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
首頁 頭條 要聞 看湖南 政務 社會 市州 訪談 湘企 産經 教育 銀行 房産 旅遊 娛樂 健康 文藝 專題 炫聞 本網專稿

寧鄉90後妹子扎根鄉村三年不言悔 脫貧戶讚“這妹子真是太好了”

2020年08月10日 10:18:08 來源: 長沙晚報

  放棄城裏工作回村做扶貧專幹(走向我們的小康生活·決戰決勝脫貧攻堅)

  寧鄉90後妹子扎根鄉村三年不言悔,脫貧戶讚“這妹子真是太好了”

  對脫貧戶提出的困難和問題,龐思都會記錄在隨身帶的工作筆記本上。長沙晚報全媒體記者 賀文兵 攝

  長沙晚報8月9日訊(全媒體記者 賀文兵)“您家的50斤蜂蜜我己幫您找到了買主,周一就會過來拿貨……”今日,當寧鄉市大屯營鎮靳興村的扶貧專幹龐思專門騎著摩托車趕到脫貧戶譚貴華家告訴他這一喜訊時,譚貴華感激地説:“為了我家的事你操了那麼多心,你這妹子真是太好了。”

  1992年出生的龐思是寧鄉市大屯營鎮靳興村人,畢業于湘潭職業技術學院護理專業,畢業後一直在長沙一家社區醫院工作,並在2013年7月入黨。如今的她已是一個有了兩個孩子的媽媽。

  “其實,放棄城裏的工作回到村裏,我並不是一時心血來潮。”龐思告訴記者,在社區醫院上班每個月工資有四五千元,工作也算舒適,“我平時喜歡看新聞,每每在新聞中看到那些優秀的年輕人扎根農村,為新農村建設和脫貧攻堅辛勞付出時,我就會想到自己作為一名黨員,又是從農村走出來的,如果能在脫貧攻堅這項偉大的工程中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那是多麼地光榮。”

  2017年初,龐思回老家看望父母時,聽説村裏在招聘後備幹部,便毫不猶豫跑到村部報了名。當年10月,龐思成了靳興村的一名後備幹部。

  在報名參加村上後備幹部考試這一過程中,龐思的父母極力反對。“對父母的反對我是理解的,在農村年輕人想跳出農門只有好好讀書考個大學,然後在城裏找份好工作。”龐思告訴記者,反對自己回鄉裏工作的還有自己在長沙上班的丈夫。

  反對歸反對,但看她主意已定,家人只好依了她。龐思的父母和丈夫從最初的妥協到後來的大力支持,讓她很是感動。去村部報到當天,靳興村支部書記劉春祥把村裏的扶貧工作交給了她,就這樣龐思成了村裏的一名扶貧專幹。

  “剛開始那陣子真是吃不消,扶貧工作千頭萬緒、包羅萬象,每天和扶貧工作隊員進東家串西家,不但要把扶貧工作做到位,還得見成效。”龐思説做起事來沒日沒夜,兩個孩子的生活起居和學習根本無暇顧及,受委屈、被罵哭是常有的事。

  三年來,龐思和駐村扶貧工作隊員一起,白天走村串戶,深入田間地頭,晚上梳理貧困戶情況,結合政策,因戶施策,制定脫貧計劃,落實脫貧措施,推動産業脫貧。因為走村串戶開車不方便,為了提高工作效率,龐思專門買了一輛摩托車。

  龐思是貧困戶譚貴華的聯係人,龐思出面聯係大屯營養蜂合作社,扶持他養了12箱蜜蜂,還買來500多只雞苗給他喂養,並利用自己的人脈資源,幫忙銷售。“自己家裏種了60多畝田,每年都要請不少人來做事,但我妹子一天忙也沒來幫過。”龐思的父親接受記者採訪説,花錢送她讀書,在長沙上班一年有五六萬元的收入,回村裏當個後備幹部每月工資2000多元,她卻幹得盡是個味,有時想想真的不舒服。

  對于父母偶爾的抱怨,龐思總是以“人活在世上總不能只為自己想,再説自己是一名年輕黨員,追求自己的人生價值總不會錯”來勸説。“因為事情多工作忙,照顧孩子的時間都沒有,家人對我的抱怨也因此增多,有時候貧困戶有點小事情也會和我抱怨,我雖然聽著心裏不是很舒服,但我必須克制自己的情緒,和家人多溝通,和貧困戶多溝通。”

  雖然如此,但龐思對自己的選擇從來沒有後悔過,更沒有打過退堂鼓,她覺得自己的付出是值得的。因為在大家的努力下,靳興村78戶建檔立卡貧困戶,至今實現種養殖産業扶貧56戶、教育扶貧9戶、金融扶貧9戶、公益性崗位扶貧3戶,已有77戶脫貧,其中一戶在今年底脫貧不成問題。

[責任編輯: 左梔子 ]
0100703300100000000000000111125511263479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