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湖北救援日記】“我們是陸軍軍醫大學來的,是解放軍!”

劉娟工作照。新華網發 受訪者供圖

  作者:軍隊支援湖北醫療隊隊員、副主任醫師 劉娟

  地點:武漢泰康同濟醫院

  時間:3月26日

  春分過後,隨著疫情持續好轉,武漢近幾日有了不少煙火氣。不少重慶的朋友都關心地問我“劉醫生什麼時候回來?”我想,快了,雖然歸期未定,但武漢從4月8日零時起將正式“解封”,等到那時估計也差不多了。而現在ICU裏的患者還需要我們繼續治療,我們還需要站好最後一班崗。

  兩周前,46歲的老孟轉入科裏,新冠肺炎合並腦梗塞,是目前收治的患者中最年輕的一位,只比我大幾歲。

  初次見面,他的身體左側已經偏癱,氣管插管近1個月。作為神經科大夫,我需要對老孟進行專科查體,以判斷其意識狀況,決定下一步治療方向。

  病房裏,各種監護治療儀傳出“滴滴噠噠”的聲音,我走到他的床邊。老孟和大多數重症患者一樣,全身連著各種管子,光靜脈泵的藥物就有好多種,一個月都靠經口腔置入的氣管導管接呼吸機輔助呼吸,嘴巴腫脹,無法閉合也沒辦法説話,痛苦不言而喻,一直處于似睡非睡的狀態。

  我輕輕喚醒他,讓老孟通過姿勢語言進行回答,從而檢查他的神志是否清醒以及認知、運動等功能是否正常。

  “您好,知道我在叫你嗎?如果知道,就眨一下眼睛!”老孟眨了眨眼睛。

   “今年多少歲了,可以用手指比給我看看嗎?”他舉起右手,比了個四,然後拉著我的手,做了一個六。

  不錯!患者意識清楚,執行指令完成得很好,描述準確。可是由于高血壓和多次的腦梗塞,他偏癱的左側肢體失去了知覺,有些萎縮。看著病床上的老孟,本是風華正茂的年紀,如今卻因新冠肺炎和腦梗塞,只能孤獨地在ICU裏,與家人隔絕,我不禁眼眶濕潤了,護目鏡下也起了水霧,身感肩上沉甸甸的責任。

  接下來的幾天,老孟的病情一直反反復復,高熱癲癇,每次都把他拖到了生死邊緣。所幸,在科室主任蔣東坡等專家帶領下,大家一起研究治療的每個細節,關注著他每天的生命體徵,痰培養、血培養結果,藥物使用情況等等。終于,老孟的病情穩定了下來,他的精神狀態也恢復了不少。蔣主任叮囑我們,可以多跟患者擺擺龍門陣,這樣能從精神上給予他們支持,不要小瞧語言的力量!對此,擅長認知與心理治療的我非常認同。

  每次進入紅區,處理完事情後,我就會走到老孟的床邊,和他聊天。老孟總眨巴眨巴眼睛,很專注地聽我説。通過眼神和姿勢,我知道他是明白的。

  幾次下來,只要聽到我在門口説話的聲音,老孟都會探著頭,招手讓我進來,聽我給他聊重慶的夜景、重慶的火鍋和我們的醫療隊。

  我輕輕握著老孟的手問,“您知道我是誰嗎?”他口角微微翹起,右手指著我面屏上的“醫”字,笑了。我點點頭,“對,我們是醫生!”

  “您知道我們是哪裏來的嗎?”我又問,他搖搖頭。“我們是從陸軍軍醫大學陸軍特色醫學中心來的,是解放軍!”我俯身在他耳邊説,老孟突然緊緊握住我的手,淚水止不住地流。我知道,這句最讓他放心的話,一定會給老孟信心和力量!

  十幾天的相處,我和老孟建立了深厚的友誼。每次看到他望著窗外期待的眼神,多希望他能早日康復,早日與家人團聚,重回意氣風發的樣子,願山河無恙、你的歲月再無傷!

編輯: 陳雨
城市相冊
欄目精選
每日看點
重慶正事兒
本網原創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7753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