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歸十年香港內地電影合作一路飄紅

http://www.cflac.org.cn  2007-7-3  作者:陸 亮  來源:中國文聯網
 

  1997年7月1日香港回歸祖國,極大地推動了香港與內地的文化交融,同時也給兩地電影産業的良性互動和電影文化的積極交流,提供了難得的機遇。從十年前那一個神聖的時刻開始,兩地電影人的精誠合作,在新的社會形勢下,拉開了嶄新的一幕,為中國電影譜寫了更加絢麗華彩的篇章。

  香港電影和內地電影因為歷史背景、産業環境、文化氛圍的差異,各自形成了不同的特色與優勢。從中國電影誕生起,香港電影一直就是華語電影的重要組成部分,特別是20世紀70年代開始,“香港制造”在世界崛起,成為中國乃至亞洲電影的驕傲,香港被譽為“東方好萊塢”。香港電影充滿活力的制作機制和靈活多變的市場策略,為內地電影的産業化道路提供了借鑒,香港培養的大批電影明星和創作人才,也為與內地的電影合作提供了豐厚的基礎。內地電影盡管在産業化和市場化運作方面與香港相比起步較晚,但有著博大深厚的文化傳統和數量龐大的電影工作者隊伍,特別是20世紀80年代後第五代導演贏得了很高的國際聲譽,為內地電影開拓了廣闊的發展空間;同時,內地還擁有無比豐富的歷史人文資源和優美奇麗的外景資源,這些都是香港電影發展必須借助的力量。更為重要的是,祖國內地有著香港無可比擬的、潛力巨大的華語電影市場,這成為了兩地電影共同耕耘和收獲的廣闊沃土。

  早在20世紀80年代內地改革開放以後,香港與內地的電影人就不斷探索著交流合作的道路,持續不斷地為兩地觀眾奉獻出一批經典影片。比如,李翰祥導演于1983年就率先與內地合拍了《火燒圓明園》和《垂簾聽政》,張鑫炎、徐小明分別以《少林寺》、《木棉袈裟》等影片紅遍大江南北。90年代以來,香港影片與內地合作拍攝持續升溫,《新龍門客棧》、《黃飛鴻獅王爭霸》、《大話西遊》、《青蛇》、《阮玲玉》等都成為一時萬人爭看的經典作品。1997年香港回歸以後實行的一係列政策,更推動著兩地電影走向了共同繁榮、可持續發展的新境界,並進一步影響著中國電影的未來。

  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爆發後,香港電影逐漸陷入困境,亟待尋找到擺脫困難的突破口。2003年是彌漫著“非典”陰影的年份,卻成為香港與內地電影合作事業“柳暗花明又一村”的重要轉折點。正是在這一年的“七一”前夕,《內地與香港關于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協議正式簽署。這個簡稱為CEPA的協議,提出了諸多優惠政策,為香港電影打開了通往內地市場的大門。2003年10月,規模空前的香港演藝界訪京團在釣魚臺國賓館受到了國家副主席曾慶紅的熱情接見,到這一年底,兩地合拍影片的數量成倍增加,突破了歷史記錄。CEPA協議的實行,標志著兩地電影從創作、制片到國內、國際市場開發的全面攜手合作,進入了一個新的歷史階段,呈現出蓬勃發展的繁榮氣象。

  從宏觀的制作規模來看,回歸十年來,兩地合拍影片的數量不斷攀升、穩定增長,總數達到了100多部,在兩地電影總量特別是能夠進入城市主流院線的影片中佔據了相當重要的比例。近年來,在兩地年度“十大賣座片”的排行榜上,合拍片始終穩固佔據著著重要位置,顯示了強大的市場競爭力,業已成為兩地電影業中不可忽略的主流産品。幾乎所有香港知名電影人都參與過合拍片的制作,內地的藝術家和明星也越來越多地出現在合拍片的平臺上。回歸十年來,香港各大電影公司紛紛加入合拍片制作的洪流,比如有歷史悠久、實力雄厚的銀都機構、寰亞電影、英皇影業、成龍英皇、寰宇娛樂、中國星、一百年、澤東等公司;內地一方,除了原有的各大國有電影集團和電影廠之外,華誼兄弟、保利博納、新畫面等更多的新興民營制片公司,也踴躍進入了與香港合作拍片的領域,與香港電影人的合作日趨親密和頻繁。另一方面,投資額度高、制作規模大的合拍大片模式,也在實踐中不斷成熟、進步,為兩地的億萬觀眾奉獻出成批的精品力作,為中國電影贏得國內市場進而走向世界,做出了不可替代的有力貢獻。

  從影片的風格特點和藝術質量來看,回歸十年來,兩地電影藝術家凝聚心血和才智,發揮各自的優勢,在已有成功經驗的基礎上,兼容並蓄,立志創新,勇于開拓,使得各種類型樣式和藝術品質的影片都獲得了長足的發展。武俠片是中國最具特色的類型片,回歸之前,武俠片就已成為內地與香港合作的最主要片種,回歸以後,武俠片的制作更加精良、形式內容更加豐富,比如徐克導演的《蜀山傳》、《七劍》,運用歷史背景下的群像塑造和令人目眩的特技造型,氣勢宏大而俠氣浩蕩;楊紫瓊出演的《天脈傳奇》、《飛鷹》,都是演繹了現代時空下的傳奇女俠,英姿颯爽之間又帶深情與嫵媚;《霍元甲》、《臥虎藏龍》等片,滲透了中國民族精神和傳統文化的魅力,大氣磅薄,正氣凜然;而《決戰紫禁之巔》、《天下無雙》等片,或重懸疑或重詼諧,情趣獨具,別有洞天。已成為國際品牌的成龍功夫片,自《紅番區》成為年度十部“分賬大片”以來,一直是進入內地的香港電影的代表,近年來,成龍連續成功推出了《新警察故事》、《神話》、《寶貝計劃》等重量級合拍作品,延續著成龍的功夫傳奇。另一方面,內地張藝謀導演的《英雄》、《十面埋伏》,何平導演的《天地英雄》,馮小剛導演的《夜宴》,陳凱歌導演的《無極》等片,集合了包括香港在內的華語電影的各路精英,以全明星陣容和超強制作規模,把古裝武俠片的視聽奇境推向了極致,引發了一輪又一輪的觀影熱潮,為中國電影的市場份額超過美國大片做出了巨大的貢獻。

  在同樣有著深厚傳統的喜劇類型片領域,十年來的兩地合拍影片繼承優點,推陳出新。如《河東獅吼》、《老鼠愛上貓》等令古裝片笑出了新意,《百年好合》、《花好月圓》等打造了賀歲喜劇,《油炸三寶》、《野蠻秘笈》等片繼續發揚了香港市民喜劇的傳統,香港“喜劇之王”周星馳,精心制作的《功夫》在兩地市場全線飄紅,不僅打破了票房記錄,還在金像獎評選中獲得了6個獎杯,再一次證明了他在喜劇片創作上的傑出才華。隨著香港和內地城市化程度的加深,新一代都市愛情喜劇,逐漸從舊式的市民喜劇中脫穎而出,1997年後的第一部合拍片《緣,妙不可言》以及《炮制女朋友》、《男才女貌》等一批都市浪漫愛情喜劇,在十年的合拍片中,佔有不小的比例。十年來的喜劇片創作,正在努力探索著適合內地與香港雙重口味的中國式喜劇的發展前景。

  回歸後的合拍警匪片,在廣受讚許的《無間道》係列影片的影響下,涌現出了一批精彩紛呈的作品,如《三岔口》、《黑白戰場》、《槍林戀曲》等片,更注重情節的曲折和人物的獨特,《青年幹探》、《特警新人類》等片則注重時尚元素的融入和電影新人的推出。隨著回歸後兩地社會各層面的交融,合拍警匪片選材的視野逐漸向兩地聯手追兇的方向擴展,幕前幕後的合作陣容也更趨密切無間。

  在這跨越新世紀的十年中,漫畫改編電影因符合兩地年輕觀眾的口味,得到了合拍片創作的青睞。從《風雲雄霸天下》到《華英雄》再到《龍虎門》,先進的數字特技打通了漫畫動作大片的路徑。《地下鐵》和《墨攻》兩片也源自漫畫,前者營造了當代都市白領的浪漫情調,後者重現了“兼愛非攻”的墨家思想,被公認為突破了普通商業影片的局限,是展現了傳統文化深厚思想底蘊的優秀影片。漫畫改編的合拍電影,呈現出一派生機勃勃的景象。驚悚懸疑片原本是內地並不多見、也並不擅長的類型,而香港的驚悚片卻有著多年的傳統。近年來,兩地合作創作了《古宅心慌慌》、《詛咒》、《怪物》、《心中有鬼》等影片,以健康感人的基調和扣人心弦的情節,開拓了多層次的市場,豐富著內地電影的類型片經驗。
從對電影人才資源的尊重、開掘和扶植來看,回歸十年來,兩地的電影藝術家都聚集在合拍影片的大旗下,拓展著藝術生命力,不斷地挑戰著新的創作高度,完善著個性化的藝術道路。內地的張藝謀、陳凱歌、馮小剛等著名導演,借助與香港合拍影片的制片機制和市場渠道,實現了跨越式的前進,完成了一批膾炙人口的中國大片,創造了國産影片的市場奇跡。而香港有實力的導演,則融會兩地電影審美的不同需求,在內容、風格、類型等方面進行嘗試,試圖闖出符合兩地電影觀眾欣賞口味的創作新路。如陳可辛導演的《如果愛》,是一個包括韓國在內的四地電影人協作的碩果,它以浪漫深情的愛情故事和美國西部歌舞片的新穎風格,在銀幕上描繪了一片新天地。爾東升導演近年來始終堅持格調不俗的藝術品位,創新不懈,佳作迭出,憑《忘不了》、《早熟》連續兩屆獲得華表獎最佳合拍片獎。許鞍華導演在《半生緣》、《玉觀音》等多次嘗試後,利用內地的編劇、表演人才和創作素材,推出了亦正亦諧、風味獨到的合拍片《姨媽的後現代生活》。王家衛導演的《2046》不僅繼續著自己對電影語言的創新和對情感世界的獨特把握,還讓梁朝偉、章子怡獲得了金像獎的影帝和影後桂冠。香港新浪潮導演譚家明在17年後重出江湖,執導了合拍片《父子》,細膩委婉,感人至深,在許多國際電影節上博得好評,並獲得了5項金像獎大獎。在兩地合拍影片良好形勢的鼓舞和推動下,兩地的電影藝術家獲得了不斷追求藝術進步的機會,使他們在不斷的電影實踐中保持並強化了藝術生命力,更使兩地的電影生産力中贏得了最關鍵的人的因素。

  我們欣喜地看到,回歸十年來,香港與內地的電影交流和合作,由淺到深,由弱到強,由局部到全面,不僅有拍攝合作、發行合作,還發展到了創意合作、市場營銷合作和全球推廣合作,共贏的互助日漸緊密,共進的前途日漸廣闊。十年的艱辛歷程,十年的累累碩果,既是中國電影的裏程碑,又是兩地電影密切合作、共生共榮的出發點。香港與內地的電影人擁有著一樣的理想和現實,面對著共同的機遇和挑戰,一定能夠創造出兩地中國電影更光明、更美好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