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日跌去近千點 人民幣波動加大

19日,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在岸和離岸市場即期匯價皆創下階段新低。分析人士認為,近期人民幣匯率雙向波動加大,反映出市場預期更趨分化,匯率彈性增強,但在復雜的內外形勢下,也需警惕貶值預期加重,加劇市場波動,必要時逆周期調控政策可適時發揮穩定市場作用。

兩日跌去近千點

7月19日,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設在6.7066元,較前值調低152個基點,為連續第6日調低,且為2017年8月10日以來首度跌破6.7元。

  月初短暫反彈過後,最近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再度走弱,近一兩日跌勢較重。

  7月19日,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設在6.7066元,較前值調低152個基點,為連續第6日調低,且為2017年8月10日以來首度跌破6.7元。

  人民幣對美元市場匯率則已經向著6.75元,甚至是6.8元而去。

  7月18日,銀行間外匯市場上人民幣對美元即期匯率從6.70元附近一路跌至最低6.7245元,破了月初低點,再創這一輪調整新低,當天收盤價報6.7145元,跌355點;香港市場上人民幣對美元即期匯率則于盤中率先跌破6.75元,收報6.7464元,跌236點。

  19日,離岸人民幣依舊是跌在最前面,亞市早盤相繼跌破6.76元、6.77元,午後延續跌勢,6.78元、6.79元、6.80元相繼失守,截至北京時間19日16:30,最低至6.8029元,而上一次離岸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低于6.8元還是在2017年7月份。

  昨日在岸即期匯率也是一路下行姿態,早間跌破6.73元、6.74元,午後跌勢加重,又連續跌破數道關口,16:30收盤價報6.7734元,較前收盤價大跌589點,日間最低至6.7809元,為2017年7月下旬以來最低。

  最近人民幣對美元在岸匯率一直努力“追趕”離岸匯率,中間價則在後面“追”著在岸匯率,離岸匯率連續較快下跌,讓緊隨其後的在岸匯率和中間價也停不下來。

  最近離岸人民幣連續三日對美元較快貶值,以截至19日16:30的數據來算,過去三天就貶值了940點,在岸人民幣匯率兩天就跌去944點。而自本月12日以來,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已連續6日調低,累計下調832點。(中國證券報)

人民幣匯率在全球范圍內仍相對穩定

從橫向對比看,我國外匯市場和人民幣匯率在全球范圍內仍是相對穩定的。

  “今年尤其是二季度以來,國際金融市場變化比較大。外部環境的復雜性、波動性以及不確定性明顯上升。”王春英説,但在這樣的背景下,上半年國內經濟運行依然平穩,對外開放深入推進,外匯市場保持了相對穩定的格局,總體表現還是很突出的。對于上半年我國跨境資金流動形勢,可從縱橫兩個方面比較分析:

  從縱向對比看,上半年我國外匯市場運行比前幾年更加穩定和平衡。一方面,銀行結售匯和跨境外匯收支呈現順差,之前同期都是比較大的逆差。上半年數據顯示,銀行結售匯順差是138億美元,2015年到2017年的上半年分別是逆差1054億美元、1738億美元和938億美元。銀行代客涉外外匯收支順差204億美元,2015年到2017年的上半年分別是逆差228億美元、259億美元和143億美元。

  另一方面,人民幣匯率雙向波動增強,市場預期合理分化,市場主體的交易行為更加多元化。上半年,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呈現了先升後貶的雙向波動,各月銀行結售匯和跨境收支小幅順逆差交替,而不是此前的單方向變化,反映了市場主體更多的是根據實際需求來決定和安排自己的跨境收支和結售匯。

  從橫向對比看,我國外匯市場和人民幣匯率在全球范圍內仍是相對穩定的。上半年,美元指數總體上漲2.7%,説明主要發達經濟體的貨幣對美元下跌2.7%;新興市場貨幣指數EMCI下跌7.3%,同期人民幣對美元匯率的中間價小幅下跌1.2%,人民幣名義有效匯率(CFETS)小幅上漲0.9%。在新興市場動蕩期間,我國由于經濟基本面穩健、國際收支平衡狀況良好、對外負債水平都在安全線以內、外匯儲備相對充裕,有效應對了外部衝擊,我國跨境資金流動並沒有受到較大影響。(人民日報)

跨境資金流動總體穩定

在上半年外部環境波動上升的情況下,我國跨境資金流動總體穩定,外匯市場供求基本平衡,人民幣匯率雙向波動增強。

  日前,國家外匯管理局公布的銀行結售匯數據顯示,2018年上半年,銀行結匯5.91萬億元人民幣(等值9282億美元),售匯5.82萬億元人民幣(等值9144億美元),結售匯順差880億元人民幣(等值138億美元)。從銀行代客涉外收付款數據看,銀行代客涉外收入10.86萬億元人民幣(等值1.71萬億美元),對外付款10.94萬億元人民幣(等值1.72萬億美元),涉外收付款逆差746億元人民幣(等值121億美元)。

  王春英表示,今年上半年,我國外匯收支狀況主要呈現以下特點:第一,銀行結售匯差額由逆轉順,涉外收付款逆差下降;第二,外匯市場供求基本平衡;第三,售匯率下降,企業外匯融資總體平穩;第四,結匯率有所上升,市場主體持匯意願總體下降;第五,銀行遠期結售匯呈現小幅逆差;第六,外匯儲備余額總體穩定。

  “人民幣匯率雙向波動增強,市場預期合理分化,市場主體的交易行為更加多元化。”王春英指出,今年上半年,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呈現了先升後貶的雙向波動,各月銀行結售匯和跨境收支小幅順逆差交替,而不是此前的單方向變化,反映了市場主體更多地是根據實際需求來決定和安排跨境收支和結售匯。

  王春英認為,在上半年外部環境波動上升的情況下,我國跨境資金流動總體穩定,外匯市場供求基本平衡,人民幣匯率雙向波動增強。

  興業研究外匯分析師郭嘉沂、張夢在最新一份研報中表示,2018年以來,人民幣匯率走勢跌宕起伏,無論日內振幅還是日間波動都顯著提升。外匯及跨境政策基本回歸中性,伴隨逆周期因子退出,人民幣匯率市場化波動大幅增強。

  值得一提的是,《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今年7月初,央行行長易綱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將繼續實行穩健中性的貨幣政策,深化匯率市場化改革,運用已有經驗和充足的政策工具,發揮好宏觀審慎政策的調節作用,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每日經濟新聞)

中國證券報社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 經營許可證編號:京B2-20180749 京公網安備110102000060-1
Copyright 2001-2020 China Securities Journal.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