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貴州頻道
貴州頻道 返回首頁
>>正文

貴州:紅臉冒汗的警示教育

2019-08-19 16:05:18  來源: 《瞭望》新聞周刊

貴州:紅臉冒汗的警示教育

《瞭望》新聞周刊記者 王麗 李驚亞

嚴肅問責 徐駿圖/本刊

  “作為縣委書記,對余越前一案你是怎麼想的,對你本人有什麼警示?”

  “你是縣長,對縣委書記‘咬耳扯袖’沒有?”

  “你和余越前一起共事,當時為什麼沒發現問題?”

  “既然感覺有問題,為什麼不提醒?”

  2018年10月18日,貴州省黔西南州望謨縣委就原縣委書記余越前腐敗案召開“一案一整改”專題民主生活會。貴州省紀委副書記4次打斷縣委書記和班子成員的發言,要求聚焦案情,把自己擺進去對照檢查,防止置身事外空表態。

  過去一個時期,很多警示教育無外乎案例材料一發、警示基地一建、教育活動一開展的“老三篇”,處分決定被“關在抽屜裏、封在檔案裏、大家不明就裏”,久而久之幹部容易麻木,典型案例警示、震懾、教育作用也沒有充分發揮。

  2018年以來,貴州省紀委監委以“一案一整改”為統領,把警示教育融入紀檢監察工作全過程,打通監督檢查、審查調查、教育整改等環節,通過還原“案發現場”,實現精準警示,並健全制度、堵塞漏洞,推動懲治結合、標本兼治,縱深一體推動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取得了初步成效。

  還原“案發現場”動真格

  不僅在望謨縣,在余越前曾任職的興義市和貞豐縣也召開了動真格的專題民主生活會。會前,三地還同步召開了全縣(市)黨員幹部警示教育大會。

  “剛開始我們拿著材料念,省紀委領導要求脫稿談。我們批評與自我批評5個多小時,真刀真槍、紅臉出汗,觸及靈魂,效果比以往民主生活會都要好。”望謨縣一位與會主要領導説。

  一年多來,貴州省持續深入推進“一案一整改”工作,通過“三會兩書兩公開”,即召開支部會或幹部大會、專題民主生活會或組織生活會、警示教育大會,在一定范圍發放違紀違法人員個人懺悔書和公開處分決定書,在黨內、單位內公開有關案情和向社會公開以案促改情況。

  今年春節前,貴州畢節市納雍縣禮堂正在舉行納雍縣原縣長鄭成芳係列腐敗案件“一案一整改”專題警示教育大會。200余名縣委縣政府班子成員、縣直部門和鄉鎮黨政主要負責人真正體會到了紅臉、冒汗的滋味。

  曾向鄭成芳送禮拜年的某縣級幹部、某縣直單位一把手和某鄉鎮黨委書記挨個登臺,向全體參會人員做現場檢討時,會場內一片肅靜。

  “大多數與會人員都曾是鄭成芳的下級、同事,用身邊人、身邊事作為案例,摒棄過去警示教育旁觀者心態,對在崗黨員幹部的震動非常大。大家切實感覺到,反腐倡廉態勢確實越來越嚴、越來越近,這樣的警醒方式很深刻,預防腐敗的效果非常明顯。”納雍縣委書記彭華昌説。

  跳出警示教育“老三篇”

  “有問題的幹部必須及時主動向組織交代,爭取得到寬大處理。”今年1月23日,銅仁市江口縣紀委監委在縣住房和城鄉建設局通報該局黨組成員、副局長鄒某某嚴重違紀違法案情,敲山震虎。

  警示教育大會後,經過反復思量,該局黨組書記吳某某主動走進縣紀委書記辦公室,如實交代了自己違規收禮金等問題,並上繳6萬元違紀所得。隨後,該局建築業管理站原站長周某某也拿著5萬元,走進縣紀委監委,交代了資金的來龍去脈,“警示教育大會讓我果斷地做出決定,而且時刻提醒我、鞭策我。”

  過去一些黨員領導幹部認為,別人“生病”為什麼自己“吃藥”?針對這一問題,貴州省要求,凡是2018年以後查結的黨員幹部違紀違法案件,都要開展“一案一整改”,明確案發單位黨組織的主體責任和紀檢監察機關監督職責,黨委(黨組)書記是第一責任人。

  “案發地區和單位暴露問題後仍不嚴肅整改的,要對主要領導啟動問責程序,從嚴從重倒查追責。‘一把手’在民主生活會上的表態,是我們今後的監督依據,避免表態多調門高、行動少落實差的現象。”貴州省紀委副書記、省監委副主任朱江華説。

  針對腐敗多發易發的行業、崗位,貴州分層分類、常態化開展“一案一整改”,如將掃黑除惡專項鬥爭查處的“三類問題”納入“一案一整改”范疇;匯編落馬省管幹部、縣級黨政“一把手”、教育係統等案例剖析材料和懺悔錄,在一定范圍內發放;設立扶貧領域突出問題警示教育月,召開專題警示教育大會,在省警示教育基地開設專題展廳,分行業和崗位接受廉政教育等,讓黨員幹部知敬畏、存戒懼、守底線。

  據貴州省紀委監委統計,截至今年4月,貴州共有4600個黨組織針對5700多個案件開展“一案一整改”,制發紀律檢查(監察建議)書2560份,建立健全有關制度規定3000余個。在警示震懾和政策感召下,2018年貴州共有3475名黨員幹部和國家公職人員主動向組織交代問題。

  懲治並舉標本兼治

  “一手懲、一手治,懲中治、治中懲,懲治同向、同步、同進。”貴州省紀委監委相關負責人認為,“一案一整改”把查辦案件的“前半篇文章”和“後半篇文章”銜接貫通起來,把警示教育融入紀檢監察工作各環節,全面打通懲處和預防的連接通道,實現懲治並舉、標本兼治,縱深一體推進“三不腐”。

  今年3月,黔南州三都縣原縣委書記梁嘉庚因犯受賄罪,被一審判處有期徒刑10年。三都是貴州深度貧困縣,梁嘉庚在三都任職短短兩年多,不考慮深度貧困的縣情實際,大搞形象工程。其主導實施在建1000萬元以上的項目有127個,但與脫貧攻堅有關的只有41個,完工的不到10個。2017年8月,黔南州對三都縣存在的不聚焦精準脫貧工作等問題提出批評並“約法三章”,梁嘉庚卻陽奉陰違。

  梁嘉庚被查處後,在貴州省紀委監委督促下,三都縣進行“一案一整改”:出臺《三都縣政府性債務化解30條》,預防和控制政府投資風險;針對“一言堂”等問題,出臺全體會議議事規則;針對過去不聚焦脫貧攻堅主責主業問題,壓緊壓實“一把手”工作責任,領導幹部全部下沉,全縣實行脫貧攻堅網格化管理,3819名領導幹部用1個月時間進行全覆蓋、地毯式摸排,徹底摸清貧困底數,對排查出的漏評、錯評、錯退人口,因戶施策發展産業。

  “‘一案一整改’讓幹部們的規矩意識大大增強,幫助他們卸下心理負擔,幹事的精氣神大有好轉。”三都縣委常委、紀委書記桂德君説,三都縣脫貧攻堅工作長期挂末,去年終于跑到了全省前列。

  貴州省紀委監委將完善制度、壓實責任,倒逼各方面把“一案一整改”抓實抓細抓到位;將把“一案一整改”工作列入巡視巡察內容,督促相關黨組織主動履行以案治本主體責任,紀檢監察機關將適時通報曝光一批“一案一整改”工作搞應付、走形式的典型,真正把懲前毖後、治病救人的方針落實好、詮釋好。

[責任編輯: 欒小琳 劉菲]

相關閱讀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8937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