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賓簡介
重慶市國稅局局長李傑
李傑 重慶市國稅局局長
  李傑,漢族,1964年5月生,雲南梁河人,1981年8月參加工作,1984年10月加入中國共産黨,在職研究生學歷。現任重慶市國稅局黨組書記、局長。
重慶市地稅局局長黃玉林
黃玉林 重慶市地稅局局長
  黃玉林,男,漢族,1964年2月生,重慶涪陵人,1981年8月參加工作,西南農業大學農業推廣專業畢業,獲農業推廣碩士學位。現任重慶市地稅局黨組書記、局長。
重慶打造“電子稅務局+智能辦稅廳”相結合的多渠道辦稅體係,為企業發票領購、境外所得申報、稅款繳納和抵免、關聯交易申報、出口退稅辦理提供便利。
稅務機關為解決企業的涉稅疑難,開展國別稅收信息研究工作,覆蓋了“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主要投資目的國在內的95個國家和地區;與116個國家和地區主管稅務當局建立了雙邊稅收合作機制。
所謂稅收協定,又叫“避免雙重徵稅協定”,對簽訂了稅收協定的國家投資,企業能有效避免重復徵稅。訂立稅收協定之時,會明確我國的“走出去”企業在稅收方面視同本國企業,不受歧視性待遇。
近年重慶制造業産能轉移,與海外市場對接需求逐漸增加。截止2016年末,重慶“走出去”企業一共有105戶。重慶對外直接投資24.3億美元,同比增長70.5%,其中民營企業佔全市總額的71.0%。

    【主持人】各位網友,上午好!近年,重慶積極融入“一帶一路”建設和長江經濟帶發展。隨著中國(重慶)自由貿易試驗區正式挂牌成立,重慶內陸開放高地戰略建設迎來重大契機,為企業“走出去”提供廣闊的平臺。為此,重慶出臺了哪些稅收政策,解決企業涉稅疑難。今天,我們邀請到重慶市國稅局局長李傑、重慶市地稅局局長黃玉林。一起聊聊,稅收如何助力重慶內陸開放高地建設,支持開發開放,促進企業“走出去”。

    【主持人】請兩位局長先和我們新華網的網友們打個招呼吧。

    【李 傑】主持人好!各位網友好!我是市國稅局李傑,很榮幸今天能夠和大家一起交流。

    【黃玉林】各位網友好!主持人好!我是市地稅局黃玉林,感謝大家支持、關心全市稅收工作。

    【主持人】今天,兩位局長將與我們一起聊一聊,稅收助力重慶內陸開放高地建設,服務大開發大開放,促進企業“走出去”這個話題。目前,中國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在全世界范圍引起強烈反響,李傑局長,能否為我們介紹一下?

    【李 傑】“一帶一路”倡議的提出和實施,讓沿線的國與國之間商貿交流、文化交流更加密切,這也助推了中外企業間的貿易、技術往來。

    在G20杭州峰上,習近平總書記強調,“開放帶來進步,封閉導致落後。重回以鄰為壑的老路,不僅無法擺脫自身危機和衰退,而且會收窄世界經濟共同空間,導致‘雙輸’局面。”

    在更加市場化、更加開放、更加相互依存的世界經濟大環境中,我們中國在保持制造業優勢的同時,正向産業鏈高增值環節邁進。對“一帶一路”沿線地區投資有了較快增長,去年出口總額達3.8萬億元人民幣,中國企業“走出去”創新業務模式、優化資源配置已經勢不可擋。今年5月份,“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將在北京舉行,目前,已經有28國首腦確認參會。

    【主持人】“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已經廣泛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對國家提出的企業“走出去”發展,黃玉林局長,能否給大家介紹一下?

    【黃玉林】“走出去”發展是黨中央、國務院根據經濟全球化新形勢和國民經濟發展的內在需要做出的重大決策,是發展開放型經濟、全面提高對外開放水平的重大舉措,是實現我國經濟和社會長遠發展的有效途徑。

    黨中央曾多次指出,“引進來”和“走出去”是對外開放方針的兩個方面,只有堅持對外開放的基本國策,把先進的技術人才、管理經驗“引進來”,讓有實力的知名企業“走出去”參與國際交流合作,才能更好地結合兩個方面,才能優化開放結構,完善內外聯動,互利共贏、多元平衡,形成參與國際經濟競爭與協作的新優勢。

    【主持人】“走出去”戰略的實施,為重慶的發展帶來了更多機會。請兩位局長分別談一談你們的看法。

    【黃玉林】4月1日,中國(重慶)自由貿易試驗區正式挂牌成立,結合“一帶一路”建設和長江經濟帶發展,我市內陸開放高地戰略建設迎來重大契機。雖然我們將對接更高標準的國際經貿規則,無形之中,增加了全市各界的壓力,但是更加開放的格局,將使重慶城市經濟影響力進一步加強,跨境貿易流通、與國際接軌的融資創新將隨之而來,企業將獲得更多的機會。

    簡而言之,重慶的平臺更寬廣,投資更自由,商品更豐富,消費更便捷。

    【李 傑】去年習近平總書記在重慶兩江新區調研時指出,“一帶一路”的建設為重慶提供了“走出去”的更大平臺,重慶發展潛力巨大、前景光明。

    重慶地處西部門戶,大宗商品貿易輻射整個西南,是西南地區的商貿物流高地,也是西部大開發戰略深入實施的重要戰略支點。近年來,重慶積極融入“一帶一路”建設和長江經濟帶發展,依托兩江新區、中國—新加坡戰略性互聯互通示范項目和中國(重慶)自由貿易試驗區,形成了向東、向西、向南三個方向的國際貿易大通道和通江達海、輻射全球的航空、鐵路、港口三個交通樞紐,匹配了三個國家一類口岸和三個保稅區,帶動了全市投資與貿易的便利化,推動著經濟持續健康發展。

    【主持人】能否為大家介紹一下,重慶“走出去”企業的情況呢?

    【李 傑】近年我市制造業産能轉移,與海外市場對接需求逐漸增加。

    至2016年末,我市“走出去”企業一共有105戶。重慶對外直接投資24.3億美元,同比增長70.5%,其中民營企業佔全市總額的71.0%,主要投向包括美國、俄羅斯和香港等在內的46個國家和地區,對香港的投資額甚至達到了全市總額的一半。

    這説明,民營企業“走出去”願望強烈,行動迅速,是我市發展外向型經濟的一大特點。

    【黃玉林】我市“走出去”企業,主要有三種類型,包括對外直接投資、對外承包工程和對外勞務合作。

    從行業情況看,重慶“走出去”企業與我市産業結構特點密切相關,去年我市對外實際投資行業前三位分別為:汽車制造業、批發和零售業、廣播電視和衛星傳輸服務業,其實際投資總額7.5億美元,佔全市總額的31.8%。

    【李 傑】營改增試點行業對外投資額增長迅速。以建築業外包工程為例,去年我市對外承包工程業務新簽合同額27.5億美元,同比增長102.5%;完成營業額13.4億美元,同比增長10.5%。其中,亞洲和非洲兩大主要市場新簽對外承包工程合同總額佔全市總額的90.1%,完成營業總額佔全市總額的71.9%,主要集中在通信、交通運輸、房地産、工業、電力等6個領域。

    重慶三峰環境産業集團有限公司、重慶紅蜻蜓油脂有限責任公司都是“走出去”戰略的先行者,其中,紅蜻蜓在巴西、阿根廷都有直接投資,且規模超過3億元,三峰環境近三年,各項減免稅超3500萬元。

    【黃玉林】我這裏以力帆實業為例,向大家做一個介紹。

    在汽車制造業領域,重慶力帆實業(集團)進出口有限公司,在境外直接投資企業達15家,分別位于美國、泰國、土耳其、新加坡、越南等地,絕大部分屬于“一帶一路”國家。近三年來,其享受西部大開發企業所得稅優惠802萬元。目前,力帆已實現“向北賣汽車,向南賣摩托”,其投資近20億元人民幣在俄羅斯利佩茨克州建設的全新整車工廠,預計2017年夏季建成投産,産能預計達每年6萬臺,是力帆汽車目前最大的海外投資項目。

    【主持人】看來企業得到了發展壯大的機會。兩位領導,能否詳細介紹一下涉及企業“走出去”的稅收政策呢?

    【李 傑】好的。稅收政策方面涉及四個主要稅種,一是增值稅,二是企業所得稅,三是個人所得稅,四是印花稅。

    增值稅方面,一是對外承包工程免徵增值稅。這是指,承包工程項目在境外的建築服務、工程監理服務,工程、礦産資源在境外的工程勘察勘探服務免徵增值稅。

    二是對外勞務合作免徵增值稅。以對外勞務合作方式,向境外單位提供的完全在境外發生的人力資源服務,免徵增值稅。

    比如,三峰環境公司近三年享受跨境服務稅收政策,免稅83.67萬元;民生物流有限公司也享受了國際貨代業務增值稅免稅的政策優惠。

    三是通過深港通買賣香港聯交所上市股票取得的差價收入免徵增值稅。對內地個人和單位投資者通過深港通買賣香港聯交所上市股票取得的差價收入,在營改增試點期間按規定免徵增值稅。

    企業所得稅方面,國稅、地稅都有涉及,就由玉林局長和我一同介紹。

    【黃玉林】好的,我先介紹一下。

    對外投資涉及的企業所得稅政策,最重要的就是避免雙重徵稅政策,它是指企業就其境外所得在境外已繳納或間接負擔的所得稅額,可按規定在國內應納稅額中抵免。

    如,宗申産業在越南成立的分公司,就享受了企業所得稅稅收境外抵免1140萬元,避免了雙重徵稅。其他政策,如:

    一是免于視同股息分配所得。中國居民企業符合條件,可免于將外國企業不作分配或減少分配的利潤視同股息分配額。這裏的條件是指:設立在國家稅務總局指定的非低稅率國家(地區);主要取得積極經營活動所得;年度利潤總額低500萬元人民幣。

    二是對外投資非貨幣性所得可享受遞延納稅優惠。符合條件的居民企業以非貨幣性資産對外投資確認的非貨幣性資産轉讓所得,可在不超過5年期限內,分期均勻計入相應年度的應納稅所得額,按規定計算繳納企業所得稅。企業以技術成果投資入股到境內居民企業,被投資企業支付的對價全部為股票(權)的,企業可選擇適用遞延納稅優惠政策。

    【李 傑】玉林局長介紹得比較詳細,我接著説吧。涉及企業所得稅的政策還有:高新技術企業境外所得享受15%的優惠稅率。符合條件的高新技術企業來源于境外的所得可以享受按照15%的優惠稅率繳納企業所得稅,在計算境外抵免限額時,可按照15%的優惠稅率計算境內外應納稅總額。渝中區的中冶賽迪就享受了高新技術企業稅收優惠政策,三年累計減免所得稅額超5100萬元。

    鼓勵企業從事離岸服務外包業務。符合技術先進型服務企業相關條件的,經認定減按15%的稅率徵收企業所得稅。發生的職工教育經費支出,準予在計算應納稅所得額時扣除工資薪金總額8%的部分;超過部分,準予在以後納稅年度結轉扣除。

    境外技術轉讓所得享受免徵或減半徵收優惠政策。居民企業向境外轉讓技術,一個納稅年度內,符合條件的技術轉讓所得不超過500萬元的部分,免徵企業所得稅;超過500萬元的部分,減半徵收企業所得稅。

    三峰環境就通過居民企業權益投資收益免稅政策,三年實現累計減免所得稅320萬元。

    【黃玉林】接下來,我為大家介紹地稅管理的稅種。

    個人所得稅方面,一是個人境外所得可享受費用減除政策。在中國境內有住所而在中國境外任職或者受雇,取得工資、薪金所得的個人,每月可以在減除3500元的基礎上,再增加1300元附加減除費用。

    二是個人境外繳納稅額抵免。在中國境外取得的所得,準予按規定在其應納稅額中扣除已在境外繳納的個人所得稅稅額。超過扣除限額的,其超過部分可以在以後五個納稅年度的該國家或者地區扣除限額的余額中補扣;補扣期限最長不得超過5年。

    最近兩年,重慶地區僅是個人境外收入免稅所得就超過1億元。印花稅方面,也有相應的政策規定,例如,國內的施工企業在境外承包工程,在境外與工程發包方簽訂的合同,就無需在國內繳納。

    除此之外,對企業“走出去”經營活動中免徵增值稅的,其附加稅也享受免徵。

    【李 傑】是的,如果企業投資地與我國訂立了稅收協定,將享受更多優待。

    【主持人】兩位局長把政策解讀得非常細致,相信網友們也收獲不少。黃玉林局長,稅收協定將為企業帶來哪些便利呢?

    【黃玉林】稅收協定又叫避免雙重徵稅協定,對簽訂了稅收協定的國家投資,企業能有效避免重復徵稅。

    一是訂立稅收協定之時,會明確我國的“走出去”企業在稅收方面視同本國企業,不受歧視性待遇。如果稅率上高于他本國企業,可向稅務總局提出協商申請。部分投資國甚至明確企業境外取得的股息、利息、特許權使用費等直接適用免稅或者5%至8%的優惠稅率。

    二是境外財産收益所得享受協定優惠待遇。企業從境外取得的財産收益,依照稅收協定相關條款判定締約國是否有徵稅權,沒有徵稅權的,在境外不負有納稅義務。

    三是國際運輸所得享受協定免稅待遇。企業從事國際運輸從締約國取得的所得,免徵所得稅,部分締約國還可免徵間接稅。

    【李 傑】舉個例子,長安汽車擁有154年歷史底蘊,33年造車積累,全球12個生産基地、32個整車及發動機工廠,年産銷汽車295萬輛,是唯一一家中國品牌乘用車年産銷過百萬輛的車企。去年,我們為長安汽車開具了《中國稅收居民身份證明》,協助其享受到中俄稅收協定優惠待遇,長安在俄羅斯的利息所得按照10%的優惠稅率,減免稅金6萬元,三年來,長安汽車研發費加計扣除2.2億元,有效減輕企業馳騁國際市場的“擔子”。

    【主持人】李傑局長,能否介紹一下,目前和哪些國家已簽訂協定?

    【李 傑】好的。截至2017年3月,共與日本、美國、比利時、荷蘭、羅馬尼亞、土耳其、埃及等國家簽署105個稅收協定,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中,已與越南、老撾等在內的54個國家簽署稅收協定。更為詳細和具體的內容,包括投資稅收指南等,有需要的網友和納稅人可以登錄稅務總局官方網站查詢或撥打12366服務熱線咨詢。

    【主持人】機遇與挑戰總是並存的,收益越大,伴隨的風險也越高。海外市場蘊藏很多機遇,同時也會有更強的競爭對手和更多限制。“走出去”企業在國際市場也將會面臨多種風險吧?

    【黃玉林】主持人説得沒錯。受制于以發達國家及其集團主導制定的國際稅收規則,發展中國家的企業很“受傷”。風險主要來自三個方面。

    首先是重復徵稅風險。由于居民管轄權和地域管轄權的交叉重疊,各國在各自行使稅收管轄權時,難免出現對企業的同一筆所得重復徵收企業所得稅的情況。

    其次是所在地稅務機關反避稅調查。企業的跨國所得在不同稅收管轄權國家間的分配會影響到各相關國的稅收權益,這就難免引起部分國家稅務機關的反避稅調查。

    再次是享受協定待遇遇阻。部分投資國家稅收法律的完備性、嚴謹性存在問題,調整的隨意性較大,時而出現違反協定規定,對外商投資企業做出不予享受協定待遇的決定。

    【主持人】國際經濟合作形勢瞬息萬變,這話看來一點兒沒錯。其實,仔細思考剛才兩位局長的話,不難發現,企業“走出去”面臨的這些風險,似乎和數據信息高度相關。

    【李 傑】是的,主持人非常敏銳。經濟全球化對經濟信息對稱性提出了更高要求,隨著信息化水平的提高,涉稅風險逐漸呈現出新的特點。

    首先是企業信息披露的要求將顯著提高,稅務機關之間的信息溝通不斷增強。若跨境納稅人不如實申報納稅,不正確履行納稅義務,將會産生高危稅務風險。

    其次是關聯方交易定價規則在更新。因不當籌劃進而被“轉讓定價”調查的風險將顯著增加。

    再次是享受稅收協定優惠難度在上升。各國防止企業濫用稅收協定優惠的係列措施將逐步出臺。

    【主持人】風險不可不防,但也可能防不勝防。黃玉林局長,重慶企業有哪些途徑可以解決“走出去”的涉稅疑難呢?

    【黃玉林】企業在“走出去”過程中遭遇困境,可以通過12366熱線咨詢,或者聯係稅務機關對應部門,獲取相應的政策條款,再進行相關決策,盡最大限度防控風險。

    其實近年來,稅務機關為解決企業的涉稅疑難,做了大量的工作。開展國別稅收信息研究工作,覆蓋了“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主要投資目的國在內的95個國家和地區。就目前的情況看,“走出去”企業已經有了應對境外稅收問題的‘大辭典’。今年,稅務總局還將與8個國家開展稅收協定談判,發布40份左右重點國家投資稅收指南。

    這裏我再向企業介紹兩個保護自身合法權益的途徑。一是東道國國內法提供的行政復議與法律救濟程序;二是按照稅收協定中相互協商程序條款的規定,通過主管稅務機關提請稅務總局向東道國提起相互協商程序。

    【主持人】兩位局長,能否給重慶企業“走出去”一些建議?

    【李 傑】我認為,稅收風險防控意識的不足和對國際稅收規則了解的不充分,是部分“走出去”企業吃啞巴虧的重要原因。

    對現已簽訂雙邊、多邊協定的國家、地區進行投資,要在熟悉其稅制的基礎上,充分了解我國與其簽訂的稅收協定,避免涉稅風險;對未簽訂稅收協定的國家、地區進行投資,涉稅爭議的解決難點較多,風險相對更大,一定要謹慎。

    總結起來就是,一要清楚東道國的稅收政策及徵收情況;二要明白我國國內涉及境外投資經營的稅收規定;三要弄懂我國與對方簽訂的稅收協定;四要保持謹慎,綜合各方信息進行分析。

    【黃玉林】李傑局長講得比較全面。全面的投資分析非常有必要。為了讓“走出去”企業少交“學費”,針對10余個未與我國簽訂稅收協定的“一帶一路”國家,我們專門撰寫了企業所得稅稅收政策分析和建議,在全國稅務係統進行了交流。如有考慮向這些國家投資的企業,政策方面的需求可以咨詢我們稅務機關。

    【主持人】之前,兩位局長提到重慶有一半的對外投資額流向了香港,但我發現身邊的港資企業好像也有不少。

    【黃玉林】對,經濟全球化大背景下,資本的流動速度已經超越了想象,“走出去”與“引進來”,也是全球資源優化配置的必然,隨著重慶內陸開發開放高地戰略的深化,區位優勢越來越明顯。

    杜拉維特(中國)潔具有限公司就是一家港資企業,五年內,根據《內地和香港關于對所得避免雙重徵稅和防止偷漏稅的安排》,享受5%的所得稅優惠稅率,共減免861萬元。

    在果園港區,港務有限公司享受土地使用稅減半徵收政策,兩年時間共減免土地使用稅820余萬元。

    【李傑】江津的玖龍紙業,也是一家港資企業。從2006年投資建廠至今,僅是環保節能設備方面的投資就超過了5億元,年産值從12億元增加到了38億元,産品從10多種發展到現在110多種,新型專利23項,極大地帶動了當地的經濟發展、居民就業,去年獲得了重慶市市長獎。國稅、地稅持續為其送去政策解讀、涉稅輔導,10年時間,實現了減免稅1.05億元,幫助這個港資企業站穩了腳跟,擴大了發展。

    【主持人】重慶稅務部門是如何服務“走出去”和“引進來”企業的?

    【黃玉林】好的,主持人。近年來,重慶國稅、地稅雙方在推進徵收現代化、辦稅便利化、服務高效化上,持續深化合作,保持了高度的默契,服務企業發展外貿、支持“引進來”企業,也是聯合開展的重點項目。

    我們組建了聯合專業團隊,共建外向型經濟企業清冊,參考經濟性質、經營規模、投資地區等指標,對“走出去”企業進行劃分,分級分類開展稅收輔導;對“引進來”企業進行聯合管理、聯合服務,為其營造良好的對外投資環境。在此基礎上,與市商務委取得聯係,掌握企業境外投資信息檔案,提出針對性的服務舉措,持續提高部門協作的倍增效應。

    首先是打造“電子稅務局+智能辦稅廳”相結合的多渠道辦稅體係,為企業發票領購、境外所得申報、稅款繳納和抵免、關聯交易申報、出口退稅辦理提供便利,同時持續優化開具《中國稅收居民身份證明》流程,鼓勵渝企參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投資。

    其次是提升“互聯網+稅收管理”信息管稅能力,架構稅收數據收集係統,利用信息數據的高度聚合,驅動“走出去”企業協同管理模式,強化“引進來”企業源泉扣繳,做好企業減免稅備案、審批,風險信息排查與預警等管理工作。

    再次是保證稅務端的政策輔導供給。推介國別投資稅收指南,梳理政策指引,加強境外投資稅收信息供給,為企業對外投資決策提供參考。設立12366納稅服務熱線“走出去”“引進來”企業政策咨詢專席,解答相關咨詢。開展稅企座談會、主題沙龍等,有針對性輔導在新加坡、香港、巴基斯坦等國家、地區投資企業。

    最後是協助企業防范國際重復徵稅風險。開展預約定價安排,減少企業遵從成本,降低“走出去”企業在境外投資、生産經營時被轉讓定價調查的風險。協助應對反避稅調查,針對投資目的地或其他國家(地區)發起的針對我市“走出去”企業的反避稅調查,主動提供政策、程序方面的指導和幫助,協助企業應對調查。

    【李傑】玉林局長給大家講得非常詳細,我也總結了一下我們的工作,就是政策解惑讓企業走得穩,風險提醒讓企業行得正,專業服務讓企業底氣足,稅改減負讓企業擔子輕。

    去年年底,在已經梳理出《助力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政策指引》、《服務中新(重慶)戰略性互聯互通示范項目政策指引》兩個政策包的基礎上,推出了《“走出去”稅收政策與風險管理指南》。前不久,又聯合下發了《服務企業“走出去”稅收指引》,幫助我市企業了解相關稅收政策,更好發揮稅收職能作用,服務我市外向型經濟發展。

    目前,我們正在攜手梳理《服務大眾創業、萬眾創新》《服務自貿試驗區發展》兩個政策包,為國內小微企業的生存發展發出稅務好聲音,同時進一步助力渝企“揚帆出海”。

    【主持人】看來我們重慶國稅、地稅合作較好,工作也做得很細,有種1+1>2的感覺。那麼相比國內其他地區、城市,兩位局長認為,重慶有什麼稅收方面的政策優勢呢?

    【黃玉林】我認為,主要在于西部大開發這一個普惠政策,對設在西部地區,以《西部地區鼓勵類産業目錄》中規定的産業項目為主營業務,且當年度主營業務收入佔企業收入總額70%以上的企業,可減按15%稅率繳納企業所得稅。比東部地區低了10個百分點。

    【李傑】西部大開發政策讓重慶有了一個稅收政策的“洼地效應”。另外,去年西永保稅區企業開始試點增值稅一般納稅人資格,企業獲得該資格後,除原有進出口業務外,還可以像區外企業一樣開展國內購銷業務,這一方面給企業帶來發展壯大的機遇,拓展經營渠道,一方面,讓企業公平參與國內市場競爭,在整個西部地區也是一個首創。

    【主持人】這説明,企業對“走出去”與“引進來”方面的稅收政策期盼很高。

    【李傑】是啊,納稅人的期盼,就是稅務人努力的方向。今年年初,南彭公路保稅物流中心成立,稅收助力內陸高地建設、支持開發開放的力度將更大。

    【黃玉林】在讓納稅人最大限度感受到改革發展帶來“便”與“利”,同時最大限度的規范我們稅務人,用我們稅務人的辛苦指數,換取納稅人的幸福指數。

    【主持人】好的,時間過得很快,今天和兩位領導聊得也很愉快,不知不覺就到了節目的尾聲。非常感謝今天李傑局長和黃玉林局長,來到新華網在線訪談節目做客。關于重慶稅收方面的工作我們也將持續關注,希望網民朋友繼續鎖定我們的訪談,再次感謝兩位領導。

CopyRight ©2000-2017 CQ.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單位:新華網重慶頻道     版權所有:新華網股份有限公司
新華網重慶頻道
2017 cq.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