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貴州頻道
貴州頻道 返回首頁
>>正文

後發趕超貴州之變

2018-12-09 09:41:08  來源: 《瞭望》新聞周刊

貴州雙龍航空港經濟區大數據展示中心。歐東衢攝/本刊

  “貴州能在五年內將貧困率從30%降到8%,其中一個重要推動因素,是借助電子商務把貧困地區的農産品銷售到世界各地。”在首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開幕式上,世界銀行行長金墉用貴州的實踐,點讚中國改革開放取得的巨大成就。

  11月初,世界銀行考察團來到貴州。從決戰脫貧攻堅到發展數字經濟,乃至成為世界的大數據中心,在世界銀行的專家們看來,“貴州有許多成功范例,可以將可復制的、可借鑒的發展模式推廣到其他國家和地區,造福更多人,推動全球減貧和發展事業取得更大成就。”

  曾長期被貼上“三言”(天無三日晴、地無三裏平、人無三分銀)和“兩語”(夜郎自大、黔驢技窮)標簽的貴州,在改革開放40年來,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牢牢守住發展和生態兩條底線,培植後發優勢、奮力後發趕超,探索出一條“有別于東部、不同于西部其他省份”的發展新路,連續31個季度經濟增速位列全國前三。

  交通之變:跨越天塹啟通途

  9月底,一輛滿載鋁礬土的79788次列車從貴陽南站改貌物流中心發車,駛向廣西欽州港,中新互聯互通項目國際陸海貿易新通道(簡稱“陸海新通道”)“黔桂”鐵海聯運測試班列成功發運。

  “‘陸海新通道’進一步拉近了貴州與世界的距離,貴州産品出海時間可縮短3至4天。”貴州省商務廳口岸一處處長楊明鳳説,長期以來,直通海外、境外的物流大通道的缺失束縛了貴州企業走出去的步伐。隨著“陸海新通道”建設的深入推進,將有更多的貴州産品走向世界。

  貴州,地處雲貴高原東部,平均海拔1100余米,92.5%的面積為山地和丘陵。外界常用“地無三裏平”來描述這個中國唯一沒有平原支撐的省份。黔道難行一度是制約貴州發展的最大瓶頸。

  交通于貴州,是“一通百通”的基礎性支撐因素。近年來,在國家大力支持下,貴州多管齊下,加快打造現代綜合交通運輸網絡:

  2014年,貴廣高鐵開通,高鐵裏程實現“零”的突破,如今鐵路出省通道達到14個,形成貴陽至周邊省會城市及泛珠三角、長三角、京津冀等地區2至8小時高鐵交通圈;

  2015年,率先在西部實現“縣縣通高速”,如今高速公路裏程由2011年底的2023公裏增至5800公裏,高速公路出省通道達到17個;

  2015年,北入長江的烏江高等級航道實現通航,2018年“陸海新通道”開行測試班列;

  2017年,茅臺機場通航,貴州實現通航機場市(州)全覆蓋,形成“一樞紐十支”民用運輸機場布局。2018年貴陽—莫斯科直飛洲際航線開通,國際航線達到24條。

  大道已出省,黔道不再難。作為全國內陸開放型經濟試驗區,貴州已經成為西南聯結華中華南交通樞紐、西部地區“一帶一路”重要陸海連接線、長江經濟帶和“珠江—西江”經濟帶的中間帶。

  大動脈通了,毛細血管也活了。2017年,貴州實現村村通瀝青(水泥)路、村村通客運,“以前‘雨天一身泥、晴天一身灰’的‘泥水路’變成了幹凈的水泥路,以前去省城貴陽按天數算,現在按小時算。”

  交通困難,一難變萬難;交通改變,一變帶萬變。便捷的交通為貴州帶來了人流、物流,帶來了發展機遇。

  2011年到2017年,貴州民航旅客吞吐量從747萬人次提升至2457.65萬人次,貨物運輸量從4.4億噸增至9.4億噸,貨物運輸周轉量從1059億噸公裏上升至1544億噸公裏。

  “從‘飛鳥不通’到人暢其行、物暢其流。”貴州省發改委主任陳少波認為,交通條件的跨越式發展不僅成為過去幾年貴州經濟發展的基礎支撐因素,還將是未來幾年高質量發展的基礎性保障。

  産業之變:無中生有探新路

  “貴州”,雖名為“貴”,但在史料記載、外界眼中,貴州最“醒目”的標簽是“窮”——人無三分銀。

  直到21世紀初,貴州的“窮”仍未改觀。2009年,貴州省GDP僅佔全國的百分之一,人均生産總值只相當于全國平均水平的三分之一,多項核心經濟指標在全國挂末倒數。

  然而,貴州的“窮”並非一無所有,而是“富饒的貧困”。素有“江南煤海”之稱的貴州,煤炭探明儲量超過江南十省之和,中國磷都、中國汞都也都在貴州。

  貴州經濟長期挂末的一個重要原因是産業結構單一、生産方式落後:一産是“糊口農業”,二産“一煤獨大”,三産起步晚、底子薄。

  近年來,貴州統籌推進“大扶貧、大數據、大生態”三大戰略,著力補齊脫貧攻堅、基礎設施建設和教育醫療“三塊短板”,做強貴州大數據、大旅遊、大生態“三塊長板”,在穩住傳統産業的同時,加速培育新興産業。

  如何找到逆轉的突破口,貴州順應時代趨勢,發揮比較優勢,敢于無中生有,擺脫對能礦資源的過度依賴,培育和發展具有領先意義的戰略性新興産業。

  在貴州大數據發展歷程中,位于貴陽互聯網金融特區大廈裏的貴陽大數據交易所具有標志性意義。目前,交易所在全國有近4000家會員企業,已接入225家優質數據源,經過脫敏脫密,150PB的數據、涵蓋30多個領域的近20000個數據産品可在此定價交易。

  作為全國首個國家級大數據試驗區,貴州大數據相關企業從2013年的不足1000家增長至8500多家,不僅吸引了蘋果、高通、微軟等世界知名企業,阿裏巴巴、華為、騰訊、百度、京東等全國大數據、互聯網領軍企業扎根貴州,貨車幫、白山雲、朗瑪信息、易鯨捷、華芯通等一大批本土企業也快速成長。

  目前,貴州納入省大數據局監測調度的億元以上大數據領域重大項目已達229個。在全國經濟增速放緩的情況下,貴州大數據重大項目建設正呈現“結構趨優”的特點。

  大數據正成為貴州經濟新的增長點,也為貴州傳統産業轉型升級提供了強力支撐,貴州在過去兩年先後開展了“千企改造”工程·大數據專項行動和“大數據+産業深度融合行動計劃”。今年前三季度,貴州有1513戶企業啟動實施了技術改造,涉及項目1691個,累計完成投資1330億元。

  在剛剛完成機械化智能化改造的貴州發耳煤業有限公司調度指揮中心,《瞭望》新聞周刊記者看到,操作人員通過操作平臺實現智能化生産管理,各係統數據實時傳輸顯示到大屏幕上,對井下情況一目了然,基本實現了輔助係統智能化、綜採工作面智能化。

  公司董事長孫守義算了一筆賬,改造完成後,礦井的綜採隊由原來的85人減少到49人,每年節約人工費用440萬元,日産量由過去的1900噸提升至2800噸,生産效率提高47%;7個子係統運行後,現場值守人員由原來的74人減少到21人,每年節約人工費用380萬元。

  “千企改造”“萬企融合”提升了貴州傳統行業競爭力,大數據這棵“智慧樹”已成為越來越多實體經濟企業的“搖錢樹”。前三季度,貴州煤電煙酒四大支柱産業平穩增長,合計對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貢獻率達到70%,穩住了工業發展基本盤。

  “新的在補舊的,舊的也在脫胎換骨”。陳少波認為,貴州這幾年之所以能夠“持續高速不失速”,是因為在新舊動能轉換過程中把握住了平衡。

  彎道取直、後發先至。2018年前三季度,貴州經濟增長9%,增速位列全國第二,高于全國平均水平2.3個百分點。2011年以來,貴州經濟增速已連續31個季度位居全國前三,經濟總量也從倒數躍升至全國第23位。

  陳少波認為,貴州經濟發展呈現貧困人口加速“變少”、經濟總量加快“變大”、經濟結構不斷“變優”、發展動力不斷“變強”、優質供給不斷“變多”、發展質量持續“變好”、經濟效益持續“變好”、人民生活持續“變好”的良好局面。

  生態之變:山清水秀得先機

  “90後”的王婷婷是遵義市匯川區毛石鎮人,雖然家鄉山清水秀,但祖祖輩輩卻只是務農,沒有找到其他適合發展的産業。為了減輕家庭負擔,身為長女的她初中便輟學外出打工。

  2012年,王婷婷返鄉創業,帶領村民養牛。雖然經濟效益不錯,但因養牛對環境污染較大,經常有環保部門來檢查。2017年初,當地被劃為赤水河水源保護區之後,王婷婷更發愁了:未來該怎麼辦?

  和朋友商量後,王婷婷決定養石蛙。石蛙既不破壞生態,又有較高經濟效益,屬于高端品種,但對環境、食物等很挑剔,當地植被茂密、泉眼無數,良好的生態非常適合養殖石蛙。

  通過銷售蛙苗及成品蛙,王婷婷和朋友投資的石蛙養殖基地2018年已收入20多萬元,預計到2020年,成品蛙將達到100萬只,全部投放市場後“錢”景可觀。

  長久以來,貴州原始、天然的自然風貌被當作趕不走貧困的“注腳”。這些年,貴州人逐漸認識到,綠水青山和得天獨厚的涼爽氣候,正是大自然贈予貴州的無價寶藏。

  “過去大家覺得貴州山多、陰雨天多,做生意都不願去。今天來看,這些缺點反而成了大數據産業得天獨厚的優勢。”2018年9月,在廣州舉行的第十二屆泛珠三角區域合作與發展論壇暨經貿洽談會上,騰訊董事會主席兼首席執行官馬化騰如此點讚貴州。

  選址于貴州貴安新區的騰訊公司七星數據中心,就在兩座山體之中,交通不便,反而讓它安全隱蔽;陰雨天多,帶來周邊水電資源豐富;山洞溫度較低,可以有效降低能耗。

  “天無三日晴”,成為貴州吸引眾多知名大數據企業的優勢所在。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在貴州正成為現實。

  作為首批國家生態文明試驗區之一,貴州正以更加務實的行動和舉措保護天藍、地綠、水清,讓更多的“綠色紅利”惠及于民——

  貴州省在清鎮市較早成立了環境保護法庭,專門受理生態環境保護案件,並在全國省級層面率先成立公、檢、法、司配套的生態環境保護司法專門機構;

  貴州實施赤水河上下遊生態補償機制、劃定水資源管理紅線等,6年多來植樹造林、退耕還林還草350多萬畝,赤水河80%河段水質達到Ⅱ類標準;

  過去五年,貴州共推進13項相關改革,五級河長制、生態保護紅線、生態環境損害黨政幹部問責、排污權有償使用、污染第三方治理等舉措,引領全國生態文明改革之先。

  今年7月初,在第42屆世界自然遺産大會上,貴州梵凈山被列入世界遺産名錄,至此,貴州已是中國世界自然遺産數量最多的省份。2016年,貴州入選《紐約時報》世界上52個最值得到訪的旅遊目的地。

  綠色,是多彩貴州最亮麗的“底色”。貴州省林業廳副廳長向守都説,貴州的森林覆蓋率從2012年底的42.5%提高到2017年底的55.3%。據貴州省環境保護廳公布的數據,今年前三季度,貴州9個中心城市空氣質量平均優良天數比率為97%,均達到國家規定的二級標準。

  貴州省文化和旅遊廳副廳長汪文學説,依托好山好水好空氣,貴州省旅遊業持續呈現“井噴式”增長。2016年、2017年全省接待遊客量5.31億人次和7.44億人次,旅遊總收入5028億元和7117億元,年同比增長均在40%以上。

  精神之變:衝出洼地築高地

  位于貴陽市東部扶風山麓上的陽明祠,是為了紀念中國明代哲學家王陽明而建。在王陽明所處的明代,地處西南的貴州是“蠻夷、未開化之地”,而近代以來,夜郎自大、黔驢技窮成了外界眼裏貴州的標簽,貧窮、落後、不思進取似乎成了貴州人的代名詞。

  “我們不能一直墊底,也要奮力攀高,只要構築‘精神高地’,就能衝出‘經濟洼地’。”貴州省委省政府提出。

  在貴州桐梓縣,大大小小的脫貧攻堅會之前,一首歌唱扶貧一線幹部的歌曲——《真情灑滿扶貧路》都會響起。這首歌的詞作者是貴州省直部門在桐梓的挂職幹部丁盛。

  “全縣5000多名幹部,幾乎全部投入到脫貧攻堅一線,吃住都在村裏,白天他們帶領群眾修房、修路、修溝渠,晚上開群眾會,走村串戶。”丁盛説,他不由得寫了這首歌,為扶貧幹部們點讚、鼓勁。

  2018年9月,貴州省政府宣布,桐梓等14個縣區正式退出貧困縣序列。

  脫貧攻堅是幹出來的,治窮先治懶。在貴州許多鄉鎮,一進政府大樓都能看到,墻上貼著脫貧攻堅作戰圖,挂著脫貧倒計時表;有些女同志背著年幼的孩子加班加點;有些基層扶貧幹部通宵達旦地工作,幾個月回不了一趟家……

  扶貧先扶志。丹寨縣制定了以“懶轉勤、勤轉能、能轉富”為主要內容的“三轉套餐”,並在全縣推廣,揚武鎮洋浪村通過村規民約,讓大家一起來監督,激發“懶漢”們主動脫貧的積極性。

  “脫貧攻堅過程中,幹部辛苦指數非常高,像擰緊的螺絲一樣。”貴州首個脫貧出列的赤水市委書記況順航説,“脫貧攻堅使農村生産生活條件得到了改善,困難群眾生活質量得到了提升,也鍛煉培養了一批幹部。”

  他的話,代表了貴州數萬日夜奮戰在脫貧攻堅一線上的幹部的心聲。

  作為全國貧困程度最深的省份,貴州省始終把脫貧攻堅作為經濟社會發展的頭等大事和第一民生工程,全力總攻絕對貧困,堅持“一屆接著一屆幹,一場戰役接著一場戰役打,一個山頭接著一個山頭攻”,不斷積小勝為大勝。

  截至2017年底,貴州貧困人口從2011年底的1149萬減至270余萬,貧困發生率從33%降至8%。減貧的背後,不僅是只爭朝夕的苦幹實幹,更有著開放、包容的發展心態和持之以恒、滴水穿石的貴州精神。

  跨貴州、湖南兩省的貴州銅仁鳳凰機場,兩省共建共享並跨省命名,這在國內尚屬首次,此舉也實現了“張家界-鳳凰-梵凈山”資源、客源、信息、市場共享,打造黔東湘西旅遊“金三角”;

  貴州採用世界銀行《2018年全球營商環境報告》指標體係對省級及9個市(州)、88個縣(市、區)營商環境進行第三方評估,是全國少數、西部第一個主動對標國際公認的世界銀行營商環境評估標準開展第三方評估的省份;

  “貴州自2006年召開第一屆旅遊産業發展大會以來,已經連續舉辦了12年,成為貴州旅遊品牌,全省項目建設現場觀摩會也堅持7年多了,現在市、縣一級也自發舉辦觀摩會,幫助幹部們開眼界、漲自信。”貴州省改革辦秘書處處長梁小江説。

  完善增比進位的業績激勵機制,強化項目觀摩的實地考核辦法,增強內生動力,聚集外部要素,確保實現高于全國、高于西部的發展速度。在“團結奮進、拼搏創新、苦幹實幹、後發趕超”的新貴州精神激勵下,貴州正視自身的不足和優勢,著力補齊“短板”、做長“長板”,認準路幹、鉚足勁拼,以“人一之我十之,人十之我百之”的拼搏精神經受各種嚴峻考驗,將貴州的“朋友圈”越做越大。(採寫記者:李銀 王麗 潘德鑫 李驚亞) 

[責任編輯: 劉昌餘 謝素香]

相關閱讀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38266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