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
首頁 頭條 要聞 看湖南 政務 社會 市州 訪談 湘企 産經 教育 銀行 房産 旅遊 娛樂 健康 文藝 專題 炫聞 本網專稿

央視《焦點訪談》丨房住不炒如何實現?長沙這麼做

2020年08月12日 08:57:23 來源: 央視網

  央視網消息(焦點訪談):中共中央政治局不久前召開會議,部署下半年經濟工作時,再次強調:要堅持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定位,促進房地産市場平穩健康發展。這表明,即便在面臨錯綜復雜的國內外形勢、經濟下行壓力加大的局面下,“房住不炒”的定位不變,中國不會將房地産作為短期刺激經濟的手段。同時會採取更加有力的措施,解決新市民、年輕群體、低收入群體的住房困難,滿足居民不同層次的實際需求。讓我們看一下經濟發展態勢良好、常住人口流入較快的長沙市的做法。

  快遞小哥朱偉來長沙已經6年了,之前他和妻子一起在其它大城市打工,一直居無定所,一家人租住在10平米的一間民房裏,月租金1500元,生活壓力很大。

  住得差,消費水平又很高,朱偉決定換個城市打工。2014年朱偉來到長沙的高新區,成為一名快遞員,很快公司就幫他申請了這套公租房。

  朱偉所住的麓城印象小區,是長沙市近年來新建的公租房項目之一,面積約10萬平米,有公租房1500多套,由政府投資建設,主要解決高新園區産業工人、外來務工人員的住房問題。

  這類公租房項目,是近幾年長沙市根據城市發展新形勢進行探索的住房保障措施之一。近年來,長沙的智能制造、新材料、服務業等新興産業發展迅速,需要引進大量人才和勞動力。這類公租房就是為了解決這些外來人員的住房問題,為企業留住了人才,也為産業發展提供了有力支撐。

  這類公租房按標準化小區建設,品質良好,同時租金又很低,朱偉所住的60平米兩居室月租金800元,是周邊市場價的一半。朱偉的孩子也和當地孩子一樣,就近入了學。

  有了穩定住所,朱偉對這個城市也有了歸屬感,他希望能在這裏留下來。經過幾年打拼,朱偉承包了附近的菜鳥驛站快遞業務,妻子也開了小超市,日子越過越好。

  同樣因為房子被吸引而喜歡上長沙的,還有大學生霍達。2017年霍達大學畢業後,考察了很多城市,但是覺得居住成本都太高。

  根據長沙的人才新政,霍達在這裏落了戶,做自己喜歡的旅遊管理工作。霍達收入不錯,想先租一個有品質的小公寓。很快霍達了解到,長沙市政府近兩年推出了一批政策性租賃房項目,主要就是為像他這樣來長沙就業發展的年輕人提供品質好、性價比高的現代化小公寓。于是霍達找到了泊寓公寓,申請了一個20平米的開間。

  霍達租的公寓月租金1900元,低于市場價,更重要的是,這些項目都在交通便利的市中心,管理規范、租賃關係穩定,設施和服務都很有品質,很受年輕人歡迎。

  大學生霍達住的青年公寓、快遞小哥朱偉住的公租房,都屬于近年來長沙在努力建設和完善的保障性住房體係。保障性住房體係主要由政府出資,按照精準保障的原則,解決不同時期、不同群體的住房困難。但不管在哪個時期,最弱勢的那部分困難群眾能否有房住,都是政府首要考慮的問題。

  對這類困難群眾,長沙市實行的是托底性保障住房政策,建設小戶型但同樣有著嚴格標準的公租房小區,讓困難群眾也能有尊嚴的生活。

  姜讓喬今年70歲,和老伴都是退休工人,兒子患尿毒症多年,沒有勞動能力,老兩口微薄的退休金都用來給兒子治病,生活很困難。

  2011年,姜讓喬一家按政策搬進了公租房,49平米、兩居室,月租金只有49元。

  近年來,長沙市堅持每年新建保障性公租房近2萬套,現共有公租房23.78萬套,基本滿足全市中低收入群體的住房需求。

  從去年開始,長沙市又被納入國家住房租賃試點,由中央財政每年出資8億元,地方每年出資3-4億元,籌建供應新市民群體的租賃房。現已開工和建設租賃房3.8萬套,可以滿足新市民群體租賃需求的40%左右。明年計劃再翻一番,達到7.75萬套。

  這些保障性住房,在一個城市多層次的住房供應體係中至關重要。它雖然不能為地方財政帶來收入,反而需要大量投入,但它關係著百姓的福祉,檢驗著城市發展以人民為中心的理念。同時,這些保障性住房,也疏導了相當一部分人群的購房需求,穩定了房地産市場的供需平衡,為房地産調控發揮了積極作用。

  近年來,長沙房地産市場持續保持平穩,以2020年3月為例,全市新建商品住宅成交均價為8382元/㎡,在全國30個直轄市及省會城市中排第25位,相比長沙的經濟水平和地理位置,居住性價比很高。長沙連續12年被評為“中國最具幸福感城市”。

  這樣的成績,來自于城市管理者真正理解和貫徹了黨中央關于“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戰略定位,面對土地財政的誘惑,能保持戰略定力,不將房地産作為短期刺激經濟的手段,而是以更長遠的眼光和魄力,制定城市發展規劃。

  不依賴房地産作經濟增長手段,這逼迫城市管理者要以更多智慧發展其它産業、啃硬骨頭,長沙因此也嘗到了高質量發展的甜頭。今年上半年長沙GDP增長2.2%,經濟總量在全國排第11位,交出了一份亮眼的答卷。

  經濟發展好了,城市充滿活力,加上住房成本低,這又吸引了大量人才來長沙,進一步拉動産業、帶動消費,形成良性循環。

  為了實現穩地價、穩房價、穩預期的調控目標,近年來,長沙按照“因城施策”要求,嚴格落實各項調控政策,逐項細化調控措施,扎牢織密調控體係,始終保持房地産調控政策的連續性和穩定性。通過開展“反炒房、反暴利、反捂盤”等集中行動,充分發揮金融、稅收等經濟調控手段,打好調控“組合拳”。

  在這一係列調控措施中,“限房價、競地價”是一大亮點,發揮了關鍵作用。

  另外,在購房資格上,要保證剛需人群——也就是買房來住的人具有優先權。

  除了購房優先,對這類剛需人群,要提供價格合理的商品房,讓他們能買得起,也就是限價商品房。為保證這類限價房的供應,在對開發商進行土地出讓時,長沙市就規定,限價房建設面積要佔商品住房供地總量的80%以上。

  這些措施成效顯著,2019年長沙首次置業者佔比83.41%,這就意味著絕大多數房子是用來讓百姓住的,炒房現象得到有效遏制。

  房地産調控的政策有很多,但究竟成效如何,要看能否真正以堅決的態度執行,保持政策的穩定和連續性。同時調控並不是一味打壓房價,而是以行政手段為指導,尊重市場規律,協調各方利益,讓房地産市場平穩健康發展,實現多贏。

  房地産調控是手段,而最終目的是讓百姓都能住有所居、安居樂業。這既是應當堅守的執政理念,也考驗著城市管理者的智慧。

  “低端有保障、中端有供應、高端有市場”,長沙通過制度的設計和嚴格的執行,滿足各類不同人群對住房的需求和利益,力爭實現讓所有在這個城市生活的人都能安居樂業。當前,我國經濟形勢仍然復雜嚴峻,不穩定性不確定性較大,越是在這種情況下,越是要保持經濟發展的定力,堅持不將房地産作為短期刺激經濟的手段。各地應該堅持穩地價、穩房價、穩預期,因城施策、一城一策,從各地實際出發,採取差異化調控措施,及時科學精準調控,確保房地産市場平穩健康發展。

[責任編輯: 左梔子 ]
0100703300100000000000000111125511263566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