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惠昌:香港的繁榮讓中樂團活力無限

http://www.cflac.org.cn  2007-7-3  作者:寧靜 余寧 雲菲  來源:中國文聯網
 
   在香港有一支樂團,被譽為“民樂中的維也納愛樂和柏林愛樂”,這就是香港中樂團。今年是香港回歸十周年,也恰逢香港中樂團建團30周年,而擔任樂團藝術總監的閻惠昌,正是在1997年上任了該職。因此,談及樂團十年來的發展歷程,閻惠昌充滿感慨。他説,香港的繁榮讓樂團煥發出青春活力。

  用符合藝術團體的規律和模式運作

  閻惠昌首先向記者介紹了中樂團的建團歷程。香港中樂團成立于1977年。1977年至1984年是樂團的初創期,第一任藝術總監是吳大江。

  “吳大江先生是一位很有魅力的指揮家、很有創意的作曲家、很有魄力的音樂總監,具有宏觀的眼光,他為樂團的發展奠定了很好的基礎。”閻惠昌介紹説,為推動樂團市場化,香港中樂團從成立之初就注重對演奏家和新作品的引入。樂團團員來自世界各地,除香港外,還從新加坡、臺灣招收人才,訓練和管理則盡量與世界接軌,邀請包括西樂在內的很多演奏家、指揮家來與樂團合作,用交響樂的指揮來訓練民樂演奏者,對樂團的融合度、適應性、專業化有很大幫助。同時還建立了委約制度,海內外有很多專業作曲家投入到民族管弦樂的創作中,30年來,香港中樂團請人創作和改編作品已達1730多首,其中包括14位非華人作曲家創作的18首作品。

  “上世紀80年代初,香港中樂團的作品被帶到內地,引起巨大反響,譚盾、周龍、楊青,還有我,都被深深觸動,催生很多年輕作曲家重新開始嘗試民間管弦樂的表現手法。”談及那時香港中樂團對他的影響,閻惠昌依然記憶猶新。閻惠昌畢業于上海音樂學院,曾在中央民族樂團工作多年,1997年來到香港中樂團,在他的不斷努力下,樂團步入了穩定發展階段,並于2001年4月實現了公司化改制,名稱也改為香港中樂團有限公司。對于公司化,閻惠昌解釋道:“公司化不是私有化,不意味著自負盈虧,而是在政府全方位的財政支持下,樂團可以在藝術、管理、運作上實現自主。公司化後,政府把樂團交給一個政府委任的由社會知名人士、賢達人士組成的董事會或理事會來領導,再聘請一名藝術總監和一名行政總監來管理,逐漸建立起樂團的公司文化、目標、使命和架構。”閻惠昌認為,樂團要得到全面發展就必須從官僚式管理中脫離出來,用真正符合藝術團體的規律和模式來運作。

  新曲目新創意吸引新觀眾

  在香港,喜歡民樂的觀眾比西樂少很多,要吸引觀眾眼球,必須在節目上不斷調整,策劃經營思路成為香港中樂團公司化後最重要的內容。據了解,目前香港中樂團的演出場次較之前有大幅度增加,節目也更加精彩,演出不僅不重復老曲目,甚至會有一些世界和中國知名作曲家的新作品在香港首演,例如吳華的《龍舟競渡》、李慧珊的《銀樓》、葉劍豪的《筆在説……》、伍卓賢的《晨光》、鄭冰的《第三民族交響詩——魄》、荷西馬斯達的《南管》、李佩鳴的《賜福》、鄧樂妍的《浮塑》、龔林的《荒城之月》、陳永華的《第七交響曲:長城》、尚延文的《黃梅隨想》、林樂培的《祝賀吹打序樂》、金姬廷的《水路夫人》等。同時,他們還根據不同觀眾群設計更有針對性的節目,如推出了傳統經典的“名家名曲”係列;具有創新風格的“非常常非”係列;拓展觀眾音樂視野、介紹和傳播世界音樂的“眾樂世界”係列;上演兒童音樂劇的“親親子女”係列;讓樂師可以盡情發揮藝術創意的“心月集”係列等,都非常受歡迎,成為了香港中樂團的品牌。此外,為了培養本地作曲家,香港中樂團還向本港的音樂學院老師、學生徵集作品,2005年擴展到與中央音樂學院、香港演藝學院、上海音樂學院合作,而香港中樂團今後的目標是將英國、美國等國際院校的作品介紹給香港觀眾。

  藝術節讓市民“眾樂樂”

  以前香港中樂團主要是在音樂會上與觀眾見面,而公司化後的另一個重要標志則是舉辦藝術節,舞臺上的藝術家走到群眾中間,與香港市民一起“玩”音樂。短短幾年,香港中樂團舉辦過香港鼓樂節、香港胡琴節、香港古箏節、香港笛簫節,還帶領香港市民打破了3項吉尼斯世界紀錄。2001年香港中樂團舉辦了香港胡琴節,他們提出的口號是“獨樂樂不如眾樂樂”,在香港組織了1000個二胡業余演奏者,樂團團員用了兩個月時間每周末到各個地區為參與者進行訓練,最後在尖沙咀海旁與樂團的85個樂師共同演出,創造了世界紀錄。近幾年,香港遭遇了SARS、禽流感的多重打擊,而鼓是最可以振奮人心、鼓舞士氣的樂器,于是香港中樂團舉辦了香港鼓樂節,不僅舉行了鼓王群樂會的專業音樂會,還組織3000多人在香港維多利亞公園一起打鼓,從6歲小孩到70多歲老人,各個階層都參與進來,並制作了直徑3.47米的世界上最大的太平鼓和最大的中國銅鑼。期間,在香港任何一個大商場都能聽到中國鼓聲,在地鐵、文化中心設立了擊鼓的互動挑戰擂臺,在大學舉辦了中國鼓文化的圖片、文字展覽。為了使市民得到一種心情的釋放,香港中樂團特編寫了24個鼓段,推出香港活力鼓令24式擂臺賽,有70多個隊伍參加,對當時的香港社會起到了很好的作用。閻惠昌説,通過舉辦各種音樂節,普及推廣了中國音樂,也讓香港市民更加了解自己的樂團,使樂團更加貼近社會。

  保持多元樂風不斷推出民樂精品

  除演出外,香港中樂團還非常重視教育科研工作的開展,不僅設立了教育推廣部,開辦了兒童、少年和成人休閒樂器班,成立了兒童和少年中樂團、古箏團、打擊樂團等,在科研層面上還成立了研究改革部。“我們的目標是成為世界上最好的樂團之一,我們的樂器也必須是最好的,研究改革部的任務是負責樂團所有樂器,看是否為世界上最好的,當達不到這個要求時就去改革,打造新樂器”,據閻惠昌介紹,香港中樂團使用的阮弦係列都是他們自己設計制造的,改造後的嗩吶也在充分保留傳統的基礎上達到現代作品復雜轉調的要求,最近他們研究的項目是用人造皮制作的環保胡琴係列,希望在不遠的將來可以全面推出。

  在業界,香港中樂團的考核嚴格是眾所周知的,經過6年多的公司化運作,其日常的行政管理也日臻科學。“追求音樂至高境界,首先要突破自己,要不斷進行定時的和不定時的檢討,在反思過程中達到更高的要求。”閻惠昌説,香港中樂團每位首席在音樂會結束後都要填寫一份報告,對此場音樂會樂譜的清晰度、操譜的質量,請來的客席演奏家、指揮與樂團合作的藝術質量,乃至臺風、演出場地、行政支援、宣傳等情況作詳細的考查總結,每半年樂團團員還要進行一次全面檢討,確保樂團在不斷自我反思中成長。而在平時排練中,樂團團員要嚴格服從樂團規定,但也很民主,樂師協會可以監督樂團是否按合約辦事,雙方互相制約,核心價值體現的都是團結一致的團隊精神。

  隨著公司化的深入,香港中樂團進入了歷史上的藝術高速發展期,從靠政府全額撥款,到現在得到越來越多市民、社會商業機構的合作資助。而香港中樂團也會將每年演出場次、觀眾上座率、市民喜歡程度等文化市場指標上報給政府,同時給香港市民發表一篇該年度資金用途和舉辦活動的年報。如今,香港中樂團已發展成為85人的大型樂團,“音樂演繹風格非常多元化,具有巨大潛力和張力”是閻惠昌給予“而立之年”的香港中樂團的評價。他説我們要更密切地加強與海內外華人作曲家和演奏家的合作,不斷推出民樂新品、精品,表達我們民族的心聲,振奮我們的民族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