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乙委員:保護文化名人故居是當前一個急迫任務  
 
2004-03-08
 

   中國文聯網訊:今天(3月8日)上午,全國政協十屆二次會議在人民大會堂舉行第三次全體大會。會上,舒乙委員作了題為《保護文化名人故居是當前先進文化持續發展中的一個急迫任務》的發言。發言全文如下:

  保護文化名人故居是當前先進文化持續發展中的一個急迫任務

  當前,我國的城鄉面貌正在經歷一次翻天覆地般的劇變,居民的居住環境正在得到空前的改善。然而,伴隨好事而來的,卻是本來不該發生的建設性破壞,大量優秀的傳統的民族的建築被毀,其中包括一些重要的文化名人故居。僅我本人在北京參與營救而沒有獲得成功的文化名人故居,就有曹雪芹在北京蒜市口的“十七間半”故居,美術館後街22號院旁門趙紫辰、趙蘿蕤故居,後者曾保存有陳夢家先生收藏的最為珍貴的明式家具。拆除曹雪芹故居的嚴重性就如同拆除歌德故居、莎士比亞故居、雨果故居,最後雖然有“易地重建”的方案,但充其量建成了也只是一個十足的贗品,因為從環境到地址到建築材料到構件沒有一樣是原樣的。北京還發生過在蔡元培故居墻上寫大大的“拆”字,並已動手拆頂,如果不是市文物局即時出面制止,險些被拆毀的事件。類似的事情在全國各地時有發生。有的城市領導人已經看出問題的嚴重性,正在制訂保護文化名人故居的規劃,選出了首批文化名人故居保護單位,並加以挂牌保護,譬如上海、青島、蘇州。但總的看來,破壞的勢頭未減,已成為一個全國性的迫不及待需要解決的問題,仍然需要大聲疾呼。我可以斷言,而且絕非危言聳聽,就在我講話的此時此刻,在經濟高速發展的背景下,某些城市中的某些文化名人故居或許正在—紙公文的裁斷之下,在推土機的轟鳴中轟然倒塌,變成一堆瓦礫,永遠消失。

  發生這些事情的原因主要有三:

  一是思想上的誤區。這個思想上的誤區主要是指城市發展的決策人在思想上存在著錯誤的認識。他們把為人民服務改善居民生活條件這一宗旨和保護文化遺跡的原則對立起來,把發展和保護兩者對立起來,結果是老老實實為人民服務,認認真真破壞文物。他們認識不到城市發展從來都是累進的,而不能是斷代的,認識不到必須保護城市所擁有的民族的、地域的、歷史的和個性的特點,忘記了魯迅先生説過的一句名言:越是民族的東西越容易走向世界,越容易被世界所接受。他們認識不到民族團結的天生的最好紐帶是歷史的文明積淀,文化名人故居恰好是這些文明的載體和象徵。當一個小學生走過挂著我國著名文學家、藝術家、哲學家、科學家、經濟學家、醫學家、教育家、體育家等文化巨人的名牌的故居時,他心中一股強烈的自豪感和愛國熱情一定會油然而生,令他激動不已,因為這些人的名字在他學過的教科書中不止一次地出現過,眼下,面對他們的房子和足跡,歷史忽然站立了起來,成了鮮活的和具體的,可以摸得著的,這還了得!精神的力量往往是無窮的。人類發展有兩個基本共同經驗是必須汲取的,第一是經濟和環保的關係,必須走“可持續發展”的道路,不能為了發展經濟而破壞環境,不能為了先富起來而置污染于不顧;第二個關係是經濟和歷史的關係,不能為了發展經濟而破壞歷史上的優良傳統和優秀遺産,要走姑且稱做“可連續發展” 的道路。因為文物是不能再生的,一次破壞便是永久性的毀滅。萬萬不可重蹈這條已被別人總結出來的危險的錯誤之路。改善居民環境的必要性和成績怎麼講也不過分,但文化名人故居現在不去保就再也沒有了。城市發展的決策者們要做歷史的功臣,就要把保護的責任同樣擔起來,保護同樣是政績,同樣是以民為本和執政為民,是具體體現先進文化發展方向的當務之急。

  第二個原因是對政策理解上的誤區。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曾于1988年、1996年、1999年四次下文,今後非經黨中央、國務院特許,不得再建個人紀念館和設立個人故居,涉及已故領導同志、革命烈士、歷史文化名人和社會知名人士。這些政策規定的精神縣正確的和必要的,確實扼制了建紀念館的攀比風和奢華風,起了很好的穩定作用。但是實踐證明,這些政策執行起來存在著一個誤區,那就是將文化名人故居也關在了保護門之外,恰好又碰上城市面貌大變化的熱潮,在這樣一個有著迅雷不及掩耳般的發展速度的極特殊的歷史背景下,由于缺少必要的保護屏障,許多文化名人故居的命運就成了推土機下的犧牲品,使我們在文化名人故居保護問題上不僅不能和國際慣例接軌,反面拉大了距離。所以,很有必要呼吁在政策上為文化名人故居的保護開了一個口子。其實,我國在這方面早已有行之有效的文物保護單位分級保護的完整的政策,還是把權力統一交哈各級文物管理單位按法律規定的程序去申報和審批就可以了。

  第三個原因是方法上的問題。根據世界各國著名歷史文化名城的先進經驗,尤其是倫敦、莫斯科、聖彼得堡、羅馬等城市的經驗,保護文化名人故居的最簡單和最有效的辦法是挂紀念牌的辦法,只對其中最有特殊價值的和最有故事的才辟為個人紀念館。挂牌紀念只需注明某人屬于某專業于某年月在此居住就可以了,目的在于保護它不被拆毀,將它定成文物和景點。房子內部該怎麼用還怎麼用,只是要善待它,維修它,該疏散人口的就要疏散,基礎工程該做就做,不要破破爛爛,不要大雜院內部該現代化就現代化,好好保護其外形和色調就成千。文化名人故居應以大城市為主,並不強調縣縣都要有。先對文化名人故居做一次普查,盡快做出保護規劃,以搶救的姿態審定一批,挂上牌子。房子的建築價值在評估上並不是第一位的,人文價值應放在首位。

  對什麼是文化名人也要有個可以衡量和界定的標準。大體是四條:一是大文化范圍內的知名人士;二是在其專業領域內受到多數人認可和推崇的;三是為社會進步和人類福祉做出過積極貢獻的;四是已故的,誕辰過了百年以上的。其故居必須是在他一生中屬于重要經歷階段的。

  文化的屬性不同于其它,它有長期的穩定性和生命力,不像社會體制那樣多變和相對短暫,,因此文化是民族的象徵和根,是一個民族的姓氏。這正是政府工作報告中所説的要“搞好文物、檔案工作和自然、文化遺産保護工作” 的根由。文化名人是多種文化的最閃光的體現者。希望保護文化名人故居的呼吁能得到城市發展決策人的重視,成為和平競賽取勝的最後王牌。一個城市最後取勝的武器並非靠經濟,最後取勝的一定是靠那些只屬于你一家獨有的東西,就是文化,那就是看你到底擁有多少歷史文化景點,多者勝,而少者敗。現在,保留的文化名人故居不是多了,而是太少。

  給子孫多留點東西吧。文化名人故居就是物質的史書,它們能起托物寄情,托物寄人,托物寄史的作用。讓我們多多珍惜它們吧。

    來源:2004年03月08日  人民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