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香港培養藝術人才我們重任在肩——香港演藝學院校長湯柏燊訪談

http://www.cflac.org.cn  2007-7-3  作者:冉茂金 孟祥寧  來源:中國文聯網
 

香港演藝學院校長湯柏燊近照 本網記者 孟祥寧 攝

  如果用一座學院來代表香港的文化特質,香港演藝學院無疑是非常合適的。香港演藝學院于1984年成立,本校坐落于美麗的灣仔海邊,是香港地區唯一一所提供表演藝術、舞臺科藝及電影電視的專業教育、訓練及研究的高等學府。學院現設舞蹈學院、戲劇學院、電影電視學院、音樂學院、舞臺及制作藝術學院和中國戲曲課程,提供相當于內地專科到碩士的演藝專業教學。現在學院共有700多名學生、80多名全職教員和470多名兼職教員。

  年輕、動感、包容性強,雖小巧卻又綜合很多學科,中西交融,活力日盛,香港演藝學院正在蓬勃發展。適值香港回歸10周年之際,學院喜擴校舍,于6月28日舉行了伯大尼分校的開幕典禮,本刊記者親臨現場,分享了他們的喜悅。在27日和29日分別舉行的第21屆畢業典禮上則洋溢著演藝學子學有所成後的歡欣與對美好未來的憧憬和期待。

  作為香港最具實力的藝術教育學府,成立20多年來,香港演藝學院培養了大批藝術人才,為香港的藝術及藝術教育發展做出了極大的貢獻。在香港回歸10周年之際,本刊記者特對校長湯柏燊進行了專訪。

  教學中心:學以致用 重視實踐

  也許是深受香港人務實性格的影響,香港演藝學院最為重視的就是培養學生的藝術實踐能力。學院的首要目標是教育及訓練學生成為有高度專業水平的藝術表演者和演藝專業人士。為達到此目標,在課程設置上,表演和制作成為整個學習過程的中心,學生從實踐中學習藝術創作,提高藝術造詣,而非僅僅做一個觀察者談論藝術而已。因此,香港演藝學院的學生有很多公開表演及實際制作的機會。

  記者:作為香港唯一一所提供表演藝術、舞臺科藝及電影電視的專業教育、訓練及研究的高等學府,能否簡單介紹與自我評價一下學院對香港演藝事業發展所作的服務與貢獻?

  湯柏燊:可以説我們是香港演藝人才的搖籃。我們學校開設的課程既有普及性的,又有深造性的。我們主要提供學士至碩士程度的演藝教育和訓練,為香港和其它地區培養高精尖的專門演藝人才;同時我們開設普及性的教學課程,主要面向社會公眾,引發公眾對藝術的興趣,豐富和提升本地區的文化生活。比如我們設置了很多周末的兒童班,希望從中發現具有潛力的藝術人才。還有,在香港的許多文化事業發展中,都有我們參與的身影,我們為政府的公共文化建設提供專業意見,近年來政府也比較重視我們的意見。比如,現在計劃用10到20年的時間在西九龍規劃一個藝術城,演藝學院的很多師生都在其中的專業委員會裏面,參與討論。我們的專業咨詢不僅限于香港地區,我們也參與了上海世博會的方案規劃,提供一些咨詢。我們還積極通過國際性的交流與合作,推行使香港成為藝術中心的政策。現在,香港政府官員外訪,常常要帶我們的學生前去表演節目。因為在某種程度上我們演藝學院代表著香港的文化。

  記者:香港演藝學院特別重視校外推廣活動,請問這對學生的演藝才能帶來怎樣的促進?

  湯柏燊:我們認為學生從實踐中才能很好地學習到藝術創作,並不是僅僅旁觀藝術、談論藝術而已。我認為在提供訓練、教育及研究的同時,應鼓勵學生獨立思考、表達自我及與社會接軌,我們鼓勵學生參與公開表演及實際制作,這些發展可以使學院更具時代氣息與活力。我們學院的學生還前往不同的中小學協助教學,他們從中能明白教學過程及手法,增加學生作為教師及藝術家的經驗。

  記者:為慶祝香港回歸10周年,學院舉辦了哪些活動?

  湯柏燊:我們舉辦了專場音樂會,部分學生還被邀請參加了政府舉辦的一些慶祝活動。

  教學方針:多元並蓄 中西交融

 演藝學院的教學方針反映了香港多元文化的特色,中西方藝術並重,傳統與現代風格共存。其教職人員與學生,來自于不同的國家和地區,也反映了中西交融的特色。

  記者:香港是一個中西文化融合的地方,文化的多樣性以及包容性特徵明顯,香港演藝學院在教育中也倡導尊重中西文化傳統、展現香港獨特的文化多樣性,請簡單介紹一下在具體的教學內容設置以及教學實施過程中是如何體現這種追求的?

  湯柏燊:香港演藝學院是一所全面的表演藝術學府,其課程不但包含不同藝術范疇,也具有豐富的中西文化特色,使學院在同類學府中別具一格,也使得我們的學生能夠在藝術創作中方便地使用東西方的藝術元素,在同一個作品中呈現出既有東方元素又有西方元素的東西,很有特色。在西方的藝術院校中,幾乎沒有我們這樣的做法。

  我們常常在思考,演藝學院到底是中國的,還是亞洲的?演藝學院如果要成為孕育藝術及文化的中心,我們需要發展更多元化的課程和吸引更多不同背景的學生,讓新思維相互結合,碰撞出火花。因為香港是一個融匯不同文化的城市,這個特色應該是我們學院長遠發展的方向。處在這樣一個城市也讓我們具有很多優勢,我們必須吸引跨地區的師生並開展各式各樣的文化交流活動,尊重他們所帶來的不同文化,在教學中運用跨學科的方法。同時,我們還將世界演藝領域的頂尖人才引至學院,授予他們榮譽院士或榮譽博士,以增強演藝學院在國際間的競爭力。比如,在最近舉行的畢業典禮上,我們就授予了江志強、徐克、郭菲特舒茨、王次炤等先生榮譽博士和榮譽院士。這也能夠引導和激發在校學生的動力。

  記者:也就是説演藝學院不僅僅是立足于香港,更是放眼于世界。

  湯柏燊:香港本身就是一個國際化的大都市,我們也要與國際接軌,與國際標準達成一致。國際化發展也一直是我們的目標。我們積極與國外和內地的專業學府展開學術合作與交流,比如英國皇家音樂學院、澳洲國立音樂學院、北京的中央音樂學院等。每個學校各有長處,我們相互之間取長補短。在剛剛過去的6月中旬,我們與美國茱莉亞音樂學院簽訂協議,舉辦了茱莉亞國際大師班及音樂會。這裏面也有內地中央音樂學院和上海音樂學院學生的參與,共舉辦了超過30場的大師班及音樂會。香港演藝學院音樂專業學生與國內音樂專才一同分享了西方音樂的精髓,舉辦得非常成功。這同時也是用音樂為香港回歸10周年獻上了一份祝禮。

  面向內地:更多交流 更快發展

  回歸之後,廣闊的內地為香港藝術教育的發展提供了新的視野。除了便利而又頻繁的演出交流之外,香港演藝學院也開始吸收內地的生源。本屬同源的文化血脈在這裏匯聚,然後一同為藝術鮮活的生命而涌動。這些更多、更緊密的相互交流,讓香港演藝學院得到了更快的發展。

  記者:香港演藝學院的建制與內地院校是不一樣的,採用的是通行的校監及校董事會的建制,請問這樣的建制對于學院的良效運行有怎樣的作用?

  湯柏燊:就學院而言,校董事會負責監管學院的教學及運營,校長負責學校的具體管理,這種監管與管理分立的制度是有效的,校董事會具有掌舵的作用,校長則負責主要的學術及行政決策。

  記者:香港回歸後,香港演藝事業與內地有了更緊密的關係,請簡單談談香港演藝學院所感受到的這方面的變化。

  湯柏燊我們的學生現在需要對祖國有更持續、更深入的認識,特別是與他們修讀學科和行業有關的地方,因為他們最終都要走出香港,到更廣闊的世界中去,面向整個中國發展自己的事業,因此要在這方面做好準備。

  記者:香港的大學紛紛開始向內地學生敞開大門,這當中體現出香港高等教育與內地教育聯動的趨勢,香港演藝學院的招生也開始面向內地學生,請介紹一下今年香港演藝學院在內地的招生情況及今後面向內地招生的規劃,與內地演藝專業院校和演藝界的教學與學術交流合作又是怎樣的?

  湯柏燊:我們香港演藝學院連同本地其它一些高校參與面向內地招生,這是國家教育部所認可的。我們的初步計劃是先在北京、上海及廣東等地招生。所以我們參加了上海及廣州的教育展覽會,舞蹈學院及戲劇學院分別于上海和廣州對考生進行了面試。當然,我們的選拔是很嚴格的,要求英語比較好。因為受到現行政策的影響,我們的教育機會大多數提供給本地的學生,外地生源只能佔整個學生數量的四分之一。另外,演藝學院內的個別學院也積極與內地專業院校合作,我們與國內多所知名學府都簽訂了合作協議。我們覺得內地的很多學生條件很好,比如舞蹈專業的學生,無論男女,在外形條件上就很優秀。現在面向內地招生的專業主要是音樂和舞蹈,其它專業分配的名額則比較少。

  記者:我們看到香港演藝學院的師生曾參加過內地的桃李杯舞蹈比賽並獲獎,除此之外,學生們還參加內地的其它演藝活動嗎?

  湯柏燊:我們鼓勵學生參加內地和海外的各種藝術活動和比賽。除了舞蹈方面的比賽,我們的學生參加了中國大學生電影節、全國青少年大提琴演奏比賽、廣東省戲劇演藝大賽等。我們電影電視學院學生的作品在去年獲得世界各地影展的邀請展出,當中有學生電影節,也有世界著名的國際級影展。其中一些影片表現良好,奪得大獎。

  展望未來:培養新軍 接軌國際

  與國際標準接軌,打造具有國際影響力的演藝專業學府,這是演藝學院的追求,更深地參與香港的文化建設,這是演藝學院的目標。

  記者:藝術教育在當今中國越來越普遍,除了專門的藝術院校,很多綜合性大學也紛紛開設藝術專業,而社會上的各種藝術包括演藝培訓機構也很多。請談談當前藝術教育的發展趨勢,當前的藝術教育需要秉持什麼樣的精神?

  湯柏燊:作為培育21世紀演藝專才的專業學府,我們需要思考現今社會期望藝術工作者所具備的素質。我們需要關注的是,如何塑造表演藝術、電影電視和舞臺科藝的生力軍,讓他們有能力立足于這個急速多變的時代。因此,我們演藝學院已經由學習、收益及盼望,改為學習、學習及學習。我希望我們能永遠保持小朋友那種熱切追求、發掘新事物的好奇心。

  在21世紀,要怎樣才能在表演藝術、影視制作和舞臺科藝上有所成就?我認為新的模式已不再是關在彩排室裏專注練習,而是與社區融合,與世界各地的優質學府共同探索及發展藝術。我們的畢業生既是當代社會文化的産物,同時又是社會文化的創造者。他們若要成功,必須要懂得如何面對挑戰及掌握機會。他們除了要具備天分,同時要有領導者的信心,而最重要的是要有堅定不移的意志。我們的畢業生能不斷擴大其接觸面,並不時調節自己的方向,自我增值,他們不只是靠藝術維持生計,而是在藝術中豁出生命。

  也正因為如此,現在藝術院校在招生上還是比其它一般院校有更多的困難,畢竟從事藝術非得有過人的才華才能成功,因此很多家長僅僅是把學藝術作為孩子的一項修養,在選擇終生從事的職業時,往往不願意讓孩子選擇藝術。

  記者:您對于未來香港的演藝事業的前景有怎樣的看法?

  湯柏燊:從我們學院的變化可以看到香港社會對藝術追求的變化。以前我們學院是很小規模的、非常專業的,現在不但有最好的專業培訓,還有普及性的基礎藝術教育。這麼多年來,香港在經濟方面不斷發展,這些變化也會推動人們對藝術的追求。

  香港是一個中西交融最便捷的大通道,在創意的年代,香港已經開始把成功的創意工業看作是建設國際都會的重要元素。我們感謝香港政府把伯大尼這一地標文物建築提供給我們作為校園,伯大尼將會是我們電影電視學院的新據點。修復伯大尼,我覺得是標志著香港電視電影的文藝復興。當然,香港若要成功發展其文化及創意事業,不能僅靠建造藝術品或增添場地,而是應該營造藝術創作的氣氛,吸引各地的文化人來港發展及定居,攜手打造一個文化之都。

  現在,表演藝術、影視制作和舞臺科藝事業正處于前所未有的繁盛時刻,文化藝術行業,越來越有國際化的趨勢。我們現在也正在為未來的發展做出一係列計劃,積極編制策略報告,思考演藝學院如何穩佔演藝高等學府的國際地位,如何吸引充分的資源來維持我們的國際水平。

  演藝學院座落于非常有利的位置,我們要發展成亞洲區內的世界級演藝學府,既繼往開來又穩中求變;同時一如既往地尊重中西文化傳統,展現香港獨特的文化多樣性,繼承學院過往20年來追求卓越的精神,為演藝專業和社會作出貢獻。(本文感謝香港演藝學院副校長、教務長許文超博士及演藝學院公關經理陳蘊會擔任翻譯)

  香港演藝學院校長湯柏燊教授,英國人,曾被英國首相委任國際教育的智囊團成員。湯柏燊教授于1989年擔任伯明翰音樂學院校長,1993年擔任達靈頓藝術學院校長及行政總監,自2004年起擔任香港演藝學院校長。除了從事學院的管理工作外,湯柏燊教授還是指揮家、作曲家及小號演奏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