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要聞 炫聞政務 社會 市州 訪談 湘企 産經 教育 銀行 房産 旅遊 娛樂 健康 文藝 專題
頭條新聞炫聞問政輿情專題

視頻直播、VR看房 “雲租房”成年輕人租房新趨勢?

2020-08-11 11:17:34 來源: 工人日報

  今年以來,受疫情影響,“雲課堂”“雲答辯”“雲畢業典禮”成為不少應屆畢業生特殊的經歷。隨著畢業生們走出校園、走上工作崗位,他們又面臨著找房等新挑戰。

  在疫情防控特殊時期,畢業生如何盡快確定自己的落腳之所?通過視頻直播、VR虛擬現實技術、3D全景拍攝等新技術方式,在線完成找房、看房、簽約過程的“雲租房”應運而生。“雲租房”是否會成為年輕人租房新趨勢?

  “雲租房”方便外地租客

  26歲的廣州某高校應屆碩士畢業生陳澤今年順利考入深圳一家科技公司。經過入職培訓後,陳澤得知自己將于7月下旬被派往北京進行為期兩年的駐京工作,公司每月為其提供一定的租房補貼。

  由于入職時間緊,陳澤選擇了“雲租房”的方式。他下載了各家租房平臺的APP,選中照片裏看起來較為滿意的房子,隨後聯係房屋中介進行溝通,並通過視頻電話的方式“雲看房”。僅花了2天時間,陳澤就找好了位于北京前門附近的房子,並完成簽約。

  入住後,陳澤對房源十分滿意。在他看來,雲服務是一種趨勢。“萬物皆可‘雲’,確實挺方便、有效率。”

  從事房屋中介工作8年的王彪告訴記者,今年以來,他經常用手機為身在外地的租客視頻直播看房。“‘雲看房’的人多,但真正簽約的還是比線下少。”

  在王彪看來,“雲租房”和線下租房對于自己而言本質上沒有區別,只不過一個是帶著租客一起看,一個是自己通過手機和租客一起看。“‘雲租房’提供了另一種渠道,讓租客更方便。”

  無法直觀感受房屋配套

  北京某高校本科畢業生李維在去年秋招時就已經被一家在京互聯網企業錄取。

  6月“雲畢業”後,隨著入職日期的臨近,加之北京新發地疫情的出現,身在外地的李維面臨找房難題。經歷了大半年“雲”上生活的李維,決定嘗試“雲租房”。

  但在“雲租房”過程中,李維認為看房效果和自己想象的有一定出入。

  李維打算租住的區域位于科技公司聚集的中關村,他選中的房子是一個三室一廳的單間次臥,面積約18平方米,租金在4000元左右。在約定好的時間,李維接到了中介的視頻電話。“視頻畫面從進入房屋開始,由于房屋面積並不大,不到3分鐘的時間,臥室、衛生間、廚房在視頻中展示完畢。其他單間的租客也都是房門緊閉。”李維説,連線時,中介對于房屋的介紹比較簡單,“大概就是説採光好之類的”。

  然而,當李維要求中介下樓幫忙看看周邊的環境時,中介變得有些猶豫。他回復李維,小區環境太大不方便,只能拍幾張照片發去。緊接著,李維又詢問周邊有沒有施工或者噪音源,中介也以自己不在這裏租住、不是很清楚為由搪塞過去。

  此後,李維又拜托中介多看了幾家房源。“‘雲看房’感覺和圖片VR看房沒太大區別。”李維認為,房屋周邊環境和配套情況都無法通過視頻直觀感受到,“雲看房”效果還是不如線下看房。“想再等等看,盡量線下看房。”

  簽約前要加強證據意識

  陳澤告訴記者,盡管自己“雲租房”很順利,但這一過程也存在風險。對于房子周邊環境、下水道有無異味、線上與線下的差異等問題,他也有所顧慮。

  為此,他提前看房源留言板上的評論,還在網上用地圖搜索自己所選小區附近的周邊情況。由于他選擇的是一居室的整租單間,避免了合租室友互相打擾的可能。在與中介聯係時,陳澤也盡可能考慮會出現的問題,並就此詢問中介,留存聊天記錄等。

  王彪表示,“雲租房”的租客會比平時線下看房的租客追問更多細節。他記得,有人向他詢問隔壁租客晚上打鼾聲音大不大,但這種問題他也無從得知。“‘雲租房’比線下租房多了塊屏幕,但房子是什麼樣還是什麼樣,租客的各種要求沒辦法全部滿足。”

  有法律人士提醒,“雲租房”可能存在線上線下觀感的差異,也存在對物業配套等周邊環境了解不足、隱蔽工程有瑕疵的風險。建議在“雲租房”過程中,加強證據意識,簽約前最好能夠線下看房,及時發現房子可能存在的問題。此外,在線上溝通時,應注意個人信息保護。(本報記者 喬然)

 

[責任編輯:鄧夢菲]
分享該新聞到微信朋友圈:
1、打開手機軟件“微信”--“發現”--“掃一掃”。
2、對準左邊二維碼進行掃描
3、識別成功後,彈出是否瀏覽該頁面,點擊確定。
4、點擊手機右上角分享按鈕,分享到朋友圈。
手機適配版    |    電腦PC版 
Copyright © 2016 FJ.XINHUANET.COM
0100703300100000000000000111125611263528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