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
首頁 頭條 要聞 看湖南 政務 社會 市州 訪談 湘企 産經 教育 銀行 房産 旅遊 娛樂 健康 文藝 專題 炫聞 本網專稿

89歲的爺19歲的孫 祖孫三代衛國情

2020年08月11日 11:10:40 來源: 華聲在線

  東安縣紫溪市鎮五裏牌村的周祖光今年89歲,是村裏唯一健在的抗美援朝老兵。

  老兵已老,記憶猶新。1956年退伍至今,周祖光從不主動在人前炫耀抗美援朝的特殊經歷,但面對上門探訪歷史的後輩,他總是極盡其詳,知無不言。

  8月9日,記者來到周家,周祖光老人精神矍鑠,思維清晰。他從臥室抽屜裏摸出一塊黃綢,一層一層輕輕打開,露出兩枚保存良好的勳章。還有一張泛黃的革命軍人證明書,外面套上了白色塑料膜,字跡仍清晰可辨。

  這些老物件,是周祖光60多年前帶回來的。他一邊展示,一邊回憶當年烽火歲月:“那段經歷其實很有味,有苦也有甜。”

  1950年12月,19歲的周祖光參軍入伍。“當兵辛苦,只是身體上的疲累,跟在舊社會吃的苦比起來,這不算什麼。共産黨的部隊是好部隊,我想跟著他們保衛新中國,打倒帝國主義。”周祖光説。

  參軍第一年,這個一身熱血的少年沒能上前線,而是隨軍來到長沙修築防洪大堤。周祖光回憶,到了部隊,吃得好,待遇也不錯,但受條件限制,修大堤全靠手提肩扛,十分辛苦。“兩層樓那麼高的大堤,要一遍一遍挑著擔子走上去。”周祖光説,大堤未修前,湖南湖北年年雨季受災。當時家家戶戶都有船,一受災就乘船出走,苦不堪言。大家深知修堤的重要性,因此都沒有怨言。整整修了一年,防洪大堤終于壘成。

  周祖光隨即被安排到廣東韶關剿匪。當時正值冬天,國民黨殘匪藏匿在韶關一深山,部隊安排各班輪流蹲守在下山必經的浮橋旁,找機會上山包圍。一天晚上,殘匪伺機炸橋,被蹲守的戰士發現,雙方進行激戰。最後,值守的24人中,僅副班長一人跑出來,及時向師部打電話通報。

  當天淩晨,師部派出的支援部隊趁著夜色上山剿匪,周祖光便是其中一員。“一共抓了299人,每個人身上至少有兩條槍,搜出來的裝備可不少呢。”回憶當時戰況,周祖光仍覺得驚險。經此一役,周祖光的膽量得到了鍛煉,也堅定了報國信念。

  1952年,周祖光所在部隊受命奔赴抗美援朝戰場。“晚上12時跨過鴨綠江,往後又走了半個月,才到達‘三八線’。”白天行軍容易被敵軍發現,部隊只好晚上趕路。夜行途中,周祖光和副射手一起扛機槍,鞋子磨爛了一雙又一雙。期間,部隊遭受了4次空投轟炸。“什麼都看不見,也不知道誰被打中了,只能自己硬著頭皮往前走。”周祖光説,到達前線時,有一個班只剩下3個人。

  由于戰事緊張,原本在軍部守倉庫的周祖光也被派到前線。周祖光説,那是一段十分緊張的歲月,晚上睡在潮濕的戰壕裏,槍緊緊抱在胸前。盡管身體已非常疲憊,但聽見一點風吹草動就會被驚醒。

  戰爭所過之地,滿目瘡痍,看不到一間完好的房子。海邊的山也幾乎被挖空,變成一個個防空洞。每天都經歷生離死別,來不及悲傷就要投入緊張的戰鬥。最讓周祖光痛心的是,停戰協定簽訂後,雙方交換戰俘,我方交出去的人都完好無損,但交換回來的戰友大多遭受了殘酷迫害,有的變成了殘疾。

  在周祖光的記憶裏,戰友情是那段苦日子裏的一抹甜。如今,他依然能回想起戰友間互相扶持的許多小故事。“有一個井頭圩鎮的戰友跟我一個班,有天晚上我們兩個掉隊了,他很怕碰上敵軍,我告訴他不要怕,我手裏還有4個手榴彈呢!幸好當晚我們就找回了隊伍,當時隊裏一夜換一個口令,再晚一點,對不上新的口令,那就麻煩了。”

  周祖光已退伍64年,但軍人本色不改,非常關心家鄉建設。今年疫情發生後,他自費購買口罩、酒精、消毒液等防疫物資,免費發給村民,還捐款1490元。他還自願擔任村口疫情防控檢查站檢視員,協助村幹部檢查進村車輛,並挨家挨戶發放防疫宣傳單。

  在周祖光言傳身教下,他大兒子周克林在1980年參軍入伍。第二年8月,周克林在邊防前線光榮犧牲,年僅19歲,被評為烈士,記二等功。今年,19歲的孫子周文成考上了大學,他向爺爺鄭重承諾,畢業後就參軍,做一名合格的新時代軍人。

  “孩子,加油讀書,現在拼的是文化,讀好書才能保家衛國。”周祖光叮囑孫子。

[責任編輯: 左梔子 ]
0100703300100000000000000111125511263530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