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貴州頻道
貴州頻道 返回首頁
>>正文

“繡爺”的春天

2019-09-22 16:05:32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石阡殘疾貧困戶不等不靠奮鬥追夢

  吳琰在介紹“清明上河圖”最難繡的部分。記者歐甸丘攝

  2017年4月開始,受組織派遣,我離開新華社廣東分社的記者崗位,奔赴武陵山區的國家級貧困縣——石阡,參加中央單位定點扶貧工作。兩年多來,走遍了石阡的200多個村莊,收獲了一批批精彩的故事。

  石阡最勵志的故事要數五德鎮團結村的“繡爺”——44歲的吳琰。他身上有很多特殊的標簽:殘疾人、貧困戶、單身漢、重症患者。但就是這樣一個人,卻不等不靠,通過頑強奮鬥追求美好生活。

  “繡爺”的頑強意志,深深打動著我。

  “清明上河圖”

  2018年4月,我陪同縣委書記皮貴懷到五德鎮調研,每到一個村都選擇走訪幾戶貧困戶。當來到團結村時,鎮黨委書記周勝帶領我們走進了吳琰的家。縣委書記來到吳琰家時,他不僅沒有像一些貧困戶那樣訴苦,還立即拿出自己刺繡的得意之作——七米長的“清明上河圖”,展示在書記面前。

  七米多長的刺繡,要三個人一起拿著才能全部展示,上面的人物栩栩如生。吳琰花了三年時間,用了72種不同顏色的線,繡成了這幅有400多個人物形象的十字繡。“橋這個地方最難繡,人流太密集,光這一小段就花了三個多月時間。”他指著刺繡上那座人流如織的大橋説。

  面對這塊刺繡,當時我們都震驚了!

  吳琰罹患的是一種罕見病——漸行性肌營養不良,四肢上的肌肉全部萎縮,沒有力氣。他絕大多數時候只能蹲在地上,站起來要費很大力氣,右手抬不起來。他的大腿還不夠我的手臂粗,手臂則像十三四歲孩子的那麼細。

  “沒有肌肉了,只剩下皮包骨,如果再惡化下去,可能左手也抬不起來了。但是我的手指很靈活。”吳琰説。他的病開始于1990年,那時他剛剛初中畢業,只是感覺手腳發酸、沒有力氣,後來逐漸嚴重到站不起來了,才決心去治療。盡管隨後的十多年四處求醫問藥,仍沒有取得任何療效,他最後放棄了治療。

  2018年12月,我和新華社貴州分社的幾名記者再次來到吳琰家裏,坐在那間燒著柴火的廚房裏,一邊烤火,一邊聊天。我問:“你為什麼要繡這樣一幅‘清明上河圖’?”

  吳琰説,2013年,在一個電視綜藝節目上,他看到一位罹患白血病孩子的母親為了給孩子治病,刺繡了一幅“清明上河圖”,在當天的節目上賣了18萬元。當時他就決定刺繡一幅同樣的十字繡出來,“能賣出18萬元那就太好了。”

  他從縣城花了1000元買來全套布、線、針、剪刀、架子,憑借小時候納鞋底的“刺繡”基礎,第二天他開始繡起來。從2013年10月28日開工,到2016年10月28日結束,他天天坐在草凳子上,趴在刺繡架子前針走如飛。“每天除了睡覺和吃飯,一天至少繡12小時,草凳子坐壞了3個。”吳琰説。

  剛開始刺繡時,村裏有人説吳琰瘋了。“不去好好養點豬和羊,天天做這些沒用的刺繡!”

  “那是我的夢想,成與不成,做了才知道。”吳琰繡到一半時,也想過放棄,但“都繡了幾億針了,放棄太可惜”,他又堅持了下來。

  吳琰的房間裏,仍舊擺著當年刺繡的工具,幾根竹竿架起織布,被固定在桌子和幾塊磚頭上,旁邊放著一個一尺高的草凳,附近擺著一堆絲線。誰能想象一個簡單得不能再簡單的小作坊裏,竟然出現了這麼一個“奇跡”!

  “清明上河圖”完工後,吳琰立即把照片挂到淘寶網上標價15萬元出售。江蘇那邊有人還價7萬元,後來有人出價10萬元,但吳琰都沒有同意。“如果賣不出去,我就自己收藏著,反正現在不缺吃飯的錢。”吳琰説。

  快樂把歌唱

  歌聲最能震撼人心,也最能傳遞樂觀的生活態度。吳琰的愛好是唱歌,他的歌聲盡管粗糙,但樂觀和快樂卻感染了身邊所有人。

  在吳琰的臥室裏,擺著三腳架、麥克風、耳機,旁邊還有一個草凳子。平時,吳琰就坐在這個小凳子上,用手機連接麥克風和無線網絡,戴上耳機,便開始縱情歌唱,通過唱歌軟件跟他的粉絲們互動。我在他的手機上看到,在唱歌軟件上,吳琰的粉絲數量已經有4000多個。每次吳琰開唱,總有人“打賞”。

  吳琰還有兩個哥哥、一個姐姐、一個妹妹。盡管哥哥的經濟條件比他好,但是79歲的老父親還是樂意跟這個小兒子一起住。用吳琰父親的話説,“經常有記者來採訪,我這個兒子肯定不一般。”

  這是一個怎樣的家庭呢?至少在我看來,這裏有太多悲戚的因素:兒子殘疾且罹患疾病、家庭貧困、房屋簡陋、父親年老體衰……但從這對父子身上,卻看不出半點沮喪和頹廢。

  “有夢就去追,沒錢就想辦法去賺,沒房子就想辦法去蓋,有病就去治,想著自己有多痛苦,除了給自己增加痛苦之外,不會有任何用處。”這樸素的語言裏,蘊含著吳琰的生活智慧。

  2007年,吳琰的老房子已經爛得不能再住,于是他決定用僅存的1萬元建房子。“當時政府補助我5000元,然後我再去信用社借了3.6萬元,就把現在這個兩層小樓修起來了。”

  吳琰説,現在他需要去買一個新的手機,因為他的手機裏裝滿了各種各樣的軟件,內存不夠用,唱歌時老是卡殼,“跟不上時代形勢了”。

  一個生活極其平凡的鄉村中年單身漢,居然並不缺乏生活情趣。

  頑強的生命

  “為了生活,要像尋寶解謎一樣,身體動不了的時候,腦筋在動,體力不行的時候就用腦力。”人生的路各有坎坷,吳琰追逐夢想、追求幸福的人生態度總是時時帶給我諸多啟示。

  石阡農村大部分家庭都養兩頭豬,快過年的時候,賣掉一頭便有錢過年,宰掉一頭做成臘肉,未來一年便有肉和油吃。盡管行動不便,但吳琰也養著兩頭大肥豬,平時就在房子旁邊的地上種些紅薯,用廚房的大鐵鍋把大米、紅薯藤、紅薯熬成一鍋當飼料。吳琰指著廚房火爐上挂著的黑色臘肉説:“這是去年的臘肉,還沒吃完。”

  喂豬能解決吃肉的問題,但沒法解決經濟上的貧困。2001年和兄弟們分家之後,吳琰便獨立生活。當年,他就承包了10畝烤煙,自己沒法幹活就雇人,別人一畝烤煙能賺3000多元,他種烤煙的收入除去雇人的成本只剩下2000多元一畝。後來幾年,又開始養羊和鴨子,最多時他養過49只羊。“2014年因為天氣不好,到處發洪水,當年烤煙就虧了4000多元,從此便不敢再搞了。”吳琰説。

  不搞烤煙,吳琰又尋到了另一個致富門路——搞網絡代購。侄女教他用智能手機後,他偶然發現淘寶上的很多貨物要比鎮上的同類貨物便宜很多。他悄悄跑到鎮上的那些商店,把商品的價格都暗暗記下來,拿回來一一與淘寶上的最低價對比,再從網上把價格更低的商品買回來再拿去賣。

  “鎮上的機油50元一瓶,我20元從網上買回來,28元一個賣出去;搞焊接的氣瓶鎮上賣150元一個,我98元從網上買下來,120元一個賣掉……”吳琰還趁“雙十一”搞活動時搶購些貨回來,慢慢地賣。吳琰説,在搞代購這條路上,他從來沒有虧過本,只是賺多賺少的問題。但隨著智能手機普及,如今農村十個人裏有九個都會操作網購了,吳琰的代購財路慢慢收窄,以至于最終他只好徹底放棄。

  代購搞不成,吳琰又開發了新的生意。

  雲貴高原是中國的天然藥材寶庫。吳琰一邊跟著村裏的老中醫學習中藥,一邊自己拿著藥書認真攻讀,掌握了幾百種草藥的性狀、藥性及使用方法。他的宿舍裏,堆著六個大筐,裏面裝的全是他從山上採回來的野生中藥。“這個是刺梨果,清熱解毒;這個是肺心草,清肺用的;這個是雞冠花,治療婦科病;這個是車前草,治療咳嗽的……”吳琰一邊清理藥材,一邊詳細跟我介紹。

  打紙錢是他現在的主要收入來源,一年能賺3000多元。他從網上買來黃紙和打紙錢的工具,每天坐在房間裏一錘子一錘子地把黃紙做成紙錢。“每疊紙錢要釘七個眼,並且要用力打,要不然釘不穿就廢了。做好的紙錢每把成本3元,能賣到5元。”吳琰説。

  每逢農歷二、五、八之日,村裏趕集的時候,吳琰就開著小三輪帶著自採的中藥材和自制的紙錢去集場賣。

  2014年,吳琰被村委會評為貧困戶,一直享受著國家低保政策和殘疾人補助政策。自身努力,幹部幫扶,加上政策補貼,吳琰和他父親的生活質量在一天一天提升。

  吳琰一直有個心願,就是能找個女伴成家。“只為那次你深情的眼神,從此我就為你丟了魂,人只為你相思,心只為你封存,好想好想做你今生最愛的人。”採訪那天,吳琰坐在草凳子上唱起了這首《多想做你最愛的人》。他的歌聲調門基本不準,但充滿感情的演唱卻令我感到靈魂的震撼。(記者歐甸丘) 

[責任編輯: 吳雨 謝素香]

相關閱讀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024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