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表測評時部門工作評分低 南雄人大組織評議“重考”
2019-08-23 08:55:19 來源: 南方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滿意12票,不滿意2票,基本滿意12票。”8月22日,在南雄市十五屆人大常委會三十二次會議的投票中,韶關市南雄公路事務中心因滿意票不到投票數的二分之一,成為南雄人大對“一府兩院”及其相關部門開展“代表測評+人大評議”監督以來,第一個未“過關”的單位。3個月後,它將迎來南雄人大組織的第三次“考試”。

  2013年以來,南雄市人大常委會在全省首創對“一府兩院”及其相關部門進行“代表測評+人大評議”監督。具體而言就是,在每年年初的市人大會議上組織代表對部門的滿意度測評排序,將排名倒數兩位的部門自動納入市人大常委會年度專項工作評議中,給予3到6個月的整改期,由市人大常委會委員對整改成效進行評議投票,並評定等級,此舉打通了人大會議與閉會期間的監督工作,實現了對部門的常態化監督。

  按照評議辦法,韶關市南雄公路事務中心將繼續進行為期3個月的整改,再進行第三次評議。

  公路事務中心調查評議組組長、南雄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何文忠表示,評議不通過後,評議組並不解散,將繼續徵求常委們的反饋意見,並開展基層調研,摸清症結所在,再將問題清單反饋給公路事務中心,深化督查整改。

  測評評議工作開展7年來,南雄市人大常委會根據測評結果共評議了22個單位,其中南雄市水務局今年是第二次被納入評議。

  對于6年後再被列入評議對象,南雄市水務局局長嚴桂龍表示:“心態跟6年前不太一樣,第一次被評議的時候感覺被群眾否定,壓力很大。現在更多感覺是一種工作契機,有人大幫我們把脈問診,對我們提升工作是一種推動。”

  據省人大常委會統計,目前,南雄人大“代表測評+人大評議”的監督模式已逐步在我省基層人大中推廣,其中有40.2%的縣級人大和31%的鄉鎮人大復制或借鑒了南雄的做法。

  縱深

  南雄人大對“一府兩院”探索“代表測評+人大評議”監督

  試水七年 如今已成工作“晴雨表”

  8月22日,在南雄市十五屆人大常委會三十二次會議的投票中,韶關市南雄公路事務中心因滿意票不到投票數的二分之一,成為南雄人大開展“代表測評+人大評議”監督以來第一個未“過關”的單位。

  時至今日,南雄人大的“代表測評+人大評議”被稱為是政府部門工作的“晴雨表”。有單位首次評議不過關,這在南雄“一府兩院”及其組成部門引起了不小的震動,也被解讀為測評工作的風向標。

  從一開始試水“代表測評+人大評議”監督工作到現在,7年間,這項探索在黨委、人大、一府兩院和部門的互相調和適應中不斷成熟,由此,彼此之間對各自的工作有了更深的體認。

  從“不習慣”到“受歡迎”

  此前,南雄與其他地方人大對“一府兩院”的評議一樣,評誰不評誰,由人大常委會説了算,評議單位負責人做完述職報告、常委會委員投完票便了事。但南雄市人大常委會主任陳玉英很快發現,這樣的評議效果並不好。

  能否先由代表投票來確定評誰,人大常委會專門督促整改?權衡再三,南雄人大常委會決定先試一試,在2013年的市人大會議上,全體代表對“一府兩院”及其相關部門單位2012年工作滿意度進行分類測評,排名最後兩個的單位,自動列入常委會的評議對象。

  測評結果不僅向市委報告、被評測單位上級函告,還向社會公開。這讓滿意率低、排名靠後的部門挂不住臉,很多負責人開始吐槽,“人大這是把刀架到我們脖子上了。”

  測評墊底的兩個單位更是著急。第一年測評墊底的南雄市汽車站負責人李應海得知結果後,第一時間衝進了陳玉英的辦公室,劈頭第一句話是“為什麼要搞我們?”

  “這是代表評的,具體是什麼原因,要等我們調查組下去了,幫你一起找。”陳玉英回憶説,在這之前,汽車站與人大從無交集。

  之後,由人大常委會組成的調查評議組認真分析了不滿意票的代表構成,並在進駐汽車站之後,陸續對幹部職工開展民主測評,聽取代表和服務群眾的意見。

  很快,一張問題清單就列了出來:農村公交客運站點和線路覆蓋不全、公交車老化、公交車候車廳(站、點)管理不到位……這時李應海發現,這些都是長期存在、向上級爭取多年卻一直沒得到重視的問題。

  拿著人大評議列出的問題清單,李應海再次跟上級爭取時很快得到了回應。及時下撥的1.1億元資金,不僅新增8條公交線路,新購置2輛公交車,還興建起一批農村公交候車亭,服務農村群眾出行的水平有顯著提升。第二年測評,汽車站從墊底一躍衝入第一方陣。

  連續7年評議22個部門,經歷全過程的陳玉英見證了部門對人大評議監督從“不習慣”到“受歡迎”的轉變。如今,每年的測評結果出來後,很多排名靠後的單位都會主動去人大常委會詢問原因,並嫻熟地借助人大的測評評議來推動工作、爭取上級支持。

  “自己的眉毛要別人剃”

  “自己的眉毛要別人剃。”這是南雄當地耳熟能詳的一句俚語,意思是要想把眉毛修得好看,還是要別人動刀。

  事實上,縱觀7年來測評靠後、被納入評議的單位,很多都是係統內的標兵、上級眼裏的“優等生”。

  當得知今年測評倒數第二,被納入評議後,南雄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局長王婉霞直言“非常詫異”,此前她對自己的工作很自豪,“南雄的人社工作一直在韶關名列前茅。”

  人大調查評議組來了以後,問題浮出水面。大量基層的群眾反映,人社所人員短缺,工作效率低,辦事總是排長隊。

  這個問題並不在人社係統或政府的考核督查之中。王婉霞後來自己剖析道,“目光向上、視野朝內,可能是自己工作的出發點出現了偏差”。

  “很多工作我們從專業角度上來講認為是管控到位的,但是離老百姓的實際感受還是有距離。”曾被納入評議的韶關市生態環境局南雄分局局長葉賢銀認為,正是這種評價中的“溫差”,顯示出了代表測評、人大評議的特殊作用。

  從“走過場”到“不走樣”

  也是一場評議,曾讓南雄人大這項監督創新風雨飄搖。2014年,在部門對黨委、人大、政府、政協四套班子的民主評議中,人大班子獲得的滿意率最低。

  是不是測評評議工作過了火?還能否繼續推進?南雄人大班子中也打起了退堂鼓。在這個時候,南雄市委給了強有力的支持。

  南雄市委書記王碧安坦言,有一些科局領導確實在被列為評議對象後來找他,抱怨倒苦水,“我説你先找自身的問題”。

  事實上,在人大的整改意見問題清單中,除了評議部門的問題之外,涉及到政府的統籌協調責任,也會抄送市政府辦理。南雄市長林小龍説,對于人大評議中指出的問題,市政府也建立起督查落實機制,對其整改落實進度進行考核。

  黨委、政府、部門的共振,也對代表履職産生了一些微妙的影響。這些年的觀察讓陳玉英留意到,與這項創新剛開始有代表隨意勾選、很快就填完表格相比,這些年來人大會議上代表測評更加認真斟酌考慮,仔細選擇,花得時間也更長了。這個變化的背後,正是人大監督從“走過場”到“不走樣”的改變。

  南方日報記者 駱驍驊 陳理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雯
廣東中山警方展開夏季大練兵
廣東中山警方展開夏季大練兵
古籍保護修復的“知”與“行”
古籍保護修復的“知”與“行”
航拍廣東之中山:偉人故裏競風流
航拍廣東之中山:偉人故裏競風流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5611249103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