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貴州頻道
貴州頻道 返回首頁
>>正文

烏當區:解決文旅融合難題 打造鄉村振興樣板

2019-09-14 09:25:12  來源: 貴陽日報

解決文旅融合難題 打造鄉村振興樣板

——烏當區偏坡鄉從貧困鄉到示范鄉的蝶變故事

  初秋時節,從貴陽市區出發,沿北京東路、101縣道,僅半個小時,一座寫著“醉美偏坡·原味小鎮”的門樓便指引記者進入烏當區偏坡鄉。

  偏坡鄉所轄僅偏坡、下院兩村,總人口2051人,布依族同胞佔97%。這裏阡陌縱橫、塘溪環繞、綠樹滴翠、古屋靜默。

  從本世紀初遠近聞名的貧困鄉,到如今的全省鄉村振興示范鄉,十幾年間,偏坡鄉書寫了獨具特色的山鄉蝶變故事。

  從“一床難賣”到“一床難求”

  循著一陣悠揚的布依族民樂聲,記者走進了偏坡村村民陳興橋的家。

  院落中,一群布依族老人正在排演文娛節目,他們身後的古屋正在裝修,要打造成“農家樂”。

  八旬老人羅中富是鄉裏資歷最老的姊妹簫樂手。從12歲起,羅中富就依靠這門手藝,四處行走參加布依族民間婚喪嫁娶活動。巴掌大的民族樂器,見證了他的人生,更見證了偏坡鄉的巨變。

  羅中富記得,新中國成立初期,出鄉的路是能通行牲畜的“毛狗路”。後來,三尺道改為六尺道,運氣好時能搭上馬車。上世紀八十年代以後,砂石路變成混凝土路,出現了鄉間班車,村民們的出行才開始方便起來。

  直至上世紀末,“貧困”仍是偏坡鄉的標識。貴陽人用“兩坡一場一壩”概括當時全市貧困鄉之最,其中的“一坡”指的就是偏坡鄉。

  靠天吃不飽飯,村民們靠山吃山。沒有班車時,村民們天不亮就扛著打制的床、板凳、搓衣板等,步行近3個小時到東風鎮趕場。一張床喊價20塊錢,一根凳子6塊錢,換了錢再去買油鹽醬醋和肥皂。

  到了上世紀九十年代,鄉路上出現班車。準載30多人的班車每次都會擠入七八十人,擠不進車門者,就從車窗翻入,車頂則堆滿家禽和家具。

  陳興橋在上世紀八十年代末買了自行車,當時算是村裏少數“走得快”的人。如今家裏不止有一輛私家車的他,在村裏卻算不得“少數人”。“如今偏坡村95%以上的人家至少配一臺以上私家車,寶馬、奧迪很常見。”陳興橋説。

  偏坡之變,羅中富覺得數都數不過來。例如,自來水引入家裏後,村民們再也不用每天花三四個小時去挑井水;再如,過去依靠柴油機限時發電,村民家裏的電燈只能發出“螢火蟲一樣的光”,而如今家家戶戶用電不愁,連村寨裏的道路都有了充足的太陽能照明。

  “現在的幸福,過去哪能想象!”羅中富感嘆。

  的確,多年前,當陳興橋扛著自己打的木床,走得滿頭大汗趕到鄉場焦急等待買主時,他難以想象,30年後,偏坡人足不出戶,就讓鄉裏經營的民宿在盛夏裏變得“一床難求”。

  “一床難求”,是近年來偏坡鄉發展避暑季民宿經營的大趨勢。

  偏坡村“馨香園”民宿經營者陳維秀,10年前只做“農家樂”,3年前順應偏坡旅遊發展趨勢,在原本就火爆的周末經濟基礎上增加了民宿經營。今年7月至8月,來自長沙的遊客,住滿了“馨香園”的所有房間。

  相似的情形也出現在村裏的“雅然居”“姊妹樓”等民宿裏。濃蔭遮蔽的偏坡鄉,今夏多了不少來自上海、廣東、重慶、長沙等地的常住避暑客,“賣烤苞谷都成了村民每天可以賺三四百元的生意。”

  從“井噴式”增長到可持續發展

  2000年,偏坡鄉人均收入1699元;2018年,這一數字增長至15113元。

  收入的大幅增長,最能説明這裏正在發生的巨變。

  “直至2010年以前,偏坡鄉還是一個純農業鄉鎮,沒有任何産業。”偏坡鄉黨委書記馮良勇介紹。從貧困中突圍,始于2010年偏坡鄉黨委抓住烏當區打造“泉城五韻”之契機,以打造“醉韻偏坡”大力發展鄉村旅遊。

  調結構,黨員幹部首先“唱主角”。他們義務為村裏修建公共基礎設施,並帶頭搞“農家樂”,帶動群眾轉變發展思想。

  黨員陳艷是偏坡村第一批敢于帶頭“吃螃蟹”的人,她開辦“農家樂”之後很快就嘗到了甜頭:每到周末,她家的“農家樂”就座無虛席,並在全鄉形成帶動效應。

  然而,脫貧致富並不能一蹴而就。短暫的“井噴式”發展後,從2012年起,偏坡鄉的鄉村旅遊陷入沉寂,全鄉發展起來的“農家樂”由30多家一下子減少到10多家。究其根本原因,源于偏坡鄉相對匱乏的基礎設施、單一的鄉村旅遊項目等不利發展因素。

  之後,當地黨委政府實施一係列舉措,挖掘民族文化,組織村民外出學習,改善基礎設施,提升鄉村環境,讓村民逐漸重拾發展信心。

  經過5年的深思、醞釀,一個大手筆旅遊開發項目以嶄新的面貌于2017年登場:在烏當區的全力支持下,偏坡鄉啟動建設“原味小鎮·醉美偏坡”田園綜合體。這個預計投資達8億元的大項目,以布依文化為主題,集循環農業、創意農業、農事體驗于一體,將把偏坡鄉打造成國家4A級全域旅遊景區、特色民族小鎮。

  高端民宿,布依擺集、農事體驗園、觀光採摘園、軍屯文化館、布依八坊……形式多樣的業態開始布局,讓發展中的偏坡風味更為濃鬱、個性逐漸顯現。

  村民的生活方式也隨之悄然改變。引入“政府+公司+合作社+農戶”的民宿改造模式後,當地有上百年歷史的老屋在保護傳承的基礎上變身特色民宿,屋主拿工資的同時,還能領取經營利潤分紅;加入合作社,以土地入股觀光水果採摘園項目,村民可以邊打工邊分紅;變身景區員工的村民,則躋身“上班族”行列。

  數據顯示,原味小鎮項目建設以來,已實施“三變”改革項目5個,118戶465人由農民變股東,獲得入股分紅30余萬元;全鄉共種植精品水果3000余畝,初步構建了蔬菜設施農業與農家院子菜園相結合的新格局。帶動村民累計增收逾8000萬元,平均每人增收4萬元。

  黨員陳艷經營的“農家樂”,2018年年收入達到20余萬元,較創業第一年增長近十倍。

  從“旅遊開發”到“文化留客”

  讓“引入現代都市文明”與“保護地域傳統民族文化”相融,是發展現代農旅項目時常常要面臨的一道難題。偏坡鄉的探索,提供了一種解題思路。

  過街樓、吊腳樓……穿行其間,那些沉淀了上百年光陰、承載活體文化的布依古屋,讓人不覺産生與時光握手之感。走進一座座幹欄式純木結構的布依古屋,傳統民族文化與現代文明在其中和諧交融,讓人久久流連其中。

  偏坡鄉的明星古屋——“濮越古居”,建于清代,82歲的陳廷超老人是其第12代主人。古屋建築構建契合“九九之數”,又被稱作“九字號古屋”,村民一直保持讓新生娃來此“滾臺階”的古老習俗。而今,“濮越古居”即將通過參與現代農旅經營項目而變身星級民宿。

  “濮越古居”樓腳曾是豬牛圈,如今經過改造裝修,變成了已初具雛形的現代文藝范咖啡吧。在上百年的原生態建築裏,品著咖啡,享受八旬布依老人擺古的慢時光,將會是吸引未來旅行者投宿的一大亮點。

  走進鄉裏的陌上花影文創工作室,古屋的厚樸氣質與現代文藝之風同時撲面而來。院子裏青石板間的青草在恣意生長,而古建築完全保持原型,工作室的主人只是將藝術化的燈具、家具、文創展品以及現代生活配套的必要設施適當填充其間,便讓古屋煥發出新的生命力。

  除了古建築,布依族傳統文化本身也極具魅力。無論是已列入非遺行列的民歌、民樂、民俗表演、民間雕刻、民族刺繡,還是釀酒、美食以及“六月六”等節慶活動,都讓偏坡鄉的旅遊增色不少。如今,偏坡鄉每年接待遊客近30萬人次。

  多年前以“醉韻偏坡”帶動旅遊發展時,村民們初步知曉了“表演唱山歌”也可以增收,而今,隨著農旅一體化項目的不斷推進,傳統民族民間文化的深度挖掘、與時俱進的傳承發展,加速推進了村民們對文化興鄉的認知提升。

  如今,走進“馨香園”“姊妹樓”等民宿,錯落有致的花藝,個性別致的蠟染與根雕藝術,現代化的生活配套設施,釋放著鄉村民宿經營者向文化經營轉型的重要信號,更讓人明白此處為何“一床難求”。

  陳維秀曾主動前往雲南麗江、束河古鎮考察學習。考察歸來,她家庭院的石槽花盆裏種上了三角梅、月季花、繡球花,原木餐桌鋪上了蠟染桌布,裝飾擺件也更為講究。如今,處處講究文化品位,是偏坡民宿的共同特點。

  “理想中的富美鄉村就應該像偏坡這樣吧:看得見鄉愁、觸摸得到文明。每一位來訪者既是鄉村文化的品鑒者,也是維護者。來時欣喜萬分,走時收獲滿滿。”一位遊客如此評價。

  今年5月,省農業農村廳發布貴州省“十縣百鄉千村”鄉村振興示范工程名單,偏坡鄉上榜示范鄉。

  從旅遊開發到“文化留客”,被挖掘出來的鄉間民族文化,正與偏坡鄉的旅遊業、生態農業融合、重生。這股新生力量,作為鄉村振興的強大動力,正帶著偏坡往富美鄉村的目標奔去。(記者 肖嬿 樊榮)

[責任編輯: 劉昌餘 黃勇]

相關閱讀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9953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