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頻道>正文

雲夢:晝伏夜出採毛豆
2019-08-02 10:50:08 來源: 湖北日報

  圖為:連日高溫,為避開酷暑天太陽的炙烤,又不耽誤毛豆的及時採摘,雲夢縣城關鎮白合村菜農最近過起“黑白顛倒”的生活——白天睡覺,晚上勞作。

  盛夏,雲夢縣城關鎮白合村毛豆種植基地裏,一顆顆碧綠瑩潤的毛豆,在綠茸茸的豆莢裏鼓脹著身體,迫不及待地等待採摘。

  雲夢是湖北省蔬菜種植大縣,毛豆是該縣蔬菜品牌之一,年産量近7萬噸,俏銷全國。眼下,正是毛豆成熟收獲期,為躲避酷暑驕陽的炙烤,保證“伏缺期”蔬菜的正常供應,菜農們打破常規作息規律,在田間地頭通宵達旦搶摘毛豆,過著晝夜顛倒的生活。

  連日高溫,湖北日報全媒記者走進雲夢縣城關鎮田間地頭,走近夜幕下的毛豆採摘人,用鏡頭記錄下他們最美的勞動英姿。

  7月24日晚8時許,記者來到雲夢縣城關鎮白合村,田野已籠上一層黑紗。站在鄉間小道上,放眼望去,成片的毛豆地裏燈影閃爍,每一個燈影背後都是一個個忙碌的菜農。

  62歲的盛秀英,頭裹著毛巾,戴著礦燈,一雙手在豆稈間麻利穿梭翻動。毛豆地密不透風,悶熱難當,記者站著不到兩分鐘,已經大汗淋漓。盛秀英低著頭只顧採摘毛豆,汗水在她臉上不停往下淌,有的順著額頭流入她的眼角。“喝水耽誤工夫,我們很少拿水壺。”她説。

  “熱一點也不怕,最煩的是頭上的礦燈招引蚊蟲,蛾子直往臉上撲。”旁邊的滕只英接過話茬,她身穿長袖衣衫,褲腿緊緊扎在襪子裏,全身捂得嚴嚴實實,腳邊的蚊香忽明忽暗地閃著。

  盛秀英和滕只英都是胡金店鎮農民。她們下午4時就吃了晚飯,在勞務經紀人王順炎的農用三輪車上顛簸了一個多小時,來到種植大戶林遲斌的地裏。一起來的,還有10多位菜農,都是周邊鄉鎮不同村組的,大多是60歲以上的婆婆。他們從下午5時多開始採摘,一直要幹到第二天早上8時。

  “十幾個小時不睡覺,怎麼撐得住?”記者問道。

  “你去採訪她,她三個晚上沒睡,還幹得來勁。”婆婆們相互打趣,指著正彎腰割豆稈的劉香春對記者説道。

  “就是不想給孩子增加負擔。”64歲的劉香春笑得爽朗,“可千萬別讓我兒子知道了,他們不讓我做。”

  “也沒那麼難熬,我們來自不同的村,經常一起摘毛豆成了熟姐妹。大家一起摘,比一比也有勁。”胡金店鎮王店村的尹三婆婆對記者説,摘一斤毛豆5毛錢,一個人一晚可以摘200多斤,能掙100多塊錢。

  11時,夜已深沉。不遠處,54歲的李全民在自家地裏支起一根竹竿,挂上燈泡,插上風扇,老伴和女兒正埋著頭飛快地摘著毛豆。“種菜要講規律,毛豆成熟快,不摘,黃了沒人要。”李全民介紹,城裏人夏天愛吃鹽水毛豆,怕是不知道採毛豆的活都是在他們睡夢中完成的。

  25日清晨5時,天空露出了魚肚白。田野裏,農民將摘下的毛豆裝進白色編織袋,一會兒,30多個白色編織袋漸漸在地裏立了起來。經過一夜的辛勞採摘,有的婆婆坐著打起了盹,有的婆婆直接靠著編織袋睡著了。

  清晨7時許,鄉村勞務經紀人王順炎騎著電動車,帶來饅頭、花卷和袋裝豆漿。婆婆們停下手中的活,三三兩兩聚在一起,開始邊享用早餐邊拉家常。早餐過後,開始清點結算一夜的勞動成果,這是他們最期盼的時刻。

  當朝陽噴薄而出時,他們懷揣著掙來的錢,滿心歡喜地踏上回家的路,準備好好睡一覺,迎接下一個夜晚的到來。

  圖/文 湖北日報全媒記者 梅濤 薛婷 通訊員 謝庶麟 易成

圖為:歇口氣,喝點水。 

圖為:頭上搭一塊毛巾,隨時擦汗。

圖為:蚊蟲太多,點盤蚊香!

  圖為:毛豆成熟,遲一天摘,味道就差很多。這不?為趕上市,李全民一家三口一起上陣!

  圖為:第二天早上近6時,經過一夜“奮戰”,“吃”得鼓鼓的毛豆袋子一個一個站在了地頭。

 

  圖為:清晨,顛倒的“晚餐”。餐後掃個尾,就可以睡覺了。

 

(責任編輯: 肖進安)

此稿件為延展閱讀內容,稿件來源為: 湖北日報 。如發現政治性、事實性、技術性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及時與我們聯係,並提供稿件的糾錯信息。
  • 關注新華網公眾號

  • 下載新華網客戶端

分享至手機

010070040010000000000000011114011124829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