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貴州頻道
貴州頻道 返回首頁
>>正文

徐恒:群眾問題記心上 調解矛盾換笑聲

2020-07-16 18:21:06  來源: 新華網

  3月30日,徐恒(右)在辦公室接待申請調解的當事人。新華網發(圖片由被訪者提供)

  新華網貴陽7月16日電(黃勇)貴陽市花溪區金街道辦事處人民調解委員會副主任徐恒看來,調解是一件費時費力、需要耐心的事,而一旦看到矛盾得到調解,當事人笑著離開時,徐恒收獲的是滿滿的成就感。

  負責人民調解工作近五年了,徐恒一直很忙。他身兼花溪區司法局金築司法所所長和金築街道辦事處人民調解委員會副主任兩職,這意味著責任:全辦事處的大大小小的矛盾要了然在胸,突發矛盾時要第一時間在場,矛盾不能激化,盡量化解消弭,要做到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辦事處。基層司法所則承擔著社區矯正、法制宣傳、矛盾排查等工作。拿徐恒開玩笑的話來説,司法所“巔峰”時也才兩個人,多數時期是他一個人支撐。金築街道辦事處綜治服務中心副主任楊晶説2019年徐恒因慢性腎衰竭住院治療了一段時間,2020年本想找時間休個假調養下,但他休假就意味著工作要拉下,徐恒覺得不好提,就一直沒有休。

  金街道辦事處位于貴陽市花溪區的北部,與南明區接壤。貴陽市西二環的甲秀南路從北向南穿過。辦事處由原來的金竹社區和金欣社區合並而成,轄3個村2個居委會,企事業單位多,有常住人口17003人、流動人口13433人。

  徐恒認為,引發矛盾的多是一些小事,如果沒得到及時解決,當事方的怨氣就會加深,從而激化、暴發,引發不良後果。為此,對矛盾調解的介入要早要及時,在萌芽狀態時就開始。

  5月13日,徐恒(左一)協調駐村律師上門進行矛盾糾紛調解。新華網發(圖片由被訪者提供)

  今年年初,有位村民因家庭矛盾,妻子不辭而別,離家出走。丈夫一氣之下,把小孩丟在派出所不管,還撂下一句氣話,“把我抓去坐牢也不”。徐恒先是協同派出所把小孩照顧了三天,一邊向民政部門為小孩申請臨時救助,聯係救助機構妥善安置小孩生活,一邊對村民動之以情曉之以理,讓對方多從小孩的成長角度想問題。經多次做工作,這位父親情緒得以平復,最終將小孩接回。

  調解工作時間長了,徐恒覺得調解是一個“減壓閥”,有時候調解不一定能取得成功,但重要的是要讓老百姓知道矛盾一直是有人管的,一直有地方可以講理的。

  同樣是在今年,因一段水渠的權屬問題,引發一位村民對水渠徵收補償款有不同意見。這位村民認為,原有的水渠已經荒廢不復存在,是他自己出錢對該段水渠進行修復,因此其産權應該歸他,徵收後的補償款就應該補給他。為表達自己的訴求,這位村民到相關部門上訪,還曾開車把村委會給堵了。徐恒為此去了這位村民家不下五次,“雖然目前雙方的意見還沒有達成一致,但已經讓這位村民知道,他的事,他的切身利益,我們是非常關注和重視的。政府會按照規則和程序來解決問題”。

  調解工作不光要會聽,要能勸,能換位從不同當事人角度看待問題,更要有法律知識基礎,及時引導當事人依法辦事依法調解,這樣才能解決實際問題,徹底化解糾紛。學醫出身,半道轉向人民調解工作的徐恒工作之余總是“惡補”法律相關知識,“不然領導和群眾來咨詢時你自己都説不出個法規條款的道道來,人家不會信服你”。

  社區交辦的調解要管、上級司法局指派的調解要管、當事人上門申請的調解要管,除了這些,徐恒每個月要召開矛盾糾紛排查會,召集各村、居委會的專職人民調解員、駐點律師,收集了解各類矛盾糾紛。自2016年以來,徐恒調解各類民間矛盾糾紛70余起,沒有一起激化或轉化為刑事案件,充分發揮人民調解“潤滑油”“解憂藥”的作用,得到當地群眾的認可,換來社會和諧安寧。

[責任編輯: 欒小琳 吳雨]

相關閱讀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247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