濮存昕委員:我一生中要做好兩件事  
 
2004-03-12
 

  中國文聯網訊:參加“兩會”的濮存昕無論在哪兒都戴著副深顏色的眼鏡,似乎有一種拒人于千裏之外的感覺。記者採訪時才得知,他這幾天正鬧著眼病。其實濮存昕是個很好接觸的人,健談,無明星架子,記者能感覺到他鏡片後面的雙眼充滿了坦誠。採訪在一種良好的氣氛中開始了。

  ●立身之本是要當好演員

  濮存昕是國家一級演員,在話劇舞臺上和影視片中成功塑造了眾多深受廣大觀眾喜愛的藝術形象,他深情地對記者説:“我的立身之本是要當好演員。”

  濮存昕身上的擔子不輕,除了要認真履行好自己的演藝職責外,身為北京人民藝術劇院副院長的他還要為整個劇院的發展奔忙。面對記者的採訪,他不禁回憶起去年非典時的情景:“當時無論是對人藝還是對我自己,都是巨大的考驗。當我看到人藝所在的王府井大街空無一人,我心裏不是一般的著急,我們的新戲《趙氏孤兒》上演僅四場之後被迫停演了,四場演出一場比一場口罩多。我當時接受電視臺採訪時很激動,都説不出話來,我在人藝的大門口指著王府井大街發下豪言壯語:‘下半年看,等非典結束,一定要把損失奪回來!’回顧去年,可以不愧不悔地講,將近200場的演出計劃我們實現了,劇院近3000萬的票房價值創造出來了。我親自參加了將近150場演出,記得最後一場《李白》演下來之後,謝幕時我不能自己,我自豪人藝終于為北京文化市場爭了氣!”

  ●當政協委員的經歷是一種藝術財富

  去年新當選政協委員,濮存昕談起了這一年的體會:“我把參加‘兩會’看成是一次學習的機會,我們每天從事的職業畢竟天地、空間有限,而作為政協委員,你是站在國家民族的角度,去接受很多你完全不知道的信息,懂得很多道理,産生很多思考。我覺得是一種補充,演員應該是雜學家,所有的經歷都是藝術財富,包括參政議政。”

  記者觀察到,小組討論會上無論哪位委員發言,濮存昕都是在全神貫注地聽,“我愛聽他們説話,他們都是一些官員、大師,都是我敬佩的人,整個會議的氣氛非常好。我喜歡政協,參加的人們很平等,這個集體對我有著無形的影響。”接著他又笑著補充到:“我真的覺得自己的水平很低。”

  對于名人參政議政,濮存昕有他自己的想法:“政協委員都是在某一行、某一領域有影響的人,但名人做委員不能沽名釣譽,不能把它看成是一種身份、地位,而是要盡可能參與到建設國家、促進社會發展中去。”

  ●預防艾滋病宣傳工作,我相信自己的能力,一定能把它做好

  濮存昕説,他人生中最重要的兩件事情一是做個好演員,另一個就是做好社會公益活動。

  1998年,他參加抗洪賑災義演活動,主動向災區人民捐款1.6萬元;同年參加中國兒童基金會倡導發起的百名明星捐助失學女童的“春蕾計劃”,主動承擔3名失學女童學費。2000年赴臺灣參加文化交流演出,並向臺灣災區人民捐款1萬元。2002年,積極響應市紅十字會的號召,為災區人民捐款4000元。2003年,主動投入到抗擊非典鬥爭中,帶領演員參加北京電視臺主辦的“萬眾一心抗非典”電視直播節目,帶頭捐款1000元……

  濮存昕坦城地説,社會公益事業是不可推卸的責任,社會需要我,一些部門、弱勢群體需要我,因此,對于每一項公益事業,我都會積極地配合,去盡心竭力地把它做好。

  在採訪過程中,濮存昕向記者談論得最多的就是預防艾滋病宣傳工作:“我能做多少就做多少,而且我也相信自己的能力,一定把它做好。”

  ●我很高興,我的關于“擴大預防艾滋病宣傳面”的提案得到了接受單位的回復

  去年作為新委員,他平生的第一份提案是“建議政府採用街頭廣告形式擴大預防艾滋病宣傳面”,他高興地看到這份提案得到了接受單位的回復。到年底,在北京和上海的地鐵、火車站,在全國18個國際機場,都樹立了預防艾滋病的公益廣告牌,他感到很振奮。

  今年他的提案強化了去年的內容,鑒于受一份提案1500字的限制,他認真地將提案分成了四份:

  ——預防艾滋病的公益廣告和相關信息的招貼畫、宣傳品不能只在城市,它不是為少數人服務的,應面向全民,特別是面向農村的貧困人口和易感人群。

  ——預防艾滋病的公益廣告牌不能像商業廣告那樣僅僅樹立在繁華地段和大的商業區,而應選擇在流動人口集中的地區:機場、車站、碼頭等處,必須是指定性地、強制性地樹立,規定面積、數量、不許商業廣告一來就撤下。

  ——為了改變目前宣傳上各自為站的現狀,建議中央電視臺與衛生部、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合作,搜集、整理近幾年所有播出的防治艾滋病節目,建立係統的儲存庫,方便公眾查詢。

  ——推動文化娛樂場所強制性地張貼防治艾滋病和拒絕毒品的公益廣告以及咨訊,必須規定數量,放在顯耀位置,不登就如同沒有工商執照那樣不許經營。

  一個個建議所表達的是濮存昕的一份份關愛,這份關愛是實實在在的。採訪過程中,記者數次被他的話語所打動:“公益廣告上不能只是濮存昕的一副嘴臉,一個表情,一個動作,上面要有相關的知識,經常更新”,“類似于‘呵護生命’等等的詩化口號空洞、抽象,誰會注意?我在各處宣講時就突出兩句話:‘艾滋病是危險的,艾滋病是不可怕的’”,“和艾滋病病人擁抱、握手是經常的,我和他們一起包餃子,一起生活,就想告訴社會艾滋病沒什麼可怕的,別緊張,正常的生活接觸決對不會受到感染”……

  在採訪的最後,濮存昕又對艾滋病孤兒的命運擔憂起來,眉頭緊鎖:“如何解決這些孩子的收容問題、生存問題,讓他們不要有負擔,不要成為別人的負擔?我擔心他們啊,畢竟,對艾滋病孤兒要負幾十年責任的。這可能是我醞釀的下一個提案吧。”(臧文麗)

    來源:2004年03月12日 人民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