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你笑起來真好看】“點子書記”的扶貧路
2020年07月14日 10:18 來源: 新華網

  新華網重慶7月14日電(王彩玲)山高坡陡、交通閉塞的重慶市黔江區金溪鎮平溪村,因沒有像樣的産業,長期處于貧困狀態。2017年,金溪鎮被評為市級深度貧困鎮,平溪村也被評為深度貧困村。

  平溪村是個小天地,但扶貧是個全國性的大舞臺。2017年9月初,經重慶市委組織部和人民銀行重慶營業管理部(以下簡稱“人行重慶營管部”)黨委選派,全克軍到該村擔任第一書記。

  三年駐村扶貧,全克軍聚焦産業發展,提出“消費扶貧”“共享經濟”“分布式客棧”等點子,用“小點子”催生大産業,讓昔日“窮山溝”變身今日新農村。

圖為無人機拍攝的平溪村農用地。新華網 向進 攝

  頻出點子獲稱“點子書記”

  “扶貧工作怎麼幹,從哪裏入手?這確實是個難題。”和很多駐村扶貧幹部一樣,全克軍進村之初的工作也是走家串戶,了解村情民情。“平溪村土地貧瘠,一是少,二是散,大都是坡地、沙土地,保水保肥能力差,主要種植玉米、水稻、花生、紅薯。”這是他在走訪時的第一個發現。

  家家戶戶都種紅薯,但大多只能用來做飼料,如何讓紅薯變成錢,是全克軍要解決的首要問題。2017年11月,全克軍開始實施“消費扶貧”點子。在他和鎮村幹部的積極奔走下,平溪村成功將8萬多斤紅薯賣到了市裏,收入8萬余元。

  “從來沒想到過去賣兩角錢都沒人要的土紅薯能賣出1塊錢一斤的‘天價’。貨款加上搬運、裝貨等勞務費,讓參與其中的100多個村民人均收入1000余元。”平溪村黨支部書記黃世周眼中的喜悅不言而喻。就這樣,來村不到半年的全克軍成了村民口中的“紅薯書記”。

  “要脫貧,老百姓必須要有收入,發展産業是重中之重。除了中長期的規劃,還應著眼當下,讓老百姓通過短期的收入,看到産業的效果、增強脫貧的信心。”全克軍在日記中寫道。紅薯變錢首試成功,使平溪村村民建立起了發展産業的信心,也讓全克軍更加確信要走産業扶貧的路子。

  按照市衛生健康委扶貧集團的統一安排,由人行重慶營管部牽頭的集團第四小組,共六家市級單位對口幫扶平溪村。全克軍從扶貧單位來村調研中發現了“商機”:2018年3月“共享經濟”的點子應運而生。他與鎮村幹部一起,把居民點農戶空置房間集中起來,組建“分布式客棧”,讓參與的農戶對外提供住宿和用餐服務,讓客人把本來要花在城裏的錢,花在村裏。

  2018年4月,全克軍又“鼓動”大家養雞,目前平溪村的土雞養殖已成為在家農戶增收的主要方式之一。

  從紅薯變現到建立“分布式客棧”再到大規模養殖土雞,全克軍的扶貧點子逐步見了效益,他也因此收獲了“點子書記”的美稱。

圖為全克軍正在前往産業基地的路上。新華網 向進攝

  傳好“致富經” 摘掉“貧困帽”

  農村要脫貧,發展産業是關鍵。從幫助銷售紅薯到推動土雞養殖,産業扶貧的法子在平溪村這片土地上逐步落地結果。

  “我們村的土雞都採用散養模式,一般6個月就能長到3.5斤,達到指定重量的,村裏按100塊一只統一收購;對于半年後還不能達到指定重量的,村裏也會請相關專家來查看。”黃世周介紹稱,剛開的時候,有2000只免費的雞苗,愣是沒人敢接手,後來銷路通了,收益好了,有的人便自掏腰包加購雞苗了。

  村民甘偉素去年到“金溪被服”扶貧車間務工,今年因身體原因回村發展土雞養殖。“她主動要求養殖600只雞,在她的精心管理下,第一批300只雞苗成活率高達95%,目前第二批300只雞苗也投放到位。”黃世周表示,現在平溪村存欄土雞已有12000多只了,金溪鎮三分之一的土雞都在我們村。

  如果説銷售紅薯使平溪村建立了脫貧信念,那麼土雞養殖則幫村民拓寬了增收渠道。以前村民看到全克軍一開口就要“貧困帽”,而不是問“致富經”,現在“全書記我們還能幹點啥子”成了見面語。

  産業發展要注重長中短期項目合理搭配,為補足平溪村發展的後勁,全克軍提出將鄉村旅遊和消費扶貧協同發展。“我們這個扶貧集團幹扶貧工作都有一個好的傳統,就是所有幹部帶隊到村調研,都是堅持吃住在村裏。”全克軍説道,這樣一方面便于調研組了解村情民情,更好地因戶施策、精準幫扶;另一方面也能夠快速幫助大家提高現金收入,帶動“分布式客棧”的發展。

  村民米仁平也參與了“分布式客棧”項目。“因為身體不好,幹不了重活,有時間就在村裏的蠶桑基地打零工。前年辦了這個農家樂,現在不用離家太遠,一年也能有四五千塊的收入。”米仁平表示。

圖為無人機拍攝的平溪村“新貌”。新華網 向進 攝

  聚焦消費扶貧 下好鄉村振興“先手棋”

  3年來,平溪村的紅薯、土雞和中蜂的散種散養都已初具規模,加之消費扶貧和特色鄉村旅遊帶給村民的獲得感,全克軍在推動水産養殖和蠶桑種養這種大項目時,也得到了村民的支持。

  蠶桑産業是金溪鎮的第一大主導産業,在人行重慶營管部的支持下,全克軍與村幹部一起制定村級發展蠶桑的産業補貼政策,在平溪村發展了6個産業大戶,邱朝銀就是其中之一。

  邱朝銀從2019年春季開始養蠶,一共栽桑70畝,借力去年的好勢頭,今年又在擴建蠶棚,準備擴大養殖規模。“保守估計,按照每畝2000元的收入,除去成本,我一年還有10萬元左右的收入,還是比較可觀。”邱朝銀説,每年5-9月份,是蠶桑養殖的主要時間,這個時候就需要雇3、4個零工來幫忙打桑葉,每人每天80元的工資。

    銷路廣了,産業豐富了,增收渠道拓寬了,農戶的收入自然也就提高了。

  3年來,平溪村不僅基礎設施建設提檔升級,産業發展全面覆蓋,美麗鄉村初具雛形,村民收入明顯增加,精神面貌也煥然一新。

  “扶貧不是一蹴而就的工作,農村要發展,就要增強自身‘造血’功能,增強貧困人口自主脫貧內生動力。”全克軍表明,接下來要鞏固脫貧攻堅現有成果,提高脫貧質量,在發展好長中短期脫貧産業項目、全面打贏脫貧攻堅戰的同時,為鄉村振興奠定基礎。

圖為全克軍與邱朝銀商討擴大養蠶基地的規劃。新華網 彭博 攝

  

編輯: 江茜
精彩視頻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2217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