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
首頁 頭條 要聞 看湖南 政務 社會 市州 訪談 湘企 産經 教育 銀行 房産 旅遊 娛樂 健康 文藝 專題 炫聞 本網專稿

起底電信詐騙“殺豬盤”

2020年08月03日 09:15:39 來源: 經濟參考報

  組織嚴密 “産業鏈”完整 涉案金額高

  起底電信詐騙“殺豬盤”

  平均每起“殺豬盤”電信詐騙案件受害人損失約18萬元,有人被騙金額高達數百萬甚至上千萬元,有人被“戀人”慫恿甚至不惜賣車賣房,欠下高利貸;雖然案件量只佔整個詐騙類犯罪案件的6%,但騙取的財産金額已超過所有詐騙案件涉案金額的25%……近期,重慶檢察機關對“4·29”“6·20”“1·15”等係列“殺豬盤”特大電信詐騙案提起公訴,涉案金額高達1.4億元,抓捕隱匿國外的犯罪嫌疑人500多名,有效打擊了詐騙分子的囂張氣焰。

  通過分析案件,辦案人員發現近年來“殺豬盤”電信詐騙不斷高發,且呈現出與敲詐勒索、互聯網新型犯罪等其他犯罪相融合,産業整體“出國”,目標群精準定位,産業鏈日益完善等新動向、新特徵,對社會造成的危害越來越大,也使得司法機關打擊該類犯罪越發困難。

  究竟何為“殺豬盤”?為什麼會有這麼多人上當受騙?它背後隱藏的龐大犯罪團夥是如何運作的?普通人如何避免成為下一頭被宰的“肥豬”?通過剖析這些典型案例,“殺豬盤”電信詐騙背後的黑色産業鏈逐漸浮出水面。

  主要鎖定30多歲女性

  有人賣車賣房 有人欠下高利貸

  “殺豬盤”電信詐騙因需較長時間,以“談戀愛”為名培養感情後再騙錢,就像把“豬仔”養大後再殺一樣,所以俗稱“殺豬盤”。在“殺豬盤”犯罪中,30-40歲女性群體成為“殺豬盤”詐騙重點選取的詐騙對象。

  今年36歲的陳娟(化名)是“6·20殺豬盤”詐騙案1500多個受騙者中的一個。2018年11月底,陳娟在某交友平臺上認識了一名自稱叫張俊的陌生男子。通過微信聯絡,張俊帥氣體貼又會説話,“他知道我幾點起床,通常我一醒來就能收到他的起床微信,晚上也是睡前必須説晚安才睡,比我上班打卡還準。”兩人很快在微信上確立了戀愛關係。

  陳娟哪裏會想到,此時的她正在跌入犯罪分子布下的陷阱。張俊告訴陳娟有一個叫“眾盈國際”的App,可以通過“北京28彩票”和“蛋蛋”賺錢,自己有內幕,可操作賭博網站漏洞,能帶她一起賺錢,並展示了自己在線下注的“成果”。在張俊的不斷勸説下,陳娟于2018年12月5日至13日期間,給該App客服提供的五張銀行卡中累計轉賬20余萬元,隨後張俊和客服均失聯,App也打不開,陳娟此時才意識到被騙了。

  陳娟這樣的受害者在“殺豬盤”詐騙案中屢見不鮮。梳理案卷,記者發現有些受害人投資虛假的數字貨幣交易被騙幾百萬元,有的投資虛構的原油期貨交易平臺被騙上千萬元,有的被騙得賣房賣車,造成的損失特別巨大。

  “包裝、養號、話本、培訓、殺豬……環環相扣,防不勝防!”“4·29”專案承辦檢察官任志剛説,“殺豬盤”已經形成了比較完善的詐騙套路。首先會通過下載各種相貌及經濟條件較好的人員照片、視頻來包裝自己,這一過程被稱之為“養號”。比如陳娟翻看張俊朋友圈發現他開的是瑪莎拉蒂轎車,住的是別墅,出入高檔酒店應酬,典型的高富帥人設。實際上,張俊這個人和他的微信號,都是犯罪嫌疑人精心包裝的。

  其次就是通過社交平臺、婚戀網站“選豬”,添加受害人成為好友,並開啟“打卡式”網戀。詐騙團夥不斷研發“話術本”,從第一次如何和女受害人打招呼,到如何避免“查戶口”式聊天,再到如何引誘受害人到賭博網站下注,有針對性地對每一個“鍵盤手”(負責詐騙聊天的犯罪分子)進行詐騙培訓。“他對你説的那些獨一無二的情話,其實都是他們教科書般的操作,很可能已經説了千百次。”任志剛説,這一過程稱之為“養豬”。“養豬”的訣竅不止在于騙取信任,還要摸清受害人的姓名、住址、工作、工資待遇、家庭生活情況等關鍵信息,根據每個受害者的經濟承受力實施詐騙。

  最後就是通過介紹賭博網站、投資平臺,“以小博大”,讓受害人先賺幾把並能提現,再慫恿大額投入後凍結賭資,完成“殺豬”。陳娟反思,起初自己也有一定的警惕性,在張俊指導下只是充值1000元小玩了兩把,但很快就賺了100多元並成功提現,這打消了她最後的疑慮。

  辦案人員説,在“殺豬盤”犯罪中,30-40歲女性群體成為“殺豬盤”詐騙首選的詐騙對象。詐騙分子認為,這一年齡段女性有了一定經濟基礎,如果主動到網絡平臺交友,大多感情受過傷害或情感需求強烈,容易得手。

  公司化運作且組織嚴密

  黑色産業鏈越發完整

  記者在調查中發現,“殺豬盤”詐騙之所以能夠成為電信詐騙“最高級”形態,是因為其公司化運作的獨特模式以及近似于傳銷的嚴密組織,創造出一個規模龐大的黑色産業鏈。

  負責承辦“1·15”專案的重慶梁平區檢察院檢察官唐飛説,“殺豬盤”詐騙團夥一般採取“總公司”“分公司”的組織架構。“總公司”下設前臺和後臺,提供統一辦公場地和食宿,租用和維護詐騙平臺,負責財務和洗錢,制定嚴格管理制度並監督實施。“分公司”實行“業務”承包責任制,設置很多代理,再下設組長、小組長和組員,租用車輛統一上下班,通過老鄉熟人之間的引薦和在網站發布信息廣泛招募推廣人員(即“鍵盤手”),直接實施詐騙。

  其中前臺作為綜合部門負責日常運行,內設有窩點現場管理(負責團夥內紀律監督,各代理組作案開銷)、司機、宿管、庫管、護照簽證和作案工具管理(負責手機電腦刷機、購買作案網絡賬號)、前臺客服人員。後臺分為技術和財務,其中技術負責賭博詐騙網站日常維護更新;財務負責提供最新作案收款銀行卡,與前臺和各代理組每日對賬,根據前臺人員的要求讓受害人在網站贏錢或輸錢。

  “4·29”專案主要犯罪嫌疑人“老邱”在某一詐騙團夥中擔任代理,從2019年2月到年底,短短幾個月時間“老邱”分贓50多萬元,而該團夥中,像他所在團隊一樣的代理組有60多個。“老邱”説,公司制定了等級分明的考核管理制度,統一採取底薪加提成或無底薪提成的分配方式。業務組採取包幹制,承擔所有代理組員工的開銷,分得詐騙收入的60%,總公司負責公司運營和洗錢、管理,分得詐騙收入40%。而普通員工第一個月底薪6000元,第二個月業績達到3萬元就能拿6000元底薪,否則底薪降為3000元,業績超過3萬元的部分才能有提成,3萬至5萬元提成5%,5萬至10萬元提成6%,10萬至30萬元提成9%。小組長、組長按本組總業績提成,扣除所有支出後剩余部分都歸代理。

  “殺豬盤”詐騙團夥非常注重對內部員工的人身控制和精神洗腦。公司員工的護照、身份證都由後臺統一管理。

  公司規定一個員工一個月只有半天假,如果有員工生病可以多請假,請假超過3天就扣除當月的滿勤獎1000元。沒有做到業績的不但要扣錢,還要接受體罰,比如當眾俯臥撐、上下蹲。連續幾個月做不到業績或嚴重違反公司紀律將被開除,開除時必須賠償公司機票錢、夥食費、住宿費。

  “1·15”專案犯罪嫌疑人“阿輝”説,在這樣嚴苛的等級考核下,騙來的錢主要被老板和各級代理、管理層賺走了,底層“鍵盤手”往往賺不到什麼錢,還要賠錢,人員流動頻繁。為此,“殺豬盤”詐騙團夥借助傳銷發展下線的方式,來激勵員工不斷介紹自己人進來。每介紹一個人獎勵3000元,介紹來的新人,其業績的1%也歸介紹人所有,如果拉進來的人多了,可以直接自己成立小組甚至升職為代理。

  産業鏈整體“出國”

  “殺豬盤”呈現新特徵

  檢察官發現,近年來“殺豬盤”電信詐騙呈現出上下遊産業分工協同,與敲詐勒索、互聯網新型犯罪等其他犯罪相融合;産業整體“出國”、詐騙團夥來源地開始輻射擴散等新動向、新特徵,使得司法機關打擊該類犯罪越發困難。

  一是産業鏈上下遊分工協同更加明顯。“老邱”交代,除了傳統的賭博網站、詐騙、洗錢等分工,“殺豬盤”電信詐騙分工進一步細化。為了進一步提高詐騙精準度,詐騙分子開始和非法買賣個人信息犯罪形成上下遊關係,大量買賣“豬仔”信息,首選那些有大額存款、曾經被詐騙過的人實施詐騙。這種人被稱為“肥豬仔”,一條信息可以賣到50元,而一條普通信息只賣一毛錢。從廣撒網到買賣個人信息精準詐騙,這種精準選擇作案對象作案的方式更加可怕。

  此外,在“殺豬盤”産業鏈上還延伸整合了“買賣交友賬號”行業。“殺豬盤”詐騙需要大量經過“養號”包裝的微信號、QQ號、陌陌號、探探號、抖音號等聊天軟件的賬號和密碼,于是網上就有專人提供相應服務,用買賣的個人信息注冊各類交友賬號,按要求經過包裝後在線出售。這樣的微信號就有長期的朋友圈動態,欺騙性更強。

  二是詐騙手段開始與敲詐勒索等其他犯罪手段相融合。針對男性受害人,詐騙分子將“殺豬盤”和裸聊敲詐勒索結合起來,建立所謂“戀愛”關係後提出裸聊要求,並錄制受害人不雅視頻,以曝光相關視頻給其親友為要挾,實施敲詐勒索。康飛説,此類“殺豬盤”詐騙,每起詐騙金額往往只有幾千元,相比于動輒十幾萬、幾十萬的傳統“殺豬盤”要小很多,但不需要長時間培養感情,得手率更高,而且受害人往往不會報警,成為當前“殺豬盤”詐騙集團新的作案手法。此外,“殺豬盤”詐騙分子在與女性受害人聊天時,也會刻意挑逗對方説一些私密的話,發一些暴露照片。除了刻意實施裸聊詐騙,也可以成為牽制受害人報警的底牌,不少受害人懾于有不雅照片或聊天記錄在對方手上而選擇破財消災。

  三是全線涌向東南亞,增加了打擊難度。辦案人員介紹,由于近年來國內對電信詐騙的打擊力度不斷加大,“殺豬盤”電信詐騙團夥已經全線涌向東南亞國家等境外地區,但仍主要針對國內開展詐騙。詐騙分子就是試圖利用國家間法律體係不協調、認定標準不一致、協作溝通難等跨境執法難題來逃避打擊。不過,近年來,我國不斷加大與東南亞國家國際執法協作的力度,大大壓縮了電信詐騙的生存空間。

  四是詐騙團夥來源地開始輻射擴散。據任志剛介紹,由于“殺豬盤”主要採取傳銷式發展下線,不斷補充“鍵盤手”,所以團夥成員地域分布相對集中。但從近期破獲的這些大案來看,犯罪團夥已開始向其他地區擴散。

  加強國際執法合作

  提高防范意識

  為提高“殺豬盤”的破案效率和打擊力度,我國正不斷加強與別國的跨境執法協作。此外,辦案人員認為,個人也應提高自身防范意識,克服一夜暴富心理,堅決對網絡賭博説“不”,避免成為下一頭被宰“肥豬”。

  針對“殺豬盤”電信詐騙呈現的新特徵,近年來我國通過開展“雲劍”行動、“長城”行動等各類打擊行動,不斷提升對“殺豬盤”等網絡電信詐騙活動的打擊力度,並持續加強與東南亞相關國家的警務執法合作,搗毀了一大批境外詐騙窩點,跨境抓捕了大批“殺豬盤”詐騙分子。僅“4·29”“6·20”“1·15”等係列“殺豬盤”特大電信詐騙案中,就有500多名隱匿國外的犯罪嫌疑人被押解回國,有效打擊了詐騙分子的囂張氣焰。

  與此同時,國家網信、公安等部門也在加強對互聯網企業規范化運作的要求和監管,推動各類交友、相親平臺加大自身安全建設和自我監督,推動互聯網企業建立完善反詐騙平臺和機制。

  在國家加強打擊力度的同時,任志剛、唐飛等辦案人員認為,普通人提高自身防范意識也是避免遭遇“殺豬盤”詐騙的重要一環。

  唐飛説,網絡交友須謹慎,要強化防范心理,不要透露自己的個人信息,務必認真核實對方身份,保持頭腦清醒,不要輕易投入感情和交付錢財,對網絡生活應有健康心態,不過分依賴、相信網絡。“1·15”專案中,不少被害人往往對自己的工作、情感、生活等不如意,缺乏良性的社交圈子和社會活動,缺乏正能量,而將自己寄托于網絡社交平臺,以此麻痹自己,希望得到他人的關注和情感上的慰藉,從而給了犯罪分子可乘之機。

  其次,要克服一夜暴富心理。任志剛説,切不可輕信所謂“內幕消息”“穩賺不賠”等説法,從而進行投資、參與博彩活動,不要被誘餌的“甜頭”所迷惑而陷入騙局。不少受害人都有發財夢、貪圖小利和不勞而獲的心理;部分被害人起初在充值之前還持疑惑的態度,但當嘗到被設計好的連續幾次小賺的甜頭後,心裏基本處于不設防狀態。

  再次,還應高度警惕網絡轉賬、在線理財等宣傳炒作,堅決對網絡賭博説“不”。發現有上當受騙的可能時,一旦對方要求提供銀行賬戶、有“穩賺不賠”的盈利項目,並要求轉賬等行為時,要留存好證據,並及時報警。(記者 陳國洲)

 

[責任編輯: 鄧夢菲 ]
010070330010000000000000011112561126317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