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貴州頻道
貴州頻道 返回首頁
>>信息展播>>正文

從“野人谷”到“幸福村”——記黃果樹盔林甲村脫貧攻堅工作

2019-11-29 10:19:49  來源: 黃果樹旅遊區

  “看到了,看到了。注意安全,早點回來。”這位正開微信視頻的是幸福村的村民王開學。他不僅是幸福村的村民,也是“野人谷”的原住民。

  這個“野人谷”的具體位置是在黃果樹鎮盔林甲村蔣其組下面一個叫“二衝”的地方(原為蔣其村6組),這裏的人們先後從納雍、水城等地遷徙而來,搭棚而居,開荒而作,土裏刨食,過著極其簡陋的生活。這16戶人家中最早的是1976年遷來的,遷入最晚的是上世紀九十年代後期。

“野人谷”村民曾經居住的茅草屋

“幸福村”村民現在居住的房屋

  為野人正名的陳懷茂

  前些年,由于特殊的歷史原因,因為沒有戶籍、沒有身份證,這裏一直被外界戲稱為“野人谷”,生活在這裏的人也被稱為“野人”。8年前,陳懷茂的出現,徹底改變了“野人谷”村民們的命運。

  2011年初,在一次走訪中,剛任蔣其村管片民警的黃果樹派出所民警陳懷茂聽説了“野人谷”的事後,便三進“野人谷”進行了核實。

  當陳懷茂看見一個個簡易搭建的木棚“住房”、一個個衣衫襤褸、發髻蓬松的“原始居民”出現在眼前後,他頓時驚呆了,黃果樹鎮轄區雖然也有貧困的村民,但二衝村民如此貧困程度,已完全超乎了他的想象。

  面對此情此景,一向雷厲風行的陳懷茂,于當天立即著手對二衝住民情況進行摸底調查,用了整整一天時間,完成了人口登記工作。回到派出所後,他立即將這一情況向所長全宏進行了匯報,全所長對二衝的情況高度重視,全權委托陳懷茂辦好此事。

  急群眾所急、解群眾所難。幾天後,陳懷茂再次來到二衝,又花了近兩天的時間,將所有88人的姓名、出生日期、性別等基礎信息作了詳細登記後,認真寫了一份《黃果樹派出所關于蔣其村二衝部分居住人員戶籍問題的説明》並上報。在上級部門的關心支持下,不久,二衝這16戶人家終于結束“黑戶”的歷史,二衝戶口簿上更名“蔣其村六組”,同時還拿到了黃果樹鎮派出所免費辦理戶口冊及身份證。

  村裏祝正德老人的話代表了二衝村民的心聲:“幾十年了,我們一直沒有戶口,要不是我們的好公安、好警察,我們還要被人稱為‘野人’,現在,二衝的人終于有了戶口,成了名正言順的蔣其村村民,蔣其村村民能享受到的惠民政策,我們現在也能夠享受到了。”

  扶危濟困的好幹部

  有了戶籍,黃果樹鎮政府沒有遲疑,立即將88口人全部納入低保,還為村民們辦理了合作醫療,對全村16歲以上(除學生外)的村民全部辦理了養老保險。

  盡管如此,還有一個殘酷的現實擺在蔣其村六組村民們的面前:沒有通組公路,出行非常不便;16戶人家居住的窩棚四面通風,搖搖欲墜,全是危房。

  得知“野人谷”的情況後,當時在安順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王猛舟及黃果樹管委會相關負責人的陪同下,時任貴州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傅傳耀一行專程趕到“野人谷”進行了調研。

  當天,傅傳耀對“野人谷”的危房改造、通組公路工作進行了安排部署。隨即,蔣其村六組的通組公路及危房改造項目正式啟動。經過勘察選定通組公路線路後,施工隊已進駐工地,開始施工。“野人谷”的這條公路總投資130多萬,其中52萬元由省裏撥給的以工代賑資金。公路全長1.54公裏,寬4.5米,全程都為水泥硬化路硬化,從開工到竣工只用了4個月的時間。

  為了解決這些“新人”的住房問題,黃果樹鎮政府在六組村口右側石山下的平地上選址,16戶人家的新房將建在這裏,原來的木房和草屋也全部拆除。每戶建房的資金用度平均8萬余元,16戶的總額為130余萬元,其中省建設廳下撥資金有28.7萬元,剩下的由黃果樹本級財政出資。2013年,村民們都懷著激動的心情告別了窩棚,搬進了新家,而“野人谷”也正是更名為“幸福村”。

圖為準備開始表演的“幸福村”村民

  趕上好時候的王開學

  村民王開學八歲就隨父母從納雍逃荒出來,一路上幾經輾轉才來到“野人谷”。如今,他已經50歲,算是這裏的“土著”了。談到這些年寨子裏的變化,王開學顯得有些激動,據他自己説,從前,家裏住的是簡陋的木房子,屋頂上只鋪著一層茅草,夏天經常漏雨,冬天的風都能鑽進被子裏,冷得不行。現在好了,政府給大家都建了新房子,家裏六口人住著也算寬敞。

  別看“野人谷”的人少,可養蜂的人卻很多。王開學家裏也有十幾個風箱。在他家門前的三角梅下面放著一個水桶,裏面裝的就是金燦燦的蜂蜜。

  “當初我們來到這兒的時候,沒有土地,只能靠開荒過日子。但是坡頂上的土太薄了,收成不好。後來,村裏有人進山去掏蜂窩、採蜂蜜、養蜂子,我也學著做了起來。現在,一斤蜂蜜差點的能賣120元,好的180元。”

  王俊仁是王開學的長子,遇到好天氣都會約上幾個鄰居一起進山採蜂蜜。“每次兒子外出採蜜,我都很擔心他,跋山涉水辛苦不説,有時候還要爬到大樹上,所以隔一兩個小時,我都會給他發視頻,問問情況。”

  “以前,我們這兒沒有信號。2016年的時候,政府把廣電引了過來。我們這些貧困戶看電視不花錢,WIFI一年是295塊錢。去年冬天,村裏的駐村工作組又聯係聯通公司給我們建起了基站。”

  有了網絡的傳播助力,來村裏買蜂蜜的人越來越多,安順的、貴陽的、六盤水的都有。

  “現在年紀大了,不能再去採蜜了。這幾年村裏建了很多蔬菜大棚,大部分時間我都在那兒打工掙錢。其余的時間就在家養蜂子。”

  如今,40多年的時間過去了。“現在想想我都有點兒不敢相信,雖然小時候吃了很多苦,但我也趕上了好時候。我母親今年86歲,是寨子裏年紀最長的。雖然她不識字,可她也和我們一樣,喜歡看《新聞聯播》。”

  “突突突突突”院子裏停下了一輛摩托車,看樣子是王俊仁回來了……

[責任編輯: 吳雨]

相關閱讀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2849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