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29 16:38:59
> 正文

快遞“最後100米”如何“衝刺”

2020年06月29日 16:38:59來源: 石家莊日報

  市民在取快遞。 記者 焦莉莉/攝

  豐巢快遞櫃向用戶超時收費事件風波剛剛平息,近日,省會市民又發現,中郵速遞易快遞櫃的免費存放時間縮短了,由此前的24小時調整至18小時。

  目前在省會社區布設快遞櫃網點較多的主要是豐巢、中郵速遞易、日日順三個品牌。據悉,這些品牌在進駐北京等其他大城市時,最初是打著公益和免費服務的旗號,並未設定“免費存放時間”。因此,前不久豐巢在全國多個城市推出“超時收費”的規定後,立刻就陷入了輿論漩渦。

  而快遞櫃企業自進駐石家莊開始,就有“超時收費”的使用限制,前些年的免費存放時間都是24小時。雖然對于“超時收費”的規定,省會消費者早已經“習以為常”;但此次部分快遞櫃悄然縮短免費存放時間,卻讓很多人難以適應。這一調整,引發了省會社會各界對快遞櫃收費的關注。

  免費存放時間

  從24小時調整至18小時

  “6·18”電商平臺年中大促過後,市民下單的包裹陸續送達,暫時領取不方便的,由快遞員放入快遞櫃,已成為很多人的習慣。6月22日14時左右,尚達家園小區居民趙先生的手機微信收到了中郵速遞易的“快遞櫃待取件”通知,因為當天有事他沒來得及取出。而當6月23日中午12時,趙先生取那個包裹時,中郵速遞易快遞櫃的屏幕提示他,因為超時存放,需要付1元的代存服務費。

  “我這包裹存放時間還不夠24小時,怎麼收費呀?”“這兒的快遞櫃兩周前就調整存放時間了,改成18個小時了。”一位正在投放包裹的快遞小哥告訴他,不單是尚達家園,附近很多小區的中郵快遞櫃都縮短免費存放時間了。

  對于這個調整,趙先生認為,24小時的免費存放時間比較合理,18小時雖然就短了4個小時,但對消費者而言,相當于少了半天時間。他説,“附近榮國花園小區的豐巢快遞櫃雖然也是免費存放18小時,但超時後12小時內收取0.5元,3元封頂;中郵速遞易卻是超過18小時就要收取1元,還沒有上限封頂。收費標準偏高了。”趙先生還提出,由于小區內僅有中郵速遞易的快遞櫃,這也造成了“服務壟斷”,無法選擇使用其他免費存放時間更長的快遞櫃,只能為此埋單。

  部分快遞員對此調整也有意見,“現在,遇到不能按時取包裹又不肯付費的,我們只能溝通第二次派送時間或者上門送件。工作量比以前增加不少。”圓通快遞的一名快遞員告訴記者,自從豐巢事件過後,公司多次特別強調快件包裹投遞必須按照約定投放,徵得收件人同意才能投放到快遞櫃裏。

  快遞櫃運營企業

  試探省會市場反應

  作為解決快遞“最後100米”問題的重要方式,快遞櫃的出現,一定程度上避免了送貨上門無人簽收、快遞丟失等問題,也給消費者提供了一個方便的快遞暫存場所。特別是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間,快遞櫃在無接觸配送方面發揮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據記者調查,目前在省會社區布設快遞櫃網點較多的主要是豐巢、中郵速遞易、日日順三個品牌;豐巢快遞櫃免費存放時間普遍都是18個小時,日日順快遞櫃普遍都是24個小時,而中郵速遞易快遞櫃有的社區可以免費存放24個小時,有的則是18個小時。

  這些品牌的快遞櫃自進駐石家莊開始,就有“免費存放時間”的使用門檻,一般都是24小時。而這些品牌在進駐北京等其他大城市時,最初是打著公益和免費服務的旗號,並未設定“免費存放時間”,所以前不久豐巢會因“超時收費”事件而陷入輿論漩渦。

  盡管省會市民對于“超時收費”的規則習以為常。但是,此次部分快遞櫃悄然縮短免費存放時間,確實觸及省會部分市民的不滿情緒。

  對于此次調整,中郵速遞易工作人員對本報記者解釋説,每個設備的免費存放時間是當地工作人員根據包裹的平均投遞量以及用戶平均取件時長進行調整的,主要為了節約格口資源,加快快件周轉,保證客戶使用智能櫃時的效率和確定性。“另外,此次調整免費存放時間也是對于市場化運營的一種探索,提升品牌形象的同時,試探一下市場的反應。”

  有業內人士推測,中郵速遞易的這步調整,與其和順豐的合並有關。據媒體公開報道,5月5日晚間,順豐控股公告稱,其控股公司深圳市豐巢網絡技術有限公司與中郵速遞易智遞科技有限公司展開股權重組,交易完成後,中郵速遞易智遞將成為豐巢集團的全資子公司。這也意味著,曾經快遞櫃江湖上的“老大”和“老二”正式合並,合並後,兩家公司將壟斷全國近三分之二的智能快遞櫃市場。中郵速遞易的工作人員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合並之後,未來雙方不排除價格會統一的可能。

  在豐巢宣布收取超時費之際,菜鳥驛站表示,暫存包裹的服務不會對消費者收費,無論存放多久,都會免費妥善保管,這項政策持續不變。

  專家建議

  體現公益服務創新商業模式

  近年來,隨著快遞行業的發展,智能快遞櫃布設省會各大社區。作為一個便民服務設施,它確實給人們生活帶來很大方便,也一定程度上解決了配送最後100米的問題。在近日市商務局、郵政局聯合印發的《石家莊市2020年加快發展電子商務和快遞物流促進在線消費的實施方案》明確,今年全市將新增智能快件箱500組,格口1萬個,為城鄉居民提供高效配送服務。

  但是,近期由快遞櫃“超時收費”以及調整免費存放時間而引發的爭議,凸顯了一個事實:快遞櫃作為社區快遞服務最後一百米的生意,如今收費可能引發用戶流失,不收費企業難以獲得利潤。

  市商務局電商處處長劉豹認為,快遞櫃運營企業在前期鋪設網點過程中,投入了大量資金,但在近年來的運營管理中尚未探索到成功的盈利模式。作為市場主體,快遞櫃運營過程中向消費者收取一定的成本費用,也屬于合理現象。

  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法律權益部分析師蒙慧欣提出,快遞櫃收費不能“一刀切”。收費要建立在雙向選擇和自願原則基礎上。在用戶同意的情況下,快遞員告知其存放收費政策,保障用戶知情權,那麼收費是可以的。

  在衝刺快遞“最後100米”的過程中,為了給消費者提供更好服務,蒙慧欣建議,快遞員在向快遞櫃投放包裹前,可即時發送信息給快件人,並附上使用説明或收費合同獲得消費者同意,在期限到期前還要及時通知用戶取件。

  針對豐巢、中郵速遞易對滯留快件的非會員用戶在超時18小時後收費的規定,多位業內人士認為,設定為24小時更為合理一些。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中國交通運輸協會新技術促進分會專家委員解筱文指出,快遞櫃服務的模式和方向是符合市場發展的,應該在體現公益服務的基礎上,發揮其市場價值,而不應該貿然粗暴收費,或轉嫁費用于消費者,以免斷送這種新興的末端物流服務方式。

  專家建議,快遞櫃相關企業和資本方,應該多一些長遠發展的戰略定力,少一些短期謀利的浮躁心態。行政主管部門、行業協會在加強監管的同時,給予必要的政策優惠和稅收減免,支持鼓勵企業良性發展,同時更要倒逼快遞櫃企業從商業模式創新,從整個供應鏈和服務生態中探求可持續發展道路。(記者 焦莉莉)

+1
[作者: 焦莉莉  責任編輯: 吳廣慶 ]
相關新聞
      加載更多
      0100701100100000000000000111073311261709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