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貴州頻道
貴州頻道 返回首頁
>>正文

貴州脫貧攻堅戰場上的精神豐碑

2019-10-21 09:11:21  來源: 貴州日報

  多彩貴州,“奇跡”閃亮。

  路網縱橫交錯通江達海,“交通平原”立體呈現;188萬貧困群眾搬離深山住進城鎮新居;産業革命點土成金聚寶生財;“兩不愁三保障”精準到戶普惠民生;經濟發展增速連續多年全國領先……

  多彩貴州,春華秋實。

  烏蒙山、武陵山、麻山、瑤山、月亮山……一處處窮山變富山、青山變金山;烏江、赤水河、南盤江、北盤江、紅水河……一條條江河碧波蕩漾、風韻迷人。青山綠水間,新型城鎮、美麗鄉村、富裕農家交相輝映,展現出實施大扶貧、大數據、大生態三大戰略的豐碩成果。

  創造奇跡的時代,必定英雄輩出。

  奇跡,源于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的深切關懷下,貴州省委率領各級幹部各族群眾“牢記囑托、感恩奮進”,以“團結奮進,拼搏創新,苦幹實幹,後發趕超”的新時代貴州精神,充分發揮共産黨員和各級幹部的先鋒模范作用,奮力撕下貧困標簽,唱響了一曲曲感人肺腑的脫貧壯歌,匯集成貴州大地的精神豐碑——

  初心接力:攻克大山深處的貧困堡壘

  這是一部絕境突圍、挑戰貧困的“英雄傳奇”。

  作為全國唯一沒有平原的省份,貴州素有“八山一水一分田”之説,發展條件極其艱難。在貴州人民長期戰天鬥地的奮鬥中,孕育了一種永不言棄的“愚公精神”。這種精神通過“年份英雄”的輻射影響,成為激勵全省廣大幹部群眾決戰貧困、決勝小康的“精神食糧”。

  深秋十月,烏蒙大山深處的赫章海雀村,林海松濤,山巒疊翠,漂亮的黔西北民居和庭院、進村入戶的通組連戶路與綠水青山交相輝映。

  正是收獲季節,村民們又忙碌著進山採摘松果。村民們説,這是在“綠色銀行”裏取“利息”。依靠採摘松果出售,平均每戶每年能收入5000多元。

  統計顯示,如今海雀村29座山頭有林木1.45萬畝,森林覆蓋率達74%,林木價值達8000萬元以上,人均經濟存量約5萬元。依靠林業經濟和多業並舉,2018年,海雀村人均收入達到10611元,剩下的3戶6人貧困群眾均為兜底戶。

  而在34年前,海雀村森林覆蓋率不到5%,荒山禿嶺,土地沙化,全村人均純收入僅33元,人均佔有糧食僅107公斤。最貧困的人家,4口人才有3只碗。

  面對“苦甲天下”的生存狀況,海雀人在村支書文朝榮的帶領下,從1986年開始,堅韌不拔地造林。“只要山上有樹,就可以把風沙擋住,山上有林就能保山下,有林才有草,有草就能養牲口,有牲口就有肥,有肥就有糧。”這是海雀人當初的生存哲學。

  前人種樹,後人享福。如今的海雀,不僅收獲了“林茂糧豐”的好日子,而且文朝榮決戰貧困的事跡在全國廣泛傳頌,成為貴州高原決戰貧困的一座精神豐碑。

  為英雄立碑,為實幹刻傳,時代不會遺忘英雄。

  近年來,就在文朝榮事跡傳播熱度持續的時候,遵義市播州區平正鄉團結材草王壩老支書黃大發“絕壁鑿天渠”的事跡又走進報刊網絡等媒體。

  “山高石頭多,出門就爬坡,一年四季包沙飯,過年才有米湯喝。”千百年來,草王壩流傳著這首心酸的民謠。

  缺水,是草王壩人生存發展的瓶頸。

  盼水,是草王壩祖祖輩輩的渴望。

  1958年,黃大發當選草王壩大隊大隊長。他許下承諾“一定要想方設法通上水,讓大家吃上米飯”。這句話成了他的人生信條。此後的36年時間裏,黃大發認準了一件事:修水渠。

  天不下雨,我就引水。草王壩西側幾公裏處有一條名為螺絲水的小河,但受大山阻隔,宛若天塹,修水渠談何容易。

  山隔水路,我便開山。靠著鋤頭、鋼釬、鐵錘和雙手,黃大發帶領村民們爬上懸崖峭壁,年復一年,一寸寸地鑿渠。

  苦心人,天不負。

  1995年,這條繞大山、過絕壁,主渠長7200米,支渠長2200米,地跨3個村10余個村民組,歷時36年的“天渠”通水了!草王壩人千百年來的夢終于實現了。

  青山不負英雄志,清水永流人心田。這條被群眾以黃大發的名字命名的“大發渠”讓草王壩人吃上了白米飯,日子一天天好起來。

  英雄決戰貧困的壯歌,不僅在老一代“年份愚公”中上演,也在新一代新一代幹部黨員接力傳遞。

  在羅甸縣,緊隨“老愚公”何元亮率領村民“摳萬年泥、造千秋田”的“大關精神”,從上世紀九十年代在全省廣泛傳播之後,“新愚公”鄧迎香率領麻懷村幹部群眾“鑿洞開路”的“麻懷精神”,同樣催人奮進。

  從田壩嫁進深山的“女愚公”鄧迎香,為了鑿通村民們望穿雙眼的出山公路,帶領村民爬進山腰上一個只有1米高、40米深的小溶洞裏,炸石鑿壁,手遞手往外運渣土……

  鄧迎香説:“我就是用手挖、用牙啃,也要啃穿一條路!”從1999年開始到2011年,歷經十余年,麻懷人鑿出一條長約216米,寬3.9~5米,高3.5~5米的“麻懷出路”。

  時間醞釀著“年份”歷久彌香,精神力量薪火相傳永續接力。在貴州大地,“年份愚公”的精神力量發酵成新時代決勝脫貧攻堅的磅薄偉力,激情上演了可歌可泣的感人故事。在德江縣桶井鄉沿江村,原支書安永恩在脫貧攻堅戰場與直腸癌抗爭700余天後,今年9月8日臨終時,仍在思考:“我沒有堅持到脫貧攻堅勝利的那一天,算不算逃兵?”在威寧自治縣石門鄉泉發村,年近三十的碩士女支書宋冰向鄉親們承諾:“你們不脫貧,我就不脫單!”

  使命擔當:書寫小康路上的精彩答卷

  當基層幹部、駐村第一書記等在生存環境惡劣的地方戰天鬥地、驅趕貧困的時候,在條件較好的村莊壩子,面對沉睡的土地、空心化的村莊,一群基層領頭雁在逐夢小康的道路上,把使命放在心上、把責任抗在肩上,不斷破解三農難題,書寫百姓富生態美的民生答卷。

  這是盤州市淤泥彝族鄉岩博聯村的真實寫照:“農家樓藍瓦白墻,小轎車穿梭繁忙。清風裏陣陣酒香,黨旗下齊奔小康。”

  但這裏,出名的還有“人民小酒”。

  “人民小酒”董事長余留芬是岩博聯村黨委書記。2015年,她將魚納村和蘇座村兩個貧困村納入岩博聯村黨委,實行“強村帶弱村”,並利用精準扶貧“特惠貸”資金1500萬元幫助聯村村民入股岩博酒業,以白酒為核心的産業集群,讓農民變為工人。2018年,村民利潤分紅達1080萬元。

  自2001年起接任此職位,18載的艱苦歲月中,余留芬帶領著岩博聯村從人均不足800元增加到2.26萬元,從貧困落後的彝家村寨發展到了如今的“先進村”“文明村”“示范村”。

  而隸屬西秀區雙堡鎮的大壩村,“別墅村”成了新標簽。

  為了實現家家住別墅,戶戶開轎車,村支書陳大興帶領村民們興産業,搞規劃,建美麗家園。如今,全村建成別墅群130余棟,柏油路修到了家門口,農業産業“接二連三”,形成了支部帶合作社、合作社帶産業、産業帶村民的發展模式,曾經的省級二類貧困村華麗轉變到省級小康示范村。

  一個支書一面旗,群雁高飛頭雁領。

  先富者砥礪前行,後進者拔足追趕。在寫入中央文件的貴州“三變”改革中,兩個帶“學”的支書留下了精彩的探索實踐。

  第一個是盤州市普古鄉娘娘山聯村黨委書記陶正學。2012年,這個過去從事煤炭産業的億萬富翁情係故土,轉型從事現代農業。在變“資源和資本、資金為股金、農民為股民”的發展道路上,陶正學率先在家鄉舍烹村探出路子後,2013年7月,在上級黨委的領導和指導下,以舍烹村為核心,聯合周邊7個村黨支部和1個園區企業黨支部,採取“1+8”的模式創新組建了六盤水市第一家聯村黨委——普古娘娘山聯村黨委。按照“園區+聯村黨委+支部(村委會)”“銀湖合作社+村級合作社+農戶”等模式,整合8個村耕地、林地、草地等資源。

  如今,10.68萬畝自然資源變資産,964戶農民變成股東,1161個貧困人口實現脫貧,曾經邊、遠、窮的舍烹村成為“全國文明村鎮”。娘娘山已從一個遠近聞名的窮窩窩,搖身一變成為農民人均純收入1.12萬元的現代化生態産業園。

  而當“三變”改革在貴州推廣之初,安順市平壩區樂平鎮塘約村成功走出了一條獨具特色的“塘約道路”。

  在當地黨委政府引導下,村總支書記左文學帶領村兩委和全體村民,成立了村級金土地合作社,探索“黨建引領、改革推動、合股聯營、村民自治”的發展模式,通過土地入股、“三權分置”、統一經營,規模化發展特色果蔬、休閒農業等産業,同時組建勞務公司、建築公司等企業,實行多業態發展、全産業推進。

  村民的腰包鼓起來了,集體資産增加了,村民的人均純收入從2013年不足4000元提升到2016年的10030元,翻了一番還要多;村集體經濟從2013年不足4萬元增加到2016年的186萬元,增長了45倍。被評為“貴州十佳美麗鄉村”,社會各界譽為“精神煥發的村莊”。

  無論是余留芬、陳大興、陶正學、左文學,他們都有一個共同點:初心的堅守和使命的擔當。以他們為代表的千千萬萬基層領頭雁,在決勝脫貧攻堅實施鄉村振興的道路上,不弛于空想,不騖于虛聲,同一個目標,同一種信念,讓不同的村落生長出新動能,新業態,新成效,這成為貴州當下如火如荼地實施,以壩區為核心的産業革命中的學習榜樣、發展標桿。

  同心築夢:鑄就黔山貴水的精神豐碑

  新時代貴州精神的前八個字這樣寫道:“團結奮進,拼搏創新。”

  在這場輸不起的脫貧攻堅決戰中,既包括身處脫貧攻堅戰場的省內各級幹部群眾,又包括“捧著一顆心來”的外來幫扶幹部、情係桑梓的能人匠人、各行各業的先鋒模范;他們忙碌在不同的崗位,書寫著不同的精彩,堅守自己的初心,在平凡的歲月中為我們樹起一座座精神豐碑。

  從浙江桐廬畢浦中學,到窄溪中學,從杭州長河高中到學軍中學再到如今的臺江民族中學,30多年基礎教育校長生涯,不同的學校,不同的生源,不同的起點,校長陳立群的管理均能從量變到質變,化腐朽為神奇,把原本普通後進的學校帶到當地拔尖的水平。

  陳立群2016年退休後婉拒百萬高薪聘請,遠赴黔東南州臺江縣義務支教,擔任臺江縣民族中學校長。陳立群到來的近兩年,臺江民中招生錄取分數線提高了近兩百分。考上本科的學生,按照進出口增量計算,已經從全州墊底衝到了全州第一。輟學的學生從以往的每年100多個,到近兩年的凈流入。要知道,此前全縣中考前100名學生,留在本地讀高中的只有十來個人。

  如果説,陳立群實施的是教育扶貧,那麼,楊昌芹從事的則是技藝扶貧。這位通過拜師學藝,身懷“竹編絕活”的苗族妹子,在赤水市政府的資金扶持下,成立了牽手竹藝發展有限公司,有200多名固定員工,年銷售額目前已達300萬元。楊昌芹竹編技藝聲名遠播後,很多地方和公司都開出優厚的條件,讓她去開廠或辦培訓班,可楊昌芹拒絕了,因為她曾承諾,“帶領幫助大家脫貧,讓竹編成為致富産業!”

  堅守,向來是最令人動容的詞匯之一,再是平凡的事,能夠持之以恒,也能水滴石穿、星火燎原。

  高位截癱仍堅持在偏遠山村教書育人38年的楊德富、不畏艱難帶領鄉親們脫貧致富的思南縣塘頭鎮青杠壩村黨支部書記冷朝剛、經過長期工作積累了600多頁病歷卡作為變電站檢修“秘籍”的貴陽供電局變電管理二所檢修一班副班長盧興福、用專業與責任帶領單位發展的貴州花溪農商銀行黨委書記、董事長吳勇……這些各行各業的先鋒模范,甘于平凡卻又成就非凡,他們的偉大滲透在身體力行中,滲透在日常的工作、平凡的堅守中。

  一個有希望的民族不能沒有英雄,一個有前途的國家不能沒有先鋒。當下,貴州在決勝全面小康的關鍵時期,創造了很多發展奇跡,涌現出很多時代英雄,匯集成貴州脫貧攻堅戰場上的精神豐碑,成就著這個時代的豐功偉業。(記者 劉瑩 鄧鉞潔 見習記者 曾霄 金忠秀)

[責任編輯: 劉菲 吳雨]

相關閱讀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1298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