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星亮委員:加強社會文化整合 建設高層次的有序社會  
 
2004-03-12
 

  中國文聯網訊:“有序——無序——有序”是人類社會和文化變遷的一種模式。控制論認為,生物和人類社會內部係統是一個有序狀態和無序狀態不斷更迭變化的過程,從而構成生命和人類社會的不斷進化。有序社會是統一、均衡、和諧、穩定的社會,而無序社會則相反。有序社會可分為低層次的有序社會和高層次的有序社會兩類。人類社會的發展趨勢總是由低層次的有序社會向高層次的有序社會過渡。在過渡時期,將會出現無序或半無序狀態,必須通過整合才有可能順利進入高層次的有序社會。

  “整合”是不同的部分或因素結合為一個有機整體的過程,亦即一體化的過程。一個社會從無序到有序,必須經過整合。一個國家經過大規模的改革或創新活動之後,也必須經過整合,才能提升到更高的水平。只有經過整合的文化,才會具有頑強的生命力,才能抵制外來的衝擊,才能長期保持自己的特色。整合有多種方式:主要有社會體係的整合、文化的整合、制度的整合、規范的整合、功能的整合等。通過整合,使社會和文化體係各部門關係和諧,達到均衡狀態。

  目前我國正處于從一個低層次的有序社會向高層次的有序社會的過渡時期。20多年來,為使以農業為主的傳統社會向以工業為主的現代社會過渡,黨和政府進行了一係列的改革和創新,引進了大量的國外先進文化,使我國社會進入大變革、大轉型的時期。在這種情況下,出現矛盾和衝突是不奇怪的,出現無序或半無序狀態也是正常的。黨和政府一直十分重視整頓社會中出現的無序狀態,逐步建立和完善適合于現代社會的各種制度,以保障現代化建設持續穩定地向前發展。然而,整頓無序狀態,建設高層次的有序社會,是一項長期而艱巨的任務。

  20世紀50~70年代末,我國雖然社會發展水平很低,物質條件很差,精神生活十分貧乏,但基本上是一個有序的社會。全國各地整齊劃一,東西南北都是一種制度、一種模式,貧富差距很小,民風純樸,社會秩序良好,民族關係也相對融洽。不過,這種社會是低層次的有序社會。改革開放後,低層次的有序狀態被打破,新的有序狀態還沒有完全建立起來。一是社會體係不和諧,中央與地方、國家與民族之間的關係沒有理順,物質文明建設和精神文明建設不同步,外來文化與傳統文化、新體制與舊體制之間的關係不協調,城鄉之間、東西部之間差距過大,貧富懸殊。二是制度不一,尤其是收入分配制度較為混亂,各單位各行其是,行業之間、級別之間的收入差距十分懸殊,甚至是同一個行業、同一個地區、同一個單位、同一所大學各係之間都有相當大的差距。一些單位不擇手段“創收”,各種“灰色”、“黑色”收入高于基本工資的數倍甚至10倍以上。收費制度如教育收費、醫療收費十分混亂,沒有統一的標準。三是道德失范,傳統的倫理道德、價值觀念、信仰等受到嚴重的衝擊,已不能約束人們的行為,社會風氣敗壞,腐敗現象嚴重。四是市場競爭無序,不平等、不公平競爭現象普遍存在。一些企業和個人千方百計偷稅漏稅,想方設法鑽法律的空子。五是社會治安問題嚴重,各種犯罪活動猖撅,危害國家和公民的生命財産安全。

  現代西方發達國家都屬于高層次的有序社會,社會和文化各部分都經過高度的整合,形成一個共同的文化模式,各地的價值觀念、倫理道德、生活方式、行為規范基本相同。日本是社會文化整合程度最高的國家之一,東西南北的差異很小。收入分配制度高度統一,凡是公務員(包括教師和科研人員),同一級別的工薪一樣,只有工齡的差別。城鄉之間、各行業之間的收入差距也不大。美國和歐洲各國也與日本基本相同。

  凡是經過高度整合的社會,制度化、規范化程度很高,社會均衡、和諧而有序地運轉,具有很強的抗幹擾能力和自我調整能力,無論發生內部還是外部的衝突,也無論衝突的程度如何,都不會引起整個社會係統的混亂,更不可能使整個係統崩潰。但在一個未經整合的國家裏,各地區、各部分聯係不緊密,制度化、規范化程度較低,抗幹擾能力和自我調整能力較差,即使發生不劇烈的衝突,也會使社會係統混亂,結構失調,甚至引起政局動蕩。

  在中國歷史上,也曾經經歷過幾次社會文化大整合,尤其是秦漢時期的整合最有代表性。在春秋戰國時期,各國諸侯割據一方,各自為政,各地的社會和文化未得到充分的整合,“田疇異畝、車涂異軌、律令異法、衣冠異制、言語異聲、文字異形”,政治和文化呈多元的狀態,沒有形成共同的文化模式。戰國時期,一些思想家就提出社會、文化和思想整合的重要性,呂不韋在《呂氏春秋不二》中就明確提出:“故一則治,異則亂;一則安,異則危。”秦始皇滅六國,統一天下,為整合全國社會和文化,進行了一係列整齊劃一的改革,如“書同文”(統一全國各地的文字)、“車同軌”(即統一全國的車輛和交通規范)、“度同制”(統一度量衡)、“行同倫”(統一行為規范)、“修秦律”(統一法律),使秦之前的多元社會和文化狀態轉向一元的社會和文化模式。漢代基本上承襲秦制,並整合楚文化,進一步完善秦創立的大一統帝國文化模式。尤其是在統一思想意識、整合全國倫理和道德等方面作出了重要貢獻。近兩千年來,經歷多次改朝換代及統一和分裂循環的政治局面,但文化模式基本上沒有大變化。由于漢代以後形成相對固定的文化模式,漢文化的輻射范圍不斷擴大,傳播到整個東亞和東南亞。可以説,沒有秦漢時期的社會文化整合,沒有當時形成的“大一統”思想,就不可能有現在的漢族,中國也可能會像歐洲一樣形成多國並立狀態,中國傳統文化也不可能歷經五千年而綿延不斷。

  建設高層次的有序社會,是我國現代化建設的目標之一。據現代化研究的最新成果,現代化的目標可分為兩大類型:一是絕對的現代化目標,也稱現代化的“理想目標”。這是全人類發展所追求的最高目標,即“人與自然”的關係達到完美的平衡,“人與人”的關係達到充分的和諧,物質、能量、信息和愉悅人的精神食糧完全滿足人類的“理想欲望”,人類對自身行為有效地實施自律、自控並達到理性自覺。二是相對的現代化目標,也稱現代化的“階段目標”。這是一個國家和地區在自身的發展中,逐漸逼近某個時段(期)目標的進程。例如,在工業化時代,實現工業化、城市化是其最主要的標志。在信息化時代,除了實現工業化、城市化以外,信息化水平,競爭力水平、集約化水平、生態化水平、經濟全球化水平、社會公平化水平、社會文明程度和道德水平等是其基本的標志。這類現代化的目標是相對的、動態的,隨著歷史發展的進程將會不斷添加新的內容,最終匯集到絕對現代化的目標之中。

  基于以上分析,建議如下:

  第一,加強社會體係的整合,即整合國家與社會、中央與地方等關係;整合社會體係各部分之間、新舊兩種文化之間、外來文化與本民族文化之間的關係,使之有機地融為一體,達到均衡和諧的狀態。

  第二,加強制度整合,建立相對統一的制度。制度包括政治制度、經濟制度、教育制度、法制制度、分配制度等。當前迫切需要整合的有:一是整合收入分配制度,縮小城鄉之間、地區之間、行業之間的收入差距。應採取措施進一步減輕農民負擔,增加農民收入。借鑒西方國家的分配制度,尤其是日本和歐洲國家的分配制度,並結合中國國情,建立整齊劃一國家事業單位公務員的分配制度,重新制定工資級別,把各種津貼及灰色收入等納入正式工資中,使工資制度規范化。二是整合收費制度,如教育收費、醫療收費及其他各種收費等。三是要逐步建立統一的人事制度和社會保障制度等。

  第三,加強規范的整合,逐步建立統一的行為規范模式。行為規范包括道德規范、法律規范、禮俗規范、宗教規范等。每一個人,無論職務高低,其行為都以一種標準的尺度來規范,如若違反,將會受到制裁。

  第四,加強文化整合,逐步建立現代的中華民族文化新模式。這個文化模式既不是純粹漢族式的,也不是少數民族式的,而是在吸取全國各民族文化精華的基礎上,並吸收國外先進民族的文化精華而形成的。這種模式決不會使某一個民族喪失其獨特性,本民族的文化精華仍將長期存在下去,並影響其他民族。中華民族文化只有通過整合,才能形成有機的統一體,才會具有強大的生命力,才有可能長期保持自己的文化傳統,才有可能繼續作為主流文化之一屹立于世界民族文化之林。

  第五,加強觀念整合,逐步建立科學的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道德觀和成就觀等,以整合全國公民的思想和意識。

  總之,通過整合,使我國社會成為高層次的有序社會,促進人與自然、人與人、人與社會的和諧,保障社會均衡、穩定、健康地運轉,使我國的現代化建設高效、持續地向前發展。(何星亮 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員、博導)

  來源:2004年03月11日  中國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