黨的三代領導人與文代會

康偉 張海君 吳月玲 孫玉潔

 

  從新中國誕生前夕的1949年7月2日到新世紀伊始的2001年12月18日,在我國不同歷史時期共召開了七次文代會。以毛澤東、鄧小平、江澤民為核心的黨的三代領導人對文代會都十分重視,不僅親切關懷大會的籌備,而且親自出席大會並發表重要講話,半個多世紀以來極大地鼓舞了廣大文藝工作者的士氣,推動了社會主義文藝事業沿著先進文化的前進方向不斷繁榮發展——

  12月18日,黨中央十分關心、廣大文藝工作者熱切期盼的第七次文代會在京隆重開幕。江澤民總書記親臨大會講話,給廣大文藝家以極大鼓舞。從第一次文代會到現在,以毛澤東、鄧小平、江澤民為核心的黨的三代領導人對文代會都十分重視。在第七次文代會召開之際,本報採訪了部分出席過第一次、第四次、第六次文代會的代表,他們滿懷深情地回顧了黨對文藝事業的關心…… 新中國成立前夕,毛澤東熱情洋溢地對文藝家説:“人民需要你們”

  對著名畫家張仃來説,第一次文代會上異常激動的心情到現在依然記憶猶新。當時張仃正在東北魯藝工作,文代會召開前夕,中央調他到北京編輯《解放戰爭畫冊》。畫冊剛編完,第一次文代會召開在即,這樣張仃就作為東北代表團的成員參加了第一次文代會,當時的團長是劉芝明。張仃回憶説,當時國統區與解放區的文藝大軍第一次實現了全面會合,許多久未謀面的老朋友在這次文代會上得以相聚,大家的心情都格外興奮,對祖國的前途充滿了希望。張仃在這次會上見到了十幾年未見面的好友葉淺予。文代會期間,毛主席前來參加,葉淺予便急忙跑到前排,在極短的時間內畫了一張毛主席的速寫,得到了大家的讚賞。

  張仃記得毛主席是在1949年7月6日突然來到第一次文代會會場的。全體代表起立歡迎,爆發出長久而熱烈的掌聲,並高呼“毛主席萬歲!”待整個會場安靜下來以後,毛主席開始講話:“同志們,今天我來歡迎你們。你們開的這樣的大會是很好的大會,是革命需要的大會,是全國人民所希望的大會。因為你們都是人民所需要的人,你們是人民的文學家、人民的藝術家,或者是人民的文學藝術工作的組織者。你們對于革命有好處,對于人民有好處。因為人民需要你們,我們就有理由歡迎你們。再講一聲,我們歡迎你們。”

  毛主席講話結束後,會場再次爆發出長時間的掌聲和歡呼聲。這一席簡短的講話,對張仃和全體代表來説卻意味深長。毛主席的講話,讓大家吃了“定心丸”:只要你樂意為人民服務,努力成為人民需要的藝術家,你就會對人民做出自己的貢獻,你就會成為對社會有用的人,你就會得到人民的歡迎,就會得到黨的歡迎。

  中國文聯榮譽委員、中國音協名譽主席呂驥當時是在遼寧大連考察當地工人音樂活動時得知自己與郭沫若等一起被任命為第一次文代會籌備委員會成員的。呂驥對此深感幸運。他回憶説,解放後的北平迎來了大批解放區的文藝工作者,很快,許多長期在國統區艱苦奮鬥的文藝界人士也陸續匯聚到此,再加上原來在北平的文藝工作者,中國新文藝大軍的第一次大會合悄然形成。大家都希望能有機會聆聽到即將成立的新中國的領導人對文藝工作的意見,第一次文代會的召開正好滿足了他們的要求。毛主席等領導人的講話,極大地鼓舞了大家的士氣。

  年近百歲的中國文聯榮譽委員、中國民協名譽主席鐘敬文當時是香港達德學院中國文學係的教師。鐘敬文回憶説,他與黃藥眠等到達北平後,入住的是前門附近的一家賓館。在北平大大小小的賓館、飯店裏,住著650多名向大會報到的代表。一時間,文化名城北平群賢畢至、鴻儒雲集。鐘敬文説,這次大會是他盼望已久的,也是所有進步的新文藝工作者盼望已久的。在鐘敬文的記憶中,周恩來1949年7月6日所做的政治報告很長,但聽來卻很親切,很讓人動感情。周恩來在報告中説:“這次文藝界代表大會的團結是這樣一種情形的團結:是從老解放區來的與從新解放區來的兩部分文藝軍隊的會師,也是新文藝部隊的代表與讚成改造的舊文藝的代表的會師,又是在農村中的、在城市中的、在部隊中的這三部分文藝軍隊的會師。”這深深地印在了鐘敬文的腦海中。

  這次大會師的一個重要的成果,便是1949年7月19日中華全國文學藝術界聯合會(即今天的中國文學藝術界聯合會)的正式成立。一個全新的,與共和國同呼吸、共命運的文學藝術工作者的全國性組織由此誕生。隨後,各文藝家協會也相繼成立,中華全國文學藝術界聯合會組織機構全面建立,全國范圍內的文藝工作者最廣泛地團結在這一組織下。朱德在第一次文代會開幕式上代表中共中央所做的講話中説:“人民是要興旺起來的,真正和人民站在一起的文學藝術也一定是要興旺起來的。”從此踏上新徵程的中國文聯和它團結起來的廣大文藝工作者,既是“人民興旺起來”、“真正和人民站在一起的文學藝術興旺起來”的歷史見證者,更是這一歷史的參與者。

  十年動亂之後,鄧小平給文藝事業帶來了春天

  1979年10月30日,中國文學藝術工作者第四次代表大會在北京隆重召開。當中華民族經過十年“文革”的長長噩夢、即將迎來新的復蘇的時候,廣大文藝工作者歡聚一堂,鄧小平《在中國文學藝術工作者第四次代表大會上的祝詞》,像陣陣春風融化了大家心頭鬱結的寒冰。寒冬已經過去、春天已經來臨的喜悅洋溢在每一位代表的臉上。

  20多年後的今天,已經95歲高齡的著名戲曲理論家張庚説起第四次文代會、説起鄧小平在大會上的祝詞,依然給人以春風拂面的感覺。張庚説,第四次文代會具有劃時代的意義。為什麼?因為在第四次文代會召開以前,由于“文革”的十年動亂,文藝界的思想一直並不解放,實事求是也很難做到。在第四次文代會召開以前,對于這個問題在文藝界一直有各種各樣的説法,當時文藝界的實際情況到底怎麼樣,誰都清楚,可是誰也不敢實事求是地、旗幟鮮明地指出來。因為大家被“文革”整怕了,怕一説出來或寫出來就要犯錯誤。就拿戲劇來説,“文革”十年除了八個“樣板戲”佔據舞臺,再也找不出別的劇目,又哪裏談得上“百花齊放,百家爭鳴”。在這次會議上,小平同志明確提出了文藝要為人民服務,要為社會主義服務,文藝界一定要“百花齊放,百家爭鳴”,明確提出了在文藝創作上,風格和形式可以自由地發展,在學術上,觀點和見解可以自由地討論。這一精神極大地鼓舞了全國文藝工作者的創作熱情,給全國的文藝工作者帶來了希望,帶來了生機和活力。

  著名歌唱家李雙江是當時最年輕的代表之一,李雙江覺得,在他的音樂生涯中,小平同志在第四次文代會上的講話對他啟發很大。李雙江動情地説:“要是沒有小平同志在第四次文代會的講話,我哪能站在舞臺上為廣大的人民歌唱。”

  “‘四人幫’倒臺了,這讓我萬分高興;沒想到很快第四次文代會又召開了,我真是喜出望外。”對于飽受“四人幫”折磨的著名表演藝術家田華來説,第四次文代會給她的感覺是“歷盡劫難後整個身心都獲得了解放”,田華至今還清楚地記得小平同志講話中説到的“這次大會,是全國文藝工作者在新長徵中的第一次盛會”。她説,小平同志代表中央的講話,説出了廣大文藝工作者的共同心聲。田華走進人民大會堂時心情十分激動,因為“文革”中像她這樣的“黑藤上結的黑瓜”根本進不去人民大會堂。説到什麼讓她最難忘,田華説,小平同志在講話中説:“由誰來教育文藝工作者,給他們以營養呢?馬克思主義的回答只能是:人民。人民是文藝工作者的母親。”這句話田華記了一輩子,並且一直身體力行,她要用自己的藝術永遠為人民服務。現任中國影協副主席的蘇叔陽曾參加過好幾次第四次文代會籌備會性質的務虛會和思想工作會議。蘇叔陽説,小平同志的講話澄清了文藝的一些根本問題,給人以極大的啟發。蘇叔陽回憶説,小平同志的講話中有這樣一段:“文藝這種復雜的精神勞動,非常需要文藝家發揮個人的創造精神。寫什麼和怎樣寫,只能由文藝家在藝術實踐中去探索和逐步求得解決。在這方面,不要橫加幹涉。”當小平同志説到這裏的時候,激起了與會者的強烈共鳴,鼓掌時間長達幾分鐘。他的講話,給了大家非常巨大的希望:文藝的春天已經來了。

  春風徐徐吹過,文壇藝苑“百花齊放,春色滿園”。第四次文代會後,文聯被砸爛的牌子重新挂起來,迎來了一個嶄新的發展時期。廣大文藝工作者的積極性和創造性被極大地調動起來,佳作迭出,一部部優秀作品在社會上引起強烈反響,深受人民喜愛。文藝事業呈現出繁榮發展的喜人局面。

  在即將邁入新世紀之時,江澤民與藝術家同聲高歌,鼓勵文藝工作者創作出更多無愧于時代的優秀作品。

  就在人類即將進入新世紀的時候,第六次文代會于1996年12月16日在北京隆重開幕。江澤民總書記出席大會並做了重要講話。

  “能夠參加第六次文代會是我一生中最值得留戀、最值得驕傲與自豪的一大盛事。”著名歌唱家、中國音協分黨組書記、常務副主席吳雁澤這樣來形容自己對第六次文代會的記憶。吳雁澤當時還在中國歌劇舞劇院任黨委書記、副院長,當他得知自己將參加第六次文代會,與全國廣大的文藝家歡聚一堂時,興奮的心情難以言表。這次文代會上最令吳雁澤難忘的,還是在六次文代會、五次作代會聯歡晚會上與江澤民總書記共唱《祖國歌》的情景。吳雁澤説,在他的印象當中,這是江澤民總書記第一次與廣大文藝家一起引吭高歌。吳雁澤記得當時是他和王昆、彭麗媛以及一位來自新疆的歌唱家首先上臺演唱這首歌,接著他們就邀請江總書記上臺一起演唱,沒想到江總書記愉快地接受了邀請,上臺和他們一同演唱,而且聲音非常圓潤飽滿。吳雁澤覺得,雖然他們是專業的歌唱演員,但是他們對這首歌的歌詞的熟悉程度比起江總書記就要差多了。後來他們才知道,江總書記為了演唱這首歌,還專門打電話給遠在美國的同學核對歌詞,可見,日理萬機的總書記對文藝事業和對文代會的重視程度。此時,聯歡會的氣氛達到了最高潮,臺下的文藝家們被江總書記的熱情感染,紛紛涌上舞臺齊聲高唱,整個人民大會堂宴會廳變成了歡樂的海洋。

  可以説,江總書記參加本次文代會發表重要講話並與廣大文藝家歡聚一堂引吭高歌,極大地鼓舞了全國文藝工作者的創作熱情。

  著名演員吳京安參加第六次文代會時38歲。吳京安回憶説,接到會議通知時,感到又驚又喜,覺得這是黨對他這個年輕的文藝工作者給予的最高榮譽,自己一定要好好珍惜這次聆聽江澤民總書記的重要講話和向廣大文藝家學習的機會。會議期間,無論是什麼演出吳京安都一一謝絕了。江澤民總書記發表的重要講話給吳京安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江澤民總書記在重要講話的最後説:“一個偉大民族的過去和將來,都會有文藝的發展與繁榮相伴隨。文藝是民族精神的火炬,是人民奮進的號角。”江澤民總書記還在講話中提到了從古至今中國歷史上偉大的文學家、藝術家。吳京安説,這給了他很大的啟發:要多向人民、向生活學習,要繼往開來,多出優秀作品。他是這樣想的,也是這樣實踐的。第一次與一千多名文藝家交流、溝通,也讓吳京安難以忘懷。通過向德高望重的藝術家請教,吳京安覺得自己無論是藝術上還是藝德上都受益匪淺。

  著名畫家、中國美協副主席常沙娜對第六次文代會感受最深的一點是“長江後浪推前浪”,一些曾經熟悉的老藝術家,比如劉開渠先生,再也看不見了。但可喜的是,一批新人在黨的領導下正在茁壯成長,只有代代相承,藝術才能創新、發展。

  江澤民總書記在講話中對廣大文藝工作者提出了殷切的期望。第六次文代會後,廣大文藝工作者按照江澤民總書記的要求進行藝術實踐,在為社會主義服務、為人民服務的過程中,推動了文藝事業的更大繁榮。“如果説第四次文代會的意義在于復蘇了我國的文藝事業,那麼第六次文代會的意義則是使我國的文藝事業達到了空前的興旺和繁榮。回頭細想,第六次文代會的召開,不僅極大地促進了我國文藝事業的發展、繁榮,同時也帶動了中國文聯工作的發展,為中國文聯帶來了無限的生機和活力,這幾年中國文聯及各文藝家協會舉辦的各類評獎和大型活動,在社會各界引起了強烈的反響和關注。”著名詞作家、中國劇協副主席閻肅這樣描述第六次文代會以來中國文藝事業和中國文聯的發展狀況。

  閻肅的話説出了廣大藝術家的心聲。大家都説,以江澤民總書記為核心的黨的第三代領導集體,不僅出席第六次文代會並發表重要講話,還對中國文聯開展的許多活動給予了親切的關懷,對文藝工作做出了很多重要指示,使廣大文藝工作者倍受鼓舞。

  1995年5月20日,江澤民總書記親筆給參加中國文聯組織的“萬裏採風”活動的文藝家復信,稱讚這個活動“對于繁榮文藝創作,培養文藝人才,是一件很有意義的事情”。2000年5月18日,中國文聯紀念“萬裏採風”活動五周年時,江澤民總書記再次做出重要批示,殷切期望文藝家深入體驗當代中國發展和進步的歷史進程,不斷創作出無愧于我們這個時代的優秀作品。多次參加中國文聯萬裏採風活動的著名京劇演員葉少蘭説,沒有想到在採風出發之前,江澤民總書記會在百忙之中給文藝家寫信,對中國文聯組織的百名文藝家“萬裏採風”活動表示讚賞和支持,鼓勵文藝家向人民學習,向生活學習,創作出無愧于時代、為人民喜聞樂見的文藝精品。

  江澤民總書記的信,給了整個文藝界極大的鞭策。積極參加中國文聯組織的“萬裏採風”活動的藝術家們,滿懷熱情、親眼目睹了建設者的偉大創舉。中國劇協副主席、著名京劇演員劉長瑜説,雖然以前也曾下過基層,但畢竟太少了,雖然國家的巨變也曾通過新聞媒體有所了解,但畢竟沒有真正地身臨其境。採風歸來,給劉長瑜以極大的啟發,更堅定了她多深入基層,多深入群眾,多深入生活進行採風的決心。

  正是在以江澤民總書記為核心的黨的第三代領導集體的親切關懷下,第六次文代會以來,中國文聯的各項工作蒸蒸日上,文學、戲劇、電影、音樂、美術、曲藝、民間文藝、舞蹈、攝影、書法、雜技、電視等各個文藝門類佳作迭出,我國的社會主義文藝事業日益繁榮。

來源 2001年12月19日 中國藝術報

版權所有 © 2001-2002 中國文學藝術界聯合會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安苑北裏22號 郵編:100029 電話:64921114
信箱: