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貴州頻道
貴州頻道 返回首頁
>>正文

天隆村“出山”

2019-10-12 17:39:01  來源: 新華網

  新華社貴陽10月12日電(記者鄭明鴻)蜿蜒連綿的大山環繞著的天隆村,靠山吃山。大山養活了她,卻也桎梏著她,無論從哪個方向出山,都需要打通絕壁。

  天隆村位于貴州省遵義市習水縣,距習水縣城108公裏,是習水縣八個省級深度貧困村之一。2017年初,天隆村共有建檔立卡貧困戶231戶1060人,貧困發生率為23.31%。

  交通不便是天隆村貧困的主要原因。“要致富,先修路”,這句耳熟能詳的話,當地村民或許比其他人有更為深刻的感悟。

  “同樣是養一頭豬,通公路的地方賣10塊錢1斤,不通公路的地方最多賣8塊錢1斤。”提到曾經不通公路的日子,村裏的老黨員焦元章印象深刻。但就算這樣,豬販也仍然不願意到天隆村來收購生豬。“沒有公路,豬販買了豬,不方便運出去。”天隆村黨支部書記涂勇補充説。

  道不平,路不通,消息進不來,産品出不去,再好的資源也難以變成財富。

  “新合組盛産方竹筍,以前沒通公路的時候,村民想要把摘回來的方竹筍賣了換錢,只能靠人工背到集市上去賣,每次的數量都很有限。”涂勇説。

  或許是受夠了大山的桎梏,修一條通往外界的公路便成了天隆村人的夙願。

  早在20世紀70年代中葉,時任天隆公社書記的翁紹彬就開始琢磨修建一條天隆村通往桐梓縣九壩鎮的公路,並與當時九壩鎮的領導擬定好了條款。可惜由于條件所限,翁紹彬的修路計劃停擺。

  時間年輪往後轉了近30年,大山依舊阻隔著天隆村。2006年和2010年,時任新合組組長張少倫先後兩次組織村民自發修路。但由于資金問題,張少倫的第一次修路計劃被迫擱置。

  2010年9月,張少倫再次組織新合組28戶村民投資投勞,集資20余萬元,還請來了挖掘機,“我就是想給後輩修條公路”。經過大半年的努力,2011年6月18日,新合組到九壩鎮的公路建成通車,汽車第一次開進了大山深處的新合組。“萬萬沒想到,新合組能通公路。”老人的話張少倫記憶猶新。

  公路通了,曾經響徹新合組的馬蹄聲消失了,木屋和草房被新修的小樓替代,電線桿立起來了,新合組告別了依靠煤油燈和蠟燭照明的時代。

  2017年,脫貧攻堅進入決勝階段,天隆村迎來發展的轉折點。據統計,2017年以來,當地政府共投入資金4300余萬元,為天隆村硬化了43公裏公路,6個村民小組全部通了硬化路,張少倫組織修建的3.7公裏毛坯路被拓寬成約7.5米寬的旅遊路。

  道路施工時,翁紹彬從家裏端來了兒女們孝敬他的白酒,犒勞施工人員。“路通了,比什麼都好。”他説。

  路通了,産業也發展起來了。2017年12月,天隆村成立了經果林種植合作社。截至目前,天隆村共種植了脆紅李430余畝,其中280畝由合作社統一管理,其余150畝由村民自己管理。

  “今年大約有190畝的果樹已經試花挂果,預計2020年將全部試花挂果,2021年後實現量産,每株産量在100斤左右,總産量430萬斤。”涂勇告訴記者,430余畝脆紅李全部量産後的總産值約1300萬元。

  “天隆村接下來將實行長短線結合的産業發展戰略,長線是避暑經濟和經果林種植,短線是紅高粱種植。”桃林鎮黨委副書記劉先遜説,天隆村目前的紅高粱種植面積為1000畝,預計帶動群眾增收約200萬元。

  2018年夏天,修建在新合組的遊客接待中心開始試運營,當地村民嘗到了“旅遊飯”的味道。2019年4月,天隆村從浙江省請來了專業的旅遊規劃設計團隊,為村裏的鄉村旅遊發展做了整體規劃。

  2018年底,天隆村正式出列,摘掉了“深度貧困村”的帽子。“截至目前,天隆村還有19戶63人未脫貧,貧困發生率為2.6%,擬爭取于2019年底全部脫貧。”劉先遜説。

[責任編輯: 鄧嫻 欒小琳]

相關閱讀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0968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