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瑞英委員:工作著是快樂的  
 
2004-03-10
 


  中國文聯網訊:記者在京豐賓館採訪時,經常會在委員們的桌上發現一些寫滿簽名的紀念封,也經常會看到賓館的小姑娘們因為得到了某位委員的簽名而興高採烈。有些意外的,我看到的,和我聽到的最多的是李瑞英的名字。

  後來終于在新聞出版界別的小組討論會上見到了李瑞英,和新聞聯播中的她相比,走下屏幕的她似乎稍顯清瘦,一襲紅衣、端莊大方。可能因為連日來的勞累奔波,李瑞英的眼裏布滿了紅絲。當我向她説明自己的採訪意圖後,李瑞英略微遲疑了一下,隨即答應了記者的要求。

  問:作為政協委員,今年您關注哪些問題?帶來了幾份提案?

  答:我平時關注的話題很多。比如,要重視環境保護、重視人才的培養、新聞監督的加強、加大對外宣傳的力度等等。但由于自己工作的局限,提交的提案並不是很多,很多情況下都是附議。這次我獨立提交的提案只有一份。

  看得出來政府現在對政協委員的提案越來越重視,幾乎所有的提案都會交給職能部門,他們要花費大量的精力調查並做出回復。那麼作為政協委員,既然被賦予這樣的職責和權力,一定要慎重對待,應該大量走訪、調查,並掌握大量的事實材料,做出好的提案,這樣才能幫職能部門更有效的工作。

  問:那麼您這次帶來的提案主要是關于哪方面的話題?

  答:這次我只帶來了一份提案,主要是關于語言規范的話題。我認為國家應該重視全民族的語言文化表達能力的培養、重視語言使用的規范化。

  隨著經濟的發展、社會的進步,人與人之間的交流增多,尤其是在一些跨區域的交往中,語言的規范就越來越重要。在我參與的一些活動中,常常遇到一些由于普通話水平差或者語言表達能力低,妨礙了和別人溝通的事例,甚至這樣的現象在一些中小學老師身上也可以看到。有一次參加世界溫州人大會,在大會的經濟論壇上,一些成功企業家走上講壇介紹自己的經驗,可是由于他們很多人都不會使用普通話,因此使大會的交流受到了限制。

  語言是人員交往、凝聚人心的一個重要工具,語言文化的規范水平是一個民族的文明程度的反映,本國內的交流首先應該是暢通的。所以全民族都應該提倡語言的規范、應該從孩子抓起。

  問:您更喜歡別人稱呼您為播音員還是主持人?

  答:別人怎麼稱呼我,並不重要。播音員和主持人只是工作的性質不同。

  許多人認為做播音員就是只會照本宣科,十分容易。其實並不是這樣。我的看法是,不論什麼樣的工作,如果你想把它做好並不容易,做的出色就更難,都需要勤奮、敬業和不懈的追求。就拿播音舉例,播音是把文字語言向有聲語言轉化的一次藝術再創造的過程。做一名播音員很重視他的語言是否規范、表達是否清晰以及能不能把握語言的內在表現力。

  問:怎麼看待播音員的職業年齡這一問題?

  答:字是死的,語言是活的,一個好的播音員會在播音時加入自己的理解、感情、把握。所以,對于播音員而言,隨著年齡的增長、文化修養的提升、閱歷的增多,他的播音就更會有自己的獨到之處。

  問:有沒有向主持人轉型的打算?

  答:我暫時還沒有這個打算。一個人的精力有限,首先應該立足本職工作。也許有一天,我不做播音員了,會找時間好好的沉淀自己,去考慮這個問題。

  問:您對成功的理解是什麼?覺得自己是一個成功的人嗎?

  答:每個人對成功的標準都是不一樣的。首先我並不覺得自己有多麼成功,只是在自己的本職崗位上盡了力。因為我從事的是一個很容易出名的行業,但這並不能代表什麼。相反,我很佩服那些在平凡崗位上做出突出成就的人。和他們相比,我覺得自己很渺小。

  問:大家見到的更多的是您在新聞聯播中的形象,能談談您在生活、工作中是怎樣的一個人嗎?

  答::我對我所擁有的一切感到很滿足。

  工作中,我一直都是懷著熱愛和感激之心去盡職盡責的做好每一件事,來回報大家的支持和關愛;盡自己所能為同事提供一個更好的工作環境;為觀眾提供高質量的信息文化服務。

  在生活中盡量給周圍的人帶來快樂,為別人著想,自認還算通情達理。

  我相信工作的改進、社會的美好離不開我們每個人的點點滴滴努力。做一個對社會有用的人,就是一個快樂的人。(劉海梅)

    來源:2004年03月09日 人民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