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克歡:聊聊香港話劇的家常

http://www.cflac.org.cn  2007-7-3  作者:鄭榮健  來源:中國文聯網
 

  “世界上存在著各種各樣的戲劇。戲劇可以宣教、娛樂、治療、掙錢……思想家、政治家、道德家、商人和一般民眾,對戲劇藝術有著不同的期望。但在多元並存、歧義叢生的各色各樣戲劇之中,那種認真質疑歷史、拷問靈魂、追索人生意義的神聖戲劇,將永遠是人類生存的精神燈火!”出生于香港、曾任中國青年藝術劇院院長的林克歡的這段話,表達出他對話劇的執著追求。值此香港回歸祖國10周年之際,這位戲劇評論家對香港話劇的敘述顯得輕松隨意,就像聊著家常,帶著天然的親和。

  契機:“身份”反思引發的話劇繁榮

  林克歡告訴記者,這些年來中國話劇有了很大的發展,包括中國內地和香港。當代話劇的發展有兩個非常重要的時期,一個是上世紀80年代,一個是上世紀90年代末期。他説,眾所周知,上世紀80年代前後,內地和香港都經歷了重大的社會震蕩和巨大變化,其中內地是“文革”結束,社會進入了經濟轉軌和改革開放的新時期;香港則因為中英兩國政府發表了聯合聲明,中國政府將對香港恢復行使主權,從而進入了一個十幾年的回歸過渡期。

  在林克歡看來,香港人真正有了香港意識實際上是從上世紀70年代開始的。當中英兩國政府發表聯合聲明後,香港人突然面臨了一個嚴肅的身份認同問題:我是什麼人?香港人是什麼人?香港人是中國的香港人,還是香港的中國人?或者什麼都不是?這些問題在香港知識分子中引起了深刻的反思,並且體現在他們的話劇實踐中。在此背景下,香港話劇産生了一大批的優秀作品,被人們稱為“97劇”,出現了百年來香港話劇發展史上一個罕見的繁榮期,涌現了進念二十面體、沙磚上等激進的實驗劇團,以及《我是香港人》、《花近高樓》、《香港考古故事之飛飛飛》等一大批優秀話劇作品。

  場景:多元文化中的順利轉軌

  轉進90年代,整個表演藝術的生存環境與藝術生態變得嚴峻起來。幾乎沒有藝術表演團體能夠擺脫商業經濟的壓力。許多話劇導演以明星為賣點、與商業同盟,在消解傳統的同時也消解了自我。但香港的情形很有意思。林克歡認為,香港的文化非常特殊,其魅力不在精深,而在它的多樣性、多元化。

  依據這樣的文化氛圍,林克歡覺得在這樣的文化環境中生存、發展起來的香港戲劇,挪用流行文化的各種要素和營銷策略,一直是許多劇團吸納觀眾、擴大影響、增加票房收入的不二法門。香港的先鋒話劇跟通俗話劇通常也混雜在一塊。他説,如果要在香港找純粹的先鋒話劇,那會很難找到。即使最先鋒的劇團,他們也會請明星、歌星,劇作中也會夾雜著大量的懷舊歌曲、舞蹈,以及現在比較流行的無厘頭搞笑等等。在非常嚴肅、具有很強探索性的劇作中也是如此。最近幾年,探索性的小劇場演出越來越少,連老牌的先鋒劇團進念二十面體也與市場全面結盟。另一個近年風頭正旺的劇團——劇場組合,從2004年至今,憑借詹瑞文表演的兩出獨角戲《男人之虎》、《萬世歌王》,創造了演出過百場、收入超千萬的商業奇跡。

  在香港人看來,消費文化無所謂好,也無所謂壞,一切都是消費。即使實驗性、先鋒性的戲劇,也都是一種消費。因此,在消費時代到來時,香港的話劇非常自然就轉換過來了,也非常自然就適應了時代的要求。林克歡覺得,非常可貴的是,許多香港話劇藝術工作者在這些消費戲劇裏面,保留了各種各樣探索的精神。也就是説,香港的消費文化、娛樂文化跟實驗戲劇、先鋒戲劇是融合一體、合二為一的。不像有些商業話劇,純粹搞笑,笑完就沒了,它們也讓人笑,但笑的背後有思想的內涵、思想的語匯在裏面,而且探索的步伐也很大。

  藍圖:在多樣合作中回歸人文探索

  林克歡説,上個世紀50年代以後,大陸和香港基本隔絕,造成內地只有如曹禺、洪深等少數劇作家在香港稍有影響。林克歡説,有些香港早期的劇作家,或者在廣州接受教育的劇作家,還會用普通話寫劇本,上世紀80年代後的劇作已基本用粵語寫,舞臺上也講粵語。同樣是用中文寫的,因為他們是按方言讀音寫出來的,不懂粵語的人是看不懂的。

  中英兩國政府關于香港問題的聯合聲明發表後,香港産生了一批非常好的“97劇”,而且這股勢頭一直持續到香港回歸後。林克歡表示,上世紀90年代,當消費的喧囂席卷時代時,香港的話劇卻有了某種程度上的人文回歸。恰恰在我們從許多生活現場撤退的時候,香港的劇作家在關注民生,也在關注政治。正如香港的劇作家潘惠森所説的:“當喧囂的鑼鼓過後,我們應該把目光投到在非常發達的商業社會裏,那些未曾發聲的老百姓身上,也就是關注底層的老百姓,他們能像昆蟲一樣活著,活得那麼頑強。”

  憑著多年來對香港話劇的熟稔,林克歡對其發展抱著近乎固執的信心。他表示,目前,商業大潮的影響使得香港話劇經歷著“大洗牌”,但在堅持藝術探索、關注民生,同時謀求與內地話劇院團的合作等方面,香港的話劇藝術工作者做了大量的工作。在今年“相約北京”的活動中演出的話劇《包法利夫人們》,導演就是香港非常有名的先鋒戲劇導演林奕華。在一些經典劇作的演出上,為了更好地闡釋和重新演繹它們,許多香港劇團也正探索著跟內地的合作,包括去年香港話劇團帶來的《新傾城之戀》,包括他們跟國家話劇院合作的《半生緣》,都是這種探索的一部分。林克歡説:“我相信,香港話劇會有一個美好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