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貴州頻道
貴州頻道 返回首頁
>>正文

鬱鬱蔥蔥香滿園 歡歡喜喜唱山歌

2019-10-11 09:29:12  來源: 貴州日報

  “窩皮寸大壩寬又寬,種上香蔥我喜歡。政企合力發展好,群眾不愁吃和穿。”金秋時節,記者走進赫章縣松林坡鄉窩皮寸壩區,眼前一片忙碌:有的在平整土地,有的在種蔥,有的在拔蔥……山歌悠揚,蔥香陣陣。

  “由于産業選擇精準,産銷對接精準,利益聯結精準,壩區香蔥産業發展有聲有色,老百姓實現了就近就地就業。”松林坡鄉黨委書記周燚説,能歌善舞的苗族同胞把好日子編成山歌傳唱。

  緊扣“八要素”,推進農村産業革命,實現農業發展的“六個轉變”,在這裏得到了精彩演繹。

  産業選擇精準 基地發展迅速

  松林坡鄉窩皮寸壩區,赫章縣面積最大的壩區,面積3320.8畝,土地平坦肥沃,水源豐富。“過去,這麼好的土地就種包谷洋芋。”周燚嘆息道,群眾能吃飽肚子,但是沒法致富。

  2014年,鄉黨委政府也嘗試改種高效經濟作物,先後種過辣椒、荷蘭豆等,但都因産業選擇、技術、市場以及配套基礎設施落後等原因而失敗。

  2016年,在畢節市政協引薦下,赫章縣領導到雲南玉溪考察香蔥産業,回來後請專家對壩區的海拔、氣候、環境、土壤等進行檢測分析,結果顯示這裏非常適合發展香蔥産業。

  産業發展,離不開市場,需要有現代市場經濟思維。本地缺乏專業公司和人才,那就引進。

  經過多次考察,松林坡鄉與有多年香蔥銷售經驗,在長三角、珠三角、北京、長沙等地擁有成熟穩定市場的貴州新農匯生態農業發展公司達成合作,由該公司作為龍頭企業帶動發展香蔥産業。

  為讓企業迅速上馬,赫章縣首先改善松林坡鄉的交通條件,將原來6.5米寬的14公裏通鄉油路提級改造成8.5米的油路。同時整合涉農資金4000余萬元,完善壩區灌溉、排洪、機耕道等基礎設施,推進壩區標準化建設。

  集約規模化推進香蔥種植的效果,迅速顯現出來。

  基地負責人劉萬祥説,公司2016年10月初進場,一個月左右便開始育苗,2017年下半年産品開始上市,2018年初,整個壩區全部種上了香蔥。

  “香蔥每年可種三季,每季每畝可産2500公斤,按照平均每公斤4元計算,每年每畝産值可達3萬元,是種包谷的30倍以上。”劉萬祥説。

  産銷對接精準 香蔥走俏市場

  在種滿香蔥的壩區行走,記者發現,在基地的地塊邊立著“廣州園”“上海園”“長沙園”“重慶園”等牌子。

  “這是我們針對不同地方的口味喜好,選擇不同的香蔥品種,採取不同的種植方式。”劉萬祥解釋,“長沙、上海喜歡的小白蔥細一些,蔥的長度在42厘米左右為宜,短了形象不好,長了蔥會彎曲,也不方便在冰箱中放置……標準高,價格也要高一些。”

  “廣州人喜歡喝湯,喜歡蔥白長、蔥莖粗、色深的香蔥,我們就針對廣州人選擇種植小米黑香蔥。栽種時起壟要高,窩窩深度要在8厘米左右。”

  ……

  “你聞聞,是不是到處都是濃濃的蔥香味?你看看,我們的香蔥是不是綠得養眼?”劉萬祥指著眼前鬱鬱蔥蔥的香蔥説,1700米左右的海拔,濕潤的氣候,四周都是綠水青山,這樣的環境才能種出品質一流的香蔥。這也是我們的香蔥能夠走俏長三角等高端消費市場的原因。

  大力發展現代商貿物流,使壩區生産的香蔥快速輸送到長三角等地區。

  貴州新農匯生態農業發展公司先後投資900余萬元建起了洗蔥廠、制冰廠、冷庫。“現在我們的香蔥保鮮技術全國一流,可以讓香蔥保鮮一個星期。”劉萬祥説。

  産品品質上乘,産銷對接精準,冷鏈物流跟得上,窩皮寸壩區的香蔥成了長三角等高端消費市場的香餑餑,供不應求。2018年,基地種出成品香蔥近1.5萬噸,40%銷往上海,總産值超過了6000萬元。“今年因為受自然災害影響,産量有所下滑,但價格好,産值預計下滑不了多少。”劉萬祥説。

  利益聯結精準 農戶鼓起腰包

  走進自己管理的小蔥基地,50歲的錢世春扭開噴灌開關,遙控器一按,整塊地裏噴灌龍頭便“撒起歡”來。

  3年前,錢世春是錢家寨社區有名的酒鬼,天天爛醉。為啥?日子苦。一家5口人就靠種4畝地勉強糊口,妻子不想過苦日子離了婚。

  2017年,香蔥基地發展如火如荼,社區幹部想著幫錢世春在基地找點事做,幫他把酒戒了。這一招還真管用,錢世春開始幹點雜活,60元一天,有事情幹,有了收入,錢世春喝酒的頻率慢慢少了。看到他勤快肯學,基地就讓他當場長,管理110畝地,一天忙成了陀螺,根本沒時間喝酒。

  “當場長固定月工資2000元,管得好的話一畝地獎勵50元,加上3畝地流轉費1500元,一年收入超過了3萬元。”錢世春樂滋滋地算起收入賬,“原來4畝地都種包谷洋芋,一年忙到頭只夠糊口。”

  像錢世春一樣每天在香蔥種植基地務工的群眾少則四五百人,多則上千人。“我們採取‘龍頭企業+合作社+農戶’的組織方式,合作社組織群眾到基地務工,公司高薪聘請香蔥種植管護方面的專家到壩區對務工群眾進行培訓指導,共培養出了香蔥種植能手100余名。”周燚介紹。

  利益聯結精準,群眾逐漸鼓起腰包。公司從群眾手中流轉土地,每畝流轉費500元;政府整合財政扶貧資金、少數民族發展資金等近500萬元入股基地,覆蓋了309戶貧困戶,每戶每年分紅上千元;100戶涉地貧困戶每戶以5萬元“特惠貸”入股企業5年,每戶每年固定分紅5000元;塔土社區和喜鵲社區每個社區入股企業20萬元,年均固定分紅2萬元作為村集體經濟;企業每年給香蔥基地涉及的6個社區分別分紅3萬元作為村集體經濟。

  “去年,公司付出土地流轉費206萬元,利益分紅92萬元,涉及375戶1857人。”周燚説,群眾最大的收益還是來自于就業務工,基地常年可以解決900余人就業,人均日工資80元以上。去年,基地發出去的務工工資為2400余萬元,今年已發出去1800余萬元。

  “經過2017年和2018年的發展,窩皮寸壩區香蔥産業共帶動周邊2149名貧困人口摘掉帽子,周邊3個貧困社區全部出列。”周燚信心滿滿地説,今年的目標是壩區香蔥産業覆蓋的6個社區貧困戶全部清零。

  採訪結束時,窩皮寸壩區裏又響起了幸福的山歌聲。“太陽出來紅彤彤,大家一起栽香蔥;松林蔥地上萬畝,不用外出去打工。”(記者 謝朝政 見習記者 王星)

[責任編輯: 鄧嫻 欒小琳]

相關閱讀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090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