費明儀:藝術與生命是分不開的

http://www.cflac.org.cn  2007-7-3  作者:寧 靜 余 寧 雲 菲  來源:中國文聯網
 
  費明儀是一位非常受人尊敬的藝術家,在去年全國第八次文代會上,她那甜美的微笑和優雅的氣質給很多人留下了深刻印象。在當選中國文聯第八屆全國委員會委員後,這位來自香港的著名女高音歌唱家更是充當了內地與香港音樂界的橋梁,尤其在合唱交流方面做了很多貢獻。近日,本報記者在她香港的家中再次採訪了她。

  幾十年來,費明儀一直致力于音樂表演、研究和教育工作,作為香港合唱團協會主席,她對合唱藝術的推廣,在香港音樂界産生了很大反響。

  記者:在香港回歸10周年之際,香港合唱界有沒有舉辦一些慶祝活動?

  費明儀:8月25日至26日將在香港文化中心大劇場演出兩場紀念回歸和建軍80周年的演出。這是一次很難得的大型合唱活動,陣容、隊伍都很強大。我們將邀請戰友文工團和香港的合唱團、學生、社團來共同演唱保留曲目《長徵組曲》,軍民合作千人大合唱。同時還請著名指揮家嚴良堃指揮《旗正飄飄》、《墾春泥》、《長城頌》、《祖國頌》等傳唱很久、在中國合唱藝術中很有地位的歌曲。另外,莫華倫、劉斌、劉詩昆這些音樂家也都將參加此次活動。最近我特地到北京去商討這件事,現在正在緊鑼密鼓地籌備中。

  記者:這些曲目香港觀眾熟悉嗎?

  費明儀:香港觀眾對《長徵組歌》比較生疏,上世紀80年代初這個曲目曾來港演出過一次。香港孩子與內地的成長背景不同,很多事情沒有親身經歷過,演出這樣的節目對他們來講是非常好的機會,既可以熟悉這些非常出名的歷史歌曲,又可以從中體會當年長徵的艱苦,無論在音樂上還是教育上,都是非常有意義的。

  記者:在香港,合唱的群眾基礎如何?

  費明儀:香港有非常好的合唱基礎,尤其學校合唱非常發達,很多學校對音樂非常重視,一些名校的歌唱水平特別好,每一年學校音樂比賽,高潮就是合唱比賽,還有香港學校合唱節,水平都挺高的。香港合唱有著很好的傳統,上世紀30年代,香港有很多合唱團演唱抗戰歌曲,後來加上我們這些從外國念書回來的人,帶來很多新的東西,注入很多新的元素,讓香港的合唱興旺起來。香港合唱團協會1987年成立,至今已經整整20年了,凡是在香港注冊的合唱團都有資格參加,現在有二三十個會員,在香港這個彈丸之地來説算很多了。應該説,香港合唱在過去二三十年取得了很大成績,這幾年有更多人喜歡上了合唱,而且演唱的內容也豐富多彩。

  採訪費明儀,説到合唱,不得不談到她一手創辦的明儀合唱團。從1964年成立至今,這支香港非常重要的合唱團體已經走過了43年歷程。

  記者:據了解,明儀合唱團是香港十分活躍的藝術團體,演出很多。

  費明儀:明儀合唱團成立40多年來十分活躍。我們是香港惟一一個經常到內地演出的合唱團體,北京、上海、深圳、杭州、廣州、南京、中山很多地方都去過,還去新加坡、馬來西亞等國家演出過,對外活動是最多的。做音樂交流,彼此融會,符合我當初成立這個合唱團的理念。同時這種交流也讓香港的孩子多多體會祖國的文化。現在我們唱中國民族民間題材也開始進入境界,比如《回娘家》,香港人沒有那種“左手一只雞,右手一只鴨”的生活經歷,唱不好聽,沒有那個味道,聽內地演唱多了,很多團員就有感覺了。雖然還有一定差距,但至少讓那些在國外念洋書、喝洋墨水的人,受到了這種感染,這是非常有意義的。我們還參與康文署主辦的下鄉活動,周末到香港各地鄉間演出,新界、沙田、荃灣、元朗,站在屋村涼臺、臺階上就唱,還給他們解釋曲目,做普及工作,走向民間、群眾,與他們打成一片,很有意思。

  明儀合唱團的重頭戲是一年一度的大型周年音樂會,曲目范圍是綜合性的,每一年的主題都不一樣,中國的藝術歌曲、少數民族民歌、世界名曲都有,還有新創作的歌曲,我們都有係統地介紹,對香港聽眾盡量提供多樣化的內容,這樣可以保持一種新鮮感,滿足他們的不同需求。我們在介紹曲目的同時也介紹不同的指揮,除了邀請香港著名指揮外,內地很多著名指揮家,如嚴良堃,最近幾年還有中青年指揮家曹丁等都來與我們合作。7月15日,我們將舉辦明儀合唱團成立43周年音樂會。

  記者:中西文化交流應該是明儀合唱團的一大特色,在曲目方面有哪些優勢?

  費明儀:明儀合唱團每年一定要跟人委約一個首唱的作品。40多年來,委約作品最多、首演作品最多的就是我們,雖然每年為此都很傷腦筋,但我是用心在做這件事。比如把一些外國曲目買回來;在其他音樂會上聽到很棒的中國民歌,就想辦法拿到譜子;還請內地和香港的作者專門為我們創作,現在已經積累了好幾百首。

  記者:內地合唱團在人才儲備上有得天獨厚的條件,專業團體容量有限時,一些音樂院校畢業生就會到業余團體。明儀合唱團的團員主要來自哪裏?

  費明儀:明儀合唱團的成員來自社會各界,以中青年為主,有許多都是學生、社會工作者、文員,大都在25歲至28歲,我想盡量保持年輕化。入團標準比較嚴格,應試者要通過考試,根據他們的聲音特點和對樂譜等音樂知識的了解,錄取後還要經過3個月的觀察,互相適應,才正式被吸收為團員。每一季都有人來考,文化水平都非常高。我們的團員一般保持在四五十人左右,現在最年輕的16歲,最大的50歲,最久的一個團員已經入團30年了,10來歲就參加,現在已經40多歲了。這麼多年來,明儀合唱團的團員已經達到1000人以上,分布在世界各地。

  記者:團員都是來自不同行業、非專業的人士,在這種情況下,如何保障排練?

  費明儀:排練是一件非常艱苦的事情。香港沒有專業的合唱團,團員都是業余的,但像我這樣的一些人都是專業的,所以我的口號是“業余的組織,專業的水平”。我們一般是每周六下午2點半到5點半排練,有演出就持續到6點半,有時周四晚上還要加班,有的團員7點下班,沒吃飯就趕來排練。與學校不同,民間合唱團維持起來是非常艱難的,租一個練習的地方很困難,經費除了靠一些機構的支持、社會熱心人士的讚助和演出收入,很多時候都要自己掏腰包。但我想越是艱苦,鬥志就會越旺盛,這麼多年來,香港合唱就是靠著這一股熱情,慢慢係統化地搞起來的。

  多年來,因為有音樂相伴,費明儀一直保持著旺盛的青春活力。她説,藝術與人生是分不開的,生命中有藝術,才能成為一個藝術的人生。

  記者:從與您的交談中可以感受到,您對中國上世紀30年代的音樂比較鐘情?

  費明儀:也不是鐘情,我是非常珍惜。中國新音樂是從那時開始發展的,李叔同、沈心工的作品是藝術歌曲的前身,到後來黃自、蕭友梅、賀綠汀時,形成了發展高峰,把外國藝術歌曲的形式帶到中國,寫了《長恨歌》、《天倫歌》,還創辦了中國音樂學院,有了正統的音樂教育,之後出了很多音樂家。那時的很多歌曲都很有生命力,比如《教我如何不想他》、《海韻》,到現在都還在唱,百聽不厭,研究中國新音樂一定要從那時開始。

  記者:一般來説,學習西洋音樂尤其是到國外學聲樂的音樂家,學成後都會從事教學工作,很少像您這樣開辦合唱團,當時您的初衷是什麼?

  費明儀:像我這樣的確實不多,他們大都到大學聲樂係教書或加入專業團體。我的音樂生涯很不一樣,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我在香港、歐洲學習,並且開始演出,已經在香港成名了,我從上世紀60年代中期創辦合唱團,專注推動合唱藝術,到上世紀80年代中期,又成立了合唱協會。我覺得與其一個人唱倒不如大家一起唱更好,這樣可以對推動音樂文化、合唱藝術的發展做更多事情。我覺得現在事情很多,挺忙活的,時間不夠用,不過我是越跑越精神。

  記者:可以説,您是在音樂中享受人生。

  費明儀:是呀,我在2001年因冠心病、血管堵塞做了兩次大手術,面對生命的考驗,音樂給了我很大的支撐。那次病得那麼厲害,我簽手術同意書時,就如同簽生死狀一樣,術後也不能講話,聲音完全是沙啞的,就是因為有音樂藝術,我一直在聽音樂,這樣才緩過來的。可以説,我是在歌聲的鼓勵下“回來”的。我覺得,藝術和人生的關係是很密切的,人生受到藝術感染和啟發,藝術中也有生活的體會和經驗,要不然藝術會很空,沒有內容,演唱只有好聽的聲音和完美的技巧還不夠。對我來説,藝術與人生是分不開的,生命中有藝術,才能成為一個藝術的人生。

  記者:您與內地音樂界交往很多,對于內地合唱有哪些看法?

  費明儀:我感到內地合唱藝術很發達,不僅是專業團體,業余的,比如一些大企業、組織都有合唱團,而且水平非常高,我邀請過一個老幹部合唱團來港演出,唱得可好了,非常受歡迎。最近,我到內地觀摩、評判了一些合唱比賽,內地現在有一個特點,隨著與外面交流的逐漸增多,唱法與以前有很大不同,早期多一些混合戲曲、民歌的唱法,現在則傾向于歐美的美聲唱法,能夠保留自己的精華,同時吸收外來的元素,更加面向國際,與國際接軌,這是非常好的現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