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虹委員:看不懂娛樂圈  
 
2004-03-12
   

  中國文聯網訊:一副普通的黑框眼睛、一身考究的黑色套裝、白色的衣領翻在外面,清秀的臉孔素面朝天。當三四位年輕的記者圍著其他“明星”委員熱烈地説著什麼,她卻“躲”在一旁獨自品茶……潘虹,一如銀幕上她扮演的角色:有點矜持、有點清高,一雙閃亮的大眼睛透著明媚和善良。

  作為娛樂圈內的人,“紛繁耀眼”的娛樂新聞裏幾乎看不到她的名字;而在電視上正在熱播的《梧桐雨》和《少年天子》中,其爐火純青演技使目前一些在娛樂圈中大紅大紫的人物自嘆不如。

  生于五十年代的潘虹不再屬于新新人類的娛樂圈眼中的“角兒”,一雙因扮演《人到中年》裏的眼科大夫陸文婷而被人記住的眼睛,依然純潔和堅定。

  20年前,“陸文婷”讓28歲的潘虹一舉成名,而真正過了不惑之年的她卻看不清現在的娛樂圈。“確實比過去喧鬧了很多。”潘虹的眼睛若有所思,“很多演員都染過似是而非的‘官司’,很多演員都逃不過似真還假的‘緋聞’。”

  潘虹懷念過去的年代:一部戲裏,從導演、演員、美工直至小工均平等相處,只有分工的差別沒有地位的高下。現在的劇組,人與人的待遇可謂天壤之別,利益的懸殊拉遠了人們心靈的距離。

  過去,演員要先花2個月的時間體驗劇中的角色,現在的許多演員為了“趕場”而找替身;過去拍攝一部電影至少歷時一年,如今一部20多集的電視連續劇開拍2個月後就在電視臺播出;過去人們因為一部戲而記住一個演員,現在有的人只看演員不看戲。

  過去拍戲很“純粹”,好劇本、好導演、好演員、好的集體合作就等于好的創作;現在的環境很“復雜”,除了明規則還有“潛規則”……

  “時代在變化,遊戲規則也在改變。但一部真正能夠永恒的藝術作品,它的背後肯定應該有一些不變的東西,比如對待藝術的執著、比如敬業精神、比如心靈的純凈……”文筆很好的潘虹還是上海《文匯報》一個專欄的特約撰稿,常常用筆表達對藝術的思考。

  去年的兩會,政協委員魏明倫將“權錢交易、權名交易、權色交易、權情交易、權權交易”稱為藝術的腐敗根源。作為委員,潘虹抨擊藝術腐敗;而身為演員,她力求潔身自好。

  娛樂圈的非理性繁榮又讓她有點同情現在的演員,激烈的競爭讓演藝界變成了“大戰場”,每一個人都要拼殺,每一個人都想獲勝;容易一夜成名又讓演藝界變成“大賭場”,每一個人都懷揣著明星夢,一旦成名便迅速膨脹……

  “演戲是我的勞動,觀眾喜歡我只是對我勞動的認可,而這個勞動又是集體智慧的結晶。我只是一個演員,我的生命力在于我的角色。除了角色,我什麼都不是;沒有角色,我什麼都沒有……”潘虹很清楚自己的定位,這個定位伴隨她走過20年的演藝人生,20年始終如一。(李雲路)

    來源:2004年03月12日  新華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