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盟開天價罰單 谷歌的麻煩才剛剛開始?

歐盟18日對谷歌公司以違反反壟斷法重罰43.4億歐元,再創歐盟罰金紀錄。谷歌已表示將對此提出上訴。天價罰單往往是最吸引眼球的,這也是所有反壟斷案件中最具威懾力的部分。然而,對于産業市場和消費者的實際影響,這僅僅只是一個開始。

歐盟開出43.4億歐元大罰單

  歐盟18日對谷歌公司以違反反壟斷法重罰43.4億歐元,再創歐盟罰金紀錄。歐盟反壟斷專員瑪格麗特維斯塔格在裁決中表示:“谷歌利用安卓為載體,來鞏固搜索引擎的主導地位。這樣的做法導致競爭對手沒有機會去創新,以及展開有意義的競爭。”

  歐盟指出,谷歌必須在90天內“整改”,徹底停止違法行為,否則其將對母公司繳納全球日均收入5%的罰款。

  業內人士指出,歐盟針對谷歌和三星等手機廠商之間安卓係統的使用協議,指出了其明顯存在的問題。首先,谷歌免費提供手機軟件,但同時也要求手機廠商如果想要獲得Google Play應用商店的授權,需要預裝谷歌搜索引擎和Chrome瀏覽器。歐盟強調該做法存在問題。谷歌實際上將Google Play應用商店關聯至11款應用,包括谷歌地圖(Google Maps)、Gmail和谷歌文檔(Google Docs)。

  歐盟還表示,谷歌向手機廠商和運營商付費,讓它們在手機上以排他性方式預裝谷歌搜索應用,這也是違法的。谷歌曾于2011年至2014年如此行事,當時谷歌制定了所謂的“反碎片化”協議,防止手機廠商使用修改過的安卓版本。(中國證券報)

罰款僅是新一輪交鋒的開端

谷歌已表示將對此提出上訴,其CEO Sundar Pichai也于當日在谷歌官方博客發文表示,安卓係統並未減少競爭,而是帶來了更多競爭,對歐盟的指責進行了反駁。

  魏士廩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根據歐盟以往的處罰實務來看,如果企業提出上訴,處罰一般會暫停,以在法院判決之後再正式執行。“實際執行中因為罰款數額巨大,執法機構為了避免出現回轉性錯誤,一般會先暫不執行,等訴訟結果出來了再説。”他説。

  谷歌一旦上訴,該案的不確定性就會大增。

  “大的罰款一般都會和解結案,因為兩邊都不願冒太大風險。”魏士廩解釋稱,“對執法機構來説,其風險是行政處罰被法院推翻,這在歐盟和美國都有過先例;而對企業來説,走完上訴程序將耗費巨大的時間和精力成本。雙方基于各自的利益考慮,最後和解的可能性比較大。”

  談及罰款之外的整改要求,魏士廩認為,谷歌基于安卓係統的運營模式應該會做出一定調整。“這是處罰的核心點,如果在這一點上都不做出改變,執法機構就沒有權威了。”他説,“(谷歌)至少形式上會做出一定的改變,雖然最終效果如何還不一定。和解肯定是雙方都要做出一些妥協和退讓。”

  中國政法大學知識産權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李俊慧認為,谷歌對歐盟法律的違反,是因為同時滿足了其安卓係統具有市場支配地位、免費開源係統附加了軟件預裝兩點要素。

  “如果我現在來做一個免費開源軟件並附帶捆綁,這就不會有問題。谷歌的問題主要還是安卓係統在歐盟具備了市場支配地位,在此情況下繼續捆綁預裝就可能涉嫌濫用市場支配地位了。”他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

  Pichai在文章的最後表示,截至目前,正是得益于安卓係統的商業模式,谷歌才不必因使用其技術而向手機制造商收取費用,或是採取嚴格控制的分銷模式。這也被外界解讀為他在暗示,強迫谷歌停止捆綁的做法將改變可以免費使用安卓係統的現狀。

  李俊慧認為,安卓係統即使改為收費,也會在特定地區或市場,未必會在全球范圍。“但是一旦安卓係統在歐盟地區收費,勢必會對該地區手機預裝係統産生影響。這會給其他獨立係統産生新的機會,但也會增加繼續搭載安卓係統手機的成本並影響最終定價。”(21世紀經濟報道)

谷歌的麻煩才剛剛開始?

天價罰單往往是最吸引眼球的,這也是所有反壟斷案件中最具威懾力的部分。然而,對于産業市場和消費者的實際影響,這僅僅只是一個開始。

  天價罰單往往是最吸引眼球的,這也是所有反壟斷案件中最具威懾力的部分。然而,對于産業市場和消費者的實際影響,這僅僅只是一個開始。

  在谷歌給第一財經發來的材料中,谷歌CEO桑達爾皮查伊(Sundar Pichai)稱,歐委會針對的安卓及其商業模式的罰單,忽略了安卓手機與iOS手機競爭的事實,也忽略了安卓為成千上萬的手機制造商和移動網絡運營商提供了更多選擇的事實。他説,世界各地有數百萬的企業依靠自己開發的安卓應用為生,數十億消費者使用著廉價的安卓手機。

  維斯塔格則描述説,谷歌的搜索引擎是其旗艦産品。谷歌每年都從廣告中獲取超過950億美元收益,比如那些展示給谷歌搜索(google search)用戶並讓他們點擊進去的廣告。這些收入很多得益于智能移動設備的興起。

  代表谷歌案投訴方的遊説組織FairSearch負責人對第一財經記者稱,谷歌的安卓係統是全球應用最廣泛的操作係統,在全球80%的智能手機上使用,並且安卓應用還傳導到其他設備上。該組織于2013年3月通過提交一項投訴,提示歐委會谷歌在安卓領域的濫用,引發了歐委會的調查。

  雖然在一些市場機構看來,僅從罰單金額來看,50億美元的高額罰單,就已相當于荷蘭每年為歐盟貢獻的預算額,也高于美國、中國或其他國家反壟斷部門所開出的罰單。

  但前述負責人對第一財經説,40多億歐元的罰金只佔到今年谷歌預期營收額的不足4%,從百分比上比其他類似案子更低,因此對谷歌並沒有什麼本質影響。唯一重要的部分是,這個決定是否能讓谷歌改變其現有的商業行為。它必須遵守競爭法,允許其他競爭者創新,而不是用壟斷力量將他們趕出市場。

  該組織的法律顧問、高偉紳律師事務所(Clifford Chance)布魯塞爾合夥人托馬斯(Thomas)則對第一財經記者評論説:“這個申訴拖了5年,因為谷歌使用了所有手段來拖延,FairSearch最終非常滿意地看到這些反競爭的行為都被禁止了。”

  托馬斯説,這是規范谷歌在安卓相關的濫用行為的重要一步,而在智能電視等領域,谷歌也在用同樣的行為阻止競爭。

  從一般搜索服務,到安卓生態係統,本次讓業界更為關注的是,谷歌的網絡廣告業務生意龐大。若歐盟對搜索廣告(Adsense)案進行調查,對其網上廣告作出處罰,料將使谷歌損失嚴重。對搜索廣告(Adsense)業務調查的初步結論是,谷歌也違反了歐盟的反壟斷法。

  這一切的背後是持續數年的拉鋸戰和方向轉換,最終歐盟取得突破。比如,2016年4月下旬,歐委會初步認定,谷歌在歐洲移動市場濫用了其主導地位,給安卓設備制造商和網絡運營商設置了不公平的限制。歐委會當時向谷歌下達了“異議聲明”(Statement of Objections),谷歌有12周時間進行回應。不過,谷歌針對上述指控,迅速在官網回應稱:“我們十分重視此事,但我們同時相信,谷歌的商業模式讓廠商保持較低的成本和極大的靈活性,同時也能讓消費者對自己的設備擁有前所未有的控制權。”(第一財經)

中國證券報社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 經營許可證編號:京B2-20180749 京公網安備110102000060-1
Copyright 2001-2020 China Securities Journal.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