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
首頁 頭條 要聞 看湖南 政務 社會 市州 訪談 湘企 産經 教育 銀行 房産 旅遊 娛樂 健康 文藝 專題 炫聞 本網專稿

譚蕾:捐造血幹細胞,傳遞生命“火種”

2020年08月04日 10:28:33 來源: 新華網

  時隔4個多月後,譚蕾像往常一樣在球場上肆意奔跑、揮汗如雨。許多人都不知道,他此前曾捐獻了造血幹細胞。愛足球、充滿活力,他自覺身體狀態一如從前。

  譚蕾,長沙一名體彩代銷工作者。3月18日,捐獻了造血幹細胞後的他表示,“感覺沒有任何異常,就無縫銜接到工作狀態了,快得不可思議。”譚蕾捐獻的造血幹細胞用于救助一個陌生的4歲小女孩,他是全國第9454例、2020年第16例造血幹細胞捐獻者。

    譚蕾從2005年開始,每年都進行無償獻血,每次獻血300毫升,至今的總獻血量超過4800毫升。按成年人正常總血量約佔體重的7%-8%計算,譚蕾至今已捐獻了一個60公斤體重成年人的全身血量。

  2009年7月,譚蕾在一次無償獻血時,志願報名加入到中華骨髓庫(中國造血幹細胞捐獻者資料庫)。2014年3月5日,他與一名求助的白血病患者初配型結果相合,但最終未能成功捐獻。2019年12月30日,又一次配型成功。長沙市造血幹細胞捐獻工作站聯係他,可于3月18日至19日進行捐獻。

  通知收到了,但受疫情影響,譚蕾願意走進醫院進行捐獻嗎?面對工作人員的詢問,譚蕾的回答非常堅定:“我在長沙,可以捐獻!”

  願意幫助他人的初心始終未變,但家人支持嗎?譚蕾的姐姐譚娜介紹:“其實我媽媽還是有些擔心,因為不了解。母親對兒子的那份心,大家都知道的。我本身是學醫的,對這個有一些了解,不會對身體有什麼影響,就幫忙解釋。不管怎麼樣,想到他捐獻能救一個人,我們一家人還是支持的。”

  3月14日,譚蕾早早地來到醫院打動員劑,從血液中分離出造血幹細胞。人的造血幹細胞是源源不斷産生的,使用動員劑是為了讓更多的造血幹細胞分離出來。在這個過程中,有的捐獻者因為渾身酸痛、發燒、感冒等症狀,需要承受巨大的心理壓力,甚至會臨時退縮。

  “這個過程是有點辛苦,我的身體也出現了反應,動員劑打完之後,感覺就跟跑了一個馬拉松一樣渾身肌肉酸疼、乏力。”盡管如此,譚蕾堅持著沒有住院,他將醫院不多的床位讓給更需要治療的患者。

  3月18日,譚蕾清晨6點就來到了醫院,工作人員開始採集造血幹細胞。“這個過程實際上就跟打吊瓶一樣, 只不過時間更長一些。”從上午6點到下午3點,譚蕾一直躺在醫院的病床上,看著造血幹細胞緩緩採集到血袋裏。

  “整個過程心情是很平靜的,期間母親不時地發微信過來問我身體的情況,作為母親肯定是會擔心兒子的情況,我都回復她沒有任何問題,讓她放心。”譚蕾笑著説,在醫院工作的姐姐也在工作之余來看望,所以整個過程中身體都是比較放松的。由于採集的過程有點長,心裏只是希望能快點結束,因為9個小時裏只能躺在床上一動不動。

  下午3點,採集終于結束。譚蕾看著工作人員將從自己身體裏採集的128毫升造血幹細胞打包,立即送到被救助患兒的醫院去做手術。

  “我當時就覺得運送的速度越快越好,一點都不能耽擱。”譚蕾説,當時自己的心情十分激動。

  譚蕾救助的這位小患者,只比他自己的兒子小3個月。“患兒的家人還給我寫了封感謝信,我覺得自己沒做多麼了不起的事。

  “目前,全國仍有8萬多名患者在等待配型成功,我希望大家能改變傳統觀念,積極加入到捐獻造血幹細胞的行列中來。”“很多人問我捐獻造血幹細胞是不是要抽骨髓,是不是很疼,這説明大家對捐獻造血幹細胞是不了解的。”譚蕾介紹,捐獻造血幹細胞很簡單,就是從手臂上抽取分離血液,和打吊針很像。

  最近,只要有人問捐獻的情況,譚蕾都會詳細地跟對方説,普及一些捐獻的相關知識讓大家都了解,他也建議朋友們加入中華骨髓庫填報資料,成為一名志願者。

  “如果捐獻的資源更多一些,那麼患者的救助率就會更高一些。”譚蕾説,你幫助了別人,在有困難的時候,別人也會向你伸出援手。他表示,無償獻血和捐獻造血幹細胞是無私奉獻、救死扶傷的崇高行為,也是關愛生命、承擔社會責任的表現。(杜志瑩 孫濤)

  

[責任編輯: 鄧夢菲 ]
01007033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3175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