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離病房裏的“代班媽媽”
2020-03-01 15:02:30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新華社廣州3月1日電(記者胡林果)當媽媽3年了,廣州市婦女兒童醫療中心的護士曾飛飛面對這個1歲9個月大的小男孩,卻像個新手媽媽一樣,手忙腳亂。

  小男孩歡歡(化名)和父親都確診患新冠肺炎,媽媽和雙胞胎妹妹在酒店隔離。2月19日,他一個人住進了醫院的隔離病房。

  對孩子來説,隔離病房和病毒都不是什麼可怕的,可怕的是要和媽媽分開。看到媽媽轉身離開,原本還對新環境很新奇的歡歡哭得讓人心疼。

  曾飛飛一把抱起了他。孩子卻手指著門口,嘴裏一直叫著媽媽,哭聲停不下來。抱著孩子邊走邊哄,整整兩個小時過去後,歡歡困了,在病床上睡了。放下孩子,手臂已經麻木。

  “我也是孩子的媽媽,非常明白寶寶與媽媽分開的不舍和對陌生環境的恐慌。”曾飛飛説。

  疫情發生後,作為廣州市新冠肺炎定點收治醫院,廣州市婦女兒童醫療中心徵集醫護人員參與集中救治患者。醫護人員需要連續工作14天,再隔離觀察14天,這期間不能回家。信息一發出,就有10多人報了名。

  “我家只有一個小孩,負擔輕,我能上。”在家人的支持下,原本在內科工作的曾飛飛主動報了名,並將自己3歲的孩子送回老家湖南,帶上幾件衣服住進了醫院。

  曾飛飛和同事們三班倒,經常是太陽下山後開始工作,伴著黎明的陽光回到房間休息。日夜不停的守候讓“代班媽媽”和患病孩子們的關係更親密了,一個眼神、一個動作、一聲呼喚,都能迅速找到對應的“暗號”。

  一開始歡歡怎麼都不肯配合換尿片,曾飛飛想起歡歡媽媽説過歡歡喜歡吃奶糖,這才用糖果將歡歡哄住換了尿片。慢慢地,歡歡變得很聽話,成了“小跟班”,“代班媽媽”走到哪他就跟到哪,治療需要做CT檢查、抽血、核酸檢測,他都能做到不哭不鬧。

  2月24日,結束了連續兩周工作的醫護人員換下來休息,新的“代班媽媽”們接替上崗。

  這一次特殊的“換崗”,“代班媽媽”們有説不完的細節。歡歡睡覺要蓋自己帶的被子、喜歡看墻上的卡通畫、可以吃奶糖但不能多吃……

  下班走的那天,曾飛飛不敢跟歡歡説再見。後來得知歡歡不見她了,還到處找她。在指定酒店隔離後,曾飛飛每天都通過微信了解歡歡的情況,看看他有沒有按時吃飯、吃藥,換尿片的時候還會不會哭。

  在“代班媽媽”們接力照顧下,歡歡病情已經穩定些了,“我們都期待歡歡能早日回家與媽媽團聚。”曾飛飛説。

+1
【糾錯】 責任編輯: 吳夢帆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290411256468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