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
首頁 頭條 要聞 看湖南 政務 社會 市州 訪談 湘企 産經 教育 銀行 房産 旅遊 娛樂 健康 文藝 專題 炫聞 本網專稿

共享智能時代 老人期待關愛

2020年09月10日 09:43:54 來源: 湖南日報

  智能時代的開啟,一切都更加便利,一只手機就能輕松搞定很多事情,上網訂餐、購物,掃一掃就可以乘地鐵、辦業務……這些操作對于年輕人來説,駕輕就熟,老年人接收新技術能力較慢、視力聽力反應減弱,對他們來説,日新月異的新技術,卻成了他們很大的煩惱。如此次疫情之後,推行健康碼,一些老年人因不會使用智能手機,舉步維艱。不少老人感嘆他們“被淘汰”了,被時代拋在了後面。

  網絡便捷卻卡住老人

  各行各業的智能化速度加快,但留給老人的傳統通道越來越少。網絡訂票快捷,一些老人不會,只能跑很遠到車站排隊奔波;醫院預約挂號方便,但老人拿著手機不知所措;打車APP便利,老人卻只能在街邊招手攔車;外賣送餐上門,對于買菜不便的老人更需要,但很多老人不會網上下單,只能望洋興嘆。

  在長沙市開福區一家銀行網點,72歲的張娭毑站在大廳的智能櫃臺設備前急得滿頭大汗,上了年紀的她聽力和反應有些遲鈍,一會人臉識別掃描通不過,一會又卡在按手印上。但在一旁指導的工作人員説必須通過智能機掃描,否則辦不了卡。反復折騰了五六分鐘還是無法通過核驗,老人感到非常難堪,她沒想到自己要辦一張銀行卡這麼困難。

  7月份,家住隆回的肖大爺坐動車到長沙來看望兒子,在隆回火車站,他被攔住了,被要求出示健康二維碼,他雖然帶著智能手機,卻不會掃碼,進不了站,只得打電話向兒子求助。兒子要他在邊上找一個年輕人接聽電話,兒子通過電話向年輕人求助,請他給父親的手機綁定好健康碼,好心的年輕人同意了。但經過這麼一折騰,兒子害怕父親出站時又不會用手機,最後決定退了動車票改坐汽車。不會使用智能機,連出趟遠門都變得困難。

  不少飯店現在開始推行自主點餐結賬,餐桌上可以掃碼點餐,吃完後掃碼再結賬。實在不會點餐,有些餐館有服務員可以幫助點餐結賬。但也有一些餐館只能手機掃碼點單,掃碼點餐後屏幕上出現點餐號,自己取餐。有一次記者帶著媽媽在一家自助點餐的餐館裏吃飯,記者問,如果老人不會用手機點餐還能不能點餐?服務員説那就不能點,在這裏,看來老人不受歡迎。

  農村老人被困在信息孤島

  近幾年,隨著網絡基礎工程在農村的大力鋪開,智能手機的使用在農村越來越普及,特別是隨著村、居網絡化管理的推行,每個村和居民委員會都建立了自己的微信群,村幹部將上級的各類政策信息和通知發到微信群,不再走家串戶逐一告知,進入微信群的村民可以方便快捷共享信息。但一些沒有或不會用智能手機的老人就被困在了信息孤島,耽誤了重要的業務辦理,甚至造成權益受損。

  衡南縣泉湖鎮一村民反映:他今年年初聽説老家的房屋會因為修路被拆遷,他一直在外工作,每次打電話問家裏的父母,都説沒有接到具體的通知。6月5日才得知按此次拆遷政策規定,他妻子需要辦理好戶口遷移手續才可以享受拆遷待遇,而辦理遷戶口和分戶的截止日期是5月30日。因為沒有及時了解到拆遷政策,他妻子的合法權益被剝奪。他問有關部門為何不及時通知他們家。村幹部説,村裏每次都將拆遷的政策、信息發在村裏的微信群裏了。但群裏每天的信息五花八門,不一會兒就被覆蓋,且他父母年紀大了,也不太會用智能手機,他們根本沒有看到。

  雙牌縣五星嶺鄉一村民也反映説,如今村裏多是留守老人。村幹部有什麼通知就只往微信群裏發,也不管老人有沒有用智能手機,會不會用微信等,更不管要通知的人在不在群裏。

  信息時代,信息數量多傳播快,許多時事新聞、便民信息、視頻消息等,因老人不會使用智能手機、電腦,無法或者不能及時查看,只能通過普通電視新聞獲得消息,但現在大部分都是網絡電視機,界面比較復雜,老人往往不會操作。以上這些,進一步擴大了老人與信息時代、信息社會的鴻溝。

  APP辦理業務讓老人為難

  交醫保、退休養老認證、處理違章等等,如今很多政務都推行在APP上辦理,方便了許多人。但不少老人不熟悉網上操作,辦事反而因此面臨困難。

  永州市冷水灘一市民説,《湖南省電動自行車登記規定》要求各地今年要對電動車進行登記、上牌,但規定要下載好APP進行網上填報信息再到現場辦理,一些中老年人反映操作起來很吃力,有的文化知識有限,有的老眼昏花,生怕信息輸錯。但很多地方的辦理窗口卻沒有人及時提供幫助。長沙市電動車上牌期間,記者在一處便民登記點看到,一名老人帶著資料排隊等待登記,排到窗口卻被告知要先從手機上傳資料。老人沒有智能手機,也不知道如何操作,現場工作人員有限,沒人能抽出時間幫助他,老人只好失望離開。

  8月23日,在長沙一寫字樓負責保潔的吳阿姨早早來到上班的地方,想趁別人不忙時找個年輕人教她如何在手機上交電費。吳阿姨老家在安化農村,周六的時候村裏的微信群通知,以後電費不再由人工收取,需要下載APP在手機上繳納。吳阿姨雖然使用的是智能手機,但只會一點簡單的操作。一名熱心小夥幫吳阿姨下載好APP,並教她如何操作,吳阿姨似懂非懂。她不好意思地説,人老了,學得慢,下次説不定又忘記了,好在自己在城市可以隨時找人幫忙,而自己70歲的哥哥一人居住在偏僻的山裏,找人幫忙就很難了。

  不少老人對網絡有畏懼感

  據調查,到2019年末,我省常住人口6918.4萬人,其中60歲及以上老年人口1288.8萬人,比重為18.63%。65歲及以上老年人口922.9萬人,比重為13.34%。據不完全了解,有一半左右的城市老年人會使用電腦,會上網瀏覽新聞、觀看影視作品,使用微信、QQ與家人、朋友聯係等。很少一部分人會使用微信支付,會用打車APP,會用手機掃碼搭乘公交、地鐵等公共交通工具。有近三分之一的農村老年人雖擁有智能手機卻只會打電話和看看微信,基本不會使用移動辦公、支付等功能。

  智能産品在制造時,生産方將重點放在年輕人身上,因此智能手機的設計並沒有考慮老年人,功能繁雜;APP眾多,很少有針對老年人設計的應用;再加上電信詐騙的手段繁多,老年人也不敢嘗試。

  記者隨機採訪了多名50到70歲的老年人,不少人都表示對智能手機是“又愛又怕”。“愛”是因為手機作為一個移動智能終端,只要加載相應的APP,就能享受購物、訂票、醫療挂號等各項服務,會使用的話真是很方便。“怕”則是因為感覺使用太復雜,手機界面太小又看不清楚,生怕弄錯惹麻煩。

  長沙70歲的趙爹一直在使用智能手機,還經常發朋友圈,用微信和親戚朋友語音聊天。但要用手機APP去預約挂號、買高鐵票,他就犯怵,各種提示根本反應不過來,APP需要注冊登錄,不是不會注冊,就是注冊了記不住密碼,想操作買票又怕數字輸錯,怕看錯時間等。

  從農村來長沙帶孫子的70歲黃奶奶一直是個很能幹的老人,十多年來很多事情都能獨當一面,與家鄉的親朋好友也經常煲電話粥。可近年來,人們都進微信群聊天了,老人不會用智能手機,很多過去自己可以辦的事如今都離不開兒女幫助。智能時代讓她感到自己越來越笨,越來越孤獨。

  都説活到老,學到老,老人想學好這門新知識,卻深感力不從心。對于很大一批60歲以上的老人,會讀書認字的雖然不少,但視力下降,反應變慢,確實用不好智能機。很多時候不是他們不願意跟上時代,而是教育背景及身體原因實在跟不上。更令人擔心的是,很多詐騙團夥在網絡上打起了老人的主意,很多老人缺乏使用智能機的經驗,看見什麼都點,點著點著就掉入了陷阱。還有不懂流量等方面的情況,老人平時亂點了很多東西,不知不覺後臺就下載一堆,在沒有wifi的情況下,流量欠費了都不知道怎麼欠的。

  多關愛慢節奏的老人

  在往智能化快速前進的路上,不少老年人群處于困境,智能時代我們該如何關愛老年人?記者從省衛健委老齡健康處了解到,我省在決策和政策的高度充分考慮到老年人群體的利益,近年來出臺了多項照顧服務老年人的政策,大力推動信息化為老年人提供健康服務、養老服務,要求提供公共服務、公共産品的政府部門,企事業單位和其他組織對老年人應當設立醒目的優惠優待優先標識,提供優質服務。社會各界也致力于開展老年人的觸網培訓。各種形式的老年學校開設的課程中90%都有培訓老年人使用手機或互聯網的內容。截至2018年底,全省共建立城市社區老年協會4299個,農村村級老年協會21702個,共有會員476.2萬人。各地積極運用“基層老年協會”平臺,積極組織開展各種為老服務活動,為老年人提供多種便利和服務,包括開展老年人學習教育,教老年人使用微信與家人視頻通話,使用手機繳費等,提升了老年人的獲得感、幸福感和便捷度。

  長沙市衛健委老齡健康處一名負責人説,大數據時代已經來臨,智慧城市、網上辦公都是必然趨勢。在實際應用和推廣過程中,需要進行不斷的調適,考驗著各行各業精細化管理的水平。要加強監督機制,對一些部門執行政策有偏差,導致老人辦事不方便的投訴要及時處理。除了社會從機制上保障老年人的權益、關愛老年人,子女也要對老年的父母履行責任,多些耐心和關心,教父母適應網絡,幫助老人在網上辦理業務。

  每個人終將變老,善待老人最好的方式,就是等一等、幫一幫那些“慢了一拍”的老年人,從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想老人所想,急老人所急”,切實幫助他們,讓老人們更好地融入互聯網時代,共享現代化的美好生活。

  耐心是最好的孝心

  燕子

  前不久,幾則老人因無智能手機、沒有健康碼外出遇到麻煩的報道一時在網上熱傳,刺痛了很多人的心,也引起人們的思考。

  在年輕人享受著智能時代各種便利的時候,接受能力和學習能力較差的老人卻被阻擋在外。我國60歲以上的人有2.5億人,其中2億人不會使用網絡,智能社會離他們很近卻又很遠。老人並非不好學,但反應變慢、視力記憶下降等客觀因素,嚴重制約著他們接受快速變化的新知識新技術。幫助他們跟上時代的步伐是當務之急,這其中,子女晚輩和顏悅色、不厭其煩的態度特別重要。不少老人問晚輩兩三遍,對方就不耐煩了,搞得老人小心翼翼不敢多問,最後也不想學了。

  幾則大學生教長輩使用智能手機的插畫故事一度在網絡熱傳。杭州一位姑娘教外婆用微信,教了幾次沒教會,就制作了一份“微信使用説明書”,把每一步的操作步驟都畫了下來,這樣自己不在家時,老人也可以操作。重慶的一個大學生也作了一份微信使用手繪本,教父母使用微信,用圖表演示怎麼操作,這些愛心操作指南一定讓長輩很欣慰。曾經,父母、長輩不厭其煩地回答孩子們兒時提出的各種幼稚問題,現在,我們需要換位思考“加倍奉還”。晚輩們用愛心、耐心來對待老人,老人慢慢總能學會一些基本操作。

  遇到實在很難學會的老人,晚輩們也要多想著幫助他們,比如需要預約服務的,可以提前給他們預約;一些要老人親自到場辦理的事,盡量陪同他們;還有一些提前給他們解釋好,讓老人在外面不受囧,不尷尬,不自卑。

  智能時代已不可阻擋地快速到來,年輕一代在追隨科技潮流的時候,請一定要關心一下身邊逐漸年邁的長輩親人,讓老人們更好地融入智能時代。

  ■相關鏈接

  多種舉措讓老人享受智能服務

  智能時代,老人需要更多關愛。我省已經出臺諸多政策,推動信息化為老年人提供健康服務、養老服務,全方位提升智能時代老年人的獲得感、幸福感和便捷度。

  2018年《關于實施老年人照顧服務項目的意見》提出:“特困老人安裝電話、寬帶,減半收取裝機工料費和寬帶連接費。”“支持社區、社會組織和企業等利用物聯網、移動互聯網和雲計算、大數據等信息技術,為居家老人提供緊急呼叫、生活照料、醫療救助、康復護理、服務繳費等服務。”“提供公共服務、公共産品的政府部門,企事業單位和其他組織應當設立醒目的優惠優待優先標識,為老年人提供優質服務。”;建立“互聯網+老年教育”新模式,打造信息化老年教育平臺;鼓勵鄉鎮(街道)、城鄉社區利用閒置學校、廠房等設施建立老年人學習場所。

  2019年《湖南省老年教育發展規劃(2019-2022年)》明確了多條加強老年人學網用網的政策措施。提出要促進各類教育機構向老年人開放,強調要推行“互聯網+老年教育”,建設優質老年教育數字化學習資源,向社會開放共享。

  我省各單位在推動信息化為老年人提供健康服務、養老服務上也不斷創新模式。

  省人民醫院率先開設“互聯網醫院”,在省內首創“互聯網線上問診、院外藥品配送、線下居家上門護理”一體化診療服務。目前湖南省人民醫院在線服務專科有60個,近700多種常用藥都可開具線上處方,患者通過手機即可看病、開單、取藥。開展了獨具特色的“互聯網+慢病管理”以及“互聯網+護理”。“互聯網+慢病管理”形成了醫院-社區-家庭的體係,構建了健康監測+疾病診治+健康指導的模式,降低了患者就醫成本。“互聯網+護理”通過在客戶端下單預約護士上門護理的模式,實現居家照護,極大地方便了老年病人和行動不便的病人。

  今年4月,湘雅醫院牽頭建設“湖南省醫養結合智能服務平臺”,這是我國首個省級老齡健康服務支撐和監管平臺,覆蓋我省14個市州1200萬老人。目前已接入交互式老年人健康地圖、互聯網+護理/康復、互聯網老年醫療服務、快速醫學檢測服務、營養運動服務、智慧養老院、個人家庭區域老人健康指數監測、老年人慢病與流行病快速檢測及老人健康資訊管理等服務,未來還可集成健康産品服務商城及管理、綜合服務監管平臺及APP、醫養智能服務機器人、醫療養老志願者與時間銀行等服務。

  歐金玉 整理

[責任編輯: 左梔子 ]
010070330010000000000000011112551126475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