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貴州頻道
貴州頻道 返回首頁
>>正文

滄海桑田——三重景別的貴州鄉村新畫卷

2019-09-10 17:04:41  來源: 新華網

  新華社貴陽9月10日電 題:滄海桑田——三重景別的貴州鄉村新畫卷

  新華社記者王麗、齊健

  莽莽群山間,萬橋飛架、大道延展。

  高坡峽谷間,綠意盎然、生機勃勃。

  極貧村寨裏,決戰貧困、齊奔小康。

  走過貴州高原,一片滄海桑田。

  村莊在變,道路在變,生活在變,綠色蝶變……

  近景:易地落新家

  紅瓦白墻、南北通透的小高層錯落相間,陽光灑落的午後,院落間老人們促膝閒談,孩子們嬉戲追逐,樓宇間草坪、樹叢青翠宜人,星星點點的鮮花開得正艷。

  新民社區,貴州省惠水縣城的一座小區。

  與城市現代化小區無異,唯獨“新民”二字點出了差異。生活在這裏的1410戶居民,是三年間從178個貧困村寨喬遷來的易地扶貧搬遷群眾。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1)滄海桑田——三重景別的貴州鄉村新畫卷

  貴州省惠水縣新民社區一角(7月23日無人機拍攝)。新華社記者 楊文斌 攝

  “新民”們幾乎家家都有一張“舊房”照,挂在顯眼處,回望著遠去的記憶。

  38歲的王江華搬到新民社區後,成了附近一家企業的工人,每月有三四千元收入,還有“五險一金”。

  王江華的老家擺金鎮鬥底村,土地不僅破碎,而且在幾十米高的陡坡上,種的糧食都不夠自家吃。

  “在外面打工漂泊十幾年,從來沒奢望過能在城裏有房、有車、有穩定工作。”可對王江華來説,三年來,這些都一一實現了。

  “以前一個寨,現在一棟樓。”與他同寨的老鄉、新民社區黨支部書記羅應和説,新的家園裏醫院、學校、超市、農貿市場一應俱全;群眾辦事5分鐘走到服務大廳;孩子上學10分鐘走到學校,放學了就到社區“四點半學校”,每天都有志願者輔導功課。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2)滄海桑田——三重景別的貴州鄉村新畫卷

  貴州省惠水縣新民社區黨支部書記羅應和在小區裏展示易地扶貧搬遷前的老照片(7月23日攝)。新華社記者 楊文斌 攝

  社區創建了“移民搬遷招工信息交流群”,微信實時發布就業信息,幾乎每天都有新需求。每個小區都設有招工信息欄,社區服務大廳內的大屏也在滾動播放招工信息。

  從農民變市民,居住地的蟲鳴鳥叫少了,可易地搬遷的群眾睡得更踏實了。

  惠水縣移民社區聯合黨委副書記劉合奎説,新民社區周邊有300多家企業,2900多名社區移民通過各種渠道實現就業,戶均就業超過2人,基本消除了“零就業”家庭。

  建起一座新村,歸還四方綠土。移民生活安穩下來,遷出地的178個村寨,老房子基本都拆除了,土地大部分進行了復墾復綠,一部分流轉經營,種上了中藥材、經果林等。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3)滄海桑田——三重景別的貴州鄉村新畫卷

  貴州省惠水縣好花紅鎮的美麗鄉村風光(7月23日無人機拍攝)。新華社記者 楊文斌 攝

  易地落新家,兩頭換新貌。像新民社區這樣“村興、業興、景美、人和”的易地扶貧搬遷“新村”,貴州已建成近千個,而消失的老村莊也漸漸變成農民手裏的“綠色銀行”。

  從三次搬遷的瑤山鄉,到整鄉搬遷的三寶鄉,作為中國貧困人口較多的省份,貴州“十三五”期間將實施易地扶貧搬遷188萬人,涉及全省83個縣9449個村,搬遷貧困人口佔全省貧困人口三分之一、佔全國搬遷貧困人口約18.8%。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6)滄海桑田——三重景別的貴州鄉村新畫卷

  在貴州省惠水縣新民社區附近的一家公司,由農民轉變為工人的搬遷戶在車間裏作業(7月23日攝)。新華社記者 楊文斌 攝

  2015年12月,貴州率先打響易地扶貧搬遷“第一仗”,以堅持省級統貸統還、堅持以自然村寨整體搬遷為主、堅持城鎮化集中安置、堅持以縣為單位集中建設、堅持不讓貧困戶因搬遷而負債、堅持以産定搬以崗定搬“六個堅持”貫徹始終,走出了一條易地扶貧搬遷的貴州新路。今年,貴州將全部完成188萬人易地扶貧搬遷任務。

  “完善搬遷群眾的後續保障,是今明兩年重中之重的任務。”貴州省生態移民局黨組書記王應政説,圍繞搬遷群眾從農民向市民轉變的過程,貴州推進基本公共服務、培訓和就業服務、文化服務、社區治理和基層黨建“五個體係”建設,做好易地扶貧搬遷“後半篇文章”,目標是將安置點建成和諧有序、綠色文明、創新包容、共建共享的幸福家園。

  中景:舊村換新顏

  兩張貴州省平塘縣克度鎮航龍村同角度的照片,一張拍攝于2015年10月,一張拍攝于2019年7月。

  一張是灰蒙蒙的天,狹窄的水泥路,零亂的水泥磚房,有的還搭著藍色彩鋼瓦;一張烏雲壓境卻天空通透,寬闊的柏油路邊停著兩排私家車,黃墻紅頂的小洋房在山林邊錯落有致。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10)滄海桑田——三重景別的貴州鄉村新畫卷

  貴州省平塘縣克度鎮星際家園村民王順軍(右二)在自家創辦的“布依酒樓”裏為客人上菜(7月24日攝)。新華社記者 楊文斌 攝

  這個有289幢三四層新房的片區叫“星際家園”,房子的主人都曾是靠種植水稻、玉米為主的農民,現在大多經營著餐館、超市、民宿,為參訪“中國天眼”的訪客提供服務。

  46歲的“星際家園”村民王順軍忙得不可開交,家裏四層的新居,樓下經營“布依酒樓”,樓上是民宿。正值暑期,全國各地來的研學團、夏令營絡繹不絕。

  從步行到鎮裏趕集要走一個小時,但開車去鎮上只要5分鐘,航龍人享受著基礎設施提升的便利,而徹底改變他們生活軌跡的,則是距村子20余公裏遠、無線電寧靜區裏保護著的“中國天眼”。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8)滄海桑田——三重景別的貴州鄉村新畫卷

  貴州省平塘縣克度鎮星際家園(7月24日無人機拍攝)。新華社記者 楊文斌 攝

  “天眼”所在的克度鎮,以前到平塘縣城走顛簸砂石路要3個多小時,如今全鎮13個村198個村民組都通了硬化路,鎮區面積幾乎擴大了一倍,城鎮化率從2015年的20%提高到2018年的37%。群山深處不起眼的喀斯特小鎮,變成一座天文科普、科技交流和青少年研學教育的基地。

  走進新建的天文小鎮,處處充滿科技感和未來感:天文體驗館、時光塔、天幕街、南仁東紀念館,星際家園、航龍灣、天文時光村……當夜幕籠罩,抬頭便是浩瀚星空。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11)滄海桑田——三重景別的貴州鄉村新畫卷

  遊客在貴州平塘國際天文體驗館參觀(7月24日攝)。新華社記者 楊文斌 攝

  在遵義市播州區楓香鎮花茂村,誰也想象不到,現在一棟棟黔北民居拔地而起,一個個溫室大棚林立田間,一條條通村路、串戶路連接著家家戶戶的花茂村,過去叫作“荒茅田”,是一個增收難、留人難、村容差的偏遠貧困村。

  從農村“小康路、小康水、小康房、小康電、小康訊、小康寨”六項行動計劃,到城鄉“建設六網、實現六通”,貴州正加快形成與全面小康相適應的基礎設施支撐體係。自2017年8月啟動農村“組組通”硬化路三年大決戰,兩年的時間,貴州已累計建成通組硬化路7.87萬公裏,全面完成路面建設任務,實現全省3.99萬個30戶以上村民組100%通硬化路,徹底解決沿線1200萬農民群眾出行不便問題。

  一去二三裏,煙村四五家,亭臺六七座,八九十枝花。

  行進在貴州的鄉間小路、旅遊公路和高速公路上,從普通村民的家,到易地搬遷安置點的一排排新居,再到特色鮮明、各美其美的小城鎮,鄉村是貴州山水間最美的風景,原生態山野村居圖成了多彩畫卷裏的畫中畫。

  千朵雲有千般姿,萬座寨有萬種情。

  截至目前,貴州有724個村寨列入中國傳統村落名錄,數量位居全國第一。從懸崖酒店到萬洞之鄉,從大歌侗寨到槍手部落,“養在深閨人未識”的傳統村落成為熠熠奪目的原生態景觀。

  遠景:綠卷展新姿

  “朝與牛出牧,晝與牛在野。日暮穿林歸,長笛初在骻。”隨著無人機的爬升,牛不見了,只見茫茫林海。這一幅“牧牛穿林圖”,位于烏蒙大山深處的貴州省赫章縣河鎮鄉海雀村,一個森林覆蓋率超過70%的小山村。

  誰也想不到,就在30多年前,這裏森林覆蓋率不到5%,荒山禿嶺,土地沙化,井河幹枯,是個“海枯”村。因地處喀斯特山區,生態環境惡劣,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定性為“不適宜人類居住的地方”。

  今年夏天,海雀村的會議室裏,一場“産業發展謀劃大會”開得正熱烈,村幹部和40多戶建檔立卡貧困戶坐下來一起商量,近期要發展什麼産業。經過舉手表決,大多數村民同意發展肉牛養殖。

  “養牛我們有基礎,能幹得成,但大家一定得注意環境衛生,自家的圈舍要打掃幹凈,勤快一點才能把牛養好。”駐村幹部陳飛鴻對著話筒大聲講,告訴群眾為了守護村容村貌,傳統牧牛不行了,圈養行得通。

  正是在過去的30年間,海雀村老支書文朝榮帶著村民堅韌不拔地在荒山植樹造林,生態改變、農民覺醒、各界幫扶,村裏漸漸找到了合適的産業,因地制宜種植蘋果、中藥材,發展養殖業、服裝廠。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13)滄海桑田——三重景別的貴州鄉村新畫卷

  拼版照片:上圖為2019年7月25日無人機拍攝的貴州省赫章縣河鎮鄉海雀村披綠的山坡(新華社記者楊文斌攝);下圖為上世紀80年代海雀村石漠化嚴重的山坡(資料照片)。新華社發

  從“苦甲天下”到“林茂糧豐”,海雀村民在經歷了杈杈房、茅草房、磚瓦房後,如今住進了“小青瓦、雕花窗、轉角樓、白灰墻、穿枓枋”的黔西北秀美民居。

  “現在日子那真是太好過了,以前出門要穿水鞋,到處都是泥湯湯,現在穿著拖鞋轉一圈回來,也不會沾一點泥巴。”提起變化,56歲的苗族村民王光德深有感觸,從前是經常餓肚子,可現在家裏的臘肉多得吃不完,村裏有七八十輛汽車,大學生都出了9個。

  綠色,無疑是多彩貴州的永恒底色。貴州堅持生態優先、綠色發展,牢牢守住發展和生態兩條底線,加大産業結構調整力度,更多石山披上了“綠裝”。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14)滄海桑田——三重景別的貴州鄉村新畫卷

  這是7月25日無人機全景拍攝的貴州省赫章縣河鎮鄉海雀村新貌。新華社記者 楊文斌 攝

  作為世界上岩溶地貌發育最典型的地區之一,貴州岩溶出露面積佔全省總面積的61.92%,是全國石漠化面積最大、類型最多、程度最深、危害最重的省份。在貴州,眾多像海雀村一樣的石漠化村莊,通過持續生態治理改變了模樣。

  最新監測數據顯示,截至2016年底,貴州石漠化土地面積247.01萬公頃,五年間減少石漠化土地面積55.37萬公頃,減少了18.31%。

  底色也是底氣,是描繪美好藍圖、兌現莊嚴承諾的堅實基礎。

  2018年10月到2019年5月,貴州在200天裏造林1000萬畝。到2020年底,貴州將確保森林覆蓋率達到60%,達全國平均線的2.6倍。

  作為國家生態文明試驗區,貴州的綠色“顏值”連年攀高,空氣質量持續優化,中心城市和縣級城市空氣質量指數優良天數平均比例分別為97.2%和97.7%,綠色已成為多彩貴州最靚麗的底色。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4)滄海桑田——三重景別的貴州鄉村新畫卷

  遊客在貴州省惠水縣好花紅鎮的荷塘觀光(7月23日無人機拍攝)。新華社記者 楊文斌 攝

  守好青山綠水,生態産業如雨後春筍。2018年初,貴州提出“來一場振興農村經濟的深刻的産業革命”。短短一年,貴州牢牢把握好農業産業革命産業選擇、培訓農民、技術服務、資金籌措、組織形式、産銷對接、利益聯結、基層黨建“八要素”,踐行政策設計、工作部署、幹部培訓、督促檢查、追責問責“五步工作法”。2018年共調減低效玉米種植785萬畝,替代種植蔬菜、水果、中藥材、茶葉、食用菌等經濟作物667萬畝,帶動全省160.8萬貧困人口人均增收2348.4元,推動第一産業增加值增長6.9%,增幅居全國之首。

  今天的貴州農村,流行的是精品水果種植、農村電商、鄉村綜合治理、鄉村旅遊課程,一批根植綠色發展理念的新型職業農民,正通過培訓成為産業帶頭人和科技示范戶。

  小康不小康,關鍵看老鄉。易地搬遷、現代交通、綠色發展串起一個個新村、新寨、新城,曾經貧窮、落後、閉塞的鄉村煥發出新光彩,産業興旺、生態宜居、鄉風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鄉村振興新畫卷,正在貴州大地蓬勃展開。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5)滄海桑田——三重景別的貴州鄉村新畫卷

  遊客在貴州省惠水縣好花紅鎮的荷塘觀光(7月23日無人機拍攝)。新華社記者 楊文斌 攝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7)滄海桑田——三重景別的貴州鄉村新畫卷

  在貴州省惠水縣新民社區附近的一家公司,由農民轉變為工人的搬遷戶在車間裏作業(7月23日攝)。新華社記者 楊文斌 攝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9)滄海桑田——三重景別的貴州鄉村新畫卷

  這是通往貴州省平塘縣“天眼景區”的旅遊公路(7月24日無人機拍攝)。新華社記者 楊文斌 攝

[責任編輯: 鄧嫻 欒小琳]

相關閱讀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982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