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貴州頻道
貴州頻道 返回首頁
>>正文

貴州美麗鄉村建設具有很高的樣本價值

2019-09-16 16:22:34  來源: 天眼新聞客戶端

兩岸四地建築師探訪貴州鄉村建築,他們認為——

貴州美麗鄉村建設具有很高的樣本價值

  在中國大西南的貴州,鄉村建築擁有古人的智慧?來自中國大陸各省份,以及臺灣、香港、澳門等兩岸四地的建築師實地走訪後,肯定地説:是的。

  9月9日,“青年建築師的夢想與行動——海峽兩岸暨港澳青年建築師學術交流會”在貴陽舉行,來自中國大陸、臺灣、香港、澳門的青年建築師齊聚貴陽,共同探討魅力鄉村建設的可能,並簽署合作意向書,共同搭建兩岸四地合作交流平臺。活動期間,兩岸四地的青年建築師,更是先後參觀了貴陽花溪的鎮山村,以及黔東南州黃平、施秉、劍河等各縣的鄉村建築,切身感受貴州鄉村建築的獨特魅力。走訪中,建築師們一致認為:貴州美麗鄉村建設具有很高的樣本價值,值得借鑒和學習。

  太美啦,臺灣建築師全程記錄

  “蝴蝶?真的呢,蝴蝶!”

  9月11日,當數十名來自中國大陸、臺灣、香港、澳門的建築師來到凱裏黃平機場,細細欣賞這一風格獨特的航站樓時,不少人為自己的發現驚喜不已。

  與國內所有的機場都不同,這座于2013年通行的機場,其主體建築元素全部來自黔東南州的苗侗少數民族文化,有著無與倫比的魅力。大略看去,建築主體的某些部分猶如振翅欲飛的蝴蝶,某些部分又恰是典型的鼓樓造型;而仔細觀察,一處處翹角,又是蘆笙的形狀,倒挂的照明燈,也是苗族人民常用的油紙傘,而橫梁上張貼的,也全是純手工的刺繡……可以説,這就是一個通過建築凝固的,黔東南文化博物館。

  “其實,機場建築的所有元素,都有各自獨特的文化內涵。”看到大家意興盎然,參與設計的貴州天海規劃設計有限公司設計師舒艷桃于是介紹道,蝴蝶媽媽是黔東南苗族人民的祖先,鼓樓則是黔東南侗族建築的典型代表,其他如蘆笙、刺繡等,也是黔東南苗族、侗族的主要文化。她表示,這些元素不僅是苗族和侗族所獨有,更是黔東南所有,放在其他任何地方都不行。之所以用這些元素設計黃平機場,就是要突出這一方建築和文化的獨特性。

  現場,無論是機場建築的整體風格,每一處細節,還是本土建築師的講解,都令遠道而來的建築師們好奇不已。其中,來自臺灣的青年建築師劉獻文,更是攝像機不離手,把所看到的一切都錄下來,唯恐錯過某一個細節。

  “感覺臺灣建築師屬于戰術性的,而中國大陸建築師是戰略性的,比如這個機場的主體建築,不僅用了苗族、侗族的很多元素,連周邊的很多東西都要涉及。”談起兩地建築師的不同,劉獻文如此對記者説。

  貴州鄉村建設具有很高的樣本價值

  活動當日,興奮的建築師們在黃平機場短暫逗留後,又急不可待地趕往下一個參觀點——施秉縣城。與多數鋼筋水泥的建築不同,改造後的施秉縣城沿街建築外觀融入了當地獨特的苗、侗文化和民俗文化元素,以及寓意深厚的民間遺留文案符號。看著獨具施秉特色的城市建築,建築師們感嘆,看的不是建築,而是一個地方的文化。

  當日秋高氣爽,穿城而過的㵲陽河兩岸林木蔥蘢,別具一格的水車陣及威武壯觀的龍舟,連倒影也顯得與眾不同。在這個集生態保護、旅遊觀光、休閒度假、市民休閒、健身為一體的現代城市濱河濱水生態休閒區,市民們或在清澈見底的河裏遊泳,或在兩岸休閒散步,顯得閒適愜意。而再往前,則是集山的造型、水的意蘊、雲的飄渺,以及參的形象為一體的音樂噴泉雕塑廣場,生動地表現了施秉的人文歷史,也記錄著一座城市的時代變遷。

  在施秉縣雲臺山服務中心,服務區的建築更是引起了建築師們的高度關注。遠遠看去,該建築群就像猶如一朵漂浮的白雲,線條流暢,飄渺唯美。主設計者、貴州天海規劃設計有限公司董事長伍新鳳介紹,服務區建築創意既來源于雲臺山的“雲”字,更是該景區白雲形象的再現。之所以運用誇張、組合的藝術表現手法將建築打破了傳統的形式,主要就是在滿足服務中心功能的同時,力求建築外觀與雲臺山人文與自然巧妙的相融合,使整個景區完美結合,相得益彰,更加凸顯了雲臺山獨特的景觀美。

  “這些年來,我一直在思考,並提出了自己的觀點:民族的現代化,現代的民族化。”伍新鳳表示,建築是民族的活歷史,民族文化的凝聚與傳承更應體現在城市及建築中,但千城一面的現象卻忽略和扼殺了文化的傳承與創新。事實上,傳統與現代、民俗與時尚之間並沒有不可逾越的鴻溝,只要從公眾的視覺出發,以新穎獨特為生命,就能引領人們穿越時空去感受民族與現代的交融,實現“望得見山、看得見水、記得住鄉愁”的建設願景。

  對于伍新鳳的觀點,中國建築學會秘書長仲繼壽深表讚同。他在交流會致辭中表示,很多人從農村進入城市,在城市的鋼筋水泥中感受到了環境和心靈的雙重壓力,因此更加渴望美麗鄉村。在此背景下,如何建設美麗鄉村,不僅是青年建築師的夢想,也是社會發展必須面臨的一道坎。正因如此,才有了此次在貴州召開的海峽兩岸暨港澳青年建築師學術交流會。“活動之所以選擇在貴州,是因為貴州作為一個欠發達省份,在後發趕超的歷史機遇下,美麗鄉村建設的壓力與機遇並存,其實踐值得借鑒。而且,以伍新鳳為代表的貴州建築師,也做了長期深入的探索與實踐,其成果具有很高的樣本價值,是海峽四地青年建築師實踐的最好基地。”仲繼壽説。

  傳統村落的保護和發展尤為重要

  兩岸四地青年建築師參觀的最後一站,是位于黔東南州劍河縣的仰阿莎文化公園。夕陽西下的傍晚,88米高的苗族女神仰阿莎亭亭玉立,在夕陽的余暉裏更加光彩奪目。這個結合了建築功能與觀景為一體的紀念性雕塑,其底部圓形水池代表著仰阿莎出生的水井,底座則以浪花造型托起女神仰阿莎,底座部分功能為博物館,完美地實現了文化的深厚、藝術的唯美及建築的實用的完美結合,向每一個到達該地的遊客彰顯了當地文化的獨特魅力。

  此次海峽兩岸暨港澳青年建築師學術交流會期間,貴州民族大學建築工程學院副院長何璘告訴記者,貴州有特殊的地理環境,也有豐富多彩的民族文化,更有千姿百態的村落與建築。今年住建部公布的少數民族村落中,貴州又有200多個入選名錄。如此一來,貴州一共就有724個傳統村落,位居全國第一。因此,對這些傳統村落的保護和發展,就尤為重要。

  “過去的農村的建築都是村民自己建,但隨著工業化和城市化的推進,傳統的建築已經不符合現代人的需求,因此建築師開始向廣闊的鄉村領域服務。”參觀過程中,臺灣水牛建築師事務所建築師陳永興如此對記者説。他表示,傳統的鄉村建築其實有很多智慧,值得廣大建築師思考和借鑒。此次在貴州召開的海峽兩岸暨港澳青年建築師學術交流會,參會人員既有大學教授,也有專業的建築師,説明這一領域非常廣闊,鄉村已經成為設計創意基地的藍海。

  有趣的是,今年7月,陳永興就曾到有著“中國侗戲第一村”美譽的黔東南州的高增侗寨調研,在感受了當地世外桃源般的生活後,他決定把當地的建築做成了資料,打算給學生和感興趣的建築師參考。而此次前來,他還專門帶了學生,希望再次尋找到靈感。“臺灣畢竟那麼小,大陸的話,廣大的鄉村建築各有特色,很值得臺灣學生學習。”陳永興説。他表示,貴州曾是一個貧窮落後的地方,但正是由于沒有被過渡開發,因此保留了非常好的民族文化和自然景觀。在此背景下,通過伍新鳳等本土建築師的創意規劃,便凸顯除了獨特的建築價值,值得青年設計師學習和借鑒。

  同樣到過高增村的澳門青年建築師黎光豪對記者説,自己在貴州不僅看到了獨特的侗族建築,感受都了濃鬱的民族文化,更感受到了當地人們對本民族文化的自信。相反,澳門和香港作為高度發達的現代化城市,幾乎沒有大的村子。而即便是有村子的地方,也因為受城市的影響很大,其生活其實已經接近城裏人的生活。“我這次來,是本著一個學習的心態,看看國內村莊的發展,究竟到了什麼程度,希望能學到一些建築方面的新技術和新理念,和澳門的年輕建築師交流。”黎光豪説。(記者 趙毫)

[責任編輯: 欒小琳]

相關閱讀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0015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