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抗抗委員:小組討論的一天  
 
2004-03-06
 

 

  中國文聯網訊:今天(3月5日)是會議的第三天。早上被一陣奇怪的聲音喚醒,初時以為是電話鈴,清醒過來後,覺得象是鳥叫聲,有點像布谷?鷓鴣?可是房間裏哪來的鳥呢?起床後拉開窗簾,忽見一只米灰色的大鳥(比鴿子大),從窗臺上撲撲地飛起來,飛到窗外庭院的一棵松樹上去了。于是想起這次會議我們文藝界的委員下榻北京市大觀園酒店,酒店的隔壁就是大觀園公園。我雖然還沒去公園散步,但是窗前這只可愛的大鳥想必是從公園飛來。由此可見近年來北京城南的生態保護有很大改善。我在鳥叫聲中起床洗漱,心情很好。

  昨天一天是小組討論,討論內容是全國政協主席賈慶林同志做的工作報告,以及政協副主席李蒙同志所做的關于提案工作情況的報告。

  討論開始前,小組召集人王蒙委員口頭傳達了王忠禹副主席在召集人會議上的講話。講話要點是希望委員們在發言時求真務實,重實際講實話,多反映群眾要求,盡量開門見山,不講空話套話,簡報要保持發言內容的原汁原味。等等。他的講話精神也正是我們所期待的。

  翟泰豐委員主持了上午的討論。馮驥才委員率先發言。他把政協一年來的工作歸納為:穩健、有序、創新。他説去年一年中國的事情千頭萬緒,經歷了“非典”等重大事件,而成績是舉世矚目的。黨和國家領導人勤政親民的形象,是國家的凝聚力與親和力。他還談到了政協會議方式的改革。政協會議程序是在計劃經濟下形成的模式,幾十年不變,而目前社會發展節奏快,信息量大,原來的會議方式延續至今,每年耗時十天左右,是否會期太長?可以縮短一些。每次會議的大量簡報也很浪費紙張。希望政協的會議能辦得更有效率。

  王習三委員是一位“內畫”藝術家,他的“習三內畫研究所”,贈送給我們25組的全體委員每個人一員“鼻煙壺”,大家都很喜歡。他在發言中介紹了鼻煙可減少污染的多種好處,提倡國人“煙民”使用鼻煙壺。會議氣氛頓時活躍起來 。

  藏族畫家、中國美協副主席尼瑪澤仁委員的發言,特別憂慮,並強調對民間藝術的搶救和保護。藏族生活在雪域高原,雖然經濟落後但文化是燦爛的,誰也不能岐視一個民族的文化。他説自己曾在英國看到一個中國文化展覽,其中竟然 展示中國的煙槍,他感到受了極大傷害。因為自己雖是藏族,但更重要的是一個中國人。

  現代文學館館長舒乙委員發言,仍是一如既往地充滿激情。他對政協工作歸納了六個字:務實、發展、為民。在此前提下,他對政協的具體工作提出了十二條批評意見。例如:全國政協開幕式上應全體合唱國歌;主席臺上沒有必要擺放大量鮮花講排場;會議應嚴格按照政協章程宣布每次的執行主席;每年有優秀人才出現應及時補入;大會發言應精選優質發言稿;政協專委會活動應加強;全國政協主席、副主席應當參加小組討論;減少大會用車、提高車速盡量少擾民。他的發言慷慨激昂,不時激起笑聲,會場反應熱烈。

  中國藝術研究院的陳醉委員,發言題目是“以手工生産方式主導西部發展” 。他在發言中談到開發西部應避免重復東部發展的弊端,例如“周莊”、“麗江” 是目前的“旅遊文化罐頭”後果。他倡議應努力塑造獨立的文化形象。

  年事已高、白發蒼蒼的美術家吳冠中委員今天也來參加了討論。他的發言言簡意駭。談到官辦文藝機構人員,開支龐大,效率低下;而民間文藝機構較好地 解決了這個問題,應當重視發揮民間文藝機構的作用。

  此時已近中午11點。坐在我旁邊的翟泰豐組長已一再低聲催促我發言。翟部長原是中國作協黨組書記,與作家們關係親密,對我也很關心。今天上午一到會場,他就告訴我最近又看了我的某某作品。他一向堅持讀書,也時時“舞文弄墨 ”。我輕聲向他請教了幾個問題。在座雖然皆是名家,但小組討論終究是躲不過去的,該“發”就“發”吧。

  我特別注意到政協工作報告中“2004年工作任務”中強調的“促進社會主義物質文明、政治文明和精神文明協調發展”。我認為在目前的社會條件下,人民政協的民主監督、參政議政,是通往“政治文明”的一個重要途徑。政府與民眾對政協委員的提案水平有了更高的期待和要求。作為我個人,要完成“公民——作家——政協委員”的角色轉換,建立“議政”的自覺意識,觀察生活所掌握的 信息,接收後加以“綜合處理”,分類加工,進入“信息再發生”的良性循環, 才可能産生有價值的提案。現代的開放社會,每一位公民都能“發現問題”,而政協委員之責,在于“發現問題”之後能夠在提案中提出具有可操作性的解決問題的好建議。

  我接著談了呼吁文藝立法的問題。中國進入市場經濟後,文化産業化的法律制約與保護已迫在眉睫。例如《文藝法》體現“兩個效益”總體原則下的具體法則;例如《著作權法》的補充與完善;例如對于有爭議的作品如何以專家論證等多 種方式加以評定,而不是用“長官意志”進行封殺的《出版法》;例如電視劇、 電影改編的版權轉讓、版權保護、播映規則的《影視法》;例如文化企業或個人經營文化商業活動的《經紀人法》;例如《民間文化保護法》……在相應的法律 法規係統配置下,才能形成有效的競爭機制。我的發言最後還呼應了大馮關于縮短會期的提議。

  中午休息。下午的討論會由王蒙委員主持。中央美術學院院長潘公凱委員發言提議全國政協每年召開各類專題研討會。我認為這是一個“務實”的辦法。

  香港畫家劉宇一委員的發言,對香港目前經濟、政治形勢的嚴峻性表示了深切的憂慮,並提出了一些解決問題的建議。吳歡委員也讚同他的意見。他倆發言時整個會場安靜之極,可見這也是委員們共同的憂慮。

  王蒙開始把“目標”轉向女委員,點名讓陳祖芬、馮英、王玉玨、胡芝風委員以及維吾爾族歌唱家加米拉委員、維吾爾族舞蹈家阿依吐拉委員、朝鮮族舞蹈家崔善玉委員發言。一時女委員紛紛開口,會場就溫馨起來。加米拉悄悄對我説:好象提前過“三八”節了。但我不知道為什麼女委員發言總在後面。是真的缺乏議政能力還是缺乏主動性?“三八”節馬上就要來臨,全國政協目前的女委員數量逐年增加,然而在這個“男性話語權力中心”裏,女性的聲音仍然微弱。

  藝術大師韓美林委員近來身體欠佳,下午他出現在會場,引起大家一陣驚呼。他給大家敬了個“猴禮”後,又開始用碳素筆在“兩會紀念封”上為大家畫“猴”了。

  討論結束後,中國美術學院研究韓美林的兩位學生,在大堂採訪我對韓先生藝術作品的印象,我一口氣説了20分鐘。後在電梯口遇到濮存昕委員,談了我看他主演的話劇《李白》的感受……這一天的內容太多了,先記下一筆流水帳,再慢慢消化吧。今晚沒有別的安排,要抓緊時間寫一份關于“黑龍江省煤炭礦業集分離辦社會職能”的提案,我前年7月去過鶴崗煤礦。

  但願明天早上那只鳥還能來叫醒我。(張抗抗)

    來源:2004年03月06日  人民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