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
首頁 頭條 要聞 看湖南 政務 社會 市州 訪談 湘企 産經 教育 銀行 房産 旅遊 娛樂 健康 文藝 專題 炫聞 本網專稿

後疫情時代,長沙這樣保證老人便利

2020年08月27日 09:13:56 來源: 華聲在線

  不會用智能手機,老年人“寸步難行”? 機器上掃下身份證,也可入醫院看病

  後疫情時代,長沙這樣保證老人便利

  進入後疫情時代,拿出手機,掃掃居民健康碼,成為人們出入各大公共場所的日常操作。不過,近日外省一位老人因為沒有出示健康碼乘車受到阻攔,引發社會討論。

  8月24日至25日,三湘都市報記者分別走訪了省博物館及長沙的商場、醫院、寫字樓等場所發現,健康碼仍為進入相關場所的必要條件。不過,為了方便老人的進出,相較此前,也提出了更為靈活的解決辦法。

  走訪

  健康碼仍為眾多場所進出必要條件

  “來省博物館參觀的遊客必須戴好口罩,出示預約短信、有效身份證件以及健康碼才能進入,少一個我們都是不讓進的。”8月25日,記者向省博物館入館處一身著制服的工作人員咨詢入館參觀條件時,對方如是回復。在入館處張貼的公告上,也清楚地寫著,因疫情防控需求,要求入館參觀的個人“健康碼”為綠色。

  此後,記者又走訪了湘雅醫院、泊富國際廣場寫字樓等地。在上述場所的入口處,無一例外地立有告示牌,提醒市民提前關注“湖南省居民健康碼”微信號,並準備好自身健康碼以備進入時查驗。泊富國際廣場一樓工作人員表示,疫情期間,訪客需要進行相關信息登記,並出示綠色健康碼才能進入。

  8月24日下午,正值商場進客高峰。三湘都市報記者在長沙IFS臨近黃興中路的入口處看到,數十位消費者正各自使用手機,查找自己的“健康碼”以便商場工作人員查看。

  解決

  改進方案,提供多種替代選項

  進入公共場所,均需出示健康碼,那麼,如果一位沒有智能手機的老人想要去醫院看病、到博物館裏參觀,或去商場購物,是否會像那位“無碼乘車”的老人一樣“求路無門”?

  “第一次來看病時是兒子陪著的,替我綁定了健康碼,並教會了應該怎麼操作。”8月24日,一位剛剛從湘雅醫院門診大樓走出的老人如是説。他特別提到,兒子説了,“如果忘記的話,就問那個在門口量體溫的醫生。”

  正如這位老人所言,三湘都市報記者採訪發現,與“無碼乘車”老人遇上的糟心事不同,在長沙,上述場所均有為老人提供備選方案。

  長沙IFS商場門口的工作人員就解釋稱,如果老人無條件出示健康碼,只要他們佩戴好口罩就可以讓他們進去。而湘雅醫院門診部的護士則向記者介紹,該醫院入口處專門放置了一款機器,出示不了健康碼的老人只要在機器上掃一下身份證,就可進入醫院看病。

  而省博物館入口處的工作人員也表示,如果有老人無法出示健康碼,工作人員會帶領老人填寫紙質的健康承諾書進行替代。

  擴展

  人性化對待老人,親人也應及時“補位”

  今年5月,68歲的曾奶奶曾前往湘雅醫院看病。因為疫情原因,醫院需要患者用手機掃健康碼才能進入。此前,曾奶奶一直使用的是功能簡單、無法上網的老年機,這給她看病增添了不少麻煩。

  回憶起那段經歷,老人感慨不已:“我年紀大了,不會掃健康碼,看病時也不曉得拿著手機挂號、繳費,真的好麻煩。”後來,為了方便看病,家人花2000余元為她更換了一臺智能手機。

  事實上,因疫情而凸顯出來的“健康碼”矛盾,只是社會數字化快速發展過程中,老年人難以跟上節奏的“冰山一角”。在隨機採訪中,多位65歲以上老人向三湘都市報記者反映,曾有與曾奶奶類似的經歷,如“帶孫子去自助遊樂設施,因為不能微信支付而無法進行遊玩”,“看病就得先使用微信公眾號或者手機程序預約,不然很難挂到當天的號”,“微信沒綁定銀行卡,賣菜小販總説沒有零錢找”等情況。

  而讓人欣慰的是,最新走訪結果顯示,3個多月時間過去,曾奶奶曾遭遇的“看病門檻”,如今逐步都有了相對溫柔的替代方案。

  國家統計局公布的數據顯示,2019年,我國60周歲以上人口約2.5億,其中65周歲以上人口約1.8億。而公開數據也顯示,截至2020年3月,我國網民規模為9.04億,互聯網普及率為64.5%。這也就是説,在我國,還有不少人過著“失聯”的生活。

  採訪中,曾奶奶還提到,後來每次去看病,女兒都會陪著,這讓她安心不少。其實,對老年人而言,在與數字化社會同步的道路上,除需社會各個機構、單位為他們提供多重便利之外,子女、親人適時、及時在情感與信息上進行“補位”也很重要。

[責任編輯: 左梔子 ]
010070330010000000000000011112551126418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