

  面對全新的機遇和挑戰,湖南將繼續深入實施創新引領開放崛起戰略,著力打造內陸地區改革開放的新高地。

  鏈接

  中國21個自貿試驗區概況

  9月21日,北京、湖南、安徽自由貿易試驗區總體方案及浙江自由貿易試驗區擴展區域方案對外公布。這標志著中國(湖南)自由貿易試驗區正式獲批。

  2013年,我國設立了首個自貿試驗區——上海自貿試驗區。此次湖南等自貿試驗區的獲批,是國家第六批批準設立的自貿試驗區。至此,我國自貿試驗區數量增至21個,彰顯了中國推進更高水平對外開放的堅定決心。

  第一批:2013年9月

  上海自貿試驗區

  這是我國首個自貿試驗區,堅持先行先試,以開放促改革、促發展,率先建立符合國際化和法治化要求的跨境投資和貿易規則體係,使試驗區成為我國進一步融入經濟全球化的重要載體,打造中國經濟升級版,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作出貢獻。

  2015年4月,國務院發布了《關于印發進一步深化中國(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改革開放方案的通知》,將上海自貿試驗區面積擴展到120.72平方公裏。

  2019年7月,國務院發布了印發《中國(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臨港新片區總體方案》的通知,再次將上海自貿試驗區“擴圍”,對標國際上公認的競爭力最強的自由貿易園區,選擇國家戰略需要、國際市場需求大、對開放度要求高但其他地區尚不具備實施條件的重點領域,實施具有較強國際市場競爭力的開放政策和制度,加大開放型經濟的風險壓力測試,實現新片區與境外投資經營便利、貨物自由進出、資金流動便利、運輸高度開放、人員自由執業、信息快捷聯通,打造更具國際市場影響力和競爭力的特殊經濟功能區,主動服務和融入國家重大戰略,更好地服務對外開放總體戰略布局。

  第二批:2015年4月

  廣東自貿試驗區

  依托港澳、服務內地、面向世界,將自貿試驗區建設成為粵港澳深度合作示范區、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重要樞紐和全國新一輪改革開放先行地。

  2018年5月,國務院發布了印發《進一步深化中國(廣東)自由貿易試驗區改革開放方案》的通知,將廣東自貿試驗區打造成為開放型經濟新體制先行區、高水平對外開放門戶樞紐和粵港澳大灣區合作示范區。

  天津自貿試驗區

  以制度創新為核心任務,以可復制可推廣為基本要求,努力成為京津冀協同發展高水平對外開放平臺、全國改革開放先行區和制度創新試驗田、面向世界的高水平自由貿易園區。

  2018年5月,國務院發布了印發《進一步深化中國(天津)自由貿易試驗區改革開放方案》的通知,將天津自貿試驗區打造成為服務“一帶一路”建設和京津冀協同發展的高水平對外開放平臺,取得更多可復制可推廣的制度創新成果。

  福建自貿試驗區

  圍繞立足兩岸、服務全國、面向世界的戰略要求,充分發揮改革先行優勢,營造國際化、市場化、法治化營商環境,把自貿試驗區建設成為改革創新試驗田;充分發揮對臺優勢,率先推進與臺灣地區投資貿易自由化進程,把自貿試驗區建設成為深化兩岸經濟合作的示范區;充分發揮對外開放前沿優勢,建設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核心區,打造面向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沿線國家和地區開放合作新高地。

  2018年5月,國務院發布了印發《進一步深化中國(福建)自由貿易試驗區改革開放方案》的通知,將福建自貿試驗區打造成為開放和創新融為一體的綜合改革試驗區、深化兩岸經濟合作示范區和面向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沿線國家和地區開放合作新高地。

  第三批:2017年3月

  遼寧自貿試驗區

  以制度創新為核心,以可復制可推廣為基本要求,加快市場取向體制機制改革、積極推動結構調整,努力將自貿試驗區建設成為提升東北老工業基地發展整體競爭力和對外開放水平的新引擎。

  浙江自貿試驗區

  以制度創新為核心,以可復制可推廣為基本要求,將自貿試驗區建設成為東部地區重要海上開放門戶示范區、國際大宗商品貿易自由化先導區和具有國際影響力的資源配置基地。

  2020年9月,國務院發布了《中國(浙江)自由貿易試驗區擴展區域方案》,著力打造以油氣為核心的大宗商品資源配置基地、新型國際貿易中心、國際航運和物流樞紐、數字經濟發展示范區和先進制造業集聚區。

  河南自貿試驗區

  以制度創新為核心,以可復制可推廣為基本要求,加快建設貫通南北、連接東西的現代立體交通體係和現代物流體係,將自貿試驗區建設成為服務于“一帶一路”建設的現代綜合交通樞紐、全面改革開放試驗田和內陸開放型經濟示范區。

  湖北自貿試驗區

  以制度創新為核心,以可復制可推廣為基本要求,立足中部、輻射全國、走向世界,努力成為中部有序承接産業轉移示范區、戰略性新興産業和高技術産業集聚區、全面改革開放試驗田和內陸對外開放新高地。

  重慶自貿試驗區

  以制度創新為核心,以可復制可推廣為基本要求,全面落實黨中央、國務院關于發揮重慶戰略支點和連接點重要作用、加大西部地區門戶城市開放力度的要求,努力將自貿試驗區建設成為“一帶一路”和長江經濟帶互聯互通重要樞紐、西部大開發戰略重要支點。

  四川自貿試驗區

  以制度創新為核心,以可復制可推廣為基本要求,立足內陸、承東啟西,服務全國、面向世界,將自貿試驗區建設成為西部門戶城市開發開放引領區、內陸開放戰略支撐帶先導區、國際開放通道樞紐區、內陸開放型經濟新高地、內陸與沿海沿邊沿江協同開放示范區。

  陜西自貿試驗區

  以制度創新為核心,以可復制可推廣為基本要求,全面落實黨中央、國務院關于更好發揮“一帶一路”建設對西部大開發帶動作用、加大西部地區門戶城市開放力度的要求,努力將自貿試驗區建設成為全面改革開放試驗田、內陸型改革開放新高地、“一帶一路”經濟合作和人文交流重要支點。

  第四批:2018年9月

  海南自貿試驗區

  發揮海南島全島試點的整體優勢,緊緊圍繞建設全面深化改革開放試驗區、國家生態文明試驗區、國際旅遊消費中心和國家重大戰略服務保障區,實行更加積極主動的開放戰略,加快構建開放型經濟新體制,推動形成全面開放新格局,把海南打造成為我國面向太平洋和印度洋的重要對外開放門戶。

  海南自貿港

  2020年6月,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海南自由貿易港建設總體方案》,海南島全島“升級”為自由貿易港,將打造成為引領我國新時代對外開放的鮮明旗幟和重要開放門戶。

  第五批:2019年8月

  山東自貿試驗區

  以制度創新為核心,以可復制可推廣為基本要求,全面落實中央關于增強經濟社會發展創新力、轉變經濟發展方式、建設海洋強國的要求,加快推進新舊發展動能接續轉換、發展海洋經濟,形成對外開放新高地。

  江蘇自貿試驗區

  以制度創新為核心,以可復制可推廣為基本要求,全面落實中央關于深化産業結構調整、深入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的要求,推動全方位高水平對外開放,加快“一帶一路”交匯點建設,著力打造開放型經濟發展先行區、實體經濟創新發展和産業轉型升級示范區。

  廣西自貿試驗區

  以制度創新為核心,以可復制可推廣為基本要求,全面落實中央關于打造西南中南地區開放發展新的戰略支點的要求,發揮廣西與東盟國家陸海相鄰的獨特優勢,著力建設西南中南西北出海口、面向東盟的國際陸海貿易新通道,形成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和絲綢之路經濟帶有機銜接的重要門戶。

  河北自貿試驗區

  以制度創新為核心,以可復制可推廣為基本要求,全面落實中央關于京津冀協同發展戰略和高標準高質量建設雄安新區要求,積極承接北京非首都功能疏解和京津科技成果轉化,著力建設國際商貿物流重要樞紐、新型工業化基地、全球創新高地和開放發展先行區。

  雲南自貿試驗區

  以制度創新為核心,以可復制可推廣為基本要求,全面落實中央關于加快沿邊開放的要求,著力打造“一帶一路”和長江經濟帶互聯互通的重要通道,建設連接南亞東南亞大通道的重要節點,推動形成我國面向南亞東南亞輻射中心、開放前沿。

  黑龍江自貿試驗區

  以制度創新為核心,以可復制可推廣為基本要求,全面落實中央關于推動東北全面振興全方位振興、建成向北開放重要窗口的要求,著力深化産業結構調整,打造對俄羅斯及東北亞區域合作的中心樞紐。

  第六批:2020年9月

  北京自貿試驗區

  以制度創新為核心,以可復制可推廣為基本要求,全面落實中央關于深入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推動京津冀協同發展戰略等要求,助力建設具有全球影響力的科技創新中心,加快打造服務業擴大開放先行區、數字經濟試驗區,著力構建京津冀協同發展的高水平對外開放平臺。

  湖南自貿試驗區

  以制度創新為核心,以可復制可推廣為基本要求,全面落實中央關于加快建設制造強國、實施中部崛起戰略等要求,發揮東部沿海地區和中西部地區過渡帶、長江經濟帶和沿海開放經濟帶結合部的區位優勢,著力打造世界級先進制造業集群、聯通長江經濟帶和粵港澳大灣區的國際投資貿易走廊、中非經貿深度合作先行區和內陸開放新高地。

  安徽自貿試驗區

  以制度創新為核心,以可復制可推廣為基本要求,全面落實中央關于深入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推動長三角區域一體化發展戰略等要求,發揮在推進“一帶一路”建設和長江經濟帶發展中的重要節點作用,推動科技創新和實體經濟發展深度融合,加快推進科技創新策源地建設、先進制造業和戰略性新興産業集聚發展,形成內陸開放新高地。

 

[責任編輯: 鄧夢菲 ]
0100703300100000000000000111125611265232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