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信托業規模首現負增長 盈利模式拷問信托公司

記者 高改芳中國證券報中證網

  

  中證網訊(記者 高改芳)  不僅銀行攬儲困難,近期,信托公司發行信托計劃也出現了募集困難的情況。目前房地産信托是收益率最高的一類産品。但也難逃“募資難”的命運。

  “我們公司的房地産信托産品還在正常發行。不過募集資金太難了。合規的房地産企業都在發産品募資,都在‘搶錢’。非標融資是真的缺錢。”某信托公司的信托經理告訴中國證券報記者。

  2017年以來迅速擴張的信托業規模,在2018年4月末按下了“暫停鍵”。

  在上述背景下,不少信托公司股東開始轉讓手中股權。這其中甚至包括核心業務指標連續多年保持業內前三的中信信托。

  “業務難做是一方面,股東希望部分‘套現’可能也是原因之一。”某信托公司負責人如此評價“信托一哥”的股權轉讓事宜,“從現在開始才是真正考驗信托公司轉型的‘實戰’。”該人士指出。

  募資難度增加

  房地産信托仍就是房地産企業融資的重要渠道。但是隨著發行信托計劃募集資金的房産商越來越多,信托計劃的收益率水漲船高,資金的募集難度也隨之增加。

  用益金融信托研究院的數據顯示,今年5月份成立的集合信托産品平均預期收益率為7.65%,較上月增加0.28個百分點。集合産品預期收益率近一年來呈上升趨勢。用益認為,收益率持續上漲的原因一方面在于資産端,在去杠桿的背景下,信托交易對手對資金的需求更為迫切,能夠承受的融資成本有所上升;另一方面在于資金端,市場資金面總體偏緊,資金成本在逐步走高。預計未來,信托産品年化收益率大概率會繼續小幅攀升。

  2017年下半年開始,地産企業融資呈現進一步收緊態勢。銀行貸款方面,自2017年下半年以來,房企並購貸款推出新規,要求資産穿透、四證齊全、不得用于繳納土地款、在建工程投資完成25%等。而銀行也大多對開發商建立白名單制,大行已很少向銷售排名50強以外房企放開額度,部分銀行甚至已將名單收縮至20強或30強。

  信托成為房地産融資的主要渠道。

  數據顯示,受資管新規及“去通道”、“壓嵌套”政策等因素影響,2018年一季度信托成立規模同比大幅下降,但房地産信托卻出現一定逆勢增長。2017年下半年開始銀行貸款、債券等融資收緊,使得房企願意付出更高的資金成本通過信托渠道融資。

  中國信托業協會數據顯示,2017年三、四季度,資金信托中投向為地産的信托計劃環比凈增金額分別為2956億元和2169億元,地産類信托佔比較2017年一季度提升2個百分點。

  用益信托在線平臺數據顯示,2018年1—5月,其集合類信托合計發行金額達到1848億元,較2017年同期增長47%,其平均融資成本上升超過1%。

  壓力漸顯

  華安基金首席經濟學家林採宜分析認為,資管新規和委托貸款新規等一係列嚴監管政策下,非標業務規模進入收縮周期,其中委托貸款和信托貸款減少規模明顯下降;房地産、地方融資平臺是非標收縮的主要領域,目前分別有3.44萬億和近1萬億的非標債務需要尋求接盤俠;在發行端受限的情況下,2018年——2020年共計5868億元地産債到期之後難以通過發行新債的方式到期續作,一些資質較差、區位優勢較弱,並且以商業地産為主的房地産企業將面臨資金鏈斷裂的風險;2018年——2020年也是信政合作的到期高峰,預計將有755億債務在此期間到期。鑒于監管禁止政府為信政合作計劃背書,未來有效的信政合作規模將減少,到期的資金續作存在較大風險。

  上海信托網數據,截至2018年4月末,全行業信托資産余額25.41萬億元,比年初減少8334.59億元,降幅3.18%;同比增速比年初下降16.09個百分點。其中,事務管理類信托資産余額14.97萬億元,比年初減少6719.65億元,同比增速比年初大幅下降28.7個百分點。

  在通道業務顯著壓縮的背景下,信托公司能否靠房地産持續盈利成了問題的關鍵。可以推斷的是,2018年、2019年房地産企業凈融資量大概率不會出現顯著攀升,而規模房企的續貸壓力顯著加大。

  業務難做、前景不明朗,有些信托公司的股東開始轉讓股權。

  今年以來,北方信托、天津信托、中原信托都開始轉讓股權。而6月13日的最新消息,中信信托擬轉讓股權不低于5%,價格不低于80億人民幣。令業界震動。

中證網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中國證券報中證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中國證券報、中證網。中國證券報中證網與作品作者聯合聲明,任何組織未經中國證券報、中證網以及作者書面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凡本網注明來源非中國證券報中證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更好服務讀者、傳遞信息之需,並不代表本網讚同其觀點,本網亦不對其真實性負責,持異議者應與原出處單位主張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