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貴州頻道
貴州頻道 返回首頁
>>正文

“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使命”——孕期女村醫講述戰“疫”故事

2020-04-03 18:27:35  來源: 新華網

  新華網貴陽4月3日電 “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使命”——孕期女村醫講述戰“疫”故事

  臘月二十八下午,我已經回到龍塘鎮丈夫的老家準備過年了,卻突然接到鎮裏通知,晚上八點半,全體村醫在鎮衛生院召開緊急會議。盡管會議通知並沒有説明會議主題,但我猜測,應該是關于疫情的事,可能要出大事了,要不然不會快過年了,這麼晚還召開緊急會議。

  當晚的會議要求,所有村醫立即返回村裏對返鄉務工人員進行排查,登記所有人員信息及身體狀況上報。會議結束後已經是晚上十點半,我老公開著車送我回村。海拔很高的鐵礦山村已經被濃霧籠罩,打著遠光燈也看不清前面的路,我只得下車走在車前面帶路,這樣回到村裏已經是十一點半。到家便給在武漢打工的一個叔叔打電話,問他們回來村裏沒有。那個叔叔説,今天剛從武漢回來,兩個車,總共14個人,還有兩個車第二天下午抵達村裏。我當時就跟所有回來人的家裏打電話,告知他們待在家裏不要出門。

  臘月二十九一早,便趕去給回來的人測量體溫。那時候,村衛生室幾乎沒有防護物資,沒有防護服,僅有的一只一次性口罩還是前一天晚上在鎮衛生院開會時發的。缺乏量體溫的體溫槍,只有幾根水銀做的那種體溫計。每測一個人的體溫,我就和他們重復説一次:“不要串門,不要外出,不要聚餐。”

  羅倫先(左一)在弟弟的陪同下踏雪下村為群眾測體溫。新華網發(鐵礦山村委會供圖)

  臘月二十九晚上九點多,最後2輛車載著從武漢回來的務工村民回到村裏,等我給所有人測完體溫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半。此時,全村共有從武漢回來的務工人員45個,涉及到19個家庭,所有人體溫正常。當天武漢開始關閉離漢通道,讓大家更加意識到問題比想象的要嚴重。

  當時,全縣要求所有村醫必須住在村裏,但特殊情況可以請假。我那時懷孕正4個月,屬于可以請假的情況。我考慮過,畢竟疫情是一場戰役,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使命,仗已經開始打了,我這個當兵的怎麼能跑呢?再説村醫這活,這不是砍柴割草,誰來了都能上。全村一千多名村民,只有我一個村醫,這麼關鍵的情況下,還是決定不請假。現在回想起來,就靠著那只一次性口罩和那一件白大褂,面對面給武漢回來的務工人員量體溫,想想都覺得害怕。根本不敢去想萬一感染了怎麼辦。當時很忙,忙的時候就忘記害怕了。

  那幾天裏,每天都要去給從武漢返鄉的家庭量兩次體溫,忙得顧不上吃飯。早上八點吃完早飯出門,下午四五點才能回家吃第二頓。中午飯時分,村民會叫我和他們一起吃飯。但為了盡量減少交叉感染風險,盡管肚子餓得很,還是拒絕了村民們的好意。懷孕剛好4個月,妊娠反應有些強烈,隨時想吐,尤其是看到別人吃飯的時候反應更加強烈。最麻煩的還是上廁所。隨著懷孕的月份越來越大,每天上廁所的次數增多。上一次廁所,就得脫一次手套、衣服,很是麻煩。有時候忙著忙著就忘記去廁所了,一整天小腹都是鼓脹鼓脹的。

  3月24日,羅倫先在建檔立卡貧困戶家為貧困群眾測體溫。新華社記者 歐甸丘 攝

  大年初一下大雪。我叫上在鎮衛生院當臨聘人員的弟弟陪我一起,踏雪去給從武漢返鄉的人員測量體溫。但石阡有個風俗,大年初一,女性到別家去串門是很忌諱的,別人會覺得不吉利。我懷著孕,還戴著口罩,穿著白大褂去,更要被人忌諱。好在特殊時期,大家都很配合我的工作。只有一戶人家,看到我上門去測體溫,立刻把門關上,還在屋子裏喊:“我沒病,你才有病。”我只好打電話給這家的長輩做工作,請長輩來做這戶人家的工作,最後才得以順利測完體溫。

  臘月二十九晚上十一點開始,因為村裏自武漢返回的務工人員比較多,村子開始封閉,禁止人員、車輛出入,村民所需的基本生活物資由政府統一供給。我三十二歲了,還從來沒有過封村的記憶,村裏人看到封村,心裏那種恐慌就像他自己得了癌症那樣可怕。全村就我一個醫生,我的心理壓力也很大,但還是得盡量保持鎮定,給自己鼓勁,一邊做好防疫工作,一邊盡力去安撫村裏的老百姓。

  最心慌的時候,是救護車來村裏的時候。從武漢返鄉的一戶務工人員家庭,居家隔離14天快結束的時候,家裏的娃娃突然感冒發燒,體溫達到37.9度,縣人民醫院馬上派救護車把一家人都接到縣城指定救治地點去了。又過了幾天,有個人因為洗冷水澡,感冒了,發燒,又被救護車接到縣城的隔離點進行救治和隔離。

  救護車在村裏每過一次,對村民的恐慌情緒都要增加一分。因為他們不知道,情況究竟嚴重到了什麼程度。有次救護車經過以後,有個村民直接開著摩托車到衛生室找我,讓我告訴他真實情況,是不是又有人“遭了(石阡方言,意思是感染了)”?我跟他説,只是出現發燒,可能是感冒,不要太擔心,好好在家待著,不要出門。他反問我説,既然人還能動,為什麼要用救護車呢?我安撫他説,現在路封了,只有救護車能通行。

  電話和微信幾乎沒斷過,很多親戚、朋友和群眾幾乎每天都要問我一次關于疫情的最新情況。很多人都説:“有什麼情況,一定要第一時間通知他。”其實並沒有太多新情況出現,只是大家的心都懸著。

  春節在上次廁所都覺得浪費時間的緊張節奏中度過。從臘月二十八至今,除了3月2日我請假去銅仁做産檢,其余時間都在村裏一線堅持做好防疫工作。好在經過長時間居家隔離及幾次篩查,村裏所有人無一人感染新冠肺炎,大家心裏終于都松了口氣。(口述:貴州省石阡縣白沙鎮鐵礦山村村醫羅倫先 整理:新華社記者歐甸丘)

[責任編輯: 劉昌餘 鄧嫻]

相關閱讀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8107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