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
首頁 頭條 要聞 看湖南 政務 社會 市州 訪談 湘企 産經 教育 銀行 房産 旅遊 娛樂 健康 文藝 專題 炫聞 本網專稿

生活達人、時尚達人……你在哪些領域稱得上達人?

2020年09月03日 09:28:16 來源: 中國青年報

  技術達人、音樂達人、理財達人、生活達人、時尚達人……作為一種網絡流行的標簽,“達人”是指經過長年的學習,在某個領域積累了豐富經驗,對該領域很精通的人。一些達人擅長的領域甚至未必和他們的工作或專業相關。你感覺自己稱得上某一領域的達人嗎?

  近日,中國青年報社社會調查中心通過問卷網(wenjuan.com),對1007名受訪者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88.8%受訪者認為自己在一些領域稱得上達人,00後網購達人更多,80後理財達人更多。98.2%的受訪者欣賞達人型的人,00後最欣賞知識達人,80後和90後最欣賞技術達人。

  88.8%受訪者認為自己在一些領域稱得上達人

  林菁(化名)今年31歲,是一家化粧品網店的店長,同時也是一位美粧達人。雖然只在這個行業做了2年,但她對各種化粧品品牌和産品功效非常了解。“就拿口紅來説,嘴唇底色不一樣,唇部特徵不一樣,膚質不一樣,使用效果就不一樣。我測評的范圍越來越廣,給顧客和粉絲的參考意見也越來越專業”。

  “做優秀的美粧博主並不像一些人想的那樣簡單。”在林菁看來,要想成為擁有一定量粉絲的美粧達人,從網上學習相關信息是有必要的,“尤其是起步階段,很多産品信息只能自己去查,遇到看不懂的文字還要想辦法翻譯。但成為美粧達人不是看看帖子和説明書就行的,得親自試用産品,在沒有合作的時候,甚至得自己掏腰包買。做網店還需要很多運營知識,對海外進貨渠道和相關規定也要了解”。

  調查顯示,88.8%的受訪者認為自己在一些領域稱得上達人。將自己歸類為網購達人的受訪者比例最多,達31.3%,然後是運動達人(27.7%)、生活達人(26.9%)、旅行達人(23.5%)、時尚達人(23.1%)、知識達人(22.1%)、理財達人(21.9%)、技術達人(19.2%)、文藝達人(19.1%)、情感達人(18.9%)、遊戲達人(17.9%),認為自己屬于思想達人(15.8%)和運營達人(11.8%)的受訪者最少。

  僅11.2%的受訪者認為自己什麼達人都不是。

  趙博韜(化名)是北京某高校大三學生,他非常喜歡研究數碼産品,但認為自己還稱不上達人。“我經常會在社交賬號分享一些關于産品的個人看法、使用體驗,也會給朋友一些購買建議。但比起我關注的那些數碼産品達人、科技達人,還差得遠”。

  調查顯示,不同年齡段受訪者對自己的歸類存在差別。00後受訪者將自己歸類為網購達人的比例明顯高于90後和80後。80後受訪者將自己歸類為理財達人的比例高于00後和90後。

  趙博韜説,看和數碼産品有關的測評帖子、視頻不但是他的興趣,還是放松的方式。“我對自己的專業可能都沒這麼高的研究熱情”。

  調查顯示,79.5%的受訪者表示自己積累較多、可以稱得上達人的領域,並非全部與職業相關。其中,62.2%的受訪者表示部分相關,17.3%的受訪者表示全都不相關。

  98.2%受訪者欣賞達人,技術達人最受追捧

  調查顯示,98.2%的受訪者欣賞達人型的人。受訪者最欣賞的是技術達人(38.5%),然後是理財達人(37.4%)、知識達人(36.4%)、運動達人(35.6%)、旅行達人(33.0%)和時尚達人(31.1%),選擇比例都在30%以上。選擇比例最低的兩項是運營達人(19.1%)和遊戲達人(18.1%)。

  除了數碼産品達人,趙博韜還關注了一些其他方面的科技達人,“有位科技博主花了很多時間和精力,做了一個360度視角的圖,把自己每一個粉絲的名字都放了進去,並以大家名字的拼音首字母為坐標,粉絲可以以此在圖中找到自己的位置。他還向大家講解了制作過程。我覺得這就是理工男的浪漫,太有技術含量了。作為他的粉絲,我太感動了。”

  今年26歲的李雅文在河北石家莊工作,做會計的她在微博上關注了幾個生活方式博主和一名情感博主。“看著生活博主分享生活日常,我感覺像自己也參與進去了,能感受到那些點滴的美好。那位情感博主是個作家,我經常覺得她能表達出我不能表達的感受,而且她的文字裏流露出對人的關心和包容,寫的不是雞湯,總能在我痛苦的時候給我很大的精神安慰。”

  分年齡段看,00後最欣賞的是知識達人和運動達人。90後、80後最欣賞的都是技術達人和理財達人。

  “我覺得達人就是人們現在常説的KOL,也就是意見領袖。”趙博韜介紹,他在嗶哩嗶哩上關注的一位手機測評UP主(指在視頻網站、論壇、ftp站點上傳視頻音頻文件的人——編者注),一直追蹤某品牌手機的動態,“他連第一代都找出來測評過,而且他沒有合作方,也沒有強大的經濟實力。測評用的手機,很多是從別人那裏借的,測評完會包好,再發快遞還回去”。

  趙博韜直言,比起一些拿了合作方的錢就對産品一頓亂吹的測評機構,他更喜歡看出于興趣和熱愛研究數碼産品的達人的意見。“而且有的達人很重視和粉絲的互動,大家可以交流意見”。不過,他也注意到,一些達人在商業化的過程中,逐漸失去了初心,“他們的測評解説往往也變得沒那麼有趣了”。

  “我很向往那些生活達人們的狀態。”李雅文希望,自己有一天也成為那樣的人,過上那樣的生活,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同時能借此自食其力,得到更多人的認可,“我在為此努力,就從熱愛生活開始”。(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周易)

 

[責任編輯: 鄧夢菲 ]
010070330010000000000000011112561126446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