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
首頁 頭條 要聞 看湖南 政務 社會 市州 訪談 湘企 産經 教育 銀行 房産 旅遊 娛樂 健康 文藝 專題 炫聞 本網專稿

大數據抓年輕的心!B站跨年晚會“出圈”

2020年01月07日 09:39:41 來源: 北京青年報

  2019年12月31日當晚,“小破站”bilibili(以下簡稱B站)舉辦的“2019最美的夜”跨年晚會,在一眾衛視跨年晚會中脫穎而出,此後兩日,股價暴漲超18%。有人開玩笑,“B站搞了一場價值60億的跨年晚會!”

  數據上,B站晚會同樣亮眼:12月31日當晚,涌進B站看直播的觀眾超過8000萬人,6天之中,晚會回放量超過了6700萬,“補課”成了觀眾在前兩分鐘刷得最多的彈幕,寓意著觀眾是在元旦之後回來補看晚會。

  從技術上看,這場晚會的成功之處在于,沒有走流量明星的老路,而是圍繞著遊戲、電影、動畫等題材,通過反差強烈的混搭,打造出更貼合年輕人口味的節目,B站靠跨年晚會“出圈”(某個事物的走紅熱度不僅在自己固定粉絲圈中傳播,而是被更多圈子外的路人所知曉)。

  做一臺“屬于年輕人的晚會”

  B站的跨年晚會一開始就是思路清晰的。談到為何開先河辦晚會,B站副董事長兼COO李旎曾表示:“晚會的産生源于我們對2019年12月31日這個節點的關注,不管是00後、90後還是80後,不同代際都在這個節點進入新的人生,這決定我們不可能忽視一個對用戶這麼重要的日子。”B站的思路是,做一臺“屬于年輕人的晚會”,來標注紀念這個特殊的時間節點。

  2019年十一假期之間,宮鵬的團隊接到了一個邀請:競標B站的跨年晚會。幾經修改,宮鵬調整了方案,“圍繞年輕人的共情性,打造他們的共情點,然後再去做共鳴。”

  大數據共性更大的節目來定

  數據幫了主創團隊很大的忙。“從選題選曲上,策劃團隊和主創團隊基本是圍繞B站內容生態來挖掘,用一句話説就是‘選材不決問B站’——問數據和搜索,從數據的數量和質量上綜合評判節目方向。”晚會總策劃、B站市場中心總經理楊亮説。

  “數據幫我們做了一個很大的梳理,所有人的喜好、類別、年齡層次都會發現有不同的點,我們選擇在大數據裏面共性更大的節目來定。”宮鵬直言,自己以前對數據的了解只是泛泛的,但這回看到了數據的真實力量,“一首歌在B站有一千萬人點擊過它,這個人在B站有幾億人去翻他的鬼畜(指用一部(或多部)視頻剪輯制作新的視頻),這是有明確準確的證據。”

  具體到節目上,宮鵬舉例説,“從共情來講,B站提供給我們數據,我們能分析出比如説日漫、國風是大家比較喜歡的東西,就往這個方向安排些節目。一些特殊的,像《鋼鐵洪流進行曲》是我們通過數據發現原來在B站上有這麼多人發聲;同時我們發現了《亮劍》它的鬼畜是最多的。于是,就把《亮劍》和《鋼鐵洪流進行曲》融合在一起。”

  其他的,像由GAI來演唱今年爆款動畫片《哪吒》裏的音樂,像 張薔的復古disco,以及吳亦凡的《大碗寬面》,都是通過大數據分析後確定的節目。

  B站的人喜歡的是神人、能人

  即便如此,晚會得到的反饋還是讓宮鵬驚訝。“最意料之外的是《鋼鐵洪流進行曲》跟方錦龍的節目。當時做規劃的時候還擔心《鋼鐵洪流進行曲》在晚會上出現會比較不舒服,方錦龍的節目可以剪短一些。”不過,宮鵬始終堅持這個節目必須上,“這是數據分析出來的東西,B站的人喜歡的是神人、能人。”

  不過,對于這場爆款晚會,宮鵬也並非沒有遺憾。“周深的《千與千尋》,我想要的是一個車廂裏面戶外車開動的場景,但效果沒有達到預期;國漫的最後一首歌,我們當時想營造出一個錯層空間,最後沒有達到想要的感覺;張薔的復古disco,當時應該把舞臺全部黑掉,把純粹disco的復古感做出來;還有吳亦凡的《大碗寬面》,整個色彩的分配出了點問題。”

  總結B站跨年與其他晚會有何不同?宮鵬介紹,“以前我們做晚會,導演的思想太強了,導演組會想最近流行什麼東西,想要什麼東西。這次晚會拿到數據之後,把導演變成了視覺呈現方法的規劃者,節目怎麼做、節目上與不上都是數據分析出來的。”

  盡管在宮鵬看來,衛視要照顧各個圈層人的需求、節目要精良,但對于整體的晚會市場而言,“利用數據分析結果作為邀請藝人和安排節目的重要參考,可能未來會成為一個方向。”文/北京青年報記者 祖薇薇

[責任編輯: 鄧夢菲 ]
0100703300100000000000000111125611254296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