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時期以來中國戰爭影片中的女性形象
戰爭影片中的女性形象往往成為凝結民族氣質、傳達深沉之美與人性深度的代言。她們所具有的意志和精神,也鮮明地反映了文本敘事所指向的時代特點、民族風韻。新時期以來的中國戰爭影片,鮮明地呈現著時代所賦予的文化載體特徵以及與戰爭相關聯的藝術表達的審美特質。其中的女性形象,在個性色彩、審美內涵上,與新中國“十七年”戰爭影片相比,呈現出更為開闊與豐富多彩的樣態。那些被成功塑造的女性往往構成文本敘事中的亮點,使戰爭影片敘事獲得更為廣博的人文意蘊。〔詳細
 
有了信仰才能贏得美好未來——《革命人永遠是年輕》創作手記
《革命人永遠是年輕》不是一部諜戰劇,也不是一部一般的主旋律作品,而是一部力求達到三性統一的文藝作品。與以往的主旋律作品不同,這部作品基于劇中故事的發展,通過劇中人物角色的思想歷程和奮鬥歷程,形象地概括了中國共産黨人在將近一個世紀的歷史時期中,帶領中國人民英勇奮鬥,戰勝無數艱難險阻,爭取全民族解放和對共産主義信仰不懈追求的偉大實踐;特別是對實事求是、對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這一真理性思想原則和思想路線的不懈追求。 〔詳細
 
黨性之堅與人性之美——電影《郭明義》拍攝手記
電影《郭明義》是一部以真實人物為原型、在真實事跡的基礎上進行了適度藝術加工的人物傳記片。原劇本由著名編劇高滿堂擔綱創作,人物鮮明、立意高遠,具有很強的生活質感和時代氣息,為影片的成功打下了較為扎實的基礎。但與以往大多數英模電影不同,本片主人公沒有特別突出的重大事跡。無論56次獻血、10多年捐款捐物,還是幫助白血病患者幹細胞配型、敬業愛崗,郭明義的所做所為都是“碎事”、“散事”。這對于講求戲劇性衝突的電影創作來説頗具難度。劇本敘事線索多、戲劇衝突、情感起伏不大。相對于情節性強、節奏快、天馬行空的商業故事片來説,拍攝這樣一部電影本身就是一個挑戰。〔詳細
 
謳歌永不消逝的信仰——王祖皆談紅色歌劇創作
在改編紅色經典劇目時,必須充分理解和尊重原著,必須堅守住原著所傳遞出來的愛國主義和革命英雄主義的精神內涵。既然要搞民族歌劇,就得回歸民族歌劇本體,保持民族歌劇特質,繼承民族歌劇傳統。它需要有濃鬱的民族風格,它需要有鮮明的地域特色,它需要有動聽的音樂旋律,它需要有生動的音樂形象,它需要有經典的音樂唱段,它需要有熨帖的腔詞關係,它需要有民族的音樂形式……學習《白毛女》《洪湖赤衛隊》《江姐》等優秀民族歌劇的成功經驗,以戲劇為基礎、以人物為核心、以音樂為主導,著力解決好音樂的戲劇性和戲劇的音樂性這一主要矛盾,用歌劇的特殊方式去尋求主題的深化。〔詳細
 
紅色敘事今天為什麼這樣“紅”——關于幾部《建黨偉業》同名作品的對話
黃亞洲的長篇小説《建黨偉業》是一個生于上世紀50年代的傳播者在本世紀初對大眾文化傳播方式的主動應對(如果不是欣然接納的話),而反過來,同名電影小説與評書的出現是大眾文化時代受眾的反饋,兩位“80後”受眾的回應是,成為新的傳播者,並以更易于大眾接受的方式進行傳播。兩代人、三個文本,他們共同完成了紅色敘事在大眾文化語境中意義的重建。〔詳細
 
銀幕上的共産黨員形象——三代電影人的口述史
通過電影回顧中國共産黨一路走來的艱辛與來之不易,通過難忘的電影畫面銘刻黨發展壯大的光輝歷程,電影人們深知,伴隨時代急流涌現出偉大的詩篇,正是他們創作所需的偉大主題。
  “我們堅信電影的魅力!電影能使黨的光輝形象更加深入人心,電影能使黨的信仰和追求令更多人堅定不移!”中國影協主席、著名電影導演李前寬的話引起三代電影人的共鳴,在他們爭先恐後的口述中,黨史和影史交相輝映,共産黨員的光輝形象一個個真實地向我們走來。〔詳細
 
《建黨偉業》導演黃建新:一個傳奇的誕生
電影《建黨偉業》拍攝的最大難度在于涉及的歷史人物和歷史事件紛繁復雜,既不能有大的史實硬傷,又不能脫離當時的時代氛圍,更不能完全忽視觀眾們的品位。眾口雖然難調,但是缺任何一味卻是萬萬不可。所以,拍攝前期我們用了一年時間研究史料和細節,一邊拍一邊改,最後改了40稿。對我們來説,這是一個修煉的過程,也是一個學習的過程,我們對歷史重溫的目的,就是盡可能完美地在銀幕上展現出這段讓人心潮澎湃的歷史。〔詳細
 
王興東:用銀幕證明什麼是真正的共産黨人
縱觀我筆下的共産黨人,無不連在一條紅線上,那就是在幹群、黨群關係上做文章,特別是黨員個人利益與群眾的利益産生衝突時,就卓見人物的黨性了。我舉個例子,自身患了癌症的牛玉儒,卻關心奶農飼養的奶牛所患的乳腺炎,他知道患乳腺炎的奶牛就會影響産奶量,少産一噸奶,農民就少收入1700多元。人民利益高于一切,這些寶貴的細節對揭示人物心靈,展示人物性格,決定影片是概念還是形象,是説教還是情感,是虛假還是真實。我用生活的細節焊接藝術與生産的接口,源于生活的細節是最能打動人心的音符。〔詳細
 
《建黨偉業》:一部非常好看的主旋律電影
中影集團董事長韓三平開門見山地表示:“《建黨偉業》要比《建國大業》拍得更好。”對于這部全景展現1911年到1921年10年間大時代風雲變幻的大制作影片,韓三平如此評價,“我們有責任用電影的方式來表現那個戰亂紛繁的時代,展現那段驚天動地的歷史。那是一個年紀輕輕就做大事、年紀輕輕便丟性命的時代——那時的年輕人志向遠大而意志堅定,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所以,我們所表現的中國共産黨的故事,就是一個青春、激情、奮鬥、獻身的故事,一批擔負著救亡圖存、改寫歷史大任的年輕共産黨員用他們的青春與熱血,描繪出了新生的中國,而我們今天的一切,都與他們當年的奮鬥和努力息息相關。”〔詳細
 
脊梁精神永傳承——評工業題材電視劇《師傅》
作為工業文明的建設者,工人階級在經濟上代表著先進生産力,在進步論和目的論的歷史敘述中被預設為人類歷史的主體。這個最重要群體的實踐活動,必然是社會生活最富氣概、最有力度的場景。因此,工業題材電視劇命名的成立,必須具備對于科技、智慧、理想、奮鬥以及成功等因素的向往與呼喚,在創作美學上洋溢著陽剛、向上、積極、青春和充滿力量感的美學追求,在工業題材作品中能夠洞見社會與政治的深層風貌,間接而敏感地觸摸到歷史具有質感的真相。
一直以來,工業題材電視劇創作生産的專業性、場景局限性,成為橫亙在工業題材行業敘事與市場接受之間的創作溝壑。《師傅》表現出來的敘事圖景讓我們欣喜地看到,當無法反抗這個半徑的時候,似乎還可以尋覓不同的圓心。 〔詳細
 
當前電視劇共産黨員形象塑造的突破與創新
藝術作品中的黨員形象是一個較為特殊的群體,是國家宏觀政策、黨的階段性目標的宣傳口徑和具象化體現,也是黨和老百姓相互關聯的重要精神渠道。因此,成功的黨員形象其所體現的價值觀應符合社會主流的審美取向和價值標準,正如托馬斯•沙茲指出:“集體理想儀式化的首要戲劇化工具就是類型的英雄人物——即為動作或人物主導文化態度提供一個聚焦點的中心人物或若幹人物。”這些作品就是力求從先進意識覺醒的時代英雄身上表現主流價值觀的神聖性和引導性,從而樹立起積極、正面、光明,尊重個體生命價值的國家形象。電視劇中的黨員形象對大眾的價值理念和價值選擇具有重要影響,具有鮮明的價值引領和價值塑造功能,其所代表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係要想真正深入民心,就必須與大眾文化融合互動。而上世紀90年代尤其是新世紀以來,消費主義和大眾文化的蓬勃興起不斷催生出各種各樣的時代符號,藝術創作者也開始傾向多元化的闡釋和表述方式。〔詳細
 
虔誠•忠誠•真誠——《建黨偉業》拍攝掠影
籌備伊始,影片的主創人員便大膽設問:中國為什麼會出現共産黨?歷史為何選擇了中國共産黨?這既是一個藝術命題,同時也是一個歷史命題。經過認真的思索和充分的論證,影片決定採取更宏觀的方式來詮釋這段歷史,不僅僅要關注到中國共産黨建立這一重大事件本身,還必須呈現出一定的歷史縱深,對中國共産黨建立的歷史背景和歷史邏輯給予展現,從中找到中國共産黨建立的歷史必然性。
  影片始終抓住中國共産黨誕生這條主線,力求完整而準確地呈現中國共産黨誕生的歷史背景和歷史條件,即馬克思主義的傳播奠定了堅實的思想基礎、工人階級的壯大工人運動的發展奠定了必要的階級基礎、各地共産主義小組的成立奠定了充分的組織基礎。在這一總體性的創作思想引導下,懷著對歷史的敬畏之情,編導一頭扎進卷帙浩繁的各類著作之中,仔細研讀了上千萬字的歷史資料,從浩如煙海的歷史事件中大膽取舍、精心選擇,進行必要的藝術提煉和加工。〔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