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貴州頻道
貴州頻道 返回首頁
>>正文

貴州省紫雲縣戰貧一線人物記:老黃忠 美新娘 夫妻檔

2020-09-24 09:42:30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貴州省紫雲縣戰貧一線人物記:老黃忠 美新娘 夫妻檔

新華每日電訊記者段羨菊、李凡、楊欣

  雲貴高原上的貴州南部麻山地區,大量分布石漠化地質和岩溶地形,土地破碎、飲水困難,是歷史上積貧已久的深度貧困地帶。麻山腹地的貴州省安順市紫雲苗族布依族自治縣,為貴州9個、全國52個未摘帽的貧困縣之一。到2019年底,全縣建檔立卡的貧困人口,已從近12萬縮減到1萬余人。為將剩余貧困人口和貧困村“清零”,告別絕對貧困,當地正在衝刺奮鬥。記者最近前往紫雲縣,採集到許多一線扶貧工作人員傾心付出的真實故事。

  ▲紫雲縣的一些山村,老百姓靠用屋頂蓄水,如今,村民們配套使用水窖和凈水器,飲水的問題得到進一步保障。新華每日電訊記者段羨菊攝

  老黃忠:“不死光榮,死了就是烈士!”

  “不死光榮,死了就是烈士!”今年67歲,腰板硬朗,臉色微紅的楊光明,這樣向記者坦露心聲。行如其言,當過兵上過戰場的他,一直將脫貧攻堅當作“沒有硝煙的戰場”。

  現職是宗地鎮打郎村村支書的他,本應享受退休的悠閒。2012年他從副鄉長崗位退休,被委以重任,挑起帶領全村脫貧的擔子。直接原因是,村民大多不會説普通話,怕與外人交流,本村長大的他會説苗語,熟悉村情;更深刻的原因是,因為窮,村裏的年輕人大多外出打工,能夠帶動村裏脫貧的人選難以找出。

  打郎村的山上遍布亂石,土地稀少,通常幾座山包才能擠出一分田土。因為岩溶地形,修建水庫和水廠困難,村民無論是飲水或是灌溉用水,都只能世代靠“天雨”。村民將房頂建平、圍池蓄水,是這裏用水艱難的獨特寫照。

  楊光明本來患高血壓,老伴身體也不好,但是他爽快地接過擔子,至今一幹八年。去年一次腦梗發病,手術出院後,他馬上回到崗位。從縣農業局下沉駐村扶貧的李剛記得,他三年前初到村裏,每天一早天剛亮,老楊就來敲門,帶他走訪農戶。“他臨去醫院之前,把下一步工作安排得井井有條,我們都不知道他是去動手術。”

  在老楊帶領下,打郎村成立了種植養殖專業合作社,養蜂、養雞,種植佛手瓜、甜蕎;家家戶戶都備有水窖和凈水器,吃水問題較好解決。全村建檔立卡的245戶貧困戶,已脫貧220戶,貧困發生率從2017年的25.83%降到了2019年年底的2.85%。

  2017年,老楊難得參加一個前往香港、澳門的旅遊團隊,大巴車剛出貴州,接到電話,説有一項工作希望他在場。他不顧勸阻,馬上取消行程,下車趕了回來。鎮人大主席韋燕青講起這件事,誇道:“老楊特別實幹,工作就是他的命根子。”兒子楊昌華認為:“父親的工作經驗特別豐富,和老百姓講事情都是有一講一,有二講二,群眾基礎好。”

  如今,楊光明依然堅守在工作崗位上。他不會用智能手機和電腦,快掉皮的筆記本上,密密麻麻記滿了每天的工作重點和走訪情況。看著村主任等年輕人成長起來,他頗為欣慰,更對打郎村的未來滿懷期待。

  ▲2019年12月30日晚,貴州省紫雲苗族布依族自治縣四大寨鄉青年女幹部伍夢騰在當晚出嫁時,為了給自己同事減輕工作壓力,主動到辦公室加班,他旁邊的新郎一直默默地陪著她。(紫雲縣四大寨鄉政府工作人員提供)

  美新娘:“做扶貧工作,是崇高的事情。”

  四大寨鄉青年女幹部伍夢騰的手機相冊裏,收藏了一張特別的照片,這張照片拍攝于她的婚禮日,是當天唯一一張她與新郎的合影照,也是一張工作照。

  照片上的她,化著彩粧,穿著婚紗,外面套著大紅色的羽絨服,正坐在電腦旁幫同事整理貧困戶的脫貧信息;而站在墻一邊的新郎,穿著一身帥氣的西裝,微笑著陪伴。

  照片攝于2019年12月30日晚,地點是鄉政府辦公室。

  今年27歲的伍夢騰,3年前從青島一所學院畢業,回到老家通過考試,成為一名駐村扶貧幹部。“做扶貧工作,是崇高的事情,這是我的報考動機。”

  去年12月30日,是她的出嫁日。按當地風俗,雙方家庭選擇了當晚12點為新娘出嫁時間。當天下午,請了短暫婚假的她,臨時從村民口中得知,當晚鄉政府急需更新多項脫貧攻堅臺賬,涉及她所在的村民組。當然,同事們並沒有告訴新娘。

  “我所負責的貧困戶資料也需要變動,這些情況我最清楚,又想到從家到鄉辦公室不遠,就打算自己完成一部分,減輕加班同事們的工作負擔。”

  當晚九點,還沒有招待完前來賀喜的賓客,伍夢騰披上“紅粧”,便直奔辦公室核對數據。在大營鄉當鄉幹部,同樣參與扶貧的新郎,也一直陪伴在她旁邊。直到淩晨,迎親時間快到了,這對新人才匆匆趕到會場。

  村裏有位剛成年的小夥家裏連遭不幸,幾位親人相繼去世,陷入迷茫的他,甚至有輕生念頭。她時常上門交流,為他爭取各類扶貧政策,推薦工作機會。“他現在在外省工作順利,打電話給我説,感謝我的幫助,他覺得自己相當于‘重生’。”

  “哪家貧困戶缺衣服少被子,都是我們幹部需要關心的事情。”被同事們稱為“最美新娘”的她説,駐村3年很有成就感。“對于剛畢業不久的我來説,脫貧攻堅有苦有甜,老百姓的認可,激發了我工作的幹勁。”

  ▲紫雲縣四大寨鄉新寨村扶貧幹部熊恒楠和村民一起查看桐子樹長勢。(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夫妻檔:“你開車的喇叭聲我都分得清。”

  2019年6月,縣民族中學體育館,全縣“脫貧攻堅定點包幹前沿作戰隊誓師大會”舉行。一對夫妻相會于此,這一天他們將同時下村參與扶貧。巧的是,同時分配到了四大寨鄉,丈夫到新寨村,妻子去納容村。他們是來自縣自然資源局的熊恒楠,和來自縣財政局的任艷。

  其實,未來的一年,他們家本來有一項艱巨任務。孩子即將步入高三,正需要陪伴和支持。按照縣裏政策,參與駐村扶貧,縣直機關幹部“夫妻檔”可以只有一人參加。想著孩子有爺爺奶奶能過來照顧,他倆也就“狠下心來”。“既然是脫貧攻堅戰,就不能退縮,我們各自報名,報名前並沒有互相商量。”妻子任艷説。

  由于夫妻倆不在一個村,兩人平常見面機會很少,大多是一同來鄉政府開會時。“開了會之後,我們一般都來不及一起吃飯,就各自分開,回村工作了。”熊恒楠説,見面時,夫妻倆交流的大多是工作情況,比如怎樣和群眾打交道,如何使用電腦軟件。

  今年年初疫情期間,四大寨鄉有多名疫區返鄉人員,駐村扶貧工作隊增添了疫情防控任務。“那段時間我們夫妻倆都沒有怎麼回過家,孩子一個人在家待了20多天,上完網課,自己做飯。”

  新寨村全村共1790人,建檔立卡貧困戶有140戶622人。熊恒楠帶著全村發展起了肉牛養殖産業,貧困戶通過土地流轉、入股分紅、務工等方式參與産業扶貧。任艷在納容村幫扶的一個貧困對象,因家中有老父親,一直不放心出去打工掙錢。任艷答應幫忙照看老人,説到做到。“我平時每隔一兩天就去看望,用手機幫他和老人連線視頻,他在外打工總算放心了。”

  熊恒楠駐村,一般是早上七點半出門,晚八點回來,為節省路程時間,有時到村組和農戶家時開的是私家車。村民和他越來越熟,有的笑説:“熊隊長,你開車的喇叭聲我都分得清楚。”

  如今高考結束,孩子考上大學。夫妻倆“約定”,待到脫貧攻堅結束,一家人爭取一起出門旅遊,彌補一下高三陪伴缺失的遺憾。

[責任編輯: 劉菲 吳雨]

相關閱讀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5335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